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二十一章 吴家跌倒,隆安吃饱
    贾蔷简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身旁这位与他一同被叫到殿上,等待回话的内务府总管大臣吴天佑。

    他看了吴天佑好一会儿,方道:“贾家的确不如先祖远矣,但贾家至少在叛军中,还敢拼死一击。东路院大老爷贾赦也没有投降屈从,而是战至几乎身陨。贾家的确治家无方,如果吴大人认为这是笑话,那本侯无话可说。以宽容之法治家,却养出了这么多背主的奸佞奴才。侵占贾家家财不说,还假公济私,更打着贾家的旗号,为非作歹,胡作非为!这样的奴才,到头来反咬主子一口,着实不让人意外。吴大人说是笑话,贾家认了。”

    “你……”

    吴天佑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在金殿上。

    而百官闻言,几乎笑出声来。

    甚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贾蔷一个字都没骂吴家,但却比骂娘更狠!

    这哪里是在说贾家作乱生事的奴才,分明就是在骂吴家啊!

    也是巧了,内务府干的活计,和贾家那些管家、管事又有甚么区别?

    惊人的相似啊!!

    龙椅上,隆安帝面色阴沉,看着吴天佑喝问道:“吴家在西市的货栈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天佑跪地后,满满的悔恨道:“皇上,臣常年忙于公务,对于家中疏于管教,没想到,那起子孽障竟然敢借着臣的名声,开了个劳什子货栈。开货栈就开货栈罢,我朝虽抑商,却不禁商。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的就是居然敢漏税!臣昨晚得知后,已经狠狠教训过他们,并勒令今日让他们清空所有,押送三十万两银子去户部!连补带罚,一次交清。臣还警告他们,干脆就别再开那劳什子货栈了,臣自有俸禄,养得www.zhenchengsh.起家眷老小……”

    军机大学士罗荣笑道:“吴大人能一次缴补三十万两税银,想来是连老本儿都交空了。这个态度,起码是好的……”

    朝堂上大臣纷纷称是,觉得这个数字,的确有诚意。

    连隆安帝都微微颔首,想起了去岁内库艰难时,吴贵妃还出了把力,从娘家借了二十万两银子回宫。

    如今吴氏犯错,罚三十万两入国库,隆安帝觉得还有些狠了……

    然而正当他准备宽宥吴家时,却听贾蔷厉声爆喝一声道:“吴天佑,你好大的胆子!你真真是无可救药了,你当着天子的面,和满朝大臣的面,你居然敢说谎!!”

    这似曾相识的场景,让隆安帝面色不禁古怪起来,到口的话又咽了下去,他想看看,这位赤子之臣能说出甚么花儿来……

    这声音将心本来都放下去的吴天佑唬了一大跳,魂儿差点没飞出去,他惊慌回头,看向贾蔷道:“你……你胡说甚么?”

    贾蔷看着隆安帝拱手道:“皇上,不止吴家门下有货栈营生,臣相信,不少大臣家里,或多或少都有些买卖,毕竟京城大,居不易。本朝并不禁商,能正经做些营生有些进项,总比贪腐来得强。而家里营生做的越大越好的人,心里就一定明白,生意买卖一旦做大了,甚么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渠道!渠道越广,越顺畅,越垄断,其中的利用金山银海来形容都不为过!

    吴家货栈里,有厄罗斯的商货,有扶桑、高丽的商货,有西域的商货,还有南洋及欧罗巴的商货。这些商货,若是寻常商贾来经营,能通一路,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因为渠道太难铺开,一路上的花费嚼用都不知凡几。

    可吴家,利用内务府的皇家渠道,南来北往无往不利!臣怀疑,他家货栈下的商人,沿途连客栈都不用住,直接住在官方驿站里,连吃喝和马匹的草料都用的是官家的。

    如此一来,不管往哪个方向去,来回一趟,没有十倍的利,臣请皇上斩臣项上人头!

    最重要的是,吴家货栈出关,绝不会空手而去,不管是往外运丝绸、运绸缎、运盐、运铁、运漆器乃至粮食,只要出了关,又是一笔巨大的营收!

    吴家所得之资,绝对比豪富之名满天下的扬州盐商更多十倍!

    皇上若不信,现在抄了吴家,若无千万家资,臣甘愿领罪!”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然而这些声音,都压抑不住贾蔷清寒响亮,落在吴天佑耳中却如魔鬼般的声音,他大声道:“皇上,臣昨日刚刚查封了吴家货栈,今天逢十小朝上,就是百官弹劾!昨天查封吴家货栈后,臣刚离开不久,立刻就有不下二十名京中各部衙的官员,去恐吓威胁乃至利诱兵马司兵丁离开,撤下封条。臣不想去说那些官员的名讳是甚么,此案果真深查下去,怕是半个朝廷都要陷落。毕竟,连军机大学士都出面护着他……

    但是,吴家这个罪魁祸首,却绝不能放过!因为到了这个地步,在君父和满朝文武面前,吴天佑居然还敢在陛下面前卖惨,拿着区区三十万两银子,来打发皇上和朝廷。

    此人简直无可救药到了极点,三十万两,连这些年吴家商队在驿站里白吃白喝白住的嚼用都不够!他也敢拿来糊弄陛下,他当打发叫花子呢?

    他居然还敢自称忙于公务,疏于管教?九边关卡的大将,怕是被他吴家收买干净了吧?他吴家想造反不成!!”

    怒极之下,贾蔷返身一脚将跪在金砖上的吴天佑踹翻。也让他见识了番贾家武功……

    龙椅上,隆安帝的脸色这次才是真正难看起来。

    百官都不敢出声了,他们多是读圣贤书出身的,即便家里有做生意的,但鲜少有吴家这样,做到这个份上的。

    家资千万,那可真正是富可敌国啊!

    大燕一年的税银才不过三四千万两!

    若只富,那也没甚么,可富成这样,就已经带有原罪了。

    更何况,还是盗窃原本属于天家内务府的财富!

    吴天佑都知道他完了,因为贾蔷说的这些事,根本就不经查。

    哪怕吴家本意不过是多赚些银子,况且真没贾蔷说的那样夸张,每年赚的银子,几乎一半都要送出去打点。

    但他现在就算解释,也没机会了。

    没看到贾蔷说完吴家家资千万时,龙椅上隆安帝的眼睛都已经红了么……

    &btvled.nbsp;  吴家,这次真的要变成无家了……

    在隆安天子的暴怒中,吴天佑瘫软在地……

    ……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上。

    梅姨娘细心的用温热的帕子替林如海擦拭了脸和手,用上了参茶热汤,让他服用后,林如海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贾蔷巴巴的看在眼里,又看向一旁穿一身苏绣木槿浅红纱裙裳的黛玉。

    黛玉俏脸一红,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告诉某人:做你的春秋大梦去罢!

    虽如此,还是起身,“凶巴巴”的给贾蔷添了杯参茶。

    林如海回过神后,觑了贾蔷一眼,淡淡问道:“贾家如何了?”

    贾蔷来不及享用参茶,忙坐正答道:“不碍事了,我同老太太也说了,这次是好事。从今往后,家里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也就都拾掇的差不多了。往后,她正经享福受用就是。”

    林如海这样的人,自然不会去问细节经过,只看结果,道:“东路院大老爷如何了?琏儿呢?”

    贾蔷摇头道:“因为救治及时,大概都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大老爷受的伤重许多,他年岁也不小了,这次怕是要修养上几年才能回过气来。贾琏……运气不好,看到大老爷被刺杀,他去旁边拦,被大老爷从后面拉到身前,挡下了第二刀……不过没甚性命之忧,养上几个月,大概也就好了。”

    林如海看着贾蔷,轻声一叹道:“还是有些险啊……这次,是吴家挡了灾,你将他家的根底掀了个底朝天,这样大的事下,贾家那点事也就微不足道了。但是这种事,可一,可二,不可三。吴家倒了,你断了多少人的财路。蔷儿,你要仔细呢。人不可能将所有人都得罪尽,这样做,绝不是处世之道。”

    看着林如海的目光,贾蔷明白了他的未尽之言。

    如贾蔷这般做,受益最大的是皇上,是天家。

    绣衣卫已经去查抄吴家了,这一次吴家跌倒,内务府却能吃个盆满钵满。

    然而没人会觉得天家寡恩,他们只会将矛头对准贾蔷。

    这种事,以为官之道来看,愚不可及!

    贾蔷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点头道:“先生教诲的是,接下来,我就准备交好一些人。开国功臣一脉的将门,如牛家和柳家这样的,还是值得结交的。”

    林如海闻言笑了笑,道:“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也别太担忧急躁,我还能护你几年……好了,你别在这多留了,先家去罢。贾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如今又没主事之人,你还是赶紧回去。”

    贾蔷点头应下,又道:“先生,我想带师妹一起回去。先生公务繁忙,眼下过不去,师妹若是也不去,似乎不大好……”

    林如海“嗯”了声,道:“可。”

    同意后,又对一旁有些小欢喜的黛玉道:“记得对老太太说,晚些时候,我etongk.会过去探望她老人家的。”

    黛玉清脆一应后,笑着回清竹园去准备了。

    见贾蔷居然也站了起来要跟上去,林如海挑起眉尖,“嗯”了声?

    我女儿换衣裳,你干吗去?

    贾蔷忙干笑解释道:“先生,我今儿来也想把香菱接过去。不然也没个人洗衣裳……”

    林如海呵呵了声,摆了摆手,让他去罢。

    ……

    ps:这章给书友科润大佬加更,感谢大佬的新婚祝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偷香(杨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有一棵神话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