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路〕〔云若月楚玄辰〕〔赘婿出山〕〔神医毒妃不好惹〕〔超越狂暴升级〕〔顶级神豪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财主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大明宫养心殿内,隆安帝还未来得及追问尹皇后到底甚么法子,却见五皇子恪和郡王李暄提心吊胆的进来。

    远远看到隆安帝站在御案边,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哭道:“父皇,儿臣知道错了!儿臣知道错了!父皇,您就饶了儿臣这一遭吧,儿臣知道错了啊!”

    “闭嘴!给朕滚过来!”

    隆安帝刚刚养好的心情,看着这个孽子的惫赖样后,登时再度破坏,怒声吼道。

    尹皇后看出隆安帝的真怒,面色变了变,笑道:“皇上,五儿素来不争气,皇上打骂容易,可千万要保重龙体啊!”

    又对一点点往这边屈膝爬来的李暄喝道:“还不快过来,向你父皇请罪!”

    闭上嘴的李暄这才加快了速度,不想刚爬到跟前,才露出了点笑脸,就被暴怒的隆安帝一脚迎着踹了一脸……

    “啊!”

    李暄真的惨叫了声,仰头栽倒,再不肯起来。

    尹皇后也吓了一跳,先看了眼李暄,一眼瞧出他在装死,然后回过身来跪下求隆安帝道:“皇上还请息怒,将五皇儿养成这样的性子,原是臣妾故意为之,皇上若罚,就请罚臣妾罢。”

    隆安帝闻言瞪眼过来,沉声道:“故意养成这个德性?皇后素来贤德,为何出此悖德之言?”

    尹皇后泪流满面,目光却依恋的看着隆安帝道:“臣妾为皇上的结发妻,枕边二十年,焉能不知皇上的心思?五个皇儿皆畏惧陛下皇威,以为皇上对他们只有君臣之义,但只有臣妾才明白,皇上心里更多的,实乃父子之情!臣妾,臣妾知道皇上不愿他们兄弟手足之间,如世祖、景初朝那样残酷夺嫡,可是臣妾旁的不能做,也不敢做,却又想为皇上分忧,便只能将五儿教养成一个富贵闲人。让他只知道孝顺皇上,而不去贪恋那个位置。臣妾到底是妇人见识,没想到,居然将他养成这般模样,臣妾大罪,请皇上治罪。”

    这番惊人之言一出,隆安帝自是震惊不已,连躺在地上的李暄都装不下去了,惊的他一骨碌翻起身,跪倒在皇后身边,“砰砰砰”的开始磕起头来,恐惧的颤声道:“父皇,都是儿臣自己不成器,上书房一样的师傅,数儿臣最笨,学得最差,和母后甚么相干?儿臣该死,儿臣该死,父皇,母后素来贤德,只是为了维护儿臣这不争气的东西才这样说的,她怎会行悖德之事。父皇啊,圈了儿臣赐白绫毒酒都好,您可千万不要怪罪儿臣的母后啊,父皇啊!”

    只一会儿,额头上都要见血了,更是惊恐大哭到撕心裂肺。

    故意将皇子教成废物,这放在天家家法里,都够得上废后的罪名了!

    尹皇后见他这般,亦是泪流满面,死死将他抱住,不让他再磕坏了额头,还教训道:“你这痴儿,岂不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焉敢如此损毁?”

    隆安帝看到这一幕,心中的怒气散了大半,他亲手搀扶起尹皇后来,叹息道:“这次,多亏了林爱卿。若不是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户部站稳了脚,还拿住了司务厅,这才将账簿里涉及这个畜生的部分挑拣了出来,不露风声的送到朕这来。这个畜生犯下这等大罪,就算不被圈,往后也再抬不起头来,朕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就这么缺银子?”

    隆安帝从御案上拿起不薄的一叠账簿,狠狠摔在了李暄的身上。

    李暄自然知道这些都是甚么,他哭道:“儿臣要这么多银子原并没甚用处,只是儿臣如今掌着内务府,最明白天家存不下银子的道理,父皇如此勤政节俭,但凡有银子也必是要花在国用上的。大燕那么大,哪年没些天灾,所以想等内库充裕了修缮宫殿园子,儿臣以为是不必想的事。所以儿臣就想多弄些银子,给父皇和母后修个能避暑散心的园子。只是儿臣没想到,自己这般废物,连这点小事也做不成,还惹得父皇震怒,更牵连母后请罪,儿臣真是罪该万死!”

    说罢,又大哭起来。

    到底是从小养在身边宠溺大的幼子,心里也知道老子娘爱听甚么,果不其然,这般一说,隆安帝和尹皇后都动容不已。

    尹皇后更是搂住这个幼子,心疼的哭了起来,骂道:“你果真有这份孝心,好生为你父皇办差事不就好了?你能让你父皇高兴,比修十座园子都值当!”

    隆安帝长长一叹,道:“罢了,既然此事林如海已经替你遮掩下了,朕就饶你这一回!只是你记住了,再有下一回,干出盗卖内务府库存的勾当,谁都保不了你!”

    ……

    出了大明宫,回到凤藻宫后,尹皇后将李暄带进偏殿,等周围都是信得过的宫人和内侍后,她不无责怪道:“你这孩子,真是迷了心了,若是早些将事情同母后来说,何至于到这个地步?若不是林如海,你可知要吃多大的亏!今儿也是你父皇心情不错,换做往常,你这会儿还想着能站起来,做梦!”

    李暄在尹皇后面前就放松的多,干脆直接坐在地毯上,右手轻轻摸着额头,一口口倒吸着凉气,落在尹皇后眼里,没好气道:“这会儿知道疼了?”

    说罢,打发昭容去取药来,亲自为他擦拭了番。

    李暄惫赖笑道:“为了母后嘛,再狠都得磕,不过……儿臣倒是没想到,林如海会行下这等好事来。昨儿个我去找贾蔷,没想到这小子六亲不认,根本不帮手。”

    尹皇后叹息一声,道:“你懂甚么,林如海这样做……”她摇了摇头,没将深意说尽,也是有苦说不出。

    果真林如海想做好事,就将东西托给贾蔷,返给李暄了,而不是上交到隆安帝手中。

    但是,若说他想坏事,那自然也不至于。

    今日逢十朝会上,闹到那个地步,朝野震惊,若是这个档口爆出了李暄的丑闻,那李暄这辈子就别想再抬头。

    那个位置,自然更是想都不要去想。

    哪个朝臣都不放心一个能做出盗卖自家内库去敛财的人去继承大统……

    这却是尹皇后绝对无法接受的!

    所以,林如海做的未必是好事,但他也没想坏事,他是在警告和敲打,告诉某人,不要欺人太甚……

    好一个林如海!

    当得起国士无双……

    尹皇后凤眸微眯,思量了稍许后,对李暄道:“你懂甚么,若不是贾蔷去林府求了情,你以为林如海认识你是哪个,会替你遮掩?他那样的大臣,祖上有功勋于国,他自己更于社稷有功,又简在帝心,会在意你这样一位皇子?回头有机会,你要好好谢谢人家!”

    李暄没奈何道:“母后也说了,他那样的臣子,看起来还半死不活的,心里只有父皇,怎会将儿臣放在眼里?我巴巴儿的去了,说不定还落一通教训。”

    尹皇后笑骂道:“你不会不去寻他?正好,眼下有个机会,你可以表示一番善意!”

    ……

    荣国府,荣庆堂。

    说了好一起子话,贾母又打发凤姐儿道:“昨儿那么些事,好端端的一场家宴也没用尽兴。正好,今儿玉儿也来了,姨太太和宝丫头也来了,晚晌你林姑丈也来。你再去操办些好菜,连戏班子也请一道来,今晚咱们好生高乐一场。既然蔷哥儿都说了,昨晚的事不算坏事,那我们权当信他这位大侯爷的话,也借他的吉言!”

    凤姐儿闻言自然乐意,却逗贾母道:“老祖宗,置办酒戏容易,可有一事咱们可得说到前头!”

    贾母奇道:“甚么事?”

    凤姐儿拍手笑道:“自然是置办这东道的银子啊!”

    众人闻言,轰然做笑!

    贾母也绷不住笑着骂道:“呸!你这猴儿,也好意思张这个嘴,这样小气!罢罢,谁让你泥腿子托生,我就给你这个银子。鸳鸯,去取二十两银子来。”

    王夫人、薛姨妈等人忙笑道:“如何能让老太太破费?”

    谁料凤姐儿竟还嫌少,笑道:“一个老祖宗请孩子们吃个家宴宴席,不拘怎样谁还敢争,又办什么酒戏。既高兴要热闹,就说不得自己花上几两。巴巴的找出这霉烂的二十两银子来作东道,这意思还叫我赔上?果然拿不出来也罢了,金的、银的、圆的、扁的,压塌了箱子底,只是勒掯我们。举眼看看,谁不是儿女?难道将来只有宝兄弟顶了你老人家上五台山不成?那些梯己只留于他,我们如今虽不配使,也别苦了我们。这个够酒的?够戏的?”

    一堂人连王夫人都笑的不成,贾母道:“你们听听这嘴!我也算会说的,怎么说不过这猴儿。你婆婆也不敢强嘴,你和我邦邦的!就这么些,要多了没有。那边倒有个大财主,你问他要,果真要出来,便都是你的。要不出来,就是你们自己没能为。”

    凤姐儿闻言一怔,顺着贾母的手看去,就看到正在随意与宝玉闲聊的贾蔷,心里一突。

    她心里也十分惦记着被贾蔷抄去的赖家、单家、周家、吴家等豪奴的家财,只是一直寻不到合适的机会去问。

    却不想,老太太居然借这个机会,开了这张口……

    ……

    ps: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