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二十七章 训凤 (第四更,求订阅!)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荣府东路院,算是从国公府单独隔断出的一套院子。

    自黑油大门始,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正房厢庑游廊,一应俱全。

    只是占地不如中路院的荣禧堂和西路院的荣庆堂广阔,因此悉皆小巧别致,不似方才那边轩峻壮丽。

    贾蔷一路强行而入,旁的不多见,独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几乎随处可见。

    有胆大者,竟还敢对贾蔷明递秋波。

    贾蔷叫了一个门子,一路前行,穿堂过院,终于在内三门前,遇到了得了信儿急急迎来的邢夫人……

    莫看平日私下里,邢夫人跟着贾赦把贾蔷骂成了臭狗屎。

    但她心里焉能看不出,眼下贾家最有权势最富贵的人,就是这个仇人。

    如今见着了,居然赔笑道:“哟,蔷哥儿来了!可是来看你大爷爷的?”

    引贾蔷来的门子都震惊了,连他们这些奴才都知道,贾蔷还未起势前,就指着贾赦的鼻子,直呼其名,骂了个狗血淋头。

    如今贾蔷都成了这个地步,邢夫人这个老悖晦的,还想当人家大祖母?

    跟在后面的宝玉、贾环、贾兰等人,亦纷纷无言以对。

    想起今日所经历之事来,他们甚至没有如往常那样,来给刑氏见礼问安。

    正如贾蔷先前所言,有些人,不值得尊重。

    果不其然,就见贾蔷目光冰冷的看着刑氏,声音和冰渣子一样,问道:“大太太,可听说过张富贵此人否?”

    刑氏被他看的心里惊慌,想起此人过往那些天打雷劈的不孝行径,后悔教他孝道,强笑道:“我如何知道此人……”

    贾蔷不等她说完,就沉声道:“张富贵,因为家里有几把祖上留下来的扇子,就被大老爷指使王善宝,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如今人家要讨回扇子,不然就等着害张家的人死尽死绝!大太太,你说,这个扇子要不要还给人家?”

    邢夫人闻言,唬个半死,哆哆嗦嗦道:“蔷哥儿,你也不是外人,当清楚,我并不当家,哪里管得了这样的事。”

    贾蔷又问:“大老爷,还活着罢?”

    邢夫人脸色比哭好不了多少,道:“刚刚醒来,不过太医说了,动不得气,不然肠子容易出来……”

    贾蔷笑了笑,道:“正好,我和宝玉他们,来探望探望他。”

    说罢,也不需要邢夫人带路,就大踏步上了抄手游廊,往正堂而去。

    邢夫人见状,差点没哭出来,贾赦虽然待她苛刻,但总归给了她半生荣华富贵,她又没生下一儿半女,若是贾蔷气的贾赦肠子再流出来,那她往后还能指望哪个?

    宝玉正要跟上前去,就被邢夫人一把拉住,哭道:“宝玉,你大伯和我素来疼爱你,你可要救救他啊!”

    宝玉吓了一跳,忙劝道:“大伯娘放心,必不会有事的,咱们赶紧去看看罢。”

    邢夫人连连应下,并小声叮嘱道:“一会儿那孽障要是敢动手,那大娘就全指望你了!”

    宝玉:“emmm……”

    ……

    熏笼熏的卧房里香甜的腻人,屋内陈设奢靡到了极致。

    几个丽服姬妾先看到有外男进来时唬了一跳,不过待看到贾蔷的相貌后,一个个都觉得身子软的站不住。

    原本静心休养的贾赦,看到这一幕,虽恨不得破口大骂,但一来仔细着肠子气出来,二来,也担心贾蔷来顶他,将他气死。

    越是他这样的人,越是惜命。

    所以,只能强忍着不怒,劝自己道:自古都是嫦娥爱少年,不过她们不敢乱来,等他养好身子后,再好好炮烙她们!

    贾蔷目光清冷的走了进来,至床榻前一步远站定,上下打量了番贾赦,见他虽然脸色苍白,但精神头居然还行,心中不无失望。

    贾赦被他看的极不自在,皱眉道:“你来做甚么?”

    贾蔷淡淡道:“一是尽尽晚辈之心,二嘛,告诉大老爷一个好消息。”

    贾赦哼了声,一边在心里强按怒气,一边不耐烦道:“我不用你尽劳什子孝心,也不想听……嗯?好消息,莫非是抄家的家财清点完了?”

    贾蔷呵了声,点头道:“是清点完了,不过,没大房甚么事。”

    贾赦闻言勃然大怒,不过紧接着的腹部剧痛让他清醒了过来,满头冷汗流下,他倒吸凉气道:“你……我现在不想听这个,你快走!来人,快将此人撵走!”

    那些姬妾居然敢上前,一个个伸手摸到贾蔷身上,也不知是想将他撵走,还是想将他拖进盘丝洞。

    贾蔷目光陡然凌厉如刀,环视一圈后,唬的一众姬妾惊慌退开,此时邢夫人等人也来了,贾蔷并不理会,看着贾赦道:“大老爷,我说告诉你个好消息,就告诉你个好消息。张富贵,大老爷想来不会真忘记此人。这老儿不晓事的很,将你告了。大理寺、刑部、御史台、都察院……都在查此事。一旦查实了,整个贾家,包括荣国府的爵位,都未必保得住。大老爷,这个消息好不好?”

    贾赦闻言,惊骇的倒吸了口冷气,吸的太猛,又撑住了肠子,惨叫一声。

    邢夫人唬坏了,大哭道:“蔷哥儿啊,有甚么事该怎么办,你就同大老爷说就是了,何苦再折磨他这么个老人?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长辈啊!果真让大老爷生生疼死,你难道就能落下好?”

    贾蔷瞥了这妇人一眼后,看着面无人色的贾赦,冰冷道:“张富贵家的扇子,在哪里?我许给他三万两银子,和他祖传留下来的宝扇,才暂且算是安抚住了他。银子就算是从王宝善这些东路院管家管事的家里抄出来的,不用你另拿,但是宝扇你若不肯还,那此事我也不再理会。用不了明日,绣衣卫抬你入诏狱的时候,你不要在老太太跟前抱怨,说我袖手旁观。”

    “在书房,在书房!在书房宝阁内!快拿去,快拿去罢!”

    ……

    等贾蔷取了折扇,打发人去还给张富贵后,这才算忙完一天的事。

    有一句话贾母说的其实在理,若不是姓贾,他即便再有能为,也绝无可能站到现在的高度。

    既然姓贾,还袭了东府的爵,承了族长的位置,那有些事,他也不可能撂手不管。

    尽管厌烦,但也算他的本分。

    处置完大房的事,他有些疲惫的带着宝玉等人往荣庆堂而去。

    行至半道,就看到凤姐儿带着四五个媳妇丫鬟打着灯笼迎了过来,人还未至跟前,就笑着埋怨道:“老天爷,不是说已经到门口了么,怎又耽搁了这么久?老太太、太太催的我哟,没法子,只能来亲自接你们这些大老爷!”

    贾蔷回头对宝玉道:“你领着他们先去见老太太,我有话和二婶婶说。”

    宝玉今日受到的惊吓不少,在贾蔷跟前也拘谨许多,应了声后,引着贾环、贾兰等人饶道前往荣庆堂。

    凤姐儿纳罕的看着这一幕,又问贾蔷道:“蔷儿,这是……”

    贾蔷看着凤姐儿,眼神不似往常那样亲近,凤姐儿心头一跳,忙赔笑道:“蔷儿,你可莫唬我……”

    贾蔷眼神却愈发凌厉,似要吃人一般,先让跟凤姐儿来的婆子丫头走远些后,方看着凤姐儿问道:“你到底在搞甚么?放印子钱放的,逼的人卖儿卖女,妻离子散!要不是那家人的女儿还算遇到了好人家,得到了善待,儿子也被我派人赎了回来,没残没废,你以为你能逃得过这一劫去?”

    凤姐儿眼泪都要下来了,辩解道:“蔷儿,真不干我的事,原是来旺儿那下流种……啊!”

    话没说完,见贾蔷气极猛然扬起手来,唬了一跳,尖叫了声缩肩掩脸。

    站在远处的婆子媳妇们看到这一幕,魂儿差点没吓飞,好在巴掌没打下来……

    贾蔷厉声喝道:“你再敢狡辩!好,印子钱的事算你走运,早早收了手,没出人命官司,我就不理会了。可我问你,那劳什子水月庵的老淫尼,你答应了她甚么?”

    凤姐儿真哭了,又臊又羞又愧,道:“我真没应她甚么啊,你先前叮嘱过我,再不能插手诉讼官司,不能管闲事……”

    贾蔷简直奇了:“你没让人假贾琏之名,给长安县令云光写信,让他逼长安守备退亲事?”

    凤姐儿闻言如遭雷击,张着口看着贾蔷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此事竟被贾蔷知了去。

    贾蔷骂道:“你贪银子贪到没有脑子的地步了么?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的道理,你就算没读过书,连耳朵都没长吗?要不是有人防备着,那张家女投河自尽未成,李家子投缳自尽也救了过来,果真因你毁了这门亲,闹出两条人命来,你良心上过得去吗?你知道贾家要为此背负多大的恶名!”不要小瞧这样的恶名,极易引发连锁反应,尤其是在士绅阶层中。

    凤姐儿闻言,却心道原来还没出大事啊,心里急转,面上愈发楚楚可怜,求饶道:“好蔷儿,我真是知道错了,往后必听你的话,再不敢做错事了。”

    凤姐儿不是不会伏低做小,不是不会说软话。

    但她必是要在地位高,权势重,比她强的人跟前,才会这样说。

    温柔小意儿也的确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见她服软,贾蔷看着她,最后道:“我不管你是真明白了,还是假明白了,因先前的情分,我待你一直不同,也一直敬着你。但愿,你不要再做出让我失望的事。”

    凤姐儿听他话风果然软了些,忙连连屈膝做福,一迭声保证道:“哎哟我的大侯爷,你都这样发脾气了,我哪里还敢?再不敢啦再不敢啦!遇到你这样厉害的爷当族长,我再不敢以身试法!”这倒不算虚言,往后抱紧贾蔷这根大粗腿,还会缺那点银子?何苦为了那二三千两银子,就被骂到这个地步……

    贾蔷“嗤”了声,懒得理她,大步往前行去。

    但愿她果然说到做到,不然……

    凤姐儿见总算过了这一关,抿嘴一笑,提着灯笼赶紧跟上。

    后面,远远的跟上四五个婆子媳妇……

    这几人彼此对视了眼,交换了眼神后,终究还是摇了摇头,应该没甚么。

    果真有甚么,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这般教训,虽将她们撵远了些,可也没多远,听不真切,却能看的清楚。

    只此一点,就没甚么。

    可果真要说一点东西也没有……

    似乎也不像啊……

    不过不管怎样,人家既然敢让她们看了去,就不怕她们乱嚼舌根子。

    不拘是谁,总共就她们几个,谁敢传那位霸王的闲话,岂不是作死么……

    ……

    ps:我都记不清到底是哪位大佬的了,绘金妹妹一个,还有过期手机也是狠人,再加上众筹的那些大佬……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夫人每天都在线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