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是野人〕〔洛诗涵战寒爵〕〔春回大明朝〕〔上门狂婿〕〔青萍〕〔超品渔夫〕〔万相之王〕〔混沌丹神〕〔重生王牌妻:偏执〕〔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三十章 新书 (第二更!)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自东路院而回,刚进自己小院,贾蔷就听到里面传来闹腾声。

    待自抄手游廊进了门厅后,就见两个扭在一起的丫头,头发都披着,也不知怎么折腾的,两人外裳都剥落了大半,露出里面白色的小衣……

    香菱一脸纯真,还带着不少委屈,一副爱惜蝼蚁罩灯纱的良善模样。

    晴雯恰恰相反,张牙舞爪,俏脸上厉害的不行。

    若只这样看,便是晴雯在欺负香菱。

    可偏偏,此刻香菱骑在晴雯身上,按的她动弹不得。

    晴雯也只一张嘴厉害,叫嚣着与香菱不共戴天!

    脖颈下小衣上的盘扣也飞了,露出大片的白皙,直到隐隐看到丰隆处而止,却比扯光了更引人注目。

    看到贾蔷进门,香菱高兴道:“爷可算回来了!这疯婆子的生儿比我小几天哩,偏不认,还让我叫她姐姐!”

    贾蔷对站起身背过去红着脸整理好衣裳的晴雯道:“不是说了,不让你欺负香菱么?”

    晴雯闻言昂起下巴,好似刚才她真的打了胜仗,是她压着香菱一般,道:“谁让她刚才反叛我,出卖人!”

    香菱笑嘻嘻道:“没有,和林姑娘说实话,不算反叛,我认得她,比认得你还早!林老爷还对我的大恩人,帮你才算出卖人哩!”

    晴雯说不过,气的还想动手撕扯。

    贾蔷挥手赶道:“去去去,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晴雯还是知道甚么是正事的,哼了声,一扭身去准备热水和沐桶了。

    香菱闹归闹,也不放心晴雯一个人准备,万一她使坏,加了许多热水怎么办?

    便也跟了上去,贾蔷就听到外面游廊上,两人叽叽喳喳拌嘴的声音。

    他微微摇头,他并没有对黛玉说谎,晴雯这个女孩子,除了他外,不管落在其他任何人手里,都难活得长命。

    贾蔷愿意收她,俏美的容貌当然是一个缘由,但肯定不只是因为这个。

    晴雯虽是坏脾气,平儿都顾忌她是块爆炭,但她内心是正直的,对小偷小摸的行径,深恶痛绝,且也看不惯溜须拍马之辈。

    除此之外,便是自爱。

    前世原著里,宝玉最心向的丫头,应该就是晴雯。

    但即便到死,晴雯和宝玉也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

    是宝玉不想沾这份便宜么?

    当然不是,在贾母、王夫人跟前妥妥当当的袭人,都被他强吃到嘴里。

    可被人打了小报告,说成是狐媚子不尊重的晴雯,却是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去。

    宝玉不是不想得逞,是晴雯不许罢了。

    这样的女孩子,闹腾归闹腾,贾蔷却不忍心见其凋零。

    真论起来,晴雯是最接近他前世所知女孩性子的姑娘了……

    未几,见二人推一半身高的木桶进来。

    木桶下装着四个木轮,不过这种木轮不能承重,加水前要用专门的木闩垫起。

    木桶放进里屋,两人又去抬热水和冷水。

    贾蔷也不好果真一人坐着,就去帮忙,还被晴雯给哄了出来:“这也是爷们儿能干的事?”

    那好吧,贾蔷便成全了她。

    等两人将木桶盛满水,试了试水温正好后,看着香汗淋漓的两个丫头,贾蔷笑道:“先出去罢,等我洗完再叫你们。”

    晴雯红着脸,咬着牙不吭声。

    她虽直性子,却也知道贴身侍女要做甚么是本分。

    陪夜、沐浴、夜里贾蔷吃茶她要备着,要起来撒尿她还得负责引着,提来马桶,冬日里还要提前进被窝暖热了……

    这都是赖家嬷嬷教过她的,也是她认为的本分。

    尽管心有些高,但该是她做的事,她也不会没出息的躲开。

    等香菱体谅的对她笑道:“我来给爷擦背,你先出去歇息会儿罢。”

    晴雯愈发激起了不服输的性子,从旁边拿起毛巾来,道:“我来!你出去歇着!”

    香菱不和她争,看向贾蔷,贾蔷也不故作清高,道:“要留下就留下吧,先看着,往后轮流就是。”

    说罢,香菱帮着去了衣裳……

    晴雯看了去唬了一跳,盖因贾蔷肩膀上,居然还有一处骇人的刀伤。

    香菱小心翼翼的拿着帕子,沾了热水后一点点将周遭擦洗干净,见晴雯探过身来,便小声道:“爷和叛军作战,打仗时受的伤,皇帝爷爷因为爷立下大功,才封的侯爷呢。”

    晴雯闻言,一下觉得神圣起来,那些羞赧和怯弱一下没了,似乎伺候贾蔷便是为国尽忠一样的大事,她也上前,将帕子润湿后,轻轻擦拭起来,还靠近贾蔷肩头,往包扎处轻轻吹了口气……

    不过忽地,她本弯着的腰一下站起,俏脸如同着了火般滚烫红热,一双桃花美眸都直了,不,她感觉快要瞎了!

    无意间水里看到的那个大家伙,是甚么?!

    一时间,厉害的晴雯觉得头有些晕……

    ……

    等沐浴罢,香菱服侍贾蔷穿上干净的中衣后,又看了眼晕的和小绵羊一样,再无张牙舞爪之力的晴雯,登时笑嘻嘻的笑了起来。

    晴雯凶巴巴的瞪她一眼,不过还是不敢拿眼去看贾蔷。

    倒是愈发可爱……

    贾蔷不理这些,回了里间,伏案写起新书来。

    虽然他未亲自过问,但盛世书局三味书屋在京城已经悄悄开了起来。

    贾芸和齐筠认识后,京城的产业便在不声不响中铺展开来。

    尤其是在贾蔷任东城兵马司指挥,兵马司和金沙帮合力趟平东城各路江湖帮派后。

    盛世书局、万香楼、广德楼的戏班子和说书先生……

    莫看不起眼,利润油水似乎也远远谈不上暴利。

    可一个东城,这几处交叉铺开,组成网络,便是一股不可小觑,甚至能影响舆论风向的力量!

    当然,硬件好办,只要肯投入,就容易起来。

    可若缺乏爆点,就容易形成吞金黑洞,不停的往里面丢银子。

    不然京城那么多达官贵人,开个门铺就能赚钱,那都成他们开的了。

    贾蔷以为,这个爆点,就是故事。

    故事好,那么盛世书局的书就容易卖的火,广德楼的戏班子和说书先生也会因此受益,生意兴隆,又可带动万香楼的酒楼生意……

    所以,即便到了他眼下这个地位,仍没有懈怠,奋笔疾书。

    书写了半个时辰后,觉得屋内有些热,让人有些犯困,便打开了窗子,让屋外的凉风吹了进来,助他一臂之力,登时下笔如有神起来。

    又写了半个时辰后,香菱和晴雯才洗漱完毕,湿着头发从外面进来。

    随着她二人进来,香气很快弥漫房间内。

    贾蔷却连头也不抬,美婢焉有码字香?

    晴雯不解的看着贾蔷神色凝重的落笔疾书,不知在写甚么。

    香菱见之,却是大眼睛骤然明亮起来,甚至有些小激动的悄步上前。

    在尽量不打扰贾蔷的前提下,轻轻将散落到一边的稿子整理好,然后如从前一般,抱起坐在床榻边,美滋滋的看了起来。

    只见纸笺上写道: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

    啧!有趣!

    只看了一段,香菱就觉得,这一定又是一部好故事!

    然而就当她继续享受下去,刚读完一页纸,将纸笺小心的放在一旁时,却见一旁晴雯巴巴的靠上来,拿起她放在一边的纸笺,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翻来覆去的看,香菱忽地怔了怔,极俏美的一张脸透着满满的纯真气,凑到晴雯跟前。

    晴雯唬了一跳,竖眉瞪眼的小声道:“干甚么?”

    香菱不无同情的认真关心道:“晴雯,你识字啊?”

    雾草!

    晴雯一张俏脸登时黑了下来,桃花眼里似起了火般,怒视香菱,压低声音道:“放屁!你才不识字呢,我……我不知道识几多字!”

    香菱不信,指了指她手里的纸笺,道:“你连书都拿反了,看了半天,你看的啥子哟!”

    晴雯说不过,气的涨红了脸,就要动手。

    香菱却慌忙道:“慢着些慢着些,莫要撕破了,撕破了的话,爷不恼,林姑娘也要真恼的。”

    听闻此言,晴雯这才撂开手,让香菱将纸笺收拾好后,却见香菱狡猾狡猾的看着她笑道:“我哄你的哦!真弄坏了,爷才真恼的,打烂你的小屁股!”

    晴雯闻言,面无表情,然后忽然扑向香菱,将香菱扑倒在床榻上,发出“咚”的一声……

    贾蔷正好写了一个时辰,也有些乏了,今天发生这样多的事,他也没甚精力继续写太多。

    将几案上的稿纸收拾利落,回头看又扭在一起的两个夯宝,上前道:“别闹了,我乏了,要睡了。”

    香菱翻身下来,委屈着对晴雯道:“你别闹了,快去歇着罢,我要伺候爷睡觉了。”

    晴雯一如既往的嘴硬道:“是你闹,你再闹,我还收拾你!”

    贾蔷无语,结果晴雯起身后又在陪榻上坐下,道:“凭甚么只你伺候,我也要!”

    这倒不是她在争宠,她这是要强在争地位。

    当下世道里,大家公子和小姐身边,只有一等丫头才有资格在架子床边的陪榻上睡着,方便伺候主子夜里的吃茶和起夜。

    这是身份的象征。

    次一等的丫头,才有资格进主子屋子里,端茶倒水。

    最末等的丫头,连进主子房间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在院子里扫洒。

    这也是前世原著里,小红寻着机会,进屋子里给宝玉斟了一盏茶后,被几个大丫头给骂了个狗血淋头的原因。

    因为她是三等丫头,本不够格进屋子。

    如今贾蔷身边只两个丫头,晴雯怎能放弃这个时候争取成为一等丫头?

    香菱虽和她闹,却也理解晴雯的心思,见她一双眼巴巴的偷瞄着贾蔷,反倒替她说好话道:“爷,要不让晴雯也陪床?”

    贾蔷不理这些,道:“你们自己看着办。”说罢,就越过陪榻,到架子床里面躺下歇息了。

    却又随手将香喷喷的香菱拉进被窝里,如抱起一块软绵香玉般抱着睡。

    晴雯见之,登时红了脸,悄悄啐了香菱一口后,取了床被褥,铺在窄小许多的陪榻上,吹了灯也睡下了。

    只是不想,这一夜可让她吃够了苦头,里面此起彼伏的动静,让她用被子蒙住头都掩不住。

    最可恨的是,到最后,她居然还要去打热水……

    晴雯暗暗起誓,往后,她再不和香菱这个狐媚子一起陪床了!

    瞧她叫的,嘤嘤嘤的,真是个不害臊的小浪蹄子!

    呸!

    ……

    ps:加油加油加油!继续往前冲啊!对了,还有几更了来着,嘤嘤怪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