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玄阳仙尊〕〔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三十一章 游园 (第三更!)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翌日清晨。

    许是因为旁边还睡着一个大美婢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太久,所以昨晚要的有些狠了。

    贾蔷神清气爽的起来时,香菱眉眼间余韵尚未散尽,满头青丝撒在枕间,仍沉沉睡着。

    待出了架子床,再看陪榻上的晴雯,蓬头鬼一样躺在那,挂着黑眼圈的双眼无神的望着屋顶……

    贾蔷唬了一跳,道:“你怎么了?”

    晴雯转过眼来,桃花眼狠狠瞪了贾蔷一眼,却仍忍不住红了脸,一扭头,不看他。

    贾蔷何时会哄人,莫名其妙的看了这丫头一眼,迈过她下了榻,就穿起衣裳来。

    晴雯虽恼火,但也知道本分,嘴角挂着油瓶,爬起来服侍贾蔷。

    她手指修长,颇为灵活,扣盘扣时,连看也不用看,只那样一抹,就系好了。

    身上幽香沁人,秀发光泽黑亮,身量玲珑有致,这样瘦,可该丰隆的地方也一点不打折扣……

    怪道说她是小姐的身子,丫头的命……

    穿戴罢,贾蔷道:“你上榻上多睡会儿罢,精神不济,一天都不舒坦。”

    晴雯嘴硬,“哼”了声道:“我睡醒了,又不是懒猪!”

    香菱在梦中咂摸了下嘴,转过身去继续睡,这动静倒是唬了晴雯一跳……

    贾蔷不理许多,转身出门而去。

    等见贾蔷走后,晴雯迟疑了下,在陪榻上躺了趟,又伸手摸了摸架子床里面正床上厚厚的锦褥,舒适度明显不能同日而语。

    因此她再次打量了下,发现贾蔷真的走了后,就翻身上了架子床。

    掀开锦被抿嘴笑着躺了下去,想好好受用一番。

    然而刚一躺下,她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凝固,手往身下一摸,再一揉捏,脸上的恶心几乎溢于言表,一骨碌翻起身跳下床榻,尖声骂道:“香菱,你这个不害臊的浪蹄子,怎么尿在床上了?!”

    鬼使神差的又嗅了嗅:

    “呕!!”

    ……

    贾蔷自然想不到,晴雯上到床榻后,会正巧摸到了那一处余韵之处,他来到会芳园,做起晨练来。

    在寸土寸金的神京西城,宁国府能有如此大一个花园,当真对得起“富贵”二字。

    此时正值初春,虽难免春寒料峭,然不畏寒的小黄花,仍就铺满了地面。

    有白柳横于坡前,又有小桥通若耶之溪。

    曲径接天台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篱落飘香。

    树头春芽初见,疏林如画。

    晨风乍紧,初罢雀鸣,一轮旭日东升。

    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

    纵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

    宁国府积数代人极尽奢靡建起的园子,竟然就这样落到了他的手中。

    也难怪惹得贾族无数人眼红,贾母也自认送了他好大一份人情。

    正当他刚穿过白玉石桥,越过小溪,准备往前继续观赏时,忽见二人竟从对面迎面走来,已是归途。

    “哎哟!侯爷也来了!怎起的这样早,该多睡会儿才是!”

    尤氏一身云白素色锦衣,画着浅妆,看起来也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看到贾蔷后,忙赔笑问候道。

    贾蔷点了点头,道:“习惯了早起,出来打熬打熬筋骨。”

    说罢,又问另一人道:“薛妹妹怎和大奶奶遇到一起了?”

    宝钗抿嘴轻笑道:“我也是早起,正巧出门遇到了大……奶奶,就一起来这边园子里逛一逛。”

    尤氏左看看,右看看,忽地笑道:“侯爷和大姑娘且聊着,我让厨房里多准备些早饭,今儿人多热闹,可不能疏忽了去。家里还是人多得好!”说罢,也不给二人反应的机会,急急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贾蔷有些头疼,这尤氏怕是梦里都怕他撵她出门。

    他倒也能理解,尤氏父死母丧,如今的尤老太是尤父在其母死后再娶的续弦,尤二姐、尤三姐是尤老太带进尤家门儿的。

    果真出了贾家,尤氏连个正经的亲人都没了,也没甚落脚地。

    莫说富贵,连好活都难。

    可他已经说过了,不会赶她出府的,何苦再这般小心翼翼。

    宝钗也看出了甚么,轻声道:“大奶奶是好人呢,许多事,她本身也没甚法子……”

    贾蔷“嗯”了声,微微皱了皱眉,道:“我并不曾迁怒过她,也让她在府上安心住着,是她自己想得太多。”

    宝钗便不提此事了,微笑问道:“蔷哥儿,听颦丫头说,你见过尹家郡主?”

    贾蔷没直接回答,反问道:“薛妹妹要再走走么?”

    宝钗轻轻颔首,她今日穿一身藕荷色绣连理莲纹裙裳,素雅净美,脚下青色绣鞋小巧,轻移莲步,随贾蔷往前行去。

    贾蔷眼中仍是会芳园景色,一边观览,一边随口道:“薛妹妹不必将尹家事放在心上,宫里虽如此钦点,但尹家女入贾家,怕还要过不短的时日,不急在一时。等寻个机会,我会想办法,或报病,或寻个其他的由头,替你推了这个差事。你是薛大哥的亲妹,又素来志高有才气,不必委屈自己。”

    尹子瑜若是正经天家郡主,要入宫学学礼,那么宝钗去当她的才人赞善,入学陪读,那没甚么,等她出阁时,也就是结业之日。

    有此经历,也算是名门之女,又镀了层金,日后出阁都能凭添几分身份。

    可尹子瑜就要嫁入宁国,宝钗再来当这劳什子才人赞善,就是欺负人了。

    看看晴雯当个一等丫头要干甚么事,就知道伺候人是种甚么活计。

    宝钗给一个有夫之妇当陪读赞善,少不得要常与贾蔷见面,婚前不是婚后,婚前见见面,勉强还能说成通家之好,尚未成亲,不算太忌讳。

    可成家之后,再常见面,宝钗的清誉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往后再说人家,但凡有几分门第的,谁愿意娶这等大妇?

    所以贾蔷心中一开始就盘算着,寻机会替她除了这个差事……

    只是,宝钗闻言后,眼中的苦涩简直要溢出眼外,满园的早春晨光,也披上了一层凄然之色,刺她的眼眸都痛,她缓缓低下螓首,轻声道:“我知你好意,只是,若一而再,再而三的变故,我又还有何面目见人?二哥哥,若果真怜我,就莫要再理此事。且让我当几年女官,静一静罢。”

    贾蔷闻言,登时明白过来,是他想当然了。

    宝钗的命运,也的确是忐忑。

    以其人之才,之貌,之端庄大气,当年进京时,便应当胜任这才人赞善之职。

    可惜,因为薛蟠之过,“政审”不合格,被涮了下来。

    接着,没多久,贾府就传起了金玉良缘之说。

    宝钗当时见宝玉、黛玉与旁的姊妹不同,亲厚一些,因此常有避嫌。

    不过后来发现,她虽避嫌,宝玉却会上门来见她,才发觉,也不过是姊妹间的情意,随放开心结,正常来往。

    她恪守礼数规矩,藏愚守拙,从不肯逾越半步。

    或许等大了,会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果真成全了金玉良缘之说,那也是等以后……

    只是没想到,薛蟠又闹出了那么多荒唐的幺蛾子,将她托付给了贾蔷,还闹的两府人尽皆知。

    尽管后来,贾蔷为薛蟠出了气,也证明了薛蟠遗言只是一场闹剧,可女儿家的清誉,又岂是“闹剧”二字便打发了……

    再后来,便是宫里忽然指婚,这一次,更加惊险,也更闹的世人皆知。

    最后,贾蔷以挽天倾的手段,力挽狂澜,最终才使她落了个“才人赞善”之名,勉强挽回了些体面。

    如今,若是再去变……

    那她在人们眼中,会变成甚么样子?

    神京城内的名门圈子,说小不小,但说大,其实也远谈不上大。

    果真七拉八扯,大家差不离儿都是亲戚。

    谁家,会娶一个如此“福薄”的女子作家门大妇?

    也难怪宝钗现在甚么都不想,也不愿去想,只愿安静的做几年才人赞善,或许数年后,世情会善待她一二。

    贾蔷明白过来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也尊重你的意愿。至于尹家姑娘,我虽只远远与她见了面,但也看得出,是个十分安静,不见轻狂之气的姑娘。这种人,应该是喜欢安安静静她做自己的事,不愿打扰别人,也不喜为别人所打扰的女孩子。薛妹妹若想安静,做她的才人赞善,倒是再合适不过。”

    宝钗闻言,面色隐隐古怪起来,看着贾蔷道:“二哥哥,遥遥看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么多来么?”

    贾蔷干咳了声,摆手道:“其实是仔细看了眼,我也担心过来一个闹腾的……”不愿多说此事,贾蔷看了看日头,道:“走罢,该回去了,应该都起来了。见了人,我还有事情要忙,今儿就不陪你们逛园子了。”

    宝钗闻言,心知贾蔷要回去见黛玉,不愿一起回引起误会,便点了点头道:“二哥哥且先去吧,我去大奶奶那,看看有没有甚么好帮忙的,稍后便回。”

    贾蔷也不强求,与她告别后,大步折返回东府……

    ……

    ps:今天状态不大好,而且马上后面一个大剧情有些激烈,所以写一些舒缓的园子戏调和一下。

    另外,今天群里的大佬再次发威,这章之后,大概还欠六章?

    最后,庆祝一天多了俩盟主,端木大佬和先知大佬,当然,这两更在欠的六章里面。

    我一定会尽快还完的!嘤!

    今天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