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吟游刺杀录〕〔顶级神豪林云〕〔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龙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翌日清晨,一大早,天只蒙蒙亮,两大府的下人都忙碌了起来。

    买菜买肉的自不必提,东府马棚附近,十来个金沙帮出身的中老年人,虽多有些残疾,但一个人对付一只大黄羊还是没问题。

    不过今儿动手用不到他们,铁牛一早就赶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再咧嘴一笑,惹的管事家的孩童们一阵阵惊恐大叫,远远逃开后遥遥偷看。

    铁牛能有今日的胆量,也多亏了金沙帮洪长老逼着他当了几个月的屠夫……

    黄羊杀好后,其余人再扒皮剁头削蹄,倒挂而起。

    三十只全部杀完挂好,颇有些酒池肉林中的肉林之意。

    今日两府下人们通通换上了青色新衣,即便东府前院的人多是太平街上不能再提刀行江湖的残弱老人。

    但这些人常年走江湖,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做起事来,反倒一板一眼的极讲规矩,唯恐丢了主家的脸,也让他们自己出了丑,因此精气神看起来,比西府的老陈奴仆更妥帖些。

    林之孝被贾母早早打发了来,引着四个东府的四个西府的门子一道当知客。

    原本他还担心东府的人不通规矩,会闹出笑话。

    结果看了片刻后,便放心下来。

    心里对贾蔷也愈发敬服,年纪不大,办的事利落不说,连收的人都靠谱,可见贾家如今的前程在何处……

    贾芸带着贾蓁,贾萍,贾蘅还有小小的贾菌,也都穿着一水儿的锦衣新服,喜气洋洋,准备迎客。

    贾菌虽年岁小个头小,但却极有志气,旁个若是取笑他,必是不善罢甘休的。

    贾蔷因喜爱他这精气神,所以让贾芸连他也带上了。

    刚到辰时,贾蔷从里面出来,穿一身常服,看着一圈儿的新衣,不禁笑道:“都跟新郎官儿似的。”

    众人一阵大笑,林之孝赔笑道:“今儿是侯爷的好日子,奴才们也都跟着沾沾光。”

    贾蔷点了点头后,对贾芸道:“走吧,先去西府,接老太太过来。”

    今儿要来的诰命太多,东府如今连个正经诰命都没有,总不可能让尤氏出面待客。

    所以贾母和王夫人都要过来帮忙……

    贾蔷翻身上马,几驾马车从角门而出,一并前往了西府。

    ……

    荣庆堂上。

    休养了两天的贾母,气色终于好了许多。

    不过待鸳鸯和熙凤为她妆扮品级大妆时,心里忽然有些不得劲。

    前日不也是穿了这一身,后面才出了那么些事么?

    但愿今儿个,能顺风顺水走一遭……

    没一会儿,宝玉来请晨安。

    看到这个孙子,贾母心里就熨帖许多,一迭声喊到身边,爱怜的问了许多话:

    “昨晚上谁服侍着……”

    “被窝冷不冷……”

    “夜里吃茶是凉的还是热的……”

    宝玉一一答罢,凤姐儿笑道:“宝兄弟身边的袭人,是老太太亲自给他的,再稳妥不过,老祖宗还不信她?”

    贾母笑道:“哪里不放心?不过白话两句问问罢。”

    凤姐儿笑道:“老祖宗偏心宝兄弟偏心的也忒狠了,就不问问我昨个儿吃的茶是凉的是热的?”

    满房子媳妇丫头都笑了起来,鸳鸯也笑道:“二/奶奶还和宝玉争宠?你怎么不和兰哥儿争?”

    贾母“呸”了声啐笑道:“属她这个破落户最是不害臊!”不过笑罢又问道:“琏儿如何了?”

    凤姐儿脸上的笑容都没变,道:“还能怎样,养着呗。好吃好喝的供着,丫头婆子服侍着,郎中说了,伤的不深,不当紧。”

    贾母听了不乐意道:“都动了刀了,还不要紧?你那个公公……唉。”

    有些话贾母都没脸说出来,还有拿自己亲儿子挡刀的……

    凤姐儿倒无所谓,家里那几个甚么成色,她早看出来了,因此笑道:“儿子给老子挡刀,那还不是天经地义?再说那点伤又值当甚么?我听说蔷儿到现在肩头被叛军砍的刀伤还没好呢,在江南滚了半身子血,大氅都被浸透了,还不照样一天不歇,该忙甚么忙甚么,也没见谁伺候他端屎端尿。”

    贾母闻言,沉默稍许,再看看宝玉,无奈笑道:“不同人,不同命,哪里强求得来?”

    鸳鸯也笑道:“所以人家现在是一等侯爷,那样风光。吃不得苦,享不得福。老太太当年管家难道不辛苦?如今才能享这么多福!”

    凤姐儿捧哏笑道:“老祖宗的福这样多,何不分我们一两瓮,这样一来,我也不用做事了,每日里来陪老祖宗高乐就好!”

    贾母笑骂道:“你这样年轻就想偷懒,那还了得?”

    正说话间,外面传报进来:“东府侯爷和姑娘们来了。”

    宝玉闻言一喜,不过又有些着恼。

    昨个儿他本来还准备在惜春小院儿赖一宿,这样就能和姊妹们说一晚上的话,一起顽岂不开心?

    结果贾蔷非要逼他去和他那劳什子姐夫睡,宝玉疯了才会和那劳什子铁牛睡。

    只能跑回西府来……

    未几,贾蔷与黛玉、宝钗、三春、湘云一众嘻嘻哈哈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们进来。

    只要有湘云在,就没冷场的时候。

    贾母倒喜欢这样的热闹,不过还未开口,脸子就沉下去了,问贾蔷道:“你今儿就穿这个?”

    贾蔷先与众女孩子行礼问安后,道:“不会,早起晨练穿轻薄些,不然活动不开筋骨。一会儿请了老太太过去歇息时,再去更换。老太太今儿其实不用大妆,那么沉……”

    贾母脸色和缓下来,没好气道:“我不用你管!”顿了顿又问道:“方才你二婶婶说,你肩头的刀伤还没好利落,可要紧不要紧?”

    此言一出,姊妹们倒纷纷变了面色,有些紧张的看向贾蔷肩头。

    贾蔷先看了凤姐儿一眼,然后侧过身子,对贾母也对黛玉解释道:“上回二婶婶拍了我肩膀一下,吃痛之下才泄露了秘密。不过并不当紧,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必担心。”

    凤姐儿气的笑骂道:“这也算秘密?那天你和林姑丈来府上,当谁没看见?”

    看到了是都看到了,可后来发生了那样多的事,还记在心里当一回事的,却没几个……

    贾母也就是一说,叮嘱了句当心后,又问黛玉道:“昨儿你们可商议好了?往后都是要管家的,所以既然蔷哥儿放心让你们去操持这一回,我也不管了。不过今儿来的诰命多,要是出了差池……”

    见黛玉脸色有些紧张起来,贾蔷呵呵笑道:“吃个饭能出甚么差池……”黛玉悄悄拉了他一下后,贾蔷又改口道:“就算出了差池,旁人都只认得二婶婶,怪也只能怪到她头上去。”

    “哎哟!我的个天爷啊!老祖宗,您快听听,这可是人话不是?”

    冷不丁天上掉下一口大锅砸头上,凤姐儿差点没跳起来,连声叫屈道。

    贾母和姊妹们大笑起来,笑罢啐道:“活该!昨儿我打发你去看着,你只是偷懒,过去转了圈儿就回来。再者,你不是和蔷哥儿素来最要好么?他连琏儿都不肯叫一声二叔,却指着你喊二婶婶。如今出了差池,你不背着谁来背?”

    凤姐儿委屈坏了,道:“琏儿自己不行好事,从前整日里骂完蓉儿骂蔷儿,听说在津门,蔷儿为了寻人救林姑丈,救出了个西洋番鬼,被那么多人追着要打要杀,他琏二叔带人骑马看到后,不说拉他一把,反倒自己骑马先跑了。要不是林妹妹救了蔷儿,咱们家哪来的甚么侯爷?也怪道如今蔷儿护眼珠子似的护着林妹妹。”

    这么多人眼神看过来,黛玉俏脸飞红,啐道:“呸!你说你自己的事,扯我做甚么?”

    贾母都是第一次听说这故事,啧啧道:“竟还有这样的事?等过了今儿,可要好好说说。我倒不知道,蔷哥儿一天天王老子一样,谁也不服谁也不怕,还有这样狼狈的时候?”

    众人又笑了起来,贾蔷眼神不善的看向凤姐儿,凤姐儿哪里会怕,正要说甚么,就见贾政和王夫人过来。

    除了贾母外,都站了起来,贾政和王夫人先同贾母问了安,小辈们再同他两人问安。

    贾政看着贾蔷笑道:“今儿来的客怕是不少,你先生能不能到?”

    贾蔷摇头道:“户部的事太紧张,先生身上的担子何止万斤重,实在空不出半日功夫来。再者,他身子骨原就不稳当,我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他奔波操劳。”

    饶是以贾政不争的性子,此刻也不无嫉妒道:“你们这师徒,倒似父子了。不过他是文臣,你是武侯,如海又能教你甚么?”

    贾蔷还未开口,一旁探春就惊叹笑道:“老爷,蔷哥儿的文章,连林姑丈都点头称赞。他和林姐姐还一起写了一折子戏,十分好看。”

    对于戏文甚么的,贾政只当是小儿女顽笑之作,不当真,可是……

    “如海称赞你的经义文章?”

    贾政简直震惊!

    贾蔷摇头道:“哪有的事,只是说火候勉强算是入门了。”

    黛玉在一旁笑道:“蔷哥儿在江南,每日里必早起读两个时辰的书,写一篇时文,晚上还要练一个时辰的大字。爹爹看在眼里,方认为他向学好勤,便收入了门下。只是没想到,回来会承爵。”

    贾政已经听不下去这些话了,他拧起眉头看向贾母身边脑袋差点藏到贾母背后的宝玉,深情凝望着……

    就在宝玉额头冷汗都要下来时,忽见外面有婆子进来,急急道:“老太太、老爷、太太、侯爷,东面儿管家让人传话过来,说已经有客人带着堂客到了,还请老太太、侯爷快过去罢。”

    “哎哟!怎这样早?”

    一阵兵荒马乱后,贾政都顾不得寻宝玉的麻烦,只将仇记在心里,赶紧服侍着贾母一起往东府而去。

    ……

    ps:快了快了快了,我已经遥遥看到还完亏空的曙光……

    再插一句,关于晴雯性格,有人觉得晴雯性格惹人烦,我也是奇怪,你们读红楼的时候,觉得晴雯是个可爱的性格么?连宝玉这样的人,都忍不住说她,满屋子里,只她磨牙,结果被喷了一脸。红楼女孩子每个人都有缺陷,但人物形象能立起来,我觉得就是在这种缺陷上。其实也就是一副刀子嘴,骂的宝玉都想赶她出门。每次写到园子戏,订阅其实都会下降,再一转到外面,订阅立刻拉起来,但我还是愿意多写一些红楼人物。且慢慢看吧,有她可爱之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万界圆梦师〕〔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不科学御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我的相公很腹黑〕〔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