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戏 (第五更!说到最到了啊!)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贾蔷与皇五子恪和郡王李暄亲自护送尹家太夫人和恪和郡王妃的八抬大轿到了二门前,轿夫退下,尹家和恪和郡王府的婆子媳妇上前,引了尹家太夫人和恪和郡王妃邱氏下了轿后,尹家太夫人也只来得及与贾蔷微笑颔首,就在邱氏搀扶下,入了垂花门,去与贾母并一众太妃、王妃及诰命相见。

    见尹家太夫人要与四大王妃见礼,四妃唬了一跳,慌忙避让开,连道不可。

    南安太妃笑道:“今日只论家礼,不论国礼,太夫人实在太生分了。”

    西平太妃亦是笑道:“往日里总想往府上拜会,只是皇后娘娘实在贤德,不准我等登门,今日终于得见太夫人,岂有论国礼之理?皇后娘娘堪称古往今来第一贤后,此皆太夫人之功也!”

    这话却让尹家太夫人不大喜欢,摆手道:“这话偏了!皇后虽也是不错的,但那是太后娘娘教诲的好,老身不过一外朝命妇,岂有教化皇后娘娘之德?”

    这不轻不重的话,让西宁太妃登时老实起来,这才想起,宫里还有一个皇太后在,她这样说,又置皇太后于何地?登时后悔不安起来。

    这时贾蔷上前要告辞,躬身道:“太夫人……”

    “嗯?”

    却不想此称呼让尹家太夫人车氏大为不悦,皱眉出声。

    贾蔷反应过来,忙以家礼拜道:“老太太,先往里面去罢。”

    尹家太夫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你自去忙你的,今儿我来,原不是为了你!”

    贾蔷虽不解,却还是领命而去。

    待贾母引着尹家太夫人和邱氏回正堂后,座位自然重新安顿。

    西宁太妃这次总算乖觉了,主动让了位置,总算让尹家太夫人点了点头,露了个笑脸。

    见到这个笑脸,西宁太妃心才算安定了下来,打定主意,接下来连个屁都不能再乱放了,容易出事……

    众人再次落座后,南安太妃笑道:“看来太夫人的确满意这个孙女婿,如今就以家礼见了,这喜事难道还远?到时候,少不得叨扰太夫人一杯水酒!”

    尹家太夫人却笑道:“那我可要给太妃道恼了,皇后早就给家里立过规矩,不管甚么喜事,皆不可大宴宾客。尹家上下也都理解,若不是蒙天恩无量,尹家出了个皇后,谁会知道尹家?罢了,已经沾了那么多光了,怎好再不知进退?”

    这话说的,南安太妃都不觉得扫了脸面,钦佩道:“太夫人,非我说恭维的话。只太夫人这份见识和品性,尹家纵然未出皇后,也必是京城名门!”

    尹家太夫人笑道:“不过尹家吃不得水酒,贾家还是能饮嘛。你们皆是开国功臣一脉的武勋将门,世交近百年,难道还不管一杯喜酒?”

    众人大笑,贾母也笑道:“岂有不管好酒之理?到时候,必是要大办一场的!”

    风光大办,才不委屈了新娘……

    北静王妃笑道:“先前太夫人说,今日来非是看宁侯的,这里面可有甚么典故没有?”

    尹家太夫人知道北静王府地位比较超然,如今虽没甚实权,但太上皇和天子都算比较亲厚他家,便含笑道:“这话可问着了!若只一个孙女婿的封爵庆宴,我也不愿多动弹。当年五个皇子开府大宴,我也只耐不过这个猴儿,强被她拉去王府吃了回酒席,旁个都没去。今儿啊,我是受了皇后的嘱托,来给一人祝生儿来的!老姐姐,你那外孙女儿,今儿可在这府上?”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连贾母都变了面色,不明白的看着尹家太夫人……

    ……

    东路院,惜春屋子里。

    忙活了两天的一众贾家姊妹们,终于歇了口气。

    独湘云有些不忿,羡慕的听着中路院和西路院那边传来吹吹打打热闹的声音,道:“回头非得让蔷哥儿补咱们一遭东道不可!”

    宝钗笑道:“昨儿晚上你林姐姐难道没请咱们吃好的?数你吃的最多,这会儿还抱怨!”

    湘云嘴硬道:“我哪里是为我自己,我是为了林姐姐!明明说好了,是给林姐姐祝生儿,我们才巴巴儿的来操办的。如今倒好,成了人家的封侯宴了!真真是没有道理,我非寻他算账不可!”

    她们已经都给黛玉送过生儿礼物了,或自己做的针线活,或一支笔,一卷书,或一双鞋袜。

    虽不甚贵重,但都是一份心意。

    事实上,等她们都长大出阁,许多年后回忆起来,正是此事这样的寿礼,反倒最值得回忆想念的。

    因为闺中女孩的时光,常常是她们一辈子活的最快乐的时候……

    听闻湘云之言,探春差点笑死,取笑道:“算账?你算个大冬瓜!二哥哥跟前你倒敢较量较量,可蔷哥儿那样凶,看你一眼你还不乖乖的?”

    众人大笑!

    湘云放狠话:“你少冤枉人!将来他敢欺负林姐姐,你们瞧好了,我非摔他一大跟头不可!”

    黛玉在一旁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热闹,听至此,笑道:“今儿你怎么不穿男孩子衣服了?”

    谁料湘云登时得意起来,把外面的褂子一扯,露出里头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镶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裉小袖掩衿银鼠短袄,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鹿皮小靴,越显的蜂腰猿背,鹤势螂形,配上那一双神采明亮炯炯有神的眼睛,活似一个淘气的小子!

    湘云对黛玉等人笑道:“你们瞧瞧我里头的打扮!”

    宝钗上前将这孙行者按下,给她扣好盘扣,道:“你也安生一会儿,没见过这么能闹的。”

    又对众人道:“白天里叽叽呱呱说不尽的话也罢了,晚上睡下了,梦里也是叽叽咕咕的说个不停,就没见过这么爱说话的!”

    黛玉忽地笑道:“云儿你可愿意学说书不愿?你这样爱讲话,不当个说书女先儿实在屈才了!”

    众人大笑,湘云也不恼,还道:“你给我寻个好先生就行,往后你们可别求着我给你们说书!”

    姊妹们正顽笑,忽见凤姐儿急慌慌的进来,看到黛玉拉起就要走,众人唬了一跳,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凤姐儿难掩艳羡嫉妒的对众人道:“没法提,没法提!你们也别问,别问……”

    若是她能选择,怎么也得先吃了午饭再知道此事。

    如今知道了,还怎么吃饭哟!

    黛玉懵懂不解的跟着凤姐儿离去,众姊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想到了,必又有好事落到黛玉头上。

    若说全然没感觉,那自然是自欺欺人。

    淡淡的酸意和嫉妒还是少不了,但是,终究是一起长大起来的姊妹们,且还未经历太多世事,终究化为了祝福……

    ……

    中路院。

    贾政慌得一批……

    不是因为今日来了太多达官贵人,皇亲国戚,而是他发现,东府准备的宴席……

    是他娘的甚么玩意儿?!

    吃甚么他看不明白,连设宴的地方,他都看不懂,校场边上?!

    贾政看着所有人疑惑不解的神情,一时间陷入了绝望中:

    我该怎么说?

    我该怎么做?

    我该怎么交代?!

    年纪大些的,这会儿都皱起眉头了,倒是年轻的,有些来劲头了。

    贾蔷出面,对诸人声音清朗道:“今日赏脸前来的,都是非富即贵的贵人,寻常酒宴怕是早就吃腻了。所以,贾家今儿特意准备了不同的宴席。一种是江南近来最流行的锅子,一种是京城新开的万香楼,最新推出的秘料羊肉锅子,这肉是从北边草原上运回来的大黄羊,肉其实倒也罢了,关键是这蘸酱……我且不多说,年纪大的长辈一会儿不妨多吃些,太医都说了,此锅子实在滋补身子。另外,今日也想请大家看一出大戏!”

    旁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五皇子恪和郡王李暄就大声笑道:“好!成日里大鱼大肉早吃腻了,今儿个,本王就尝尝你这新物什!若是好吃,回头给我再备些,我带回宫去孝敬孝敬父皇!”

    此言一出,一些原本还有些意见的人,纷纷闭上了嘴。

    贾蔷看了这位乐呵王爷一眼,笑道:“自然好说!不过,咱们还是先看戏罢!”

    李暄指了指校场上一处帐子,笑道:“人家唱戏都搭戏台,你就搭个帐子?”

    贾蔷笑了笑,道:“且先看戏罢。”

    说罢,贾蔷对前方一摆手,登时战鼓声起……

    校场上,渐渐出现了十来个衣衫褴褛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还有婴孩啼哭声。

    十多人披头散发,步履瞒珊,艰难的向前行着……

    校场边上,众人正看的慕名奇妙,忽地,就见远远有三骑骑兵跨马奔来,众人纷纷皱起眉头来,因为骑兵的打扮,明显不是燕人,而是胡虏异族人。

    看到这三人,十多人的队伍慌乱起来,开始四处逃散,然而那三人却如野兽一般,尖叫怪笑着,骑着马或用弯刀,或用弓箭,或干脆用战马,将这十多人一一“杀”死。

    看到这,观众席里的叫骂声就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待看到一胡骑强按住一女人,要行不轨时,又有一胡骑,生生将一婴孩用弯刀挑起,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再以马蹄踩踏而死。

    莫说年轻人,便是一些中年勋贵,都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场面一时间有些纷乱,贾政看的心焦无比,正当他犹豫着是不是让贾蔷莫要搞这些了,忽地,他愣住了……

    只见从校场另一角,居然打出了一面龙旗来。

    不仅如此,还有十二面旌旗随风飘扬!

    这十二面旌旗,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认得,甚至还激动的站了起来。

    东龟、西牛、北虎、南狐,为开国四大郡王之旗!

    麒麟、飞蛇、烛马、龙羊、火猴、天鸡、烈狗、土熊,为开国八国公之旗!

    四王八公护从太祖龙旗,分明只有十三骑,却似千军万马而来,将三个妄图逃窜的胡骑包围,三刀下去,胡骑惨叫而死。

    太祖皇帝传旨:“单于无道,率众兽践踏我中原之土,残害我炎黄之民,朕吊民伐罪,光复我汉家江山。今单于未灭,群兽未绝,朕不得心安。诸卿世之猛将也,何人可与朕分忧?”

    群臣道:“万岁,单于今在蔑尔乞河青龙山龙帐之内,距此千里之遥,如何得诛?”

    然麒麟旗下,一大汉声如洪钟道:“万岁!单于虽远,然万岁有旨,岂敢不遵?臣今日领旨,誓灭单于!”

    看到这,校场边所有人都明白这一出大戏演得是甚么了!

    这是宁国封国之战,青龙山大捷!

    便是这一战,宁国公贾演孤军斩单于,功封宁国公!

    也使得贾家一门双公,威名盖世!

    但那一仗,并非宁国公贾演一人之功,前面四王八公中,有三王六公与蒙元大决战。

    还有一王一公,守护太祖压阵。

    贾演却率万余轻骑,绕过战场,而后横跨三千里草原,以闪电般的攻速,一路直插蒙元圣山青龙山,从后方攻破龙庭,一举覆灭蒙元汗都!

    可纵然知道结果,然此刻看着那杆麒麟旗率领“千军万马”,横跨“三千里”在校场上绕了三圈,最终绕到校场上那顶金帐后时,众人的心还是激动起来。

    又看到众多身着胡服的可汗亲卫怯薛军自金帐中杀出,与麒麟军厮杀在一起时,一众观众纷纷屏住呼吸,紧张起来。

    杀声阵阵,角号铮铮!

    待看到麒麟军大破怯薛军,用刀撕破可汗大帐,斩下可汗人头后,大多数人都站了起来,高呼万胜!

    大戏落幕后,如赵家这种没甚么代入感的也就罢了,可今日所来大多数为开国功臣四王八公诸侯伯府第,这些人常年沉溺于祖宗荣光中。

    因此,这在旁人眼里只有些新奇的大戏,在他们眼里简直不要太好看。

    一个个围上前来,除了赞美宁国夸赞贾家殊勋外,就是询问,他们祖宗的大戏何时能排上?

    贾蔷顺势推出了太平会馆的业务……

    这时,火锅和涮羊肉又送上,专有青衣小厮讲解如何涮法。

    火锅香气自不必多说,香辣过瘾。

    有吃不得辣的也不要紧,万香楼的涮羊肉锅子值得拥有。

    羊肉简单,可调制的麻酱,却当真让不少人差点吃掉了舌头!

    只可惜,忙碌了大半天的贾蔷来不及享受这份美味,就被内宅派人来急急叫了去……

    不过,就算内宅不招,他也快过去了。

    今日,真正的重头戏原非在前面……

    ……

    ps:滴滴,今日over!!还有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