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娱乐之唯一传说〕〔医婿叶凡〕〔夏天天王殿笔趣阁〕〔神婿叶凡〕〔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龙婿叶凡〕〔入赘王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叶凡唐若雪〕〔一号狂婿夏天〕〔六年浴血王者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个义女如何?(第三更!)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看着新呈上来的厚厚一摞折子,脸色铁青,眼神看似要吃人!

    大明宫总管太监心里一阵阵哀叹:活的好累!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隆安帝不算一个寡恩之君,许是因为好佛的缘故,骂人虽狠,脾性虽大,但真正下杀手的时候并不多。

    太上皇举世贤名,然而景初朝三十年,宫里暴毙的太监加起来差不多有三四千人。

    合下来,每年都有百余人身死。

    只是太上皇当年做法高明,惹怒他的宫监不直接杀了,而是等到宫里有太妃、皇妃薨逝时,将宫监活殉了。

    隆安帝做法粗暴些,犯了小错的他不理会,自有戴权、夏守忠等大太监处置。

    犯了大错,直接让拉到庭院内活活打死!

    所以杀的人不多,但暴虐之名不小,其实有些冤枉……

    “砰!”

    隆安帝看起来怒极,一掌拍在御案上,大骂道:“混帐!混帐!这起子无法无天的混帐!”

    戴权连呼吸都快屏住了,这个时候谁敢冒头,打死都不冤。

    偏这时,有个黄门侍郎从外而入,战战兢兢禀奏道:“万岁……”

    话没说完,见隆安帝刀子一样的眼神看过来,呼吸一滞,脑子放空,竟忘了何事。

    看着他唬的面色发白,瑟瑟发抖的模样,隆安帝生生气笑,骂道:“好蠢的东西!真真是……”

    他都不知该不该发作这蠢货了!

    戴权认得此人,正是他门下的小幺儿,姓王,人前爱自称一声王公公。

    平日里看起来颇为伶俐,谁料今日犯下这等蠢事。

    好在他怒视一瞪下,这姓王的小黄门儿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急道:“万岁爷!殿外户部左侍郎林如海请求觐见。”

    隆安帝闻言眼睛一瞪,斥道:“好糊涂的种子,还不快宣!滚出去罢!”

    小黄门儿满脸哭像,退了下去。

    他知道,在养心殿伺候的日子结束了,前程也算完了……

    等到殿外传了林如海进殿后,就躲在一旁哭泣。

    也不知哭了多久,就听一人微微奇道:“穆迪,去问问那小黄门在哭甚么?”

    他一个激灵,回过头去,就看到菩萨一样的皇后娘娘,正含笑看着他。

    皇后娘娘身边的管事太监穆迪穆公公,朝他走来……

    ……

    养心殿内,隆安帝看着林如海,皱眉责怪道:“怎么回事?让你在家里养着,怎么看起来越养气色还越差了?可是下面人不用心伺候?朕说调拨太医宫女去你府上,你偏不要!朕不管,这次……”

    没等隆安帝说完,满脸疲惫,眼中血丝密布整个人枯瘦恍若弥留的林如海就笑道:“陛下陛下,非是如此。只是臣这两日来,连夜不眠的查了些事,因此才看着不大好。等回去好好歇息两宿,也就好了。”

    隆安帝闻言脸上如同www.serhuins.能刮下来一层霜,看着林如海喝问道:“朕让你好好保全自己,你就这样保全?!眼下大政尚未开行,到底甚么了不得的大事,值当你如此作践自己?”

    林如海见天子动了真怒,只能跪下来,请罪道:“是臣的不是,皇上还请息怒。”

    看着他干瘦的身子骨佝偻在一起,那么小一点,头发也都花白了,隆安帝简直心累。

    这样的臣子,让他能怎么办?!

    打发了戴权搀扶起来后,隆安帝坐回御椅,疲惫道:“爱卿啊,你就为朕省点心罢。瞧瞧吧,五省初露大旱迹象,朝廷科道言官和诸文武朝臣已经开始上折子,说是皆因为朝廷追缴亏空太急,惹得百官人心惶惶,天下人言鼎沸,民怨甚重,这才引得天象变化!他们倒有脸说出民心即天心这样的话来!!朕,真是恨不得拉出一个来斩首抄家,让他们看看,到底是民心即天心,还是朕心即天心!”

    当着肱骨重臣,隆安帝也不掩藏心中的震怒,发狠说道。

    林如海却微笑道:“皇上,臣这两天日夜不眠,所查证之事,亦是此事。托皇上洪福,勉强算是查出了些眉目来,便进宫来见皇上了。”

    隆安帝闻言眉尖轻挑,道:“哦?爱卿查出了甚么?”

    林如海收敛了脸上笑容,正色道:“臣带人一起,查了近百年来,河道衙门记档在案的天象变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规律……”

    听他说的如此郑重,隆安帝坐直身子,拧眉道:“甚么变化?”

    林如海道:“天象之变化,似以每甲子年为一个轮回,循环往复,周而复始。去年的六十年前,是元平五年,同样北直隶大旱。前年的六十年前,是元平四年,江西暴雨,发生洪涝。大前年的六十前年,是元平三年,黄河流域普降大雨,黄河险些改道。总之,按照年份往前对比,对比的越多,就越会发现,虽然未必完全重合,但大体来说,却是一致的。”

    隆安帝闻言眼眸愈发明亮,道:“果真如此,可信否?”

    林如海点头道:“这些存档的数据做不得假,没道理前面都类似,独今年变化……”

    隆安帝闻言,急急追问道:“那元平六年,又是甚么天象?”

    林如海微笑道:“元平六年,二月的天象还果真与今岁相似,国内少雨。但是,至二月中后期,也就是二月十五日,两湖、两江、山东等地,都会开始降雨,虽谈不上风调雨顺,但大体还算良可。只是甘肃和河南二省……就要看天意了。”

    隆安帝闻言,海松了口气,眼神明亮的看着林如海道:“若果真只甘肃、河南大旱,两湖、两江无恙,那朝廷也不会遭受不可承担之重!”

    林如海还是谨慎道:“皇上,此事虽有规律可循,但未必就是万无一失。另外……”言至此,他脸上的神情已经不是谨慎了,而是肃重,他沉声道:“即便今岁不遇此灾,可是……元平八年,黄河改道,长江洪泛,江南诸省,一片泽国。若果真如此,又是一轮庚子年,怕是要难熬啊!”

    隆安帝闻言,眉心蹙成一团,他也记起了元平八年所记载的惨况。

    泽国千里,流民无数,饿www.lwpicc.殍盈野,易子相食……

    元平功臣为甚么那么穷,便是因为元平八年的那场巨大水患,几乎耗尽了大燕王朝的底蕴,使得元平三十一年内,都未缓过气来。

    若是,两年后,果真在庚子年发生这样的巨灾,那……

    眼看隆安帝一张脸都发生变得惨白,林如海宽慰道:“皇上,到底还有两年时间。再者说,眼下国朝之力,和元平年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若是果真能提前做些准备,必不会致当年惨况!”

    隆安帝亦是心智坚硬之辈,他听闻此言,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颔首道:“朕明白!朕,亦不畏惧!”

    果真能提前两年预知,早早兴修水利河工,存储粮食,必不至于元平八年的惨境!

    林如海笑道:“皇上乃圣君也!”

    隆安帝哼了声,以近似老友的眼神冷笑着看了林如海一眼,手指虚点了点他。

    就听林如海笑道:“坏消息说了许多,臣也带来了点好消息。皇上,先前吏部尚书张骥入臣府中,谈了关于追缴亏空之事,臣……”说着,他将当晚的事原原本本说了遍,最后道:“今日臣让人查了查,已经有不少还银入库了。”

    隆安帝闻言先是一喜,随即冷笑道:“这不叫结党营私,又叫甚么?给你一份名单?这个名单,倒是极好的!”

    不过,隆安帝也没有问林如海要这个名单,他并没有让林如海当孤臣绝臣之意。

    林如海劝道:“皇上,结党之事,古今难免,以后也不会鲜见。皇上又何必动怒?”

    隆安帝正要说甚么,忽然见一黄门进来,禀道:“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林如海忙道:“皇上,臣告退了。”

    却不料隆安帝摆手道:“不必,说不定皇后此来和爱卿也有干系。”

    未几,就见尹皇后款款而来。

    分明已是诞下两位皇子的女人,放在民间,早已是自称老妪的妇人。

    然而此刻自殿外进来,其身量柔美丰腴动人之处,林如海也稍稍垂下眼帘,以避其风采。

    见礼罢,尹皇后看着隆安帝笑道:“早闻林大人乃皇上肱骨重臣,这两日皇上心情总是不好,难见笑脸,不料林大人进宫来,皇上脸上竟多了笑意。若是如此,臣妾倒想请林大人多往宫里来走走。”

    林如海还未开口,隆安帝就笑道:“若朝臣皆如林爱卿,不,能有林爱卿百一之忠孝贞怀,朕也不至于如此艰难。不过,皇后还是莫要再多劳累林爱卿了,他这般身子骨,比朕还不如,却熬了几天几夜,为解朕忧。朕怎忍心再劳他多进宫?”

    尹皇后闻言,歉意道:“这倒是臣妾的不是,只想着皇上的心情了。不过,臣妾却不羡慕皇上,皇上虽有林大人这样的忠信名臣当臣子,臣妾今日也新得了一个灵秀敏慧,心怀诚孝的名宦之女的孝敬。那姑娘知道皇上和臣妾都信佛,所以特意将新得的一佛门至宝送给了臣妾。皇上,可想观看否?”

    隆安帝自然知道今天尹皇后做了甚么,那样的恩典,尹皇后自然不会自专。

    不过隆安帝却不知道,后面还有甚么后续的事,但也猜到了,多半和林如海之女有关,难得他眼下心情不错,便道:“那就请皇后展示一下,也让朕和林爱卿开开眼界,是甚么样的佛门至宝!”

    尹皇后随让人将香炉抬了进来,尹家太夫人也是有心了,得了至宝后,便立刻让人送进宫来。

    待点燃檀香后,看着那座烟云组成的莲台,隆安帝都大为动容。

    林如海却皱起了眉头,不过也未多说甚么。

    淡淡看了他一眼,尹皇后心中对林如海的印象进一步加深,是能臣名臣,但未必是讨人厌的直臣。

    她笑着将贾蔷的话说了遍后,最后笑道:“臣妾原想好好关照一下林大人之女,谁料到,反倒受了这样大一个人情。”

    林如海心中松了口气,躬身道:“此物,原非人臣该有之宝,献给皇上、皇后,本是应尽之分www.xiangyaxuan.!再者,皇上、皇后之隆恩,又岂是一件佛门香炉可比的?”

    尹皇后却笑道:“皇上,臣妾能赏的,都赏出去了,结果施恩不成,反倒占了便宜,使天家得此至宝。该怎么办,您自己瞧着办罢……”

    隆安帝也作难,用手摩挲着下颌,看了看皇后,又看向林如海,笑道:“林爱卿,朕再收个义女如何?”

    ……

    ps:不管还有几更,今天还有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