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黑石密码〕〔第九特区〕〔修罗丹神〕〔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弃宇宙〕〔影帝偏要住我家〕〔龙王的傲娇日常〕〔上门狂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诅咒之龙〕〔吴峥林夏〕〔吴峥林夏〕〔聂先生又苏又撩〕〔天道之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四十六章 冲天大火(第一更!)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贾蔷重回校场边时,许多人都已经离去。

    尤其是贾政请来的那些文官,走了大半。

    对他们来说,贾家这套做派,还是太“潮”了些,接受不能。

    好在,有五皇子恪和郡王一直大口吃着,直呼痛快,另有开国功臣一系的镇国公府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府一等子柳芳、定城侯府二等男兼京营游击谢鲸并神武将军之子冯紫英等人,亦是大快朵颐。

    涮完火锅再吃涮羊肉,一个个肚子和无底洞一般,惹得不少没胃口的,也跟着大吃起来。

    如此,才没让贾政的心跳出嗓子眼儿。

    送别都察院左都御史赵东山、赵博弘父子时,贾政还道恼道:“实在怠慢至大兄了,近来西府多事,一时没顾得上理会这边,没想到竟如此不周全,让至大兄见笑了。”

    赵东山却摇头笑道:“宁侯少年得志,又乃武勋将门,行事偏武略些,还是可以理解。存周,吾弟东林不在官场,是东盛号的东家,今日还留在里面,多半是有事要和宁侯相商。我不在里面,还望存周老弟能代为周旋一二,感激不尽。”

    贾政忙道:“此为兄弟分内之事,至大兄不必外道。”

    等送走赵家人后,贾政再回校场边,却愈发发觉没有插话的余地。如此富贵之地,怎好满口言利……

    李暄、牛继宗、柳芳、齐筠、冯紫英等一众王孙公子,团团将贾蔷围住。

    贾蔷在里面,指着齐筠道:“万香楼的产业,原是齐家的产业,不过如今我在里面有一半的股本,也算是东家。除此之外,牛家、柳家因先前偿还亏空时,让我多拉了两车金银器具,还完亏空富余的钱财,我也没还他们,就拿出来在西城八家万香楼里入了股本,他二家也算是东家。

    不过,牛家、柳家只吃股息,不参与日常事务。我也是如此,虽然占万香楼一半的股,但我本身也不怎么参与经营,都是托付给了齐家。人家就是以营商起家,太上皇都赞他家老太爷会做买卖。谁若觉得自己更高明,可以另起炉灶。除此之外,你们若果真想做这个,也都可以和德昂兄商谈。

    但是丑话提前说好了,投进去后,只吃股息,全当给家里添个进项。没人能成日里带人进去大吃大喝,都这样做,买卖也没法干了。谁家子弟若果真吃不起,可以来寻我,我请他吃个够!”

    合伙的买卖,最怕的就是几个人都当成自家的生意,拼命的往家捞,或是带人大吃大喝签单,到头来,必是一地鸡毛。

    贾蔷丑话说到前面,愿意入股的自然可以入,还真有不少聪明人……

    只看贾家今日的声势,能参一股的,就不会犹豫。

    贾蔷也愿意分出一部分利益去,以祖宗情分为纽带,去勾结世交,只是门槛。

    这是个几千年来都以人情世故为主流根基的世情社会,没有这个,也就没有了信任的基础。

    但在此基础上,想看看到底能不能盖起结实的大厦来,还要看利益的粘合够不够。

    酒楼乍一听起来不怎么起眼,但铺开规模后,却是一个堪称暴利的行业!

    尤其是当下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工。

    且这些人家门第,谁家在闹市里还没几家门铺?

    当人工和房租不是问题时,盈利几乎就是不需要考虑的事……

    等谈完俗事后,安定侯府袭二等男胡深忽然对贾蔷道:“宁侯,不知今日排演青龙山大战的戏班子,是京里哪一家戏班子?”

    不用贾蔷开口,柳芳就奇道:“先前蔷哥儿不是说过了么,不是旁家,正是贾家太平会馆里养的戏班子。你也想给祖宗排一出?那你得排队,我们都还在等着呢。”

    一众公候府第出身的开国勋门当家人纷纷笑着附和道:“极是极是,总要有个先来后到罢?”

    胡深闻言,拱手笑道:“原该如此,只是这月二十一,是先祖百岁冥寿。虽子孙不肖,未能光耀祖宗门楣,却还是想安排一场大戏,在坊内连演三天,供街坊百姓观看,以告慰先祖在天之灵。”

    众人闻言,登时对这个胡深刮目相看,他这是想借此宣扬宣扬胡家祖宗的大功啊!

    也是,若再不宣传宣传,民间百姓怕都忘了他们祖宗的功劳了!

    只凭他们自己一张嘴,便是天天吹又能吹几家?

    贾蔷见胡深拱手求来,便含笑点头道:“既然是先安定侯的百岁冥诞,那自然没甚说的,先以安定侯家为急罢。”

    最后一句话,是对贾芸所言。

    贾芸笑着点头应下道:“知道了。不过侯爷,这连演三天,怕是不好义演……”

    贾蔷闻言勃然变色,厉声斥道:“胡吣甚么?安定侯府胡家和我家乃世交之族,你再瞎扯……”

    不等他骂完,胡深忙上前劝道:“宁侯虽高义,但戏班子的花费嚼用没道理让宁侯来承担……”

    贾蔷却不容拒绝,斩钉截铁道:“若只是为了闲暇取乐,那诸位世伯世叔想请戏班子演几天,我肯定不会充门面硬逞强。但咱们这些人家,祖上都是换命的交情。给老祖宗过冥寿唱戏,我这个后辈还收银子,这不是在骂人么?若是胡叔非要掏银子,那还是另请高明罢!”

    原以为贾蔷、贾芸唱双簧的众人,这才看明白,原来贾家并非只认银子。

    先前见他和一众人张口银子闭口银子,而心生不满的许多人家,此刻也扭转了形象,纷纷赞扬起贾家来。

    这让在后面看着的贾政,大松了口气。

    而原本还等着这些高门勋贵打发走后,再一起高乐顽闹一宿的冯紫英等人,没想到这些糙老爷们儿居然始终赖着不走,贾蔷只客气一句,竟又往宁安堂吃茶去了,冯紫英、蒋玉涵、柳湘莲见时间实在不早了,没法子,便决定先告辞,改日再聚。

    实在熬不过这些老滑头……

    但王守中没走,因为东盛东家赵东林也没走。

    他先前一直不知道,赵东林之子居然拜了贾蔷为师,此事对恒生王家,实在不是好消息。

    这会儿见赵东林不走,他怎么肯走?

    贾政劝贾蔷去偏厅待客,贾蔷也不大想走动,宁安堂里正热闹,怕是还要准备一顿晚饭……

    眼下仆役们开始收拾残局,他就和赵东林并王守中往一边走去,在马棚附近寻了个清静空地坐下,恪和郡王李暄自认不是外人,便一直跟着看热闹……

    赵东林看了李暄一眼后,发现他着实没有这个觉悟,无可奈何下,只能开门见山道:“宁侯,东盛号见过贵家德林号的布和绸缎,颜色实在鲜艳,比先前宁侯卖给东盛号的红,更好看!不知宁侯是否愿意两家合伙来做?”

    贾蔷略略好奇问道:“赵家打算怎么个合伙法儿?”说着,还摆了摆手,让王守中稍安勿躁。

    赵东林咬了咬牙,道:“如果德林号愿意以染坊和方子加入东盛,东盛愿意让出三成的股本!”

    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字,所谓的德林号,其实不过一个刚起步的染坊,就那些缸瓮水槽,加起来了不起也超不过三千两银子。

    而天下八大布号之一的东盛,三成股本值多少银子?

    百万之巨都打不住!

    光那份遍及天下的铺货渠道,各省各州府的门铺布号,就不知道值多少银子!

    贾蔷先前卖一个方子,也不过三万两银子,就算他有十个方子,加起来也才三十万两。

    这三十万两,怕是东盛号三成股本一年分的股息都不止!

    赵家这等魄力,别说贾蔷,连王守中都大吃一惊。

    即便让他来做主,都绝无可能下这等狠心!

    要知道,同为天下八大布号,恒生号一年的纯利,除去各处人情孝敬打赏外,能落下五成都不错了!

    若是割出去三成,岂不是只落两成?

    贾蔷看着赵东林,心思百转,觉得赵家今天的行径处处古怪,天上掉下这么大的馅饼,他怎么敢随便就吃进肚子里,不过,倒也不必急着拒绝,他笑道:“赵东家,因博安之故,你我两家当初那点过节早就化去了。但此事甚大,我也不好短时间内做出决定,请容我考虑一二。”

    赵东林笑了笑,道:“原是应有之意,宁侯慢慢考虑就是。”顿了顿,又道:“博安心地简单纯善,一心痴迷织造,却不通人情世故。俗话说的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既然已经拜得宁侯为师,还请宁侯多多担待。”

    说罢,也告辞离去。

    贾蔷看着贾政送他离去的身影,眯眼打量了好一会儿,王守中在一旁有些担忧道:“蔷哥儿,你不会果真想和赵家合作吧?他家可不怎么靠谱……”

    贾蔷笑骂道:“你家靠谱?当初要不是我有防备,早被你家那黑心掌柜给阴了!”

    李暄在一旁“嘎”了声,很是打量了王守中几眼。

    王守中登时不知该说甚么了……

    贾蔷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放心就是,若王家能给出同等条件,我必首选王家!只要你一直执掌恒生号,我就愿意首选恒生号为合作伙伴。”

    王守中一张帅脸都纠结成苦瓜了,他怎么可能许出三成的纯利去?

    可若不给,果真让赵家得到了贾蔷手里的那些方子,那才是真正要动摇恒生号基本大盘的大事。

    好在贾蔷又哈哈一笑,道:“不过我暂时没有出手德林号的打算,若是合作,我更愿意同孟坚兄你合作!”

    王守中总算海松了口气,抹了把额头汗后,连忙道:“既然如此,那回头我立刻和家里商量商量,看看该如何同你德林号合作!”

    王守中刚走,又有嬷嬷急急寻来,同贾蔷道:“尹家太夫人要走了,老太太请侯爷速速回去相送。”

    贾蔷忙往后宅去,见李暄还跟着,便好意提醒道:“王爷,你已经成亲了,是成年外男了,不好进后宅的。”

    李暄不满道:“这算甚么,你能见我母后,能见本王王妃,我就不能见见你家内眷?”

    贾蔷呵呵一笑,道:“礼法如此。当然,你若果真想进,我也不拦你。就是不知道太夫人老太太怎么说……”

    “咦,你还真是阴险卑鄙啊!”

    李暄骂完,又转了转眼珠,道:“贾蔷,我还不知道你这么能赚银子,居然有那么多买买营生。你既然有此能为,不如来内务府帮我如何?”

    贾蔷笑道:“只要王爷能说服皇上,能让皇上下旨给臣,臣自然领命!”

    说罢,笑了笑一转身进了二门。

    李暄一张圆脸上,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又往宁安堂方向看了眼,也不知在想些甚么……

    ……

    中堂外,抱厦厅前。

    此时诰命已经走了七七八八,只余南安郡王太妃、史家两个侯夫人、王家王子腾妻李氏等人。

    这些人与贾母一道,簇拥着尹家太夫人并恪和郡王妃一道站在门厅下,继续说着闲话。

    黛玉已经再次被唤了出来,被尹家太夫人牵着手,乖巧的站在那。

    看到贾蔷到来,尹家太夫人拉起黛玉的手,对他道:“蔷哥儿,老身要接我孙女儿往家里去住段日子,你可答应不答应?”

    贾蔷闻言,先看了眼抿嘴含羞的黛玉,随笑道:“这自是她的福分,不过家里先生身子骨不大好,怕是一时半会儿缺不得端茶送药的,妹妹去了老太太家里,也难心安。不如等先生身子骨养好了再去?”

    尹家太夫人笑骂道:“也是个精猴儿!罢,那就再等些时日!”

    说罢,放开了黛玉的手,与贾母告辞道:“快莫相送了,老姐姐若得闲,不妨往家里去坐坐。虽不如府上富贵,也有几样新茶可吃。皇后虽不大喜欢外朝命妇去尹家,但老姐姐你去,必是无妨的。”

    贾母喜之不尽,笑道:“若得闲,必然前去相扰!”

    又闲话几句后,尹家太夫人和恪和王妃各上了一座绿呢小轿,先由健妇抬至二门外,再换八抬大轿,自宁国正门而出,回府上去了。

    等送走尹家太夫人,南安郡王妃的八抬大轿也离去了。

    待贾蔷重回中堂时,就听贾母在问保龄侯夫人朱氏和忠靖侯夫人赵氏道:“你们老爷呢?这样的日子,来了这么多客,连皇子王爷都来了,他们就这样忙,比皇子王爷还忙?”

    朱氏和赵氏臊的不行,上回虽然两家颜面扫地离开,可随后贾母却派人往两家一人送了一万两银子。

    若非如此,怕是今日连朱氏和赵氏都不会来。

    贾母也懒得再理会这两家糊涂种子,摆手道:“罢罢,既然你们如此能为,往后也少登我们贾家的门,去罢!”

    朱氏、赵氏忙说了好一些场面话,无外乎寻了些理由,为史鼎、史鼐哥俩开脱,见贾母一个字都不愿多听,只能羞臊而去。

    二人走后,王子腾夫人李氏忙解释道:“我家老爷近来一直在城外丰台大营整军,没有回来,所以……”

    贾母笑道:“我又不是眼瞎耳聋的糊涂老婆子,正经事和偷懒我还是分得清的。”

    等李氏安心坐下后,黛玉便上前请辞了,贾母原是一万个不准,她便道:“原该多住几日,陪陪老太太解闷儿说话。只是打发回家的人回来说,爹爹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正经睡觉了,姨娘并不能劝服,所以实在不敢再住下去。”

    贾母闻言大惊,道:“这还了得?”

    也不再相劝,只叮嘱贾蔷好生送回家。

    黛玉却笑道:“宁安堂那边还有满堂贵客,蔷哥儿如何能离得开?他若走了,全指着二舅舅劳累了。左右又不是出远门儿,我乘车自己回便是。”

    贾母不放心,叮嘱贾蔷要多打发些人送,贾蔷自无不可。

    王夫人也关心了两句,微笑道:“大姑娘可将今日收的礼收好了?”

    黛玉回道:“暂且放在四妹妹那,不急着拿回去。姊妹们若有喜欢的,让她们挑选几件。老太太和太太若也有喜欢的,理应孝敬。”

    贾母和王夫人并李氏都笑出声来,贾母道:“你有这个心就是好的。”

    王夫人也笑道:“我们不缺这个……”说罢,又问道:“连金册也一并放那里了?”

    黛玉点头笑道:“是呢,金册贵重,不好带在身上,随处走动。”

    王夫人对贾母笑道:“到底是大了,原我还想叮嘱两句,要她放好金册。”

    贾母笑道:“可不是就大了么……”

    又说了两句后,黛玉拜别了贾母、王夫人,贾蔷送她于二门前,上了那辆带去扬州,又自扬州带回来的翠盖珠缨八宝车后,一路送出角门,由八名亲卫护送着,往东面布政坊而去。

    待目送马车远去后,贾蔷又折返回宁安堂,继续陪牛继宗、柳芳等人,说说祖宗交情,再谈谈合伙的买卖……

    这一天,他真真是使出了浑身的气力,去交际四方来客,倒比在立威营的包围中厮杀一场还要累……

    ……

    夜色已深,大街上除了偶有行人匆匆穿行外,几无闲人。

    自宁国府驶出的那架翠盖珠缨八宝车,不疾不徐的行驶在长安大街上。

    八骑宁国亲卫四散在马车周边,防护的没有任何破绽……

    然而刚过随泉坊,要转入兴道街,忽地,从街边没有一丝灯火光线的小巷内,传出一阵沉闷的马蹄踩踏声。

    可惜此八骑宁国亲卫,皆是商卓招揽的江湖高手,若是出身边疆军伍的高隆招募的手下,一定能听出,这马蹄声到底不同在何处。

    然而等这八名护卫发现到底哪里不同时,已经迟了……

    只见一骑全身上下披着重甲,连座下战马都披着厚甲的重骑兵,已经借着巷道内一箭之地的距离,将速度提了起来。

    “敌袭!!”

    挡在马车前的亲卫厉声呼啸一声后,迎着重骑兵就冲了上去。

    只是,在重甲披身且已经奔跑起来的重骑兵前,所谓的江湖高手和纸糊的差不多,一击而飞。

    撞开了眼前唯一的护卫,重骑兵丝毫不停,继续加速,朝着响起一道惊呼女声的马车冲击而去。

    “砰”的一声,这驾翠盖珠缨八宝车,险些被撞翻。

    而见马车竟然未被撞翻,这重骑兵显然也是有些意外。

    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面盔下的脸上闪现出一抹残忍的狞笑来,随手将挂在腰间的一个“酒瓮”取下,打开木塞后将“酒”洒在马车上,而后更是将“酒瓮”顺着一刀劈开的车窗丢进了马车内,随即在其他七名护卫拼死打马杀来前,取出火折子一口吹着,哈哈大笑中随手丢进了马车……

    “轰!!”

    熊熊大火,冲天而起!

    ……

    ps:今天肯定把这一出写完,大家莫要急,更莫要骂,要多夸,多表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