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娱乐之唯一传说〕〔医婿叶凡〕〔夏天天王殿笔趣阁〕〔神婿叶凡〕〔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龙婿叶凡〕〔入赘王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叶凡唐若雪〕〔一号狂婿夏天〕〔六年浴血王者归来〕〔王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胡同 (第三更!)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布政坊,林府。

    一架普普通通的马车停在门前,门子都未认得出来。

    还是车门打开,紫鹃先下了车,才叫开了门。

    马车驶入二门后,一路护行的四骑已经退下三骑,最后一人自马上下来,待黛玉踩着脚凳下车后,也拱手笑道:“姑娘,那我就先回去交差了!”

    黛玉十分歉疚,道:“都是蔷哥儿,非要做这一出,必是看戏看迷了。我不过一个姑娘家,谁会害我?还劳累小婧姐姐这样大费周章的护我一程,正经的大街不走,绕了八圈子路才回来。你们也陪着他折腾……快和我一起进去,总要吃盏茶才好……”

    李婧一身劲妆,英姿飒爽,笑道:“姑娘可千万别嫌麻烦,侯爷如今的对头太多,他们拿侯爷没甚法子,如今侯爷出门,身边少不了二十名好手相随,再加上姐夫铁牛这样的万人敌,他才会四处走动。对头们拿侯爷没法子,势必会打他身边人的主意!还有甚么,能比谋害姑娘,更让我们爷痛苦的?我们爷越痛苦,对头们就越解恨。

    寻常倒也罢,可今儿是姑娘的好日子,又得了这样大的彩,侯爷又被事情缠着不能亲自送你回来,果真有人存了歹心,今晚便是最好的机会!实话同姑娘说,今儿可不止我们四个,暗地里还有不知多少人藏着,就看能不能捞一网大鱼!”

    黛玉闻言这才明白过来,气笑道:“敢情你们拿我当饵了?”

    不过随即面色又一变,道:“我那驾马车里坐着的,不能出事罢?”

    那个与她生的七分像,穿着打扮一样的话,有八分像的小丫头若是出事了,那黛玉必会自责许久。

    李婧哈哈一笑,道:“姑娘,侯爷虽不是菩萨心肠,可若无十分把握,又怎会布下此计?”

    黛玉奇道:“若有十分把握,又何必寻个人来替我?”

    李婧“啧”了声,不无羡慕的看着黛玉,轻声道:“莫说十分,便是有一百分把握,爷也不舍得让姑娘受一丝一毫的伤害,连惊吓都不许。”

    黛玉闻言,霍然想起贾蔷送她的那份礼来,眼睛登时湿润起来,垂下眼帘。

    李婧没看出甚么,再次告辞道:“姑娘,我还要去那边瞧瞧,若是能捞着几网大鱼最好,捞不着也好回去歇息,全当今晚拉练了一回!”

    黛玉应声道:“嗯,辛苦你们了。”

    李婧笑了笑,不再多言,转身阔步离去。

    紫鹃陪着黛玉,看着李婧渐行渐远的背影,称奇道:“姑娘,这莫不是就是戏里空空儿红拂女那样的江湖奇侠?咦,姑娘也在练功夫,往后难道也能这样?”

    黛玉收敛好心情,“呸”了一声,啐道:“往日里你算沉稳的,这会儿又来说疯话!走罢,快去看看爹爹,到底要闹怎样,两宿不正经睡觉,姨娘怕是急坏了……咦?你怎么把这个也抱回来了?你……”

    黛玉这才看到紫鹃怀里抱着的箱奁,登时变了脸色,皱眉问道。

    她是真的准备将这些簪钗头面,分给家里姊妹们一起共享的,也在贾母、王夫人跟前说了口,谁料居然被紫鹃给抱了回来!

    紫鹃忙道:“这可不是我要抱的,姑娘你在前面送尹家太夫人,我在后面临走前,是宝姑娘抱了来让我带上的。还说是姑娘你遗忘的,里面还有皇后赐的金册,哪有放外面的道理,果真丢了,不是闹着顽的!”

    黛玉闻言,有些不高兴,东府也是外面?不过想了想,又觉得宝钗说的也不无道理。

    且事情已经这样了,也不好再说甚么,将金册放好,下次去将箱奁再带过去便是,还要好好取笑宝丫头一番。

    打定主意后,黛玉冷笑一声道:“你倒听她的,赶明儿去伺候她好了!”

    紫鹃了解黛玉的性子,笑道:“果真去了,姑娘可别叫侯爷来拿我!”

    主仆二人说说笑笑,就要回后宅,然而两人还未进垂花门,却见刚走没多久的李婧如一条豹子般速度极快的又折了回来,满脸肃煞,看着不知发生了何事的黛玉,急急叮嘱道:“姑娘,侯爷不来接你,万万不可出门!记住,侯爷不来接你,万万不可出门!另外,转告林老爷今夜事,就说另一条道上姑娘的车驾被人拦截了,有人想烧死姑娘!”

    说罢,半刻也不耽搁,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这惊人的消息,让黛玉面色发白,过了许久才“啊”了声,死死咬着嘴唇,往忠林堂急步而去。

    ……

    随泉坊,兴道街口。

    贾蔷并近百开国功臣勋贵们,看着地上快烧成残骸的马车,一个个面色都难看之极。

    贾蔷一直不开口说话,也让气氛越来越肃煞。

    牛继宗正想问贾蔷,人到底是否无恙时,就见前面空旷的街道,忽然传来一阵脚步踩踏声。

    常年混军伍的一些勋贵听闻此声,都微微变了面色。

    这是军队才有的步阵脚步声!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就看到一营大约五百人的队伍,跑步前来。

    牛继宗看清这队军卒身上兵马司的兵服后,先松了口气,随即还是担忧道:“宁侯,虽说兵马司可调动兵马,可是,毕竟京畿重地,是不是……”

    贾蔷淡淡道:“巡捕盗贼、清理街道、防火禁,不是五城兵马司的本分么?如今有人胆敢当街放火杀人,此等罪恶之极的畜生,本侯调不得兵?”声音冰的有些渗人。

    牛继宗不说话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贾蔷怕是要大开杀戒!

    就是不知道,这次到底是谁?

    这一时间,怕是不好查吧……

    然而这个念头刚起,就见方才过来的队伍里,当头一人上前大声报道:“侯爷,东城兵马司线报,方才看见有人在善和坊解甲,有人接应,并用马车,将人和马的重甲拉向了石碑胡同!”

    此言一出,牛继宗、柳芳等人无不色变,急问道:“果真是石碑胡同?”

    石碑胡同,乃东城皇城边的一个胡同,那里最出名的,便是那里的赵国公府……

    此案若果真牵扯到赵国公府,那,就果真要捅破天了!

    贾蔷却淡淡道:“胡夏,你说甲去了石碑胡同,那人呢?”

    胡夏抱拳道:“回侯爷,人高爷正在追着,您放心,跑不了!不过拉甲的马车不是从正门进的赵国公府,是从东北向角门进的,下面人估计,那是赵国公府厨子进出的门。”

    这番对答,却让牛继宗隐隐咂摸出些味道来,他狐疑的看向贾蔷,道:“蔷哥儿,此事莫不是……”

    若无提前预备,这种谋刺暗杀,还能看到凶手卸甲,还能看到人手接应,还能继续吊着追踪?

    可若提前预备……

    那今晚就实在太球攮的过瘾了!

    这是要开始动手了么?

    “出发,兵发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贾蔷一磕马腹,战马往前蹿出。

    牛继宗使劲喘息了两口后,回头看了眼不少眼神闪烁,想打退堂鼓的人,破口大骂道:“野牛肏的,今晚上谁敢拖后腿当逃兵,老子先带人砸了他家,往后开国一脉,再没他容身之处!全都给老子跟上!”

    一通大骂后,原不想和元平功臣彻底撕破面皮的人,也没法子,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

    石碑胡同,赵国公府。

    今天贾家盛况,早就在传遍了整个神京城的勋贵圈子。

    尹家对贾家另眼相待之事,让许多人心情很不是滋味。

    赵国公府,老国公姜铎最近便以骂林如海、贾蔷这对翁婿来下酒。

    甚么阴险狡诈啊,甚么厚颜无耻啊,甚么卑鄙龌龊啊……

    骂完林如海和贾蔷,再继续骂姜家儿孙。

    “老子怎么就生了这么一窝子蠢猪!”

    连素来最让他宠爱的幼孙姜林,都挨了不少骂。

    不骂实在气不平,当初养心殿内,被林如海和贾蔷这两个老阴逼、小阴逼给阴惨了!

    隆安天子虽然嘴上说没有将那些关于姜家掌军权,在军中称王称霸的话当真,可实际上,姜家往后再想掌京畿兵权,就难喽!

    等今上大权在握后,说不得连边军里的姜家人,都要被一一拔除!

    姜铎经营了大半生的根基,怕是全都要毁了!

    正当老头子一边吃酒,一边骂林如海和贾蔷下酒时,忽地,赋闲在家的姜保忽然带人进来,看着姜铎沉声道:“父亲大人,出事了!外面来了兵马,围了国公府!”

    姜铎闻言,手一抖,酒盏里的酒倒了一地。

    他们这样的权贵人家,不怕惹上官司,不怕金銮殿上被人弹劾,就怕禁军、绣衣卫围府。

    不过随即这位活成精的老国公就皱起眉来,摇头道:“没道理,不应该啊!”

    姜家坐镇军方,为朝廷稳住各部起到莫大作用。

    即便飞鸟尽良弓藏,可眼下开国功臣那一群烂泥远还没立起来,这个时候动姜家,没道理啊……

    就听姜保怒声道:“父亲,不是宫里派来的兵,是宁国府贾家那位竖子,带了兵马司的腌臜东西,前来堵门了!是谁给他们的胆子,敢这般放肆!”

    姜铎闻言,心里先是海松了口气,随即就是勃然大怒,老眼瞪着姜保骂道:“球攮的下流种子,老子怎么生了你们这群畜生!话也说不清!还有,我不是让你们这二年都夹着尾巴做人么?就是屙屎,也把屁给夹回去!谁又在外面给老子惹祸了?”

    这时姜家在府上的儿孙都过来了,听到姜铎发怒质问,一个个都莫名其妙。

    他们不是不知轻重的,林如海和贾蔷在宫里说了那样的诛心之言,眼下姜家怎好轻易乱动?

    唯独姜林,面色变了变,低下头去……

    姜铎人老成精,一下就看出了姜林的异样,他白眉紧皱,简直不相信这个素来为他看重的小孙儿,会做出甚么蠢事来,他颤巍巍的走到姜林跟前,盯着他。

    姜林心里发虚,抬起头来,看向姜铎,挤出一个笑脸,道了声:“祖父……”

    姜铎想不通,道:“你这小畜生到底做了甚么?又惹出这样的麻烦来。你惹谁不行,惹贾家做甚么?他家眼下正兴,捧高踩低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懂?你才从顺天府大牢里出来,我和你老子轮番同你说话,让你稍安勿躁,说,你到底做了甚么名堂?”

    姜林忙道:“孙儿真的甚么都没干……”

    姜林喝道:“甚么都没干,人家吃饱了撑的,带兵来围了府上?再不说,到时候你莫怪我这个祖父,不救你!”

    姜林闻言怕了,吞了口唾沫道:“祖父,孙儿真的甚么都没干,就是王杰昨儿来寻我,问我借了那副收着赏顽的重甲装具,也不知怎地,刚才急急派人用大车送了回来……”

    “王杰?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姜铎皱眉问道。

    姜保沉声道:“是雄武侯王德之子,如今在大皇子宝郡王麾下当个校尉。”

    姜铎闻言面色骤然一变,扬手一拐杖呼到了姜林脸上,骂道:“老子肏头猪生出来的玩意儿都比你这畜生强!你有没有脑子?大皇子带着王德的砸种儿子就在兵部当差,会少了重甲看?你他娘的,老头子我真是瞎了眼了,生出你这么个畜生!来啊,给我先绑起来!”

    老人虽已经佝偻瘦弱,但一言之下,立刻有府上亲兵进来,将垂头丧气的姜林捆起,一众姜家人,簇拥着姜铎往大门而去。

    虽只十几个姜姓,然气势之盛,却比开国功臣那一众乌合之众强的多……

    ……

    ps:还有!今天豁出去了,非干完这出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