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娱乐之唯一传说〕〔医婿叶凡〕〔夏天天王殿笔趣阁〕〔神婿叶凡〕〔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龙婿叶凡〕〔入赘王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叶凡唐若雪〕〔一号狂婿夏天〕〔六年浴血王者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杀!(第二更!)
    这一觉,贾蔷睡的极沉。

    许是春日的阳光太暖,又许是听薛蟠这种头脑简单还爱吹大牛的人扯淡太催眠。

    总之,贾蔷睡了个昏天暗地。

    直到感觉一阵幽香扑鼻,似想起甚么来,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躺在一张床榻上。

    显然,这是女人的床。

    他眉头微微皱起,想起了之前身在何处,不过仰起头来再一看这房间的陈设布置,又躺了下去,松了口气。

    这乱七八糟充满生活气息的布置,分明都是他姐姐刘大妞的东西。

    只是,他怎么又睡到这了?

    感觉身子骨一阵酸痛,也愈发不想起来了。

    家里家外接二连三的事不断发生,也让他奔波不停。

    今日总该清闲下来,也当好好歇息一天……

    “吱呀!”

    正这时,听到房门打开,贾蔷侧眸看去,就见一小萝卜头打开门,探进脑袋来。

    看到贾蔷醒来后,小嘴一咧,蹬蹬蹬的跑了出去,朝外门外的游廊上大喊了声:“娘,舅醒哩!”

    未几,就见刘大妞风风火火进来,看到贾蔷啐笑了声:“在家里睡不舒服?非跑到人家宝姑娘家里睡?”

    到底是成过亲的,说话不顾及许多。

    贾蔷扭了扭脖颈,问道:“我怎么到这来了?”

    刘大妞笑道:“你不睡我这,还睡人家姑娘床上不成?她那哥倒是想这样安排,可人家宝姑娘嫌弃你呢!”

    这时,宝钗的身影从后面进来,忙笑道:“大姐可错怪我了,可不是我嫌弃甚么,只是家里客房一直没住过人,被褥都未晒过有潮气,让蔷哥儿睡那里怕要伤了身子,所以才打发人来请的。”

    刘大妞笑道:“我同他顽笑,姑娘莫当真。”

    然后催促贾蔷道:“还不快起来?再不起来,你姐夫将羊肉锅子都吃完了!”

    贾蔷轻轻笑了笑,摇头道:“不起……让他吃呗,吃完让他好生睡一天,衙里不用他去了,明儿再去。”

    “你起不起?有客在呢!”

    刘大妞急的催道。

    贾蔷偏着头躺在枕头上,摇了摇,道:“不起,就不起。”

    宝钗还是头一回见他如此惫赖模样,绣帕掩口轻笑了声。

    不过当贾蔷淡淡看了她一眼后,内心机敏的宝钗立刻收了笑声。

    贾蔷的眼神虽然温润,但那抹并未遮掩的清淡却似乎在告诉她,这是他和他亲人的互动,和别个无关……

    宝钗心里除了浅淡的失落外,倒也并没甚么别的感觉。

    只以为,贾蔷实在是爱憎分明的一个人。

    怕是他对她哥哥,都比对她亲近些罢。

    不过也是,她哥哥算是和他共患难过,也一直信他……

    刘大妞泼辣的紧,道:“前面有外客在,还有长辈在,你再赖床!”说罢,上前一把就扯掉了贾蔷身上盖的被子。

    宝钗看了眼,连耳垂都晕红了,转身先出门离去。

    她本是过来解释一下,只因薛家客房一直未有人入住,这才请了刘家的人接他过来。

    不想刘大妞直接动手,让她看到了不该看的。

    刘大妞在里面也红了脸,啐笑道:“果真是长大了,该娶媳妇了!”

    贾蔷嫩脸抽抽,站起身来,道:“热水备好了没?”

    刘大妞气的要揪他的耳朵,不过还是出去给他准备了热水,又取了条新帕子来。

    贾蔷洗漱罢,她用帕子给他擦了把脸。

    一旁小石头见了咯咯笑道:“羞羞羞,舅舅这样大了,还让娘擦脸!”

    贾蔷在家习惯了香菱伺候,这会儿一听,饶是以他的面皮也不禁有些发红,刘大妞哈哈笑着赶人道:“去去去,还想不想去你舅舅的园子里耍子了?”

    贾蔷哼哼了声,道:“到年底也别想再进去了,那边要起园子,准备迎贵妃省亲。估计要到明年这个时候才能再进去……”

    说着,往正堂走去。

    刘大妞笑道:“天爷,贵妃游顽过的园子,哪里是我们这样的人能进去造的?可快莫再提了。”

    贾蔷摇头道:“谁又果真比谁金贵?到时候再说。”

    进了堂屋,忽地一怔,道:“舅舅和姐夫呢?”

    春婶儿开嘲讽道:“甥儿还是大侯爷呢,比我这泥腿子也不知礼!如今都是内眷在,你舅舅能来?还有你姐夫来了,那张脸不让贵客唬的夜里做噩梦?”

    薛姨妈和尤家母女等人闻言都笑了起来,只道并不会。

    贾蔷笑了笑,道:“姐夫人虽黑壮了些,但心地善良。这世上,可怕的不是人生的丑,而是心生的丑。那你们好好用罢,我去寻舅舅、姐夫吃。”

    刘大妞推他坐下后,贾蔷有些小愤慨道:“我是内眷么?”

    宝钗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心里有些感慨,相比和姓贾的在一起,贾蔷显然更喜欢和他舅舅一家生活在一起……

    刘大妞笑道:“你还未成亲,都不算大人,避讳甚么?”

    尤老娘赔笑道:“这样金贵的人,原不用避讳甚么。”

    贾蔷也没不搭理她,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满桌羊肉,对刘大妞笑道:“我在外面弄的这些,是招待外男的。便是外男里,那些文官儿们也吃不惯。你请东道怎么把这些弄上来了?姐夫的俸禄银子没交上来?”

    众人笑,刘大妞“呸”了声道:“甚么山珍野味这几位奶奶没吃过?”

    听这称呼贾蔷眉尖登时一挑,眼神有些锋利起来。

    奶奶?

    这些人,让他的亲舅舅一家叫奶奶?!

    在贾家,只有奴才叫主子才叫奶奶。

    那边宝钗已经开始嗔怪起来,急道:“哎呀!哪有这样的道理!大姐分明是故意的!”

    薛姨妈也看出贾蔷明显的不悦来,忙道:“大姐儿再这样叫人,我们可要走了,哪里能承得起?”

    尤三姐和刘大妞关系最亲近,气道:“你诚心的,想让人来踩踏我们!”

    刘大妞哈哈笑道:“再没有的事,蔷弟最知礼!”又推了贾蔷一把,贾蔷呵呵一笑。

    薛姨妈笑道:“那烤肉总听我家那孽障说起,也没尝过,今儿尝了尝,倒也有趣。这个倒也罢了,只这涮羊肉的锅子,着实香甜。那酱也不知怎么做的,看着尽是芝麻酱,可吃起来又不是那味儿,真是好吃。”

    贾蔷笑了笑,道:“好吃就多吃点,滋补人的。”又问春婶儿道:“舅母没请你的老邻居来做客?”

    春婶儿撇嘴道:“她们也配?我都不配这住了。”

    刘大妞怕薛家和尤家误会她娘嫌贫爱富,便笑道:“见天儿想搬回去,想寻那些老邻居吵架。”

    春婶儿诉苦道:“这里真不是我们这些人该住的地方,连个正经骂街的人都寻不到。”

    薛姨妈和尤老娘都不知说甚么好,尤三姐笑道:“舅太太这话才偏了,便是你现在搬回去,还有哪个敢和你骂街?”

    春婶儿摇头道:“那些穷婆子有甚么不敢骂的?便是天王老子她们也敢排揎。蔷哥儿虽是侯爷,却也未必放在她们眼里。”

    刘大妞笑道:“快别说了,净说这些让人笑话的事。”

    春婶儿撇撇嘴道:“我原想去那劳什子太平会馆里,寻铁头他娘,还有码头上那些老娘们儿说说话,可又听说那里不是正经地方……”

    贾蔷差点一口羊肉没噎住,无语了好半晌,看向刘大妞道:“谁给舅母说的这话?”

    刘大妞笑道:“你别看我!我铁头他娘年前时来家里坐了坐,还送了些礼,感激的话说了一箩筐。就说到你那会馆,说甚么都好,就是里面的人多不正经。穿的不像话,也不正经。”

    贾蔷连连摇头道:“都是胡说的!那是正经五进大院子,后面的且不说,又分东、中、西三路。西面院子专待男客,东面院子专接待女客,连门儿都另开的。如今那些从教坊司要出来的姑娘,原都是官宦人家的女子,甚至还有些公候府上的小姐,因家里犯了事,才被发送教坊司。买出来后,也没想让她们做别的,就是方便和你们这些高门大户出来的女子交流。”

    宝钗奇道:“那是要做甚么呢?”

    贾蔷笑了笑,道:“我在扬州起了个布号,名叫德林号。用新方子染了布和绸缎,江南那边还借了你家的丰字号,一起铺货。京城里就不这样做了,容易树大招风,招惹麻烦。所以就在太平会馆那里卖,一个月也不过卖个三四回,量也不大,当然,价格要比市面上的贵许多。这样一来,也给其他布号留一条活路。”

    宝钗笑道:“原是和气生财才是正道,银子不是一家能挣全的。”

    春婶儿不服:“能多挣还不多挣些?要搁我,连他们的银袋子底儿都挣干净了!”

    宝钗笑了笑,又问贾蔷道:“只当个小布号,就整出那样大的动静来?”

    贾蔷看着宝钗笑道:“还有些别的,到时候未开业前,先请二婶婶和贾家几个姑姑、林妹妹还有你,过去瞧瞧。放心就是,那里连只公猫都不准进,只有婆子和丫头,我都进不得,不似传言那样。而且,也不是所有女子都能进。无会员对牌的,想进去都进不去。”

    宝钗笑着颔首,也未说去或是不去。

    心里却对贾蔷的精明有了新的认识,物以稀为贵,进门都需要资格,想来那会馆,将会从避之不及,变成趋之若鹜了。

    薛姨妈忽然笑道:“蔷哥儿,如今你宝妹妹入选了长乐郡主身边充当才人赞善,虽说人家宽厚,准许嫁到这边来才过去当值。可咱们这边,是不是应该提前上门走动走动?再怎样,让宝丫头先见见那位郡主?”

    贾蔷想了想,又看了宝钗一眼,道:“回头我问问罢,只是宫里皇后娘娘素来不准外臣命妇登门尹家,不一定能准。”

    薛姨妈听闻大喜,忙笑道:“旁人家自是不准,可你妹妹就要给她家姑娘当陪读,想来应该能准。”

    贾蔷呵呵笑了笑,宝钗正要说甚么,忽见莺儿急急进来,面色惨白,对贾蔷道:“外面,外面那个黑……舅爷,说有急事寻侯爷!”

    显然,铁牛的容貌吓坏了莺儿。

    贾蔷皱了皱眉,放下筷子起身走到门口,看着很是恼火的铁牛问道:“怎么了?”

    铁牛眼睛喷火,怒道:“衙门里传信儿过来,说马道婆在牢里险些被人刺杀了,要不是早有防范,她就死定了。”

    贾蔷奇道:“原是料想到的事,你这么恼做甚么?”

    铁牛大骂道:“动手的是赵生!这个球攮的,必是撞客了!”

    铁牛虽骂,可眼睛却有些泛红。

    那名叫赵生者,贾蔷也知道,是当初在金门楼和立威营大战中,侥幸活下来的七十二人之一,还是铁牛这个小吏目的手下。

    人也比较憨直,最服铁牛这个大哥。

    时间虽不长,可两人关系却亲近。

    不想,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