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元卿凌宇文皓〕〔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娱乐之唯一传说〕〔医婿叶凡〕〔夏天天王殿笔趣阁〕〔神婿叶凡〕〔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龙婿叶凡〕〔入赘王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六十四章 滚! (第二更!)
    看到林府派人送来的信笺后,贾蔷亦如林如海的面色一般,隐隐有些古怪。

    这个南安太妃,不是一般人啊。

    也是奇了,尹皇后且不说,尹家太夫人是个极厉害的明白人,没想到,这南安太妃又是一个。

    这红楼世界里,果真阴盛阳衰不成……

    高隆问贾蔷道:“侯爷,赵生之事怎么说?若是处置不好,怕要动摇军心啊,同情他的人不少。”

    贾蔷笑着扬了扬手上的信,道:“这不就给咱们送法子来了么?走,咱们里面去说。”

    ……

    “想刺杀马道婆的,不外乎这个名册上录的那些人家。再缩减一番,是那些做下大丑事的人家。我们拿这些丑闻本也没甚用,还能逼着他们跪下喊爹不成?

    你们且放出风声去,就说如今药王庙之事惹得坊间人心惶惶,所以但凡牵扯其中的人家,都可来我衙门求证,只要马道婆并那一众僧尼口供里不牵扯到其家人,皆可来领一份盖兵马司和本侯大印的清白文书。

    但是,有人做贼心虚,绑了我们兵马司下属的孩童。此事原不干我们兵马司的事,只是少数几家人家的家风问题。可今日酉时前,如果孩子还没到家,或者,少了一根毛,兵马司将介入,彻查丑事,以追回被绑架的孩子。到那个时候,就不要怪兵马司不为各家遮掩了。

    另外,先让你们手下的帮闲们,将药王庙的事鼓噪起来。神京城五城地面上,即便有风浪,也应该是我们兵马司来兴风作浪。活腻味了,敢绑我们弟兄的孩子,不知死活!”

    贾蔷一番话说完,兵马司内百十人老弟兄们无不胸中激荡,怪声乱叫起来:

    “侯爷英明!”

    “大人高义,愿为大人效死!”

    “嘎嘎!那群帮闲们能为不高,耍嘴皮子兴风作浪却都是好手!”

    “东城就有几千,再加上其他四城,加起来几万帮闲,都不用一天,两个时辰就能让药王庙那淫窝子的勾当传遍整个神京城!”

    “我估摸着不知是哪家王府干的,就先把王府的风儿好好吹吹!”

    “这药王庙里怎么牵扯这么多王府?”

    “屁话!富贵人家,谁不信奉药王老神仙,保他们长命百岁,无忧无病?啧啧,原来是这么个信奉法!”

    好一阵热闹后,贾蔷干咳了声,高隆喝道:“都闭上鸟嘴,大人还有话说!”

    胡夏等副指挥连忙约束,众人纷纷住了口,看向贾蔷。

    贾蔷则看向了赵生,道:“你自己说,该当何罪?”

    此言一出,场面一下冷了下来。

    赵生大声道:“大人能救回狗子,那没说的,小的甘愿领死!”

    铁牛气的骂道:“狗肏的赵生,你家里就你和你那熊儿子两个,你媳妇又跟人跑了,你死了,你儿子怎么办?”

    转过头来,好大一个黑脸上又堆起笑来,正要开口求情。

    贾蔷却摆手道:“军法不正,往后谁都能犯。军中,最忌讳的,就是反叛,不管甚么理由,反叛,便是死罪!”

    铁牛闻言,急的头上汗水都流下来了。

    他也只是反叛是大罪,只是就是觉得赵生这样死了可怜。

    当初在天狼庄,他打头阵,紧跟在他后面拼命冲杀的就是赵生。

    赵生甚至还帮他挡过侧面来的刀,算是救过他的命!

    可铁牛一时也想不出法子为他解罪,只能跪下。

    他这一跪,当初活下来的七十二人中,在场的其他人也一起跪了下来,道:“求大人,给赵生一条活路罢!”

    贾蔷皱眉道:“今日赵生反叛了,咱们给他一条活路,那明日你们中哪个再反叛了,怎么办?还给活路?那往后咱们迟早都被害死!!”

    众人只道再不能,也不敢。

    贾蔷面容冷酷,看着赵生道:“既然老兄弟们都替你求情,那我也给你一个机会。等你儿子救出来后,吊在衙门口上,扒光了抽八十鞭子。能活下来,留下来当个帮闲。活不下来,就用你的命,来肃我兵马司军法!你可有话说?”

    赵生一个头磕在地上,大声道:“小的甘愿领罚!谢大人,不杀之恩!!”

    贾蔷冷冷看他一眼后,转身阔步离开。

    不杀之恩?

    八十鞭子抽下去,不死的概率不超过三成……

    出衙门前,对高隆道:“果真有人上门来开劳什子清白文书,就说本侯在布政坊林家,帮林侍郎清算朝廷亏空呢。追缴不完,暂时没功夫理会此事。”

    “啊?”

    高隆傻眼道:“那让下面人传话是……哦!”他忽然反应过来,一拍额头,心里日了狗了。

    不过,他帮贾蔷牵过马缰后,还是问道:“若那些王府追到林府上,非要大人开这个文书,给他们一个交代呢?”

    贾蔷好奇的看了高隆一眼,道:“我兵马司做事,需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说罢,翻身上马,一勒马缰,纵马前去。

    身后二十余骑亲卫,紧随其后。

    铁牛只迈着一双大象腿,徒步跟在后面。

    一行人,往布政坊急行而去。

    ……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面色古怪的看着林如海递上来的折子,以及,他想要做的事,总忍不住想笑。

    尽管他也知道,青史上记载的名臣,一个个都光芒万丈,几乎毫无瑕疵,都是放屁之言。

    哪个名臣屁股下面没一坨屎?

    即便是本朝,荆朝云若是识相的退下,往后也能被称之为名臣,此人官声极好,可他结党营私,贪恋权势已到了尾大不掉的地步,难道不该死?

    但是,如林如海这般,借着一切可趁之机,为朝廷追缴亏空,当个讨债鬼的,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义的事。

    债主催账,居然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林如海难道就不要他的官声了么?

    若是韩彬来办此事,就绝不会选如此手段。

    看看江南行事就知道了,非逼着贾蔷为刀,生生剖了四大盐商之族。

    白家更是到了满门抄斩的地步!

    韩彬也用手段,但这手段,就显得大气恢宏也狠辣的多。

    相比之下,林如海……

    到底还是顾及一条后路啊!

    不过,隆安帝转念一想,留点污点也好。

    果真是完美不缺的臣子,他还不敢放手大用。

    便在林如海的折子上,用朱笔画了一个圈,批示了四个字:朕知道了。

    就要再看下一份奏折,就见戴权急急走来,道:“主子爷,京城里各家府上都乱了套了……”

    隆安帝闻言,皱眉道:“怎么回事?”

    戴权道:“今儿一大清早,宁国府一等侯贾蔷让人查抄了药王庙,查出了不少巫蛊镇魇之物,里面就牵扯了不少王府。结果这还不算,那药王庙里居然还是一个淫窝子!养了不少青壮僧人,专供去药王庙烧香拜佛的贵妇诰命们享用。如今城里各处都在传,有哪些府上的贵妇诰命最爱往药王庙跑。不过,兵马司的人往外放出风去,说已经得了具体供词,大部分人都是清白无辜的,药王庙的人除非是疯了,才敢将所有人拉下水,只有试探出那种府上男人不行的,成了怨妇的,才会拉人下水,以求金银。所以,愿意给那些不在名单上的府第开具一份供担保的清白文书……”

    隆安帝有些头疼,要账要到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分明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快成敲竹杠了?

    而且经历此事,那些王府不仅要将林如海翁婿俩恨个半死,怕连他这个皇帝,都要背上黑锅!

    不过,隆安帝心里却又觉得,怎么这么痛快呢?

    平日里,都是这些王府打着天家宗亲的名头,让他亲宗亲。

    一个个腆着脸要这要那,就想占便宜,吃半点委屈都不成。

    现在好了,男人不行,女人成了怨妇,才会去药王庙嫖和尚……

    丢尽脸面!

    “哈哈哈!”

    只想想诸王听闻此事脸上的绿光,隆安帝就觉得痛快!

    “去,告诉宗人府宗正忠顺王,此事涉及皇室血脉之纯正,让他考封之时,严加留意。”

    此言一出,戴权都怔住了。

    这……

    太狠了吧!

    ……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上。

    贾蔷进门落座后,将事情详细讲述了一遍。

    黛玉还是忍不住问道:“二哥哥的玉,果然摔碎了?”

    贾蔷看向林如海,笑道:“毕竟是一块玉罢了,岂有摔不碎的道理?”

    林如海也是哂然一笑,没有多说甚么。

    黛玉何其聪慧,听声便知不对,她看向贾蔷道:“那不是天赐之宝,通灵宝玉么?”

    梅姨娘都点头,道:“当年我也听太太说起过,好大的福气!”

    贾蔷笑了笑,道:“林妹妹也是见过薇薇安的人,当知道,西洋文字,和咱们大燕汉字不同吧。”

    黛玉没好气道:“自是知道,那又怎样!”

    贾蔷笑道:“莫说西洋文字,便是大燕境内,除汉族外,还有许多其他民族,也多有他们自己的文字。那就奇了,难道天上的神仙,只认得咱们汉字?再者,二太太是礼佛的,佛教起源天竺,天竺用的都是梵文。唐三藏自西天取回的真经,不都是梵文经?这玉上就算刻字,也该刻梵文才是。总没有佛祖为了迁就贾家,连写真经的字都变了吧。这事原是经不住推敲的,不过左右不干咱们的事,也不去理会。若果真二太太想瞎了心,非把碎玉的罪过推到你身上,我就少不得和她辩论辩论,这玉到底是真宝玉,还是假宝玉了。”

    黛玉闻言心中已是有数,眼波流转间满是笑意,刚啐了口,却听门外有人传话:

    “老爷、侯爷,外面来了个人,自称是义敏亲王府的长史,要见侯爷开具文书!”

    贾蔷闻言,和林如海对视一眼后,笑道:“原话告诉他:本侯今日不办差,让他走罢。”

    未几,复有人传:“侯爷,义敏亲王府的长史说,他奉了亲王老千岁的鈞旨,耽搁不得,还请侯爷给个体面。”

    贾蔷闻言冷笑一声,道:“去告诉我姐夫铁牛,让他给那劳什子长史说一声:滚!”

    ……

    ps:争取三更!还没结婚老婆就怀孕了,孕吐的厉害,谁知道怎样缓解的方子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