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乡村桃运小神医〕〔叶辰萧初然〕〔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
    朱朝街,丰安坊。

    尹家。

    角门前,见尹朝、尹浩二人领着仆人相迎,贾蔷翻身下马,以礼相见。

    尹朝为尹子瑜亲父,尹浩则为尹子瑜胞兄。

    尹家长房为尹褚,生四子,分别为江河湖海。

    尹江、尹河在军中打熬,尹湖进士出身,如今在北直隶一大县为知县,尹海和尹朝幼子尹瀚在国子监读书。

    唯有尹朝长子尹浩,既未从军,也未入国子监读书,而是在家帮闲,操持尹家诸事。

    尽管尹家少与京中诸门往来,可是和宫里并几家皇子府往来并不少。

    如无专门可靠之人打理,是万万不能的。

    而尹浩性格稳重,心思缜密,正合适做此事,连宫里皇后都赞过。

    贾蔷与尹朝、尹浩父子见礼罢,便一同往里面去了。

    入了角门,尹朝打量了贾蔷几眼,以老泰山的身份点了点头,深沉道:“这段时日的几桩事,都办得不错。”

    这做派,有些浮夸了……

    贾蔷听林如海点评过尹朝,知道这人有些玩世不恭混不吝的性子,但极得皇后娘娘喜爱,且也能管得住自己,算是靠谱,因此也就领了教诲……

    尹朝又道:“让你五哥先带着你和薛家人去里面见老太太,今儿恪和郡王也在,因为你先前送了拜帖来,方才老太太单门将小五儿赶到前面来,就为了接待你。五子肚子里有气,叫嚣着等你来了拾掇你。等见完老太太,你就到前面来。”

    贾蔷这才知道,今日五皇子也来了。

    他下意识觉得,这未必是个巧合……

    不过也没多想,就目前来看,无论如何,那个位置也轮不到老五才是……

    贾蔷对尹朝道:“我稍会儿就来……二老爷,我毕竟是晚辈,下一次再来,二老爷还是别迎出来了,实在是……”

    传了出去,都会让人说他的不是。

    尹朝闻言,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强犟道:“我原是送了客去外面,岂是迎你的?天下还有老岳父迎姑爷的道理?哼!”

    说罢,一甩袖离去。

    尹浩对自家老子也是无奈,看向贾蔷道:“家父便是这样洒脱不羁的性子,家里老太太、大伯都常说他,只是宫里姑母觉得这样也不错,所以后来连老太太也不怎么说了。宁侯如今不是外人,就莫要着恼了。”

    贾蔷看着尹浩,见他身上没有丝毫骄奢之气,十分沉稳,点头笑了笑道:“岂有着恼之理?五哥也莫叫劳什子宁侯了,果真论起爵位,这尹家往后也难来。见天不断有皇子王爷王妃登门,怕是连腰也直不起了。”

    上回尹朝就逼着贾蔷将尹家六子认了五个舅哥一个小舅子,这种入乡随俗的事上,贾蔷倒没有太多矫情……

    毕竟舅哥和哥并不同,对他没甚么约束力,也无法让他天然低一头。

    听闻贾蔷如是说,尹浩心里也高兴。

    尹家虽然出了一门皇后,成为后族。

    但因为尹皇后强力劝谏之故,尹家在朝中的地位并不高,甚至没多少存在感。

    在尹皇后之前,尹家压根儿就是小门小户。

    和贾家这等老牌勋贵世祖比起来,尹家并无多少根底可言。

    再加上外面传言中,贾蔷可不是一个好脾性的,连亲王的面子都敢驳。

    以他的地位,和他背后那位计相林如海,除了宫里天子外,几乎也没甚么值当他低头。

    但如今来看,贾蔷对尹家还算尊重,这是好事……

    引着贾蔷并薛家马车到了二门垂花门前,尹浩也先告辞了,因为有内眷。

    二门内早有婆子媳妇候着,上前放了下车矮凳,开了车门,接了薛姨妈和宝钗下车。

    下车后,薛姨妈明显一怔……

    尹家虽也是三进的宅子,却是小三进,陈设园景也简单。

    论起气派来,莫说同贾家国公府相比,便是比起寻常官宦人家的三进宅院,也多有不如。

    不过薛姨妈到底也做了那么多年当家太太,自然不会将心中疑惑流露在外,满面含笑的与尹家几位嬷嬷媳妇点头,带着宝钗一道,随贾蔷一起往尹家萱慈堂行去。

    ……

    “给老太太请安。”

    萱慈堂内,贾蔷与高台软榻上坐着的尹家太夫人见礼。

    尹家太夫人车氏很是喜欢贾蔷,一迭声叫起后,问道:“你家太夫人还好?”

    贾蔷答好后,又转达了贾母的问候。

    之后,贾蔷又与尹家两位夫人问安。

    最后,再次道明了来意,道:“薛家姨太太因感念太夫人上回援手之恩,再加上薛家妹妹到底是郡主的才人赞善,虽得以宽待,眼下不必随侍读书,也想来拜见一番。”

    薛姨妈堆笑引着宝钗上前见礼,尹家太夫人也以含笑点头,以作回礼,又让了座。

    不过目光落在宝钗身上时,眉头却还是蹙了蹙。

    这时,尹家二太太孙氏看着宝钗笑道:“姑娘一看就知道是个大方稳重的好孩子,只是这衣着……听说薛家豪富,素有珍珠如土金如铁之说法,怎出门就这样穿着?”

    宝钗闻言面色骤然霜白,薛姨妈也忐忑不安。

    见连贾蔷目光都有些锋利起来,孙氏也没当紧,摆手笑道:“莫怪我说话直,往后是正经要当一家子处的,我们尹家虽是小门小户,可老太太素来教诲我们,有甚么当紧的话,就当面摆开了说,虽难听些,可总比背后心生不满倒传闲话的强,是不是?”

    听闻此言,贾蔷并薛家娘俩的脸色方舒缓下来。

    贾蔷之前就觉得尹家真是不一般,如今听闻孙氏之言,也就愈发觉得不一般了。

    薛姨妈赔笑道:“家里虽谈不上豪富,但吃穿用度上并不缺。只是宝丫头素来不爱穿戴那些,性子有些古怪,倒让太夫人和夫人见笑了。”

    尹家太夫人闻言摆手道:“今儿二太太不说这个,让着蔷哥儿的面子,我本也不愿提。既然二太太说了,她是蔷哥儿的正经丈母娘,那我也多说两句,夫人莫嫌尹家多事才好。”

    尹家一房子媳妇嬷嬷丫头都看着贾蔷笑了笑,气氛倒是松快下来不少。

    薛姨妈忙道:“能得太夫人教诲,原是我们的福气。”

    尹家太夫人摆手道:“不必如此外道,二太太也说了,往后是要当一家人,长长久久的处下去的。原本啊,子瑜也爱穿素净的,打小就这样,后来是我让二太太,强逼着她改了过来。

    我们家这一代,独这么一个千金,别说我和她老子娘,便是她大伯和伯娘,还有家里的兄弟,哪一个不处处宠溺疼爱她?宫里的皇后娘娘也常接她进宫住段日子,宫里上上下下也都爱她。

    可这样疼她,也不许她这样穿。不是为了我们好,是为了她好!这样点大,穿的比我这样的孀寡老太婆还素净,实在犯忌讳。

    这人的命道,原和衣食住行息息相关,你这般穿,吃的再清淡些,若是住的地方也布置成雪洞一样,那还了得?

    这样的人,就没见过能有好下场的,必是越活越冰冷,最后落个凄凉的结果。

    子瑜打落草就不能言,原还算活泼,可稍长大点懂事后,就一天比一天安静,我寻思着这不是法子,旁的不好办,可这吃穿住行和用度上,断不能再那样。

    所以平日里她就没穿过素色的衣裳,身上也从不缺金银。时日久了,她也习惯了。再看看她的性子,虽仍好静,但不冷人。身上能见得着人气,她的命就不会差!”

    听她这般说,薛姨妈唬了一跳,心道莫不是宝钗平日里穿的住的太素净,这才犯了忌讳,运道越来越差?

    宝钗轻垂着螓首,其心难明。

    贾蔷笑道:“老太太说的有道理,回头姨太太多劝着些,改过来就好。”

    不止尹家太夫人这样的想法,看来老一辈都这样看,贾母后来去了宝钗的房间,不也唬了一跳,以为太忌讳么?

    这种事,原不好说……

    尹家太夫人却笑道:“也别改天了,我瞧着她的身量和浩哥儿媳妇的差不离儿,让浩哥儿媳妇捡几身没穿过的新衣裳,带着姑娘去换了罢。我量等回到家后,你娘未必劝得伏你。如你们这样的丫头,不下死命令来点霸道的,断是不肯伏的。往后既是一家人,我也不拿你当外人,替你娘做回主!”

    贾蔷闻言无语,以为实在有些过了,道:“老太太,这……”

    尹家太夫人这次却不给面子了,摆手嗔怪道:“娘们儿间的事,你们爷们儿不懂,也少管!你当我在欺负人?傻孩子,你去外面打听打听,果真我愿意调理人,送上门来请我调理的名门闺秀不知有多少!今儿是看着你送她们来的,我见这孩子也有几分眼缘,才愿意出这一份力。你少不识好人心!”

    贾蔷还想说甚么,却被薛宝钗劝住道:“蔷哥儿莫说了,太夫人说的是,这原是我的福分。”不管如何,她都不能看着贾蔷为了她和尹家太夫人,皇后亲母生嫌隙。

    贾蔷闻言,也不好多说甚么,起身对尹家太夫人道:“先前二老爷提点,说因为我的到来,老太太将五皇子给赶到前面去了,五皇子让我早些过去挨训,老太太,那我就先过去了。”

    众人又笑了起来,尹家太夫人笑道:“你甭理那个猴精,晚会儿再说话也不迟!他不敢欺负你,不然我也不依他!稍会儿,你就送佛送到西,引着这薛家丫头去见见子瑜罢。我和薛家太太再说说话儿……”

    ……

    ps:一滴也么得了……另外,甚么姨妈党、王夫人党、贾母党之流,都是邪党啊,太邪恶了,大家别受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好色小姨〕〔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真没想当训练家〕〔万界圆梦师〕〔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