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禁区猎人〕〔都市潜龙〕〔三胎萌宝:霸气爹〕〔一世龙皇〕〔修罗丹神〕〔蜜婚超甜:墨少家〕〔妖女哪里逃〕〔柯南之我不是蛇精〕〔仙君重生〕〔极品废少〕〔逆天废柴〕〔太古丹尊〕〔元始医仙江昊〕〔都市极品仙尊〕〔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三百九十七章 西瓜 (第二更!)
    “叫我干甚么?”

    贾蔷刚回到宁府,还未进门平复一下被今日事激的有些余悸的心,就见荣府的林之孝在门口候着,说西府老太太叫他过去。

    林之孝赔笑道:“侯爷说笑了,老太太的事,奴才如何能得知?”

    贾蔷抽了抽嘴角,也没多说甚么,让李婧去告诉齐筠,按日往杨家送冰后,还是往西府去了。

    今日杨家太夫人的惨状,着实让他心中压抑。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让他难免心生恻隐……

    进了荣府大门往里过了内仪门,就见一架马车从身边路过,他原也没当回事,不想马车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两人从马车上下来。

    一个是平儿,一个是丰儿。

    平儿是凤姐儿当初从王家带来的陪嫁丫头,后虽名义上许给贾琏当通房,也不过为了摆脱一个好妒的名头,私下里却是碰也不许碰。

    丰儿则是来贾府才收的丫头,却对凤姐儿忠心耿耿,行事爽利周全,极得凤姐儿信用。

    因贾蔷上回将贾家家生奴才扫荡了个七七八八,几乎扫空了。

    手底下少了那么多管事媳妇,凤姐儿实在忙不过来,终还是将手里的大权交出了一半出去,让平儿和丰儿帮她分担了许多琐碎事。

    见此二人下了马车迎面走来,贾蔷看着平儿极清秀然气色温煦的脸,不等二人见礼,便先开口问道:“平儿姐姐有事?”

    平儿和丰儿还是依规矩见了礼,而后轻声笑道:“原没有主子走在后面,奴才坐着在前面走的道理。二来,也确实有一事,想求到侯爷跟前。”

    贾蔷摇头道:“二婶婶拿你当亲人,贾家也没几个拿你当奴才的,往后不要在我跟前这样说,听着倒牙……你且说,有甚么事?”

    平儿闻言笑的愈发亲和,道:“因大老爷和琏二爷都受了伤,二.奶奶每日里要忙着照顾老太太,所以不能常往东路院去,就托了我和丰儿每天去看一遭……”

    贾蔷“咦”了声,问道:“他们爷俩儿还活着?”

    “……”

    见平儿、丰儿一起无言以对的模样,贾蔷呵呵了声,道:“顽笑话,平儿姐姐且继续说。”

    平儿笑了笑,又道:“琏二爷恢复的尚好,伤的原不在要害处,郎中说再将养个一个月,也就可以下拉走动了。只是大老爷那……”她叹息一声道:“怕是有些麻烦。”

    贾蔷眉尖一挑,道:“可是救不过来了?”

    平儿苦笑道:“侯爷这样说话,让我都没法接了……并不曾,郎中说,好好养着,按时用药换药,养上大半年也能养过来。”

    贾蔷点了点头,眼中不掩失望,问道:“那麻烦在哪里?”

    平儿道:“方才大太太同我说,大老爷这两天急着想吃冰酥酪,都发了几次脾气了。原也不是甚么难事,只是去年家里事太多,冬日里也没人顾及到取冰藏进冰窖,今年竟是没有冰。”

    贾蔷奇道:“去年没有采冰,那就派人出去买一块回来就是,这也作难?”

    平儿道:“打发人去了,可采买的人说,每年冰室最早也要等到三月中才开,眼下还不到三月,京城各家冰室都还没开呢,没处可买呀。”

    贾蔷闻言明白了,点头道:“正好忠勤伯世子没了,也要用冰,我打发人从他棺材边取一块回来就是。”

    “侯爷哪……”

    平儿简直满满幽怨的嗔了声。

    贾蔷呵呵笑道:“行了我知道了,回头我打发人送来就是。没其他事了吧?没其他事我就去荣庆堂见老太太了。”

    见贾蔷终于不说笑了,平儿松了口气,便和傻乐半天的丰儿一道离去了。

    ……

    “怎地才来?刚不是说已经到门口了么?”

    贾蔷一进荣庆堂,就听贾母问道。

    贾蔷叹息一声,摇头道:“路上听说大老爷许是觉得快不好了,要用冰了,我就让人去准备着。”

    贾母:“……”

    王夫人:“……”

    薛姨妈:“……”

    大人们无语,贾家姊妹们却一个个憋的辛苦之极,尤其是素来最爱大笑的湘云,强掐大腿止笑,一边疯狂想笑,一边自己掐疼的眼泪汪汪。

    盖因方才凤姐儿才抱怨过,东路院大老爷想吃冰酥酪想的紧,偏这会儿子没处买冰。

    结果贾蔷却说成这样,实在是……

    “呸!”

    贾母又气恼又好笑,板下脸来教训道:“再胡说,我必叫如海来管教你!”

    贾蔷哼哼一笑,与贾母等长辈见了个礼后,随手在宝玉座位边坐下,奇道:“咦,今儿怎么坐这了?可是也发现坐高台上这张脸愈发醒目显眼了么?”

    “噗嗤!”

    “哈哈哈哈!”

    湘云确实尽力了,可真到憋不住了,仰着脑瓜放声大笑出来。

    宝玉脸上虽好了些,但青紫红肿仍未消尽,再加上涂抹了药,模样愈发有些滑稽,但当着贾母、王夫人等人的面,谁也不敢取笑。

    没想到贾蔷一来,就说的这么精准……

    宝玉羞恼的站起来要拽打贾蔷,上面贾母唬了一跳,忙道:“宝玉莫冲动,别伤着自己个儿!”

    贾蔷都被这句话给逗笑了,看着贾母笑。

    贾母恼道:“你还笑?成日里就知道欺负宝玉!”

    贾蔷简直大感冤枉,对薛姨妈道:“姨太太来评评理,宝玉要揪打我,我连动都未动,就成了欺负宝玉。尹家萱慈堂上,我要和恪和郡王摔跤,人家尹家也没说甚么。怎么,宝玉就这样金贵?”

    贾母闻言唬了一跳,忙问薛姨妈道:“他在尹家和五皇子摔跤了?!”

    薛姨妈笑道:“是王爷先取笑哥儿的……倒也不算取笑,他是说哥儿生的比女孩子还好看,去吃花酒必不用掏银子。我瞧他是有些羡慕……”

    凤姐儿和姊妹们笑了起来,贾母还是不放心,道:“那他就要和人家王爷摔跤?可动手了没有?”

    薛姨妈笑道:“哪里能动手?尹家太夫人劝下了。”

    贾母这才松了口气,见贾蔷东看西看,又对宝玉小声说着甚么,便问道:“又怎么着了?”

    宝玉和右手边的湘云惜春都呵呵笑着摇头,听贾母问,宝玉嘻嘻笑道:“蔷哥儿问有没有甚么水果吃。”

    贾蔷摇了摇头道:“都别这样看我,刚在一群元平功臣堆里逛了一圈儿,一个个煞气腾腾的,我心里这会儿还在乱跳呢,得吃点东西压压惊……要是宝玉这样走一遭,早尿裤子了!”

    宝玉伸手要和贾蔷拼命,好歹被湘云拽住。

    见他们顽闹在一起,贾母看着喜庆,让鸳鸯去准备些果子来。

    鸳鸯走下去,待看到贾蔷一只手按退了宝玉的脸后,笑问道:“侯爷想吃甚么?”

    贾蔷问道:“都有甚么?”

    鸳鸯道:“不过是苹果、梨,橘子好像也还有些。”

    贾蔷诚恳问道:“西瓜有么?”

    一旁迎春都绷不住笑开了,嗔道:“蔷哥儿今儿果真是受了惊吓,这样顽皮!”

    探春也笑,道:“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

    贾母在上面好奇:“你今儿跑到元平功臣堆里做甚么?”

    贾蔷想了想,还是如实相告,道:“先前宝玉不是在菊月楼里被忠勤伯世子杨鲁打了么?”

    贾母皱眉道:“此事不是了了么?你又提这个做甚么?”她以为贾蔷还在拿宝玉取笑。

    贾蔷摇了摇头,抬起眼帘看向贾母,道:“我招惹他做甚么,不过,那杨鲁今儿突然就死了。”

    听闻此言,荣庆堂上猛然一静,随后不知多少人面色发白。

    贾母也是悚然而惊,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贾蔷奇道:“姨太太没同你们说?”

    贾母、王夫人等人齐齐看向薛姨妈,薛姨妈迷糊道:“我当时并没听真切了,当时也没提到底哪个死了啊。”

    贾蔷笑了笑,对贾母道:“不过和咱们家不相干,杨鲁是被他大哥杨齐给毒死的,绣衣卫和刑部已经破案了。”

    贾母闻言海松了口气,继而大怒道:“那你说这些唬我们做甚么?”

    贾蔷呵呵笑道:“我起初不也唬了一跳么……对了,赵国公姜铎那块老姜,非让我给杨家送些冰不可,说杨家没甚银子,元平功臣都精穷。”

    贾母也顾不得这忘八灰孙指桑骂槐了,问道:“你不曾小气了去罢?”

    贾蔷摇头道:“我已经应下了,从今日起,到杨鲁他老子回来,每天送二十块尺五见方的冰去杨家。”

    尺五见方的冰,在京城也要五两银子一块。

    也就是说,贾蔷每天要往杨家送去一百两银子。

    一个月就是三千两,这要是几个月……

    当然,做这些,并不只是为了杨家,更重要的是,做给活着的人看。

    元平功臣里,也是分出好几派的,不可能全部打死,总要交好拉拢一波,中立一波,打压一波,再除去一波……

    贾母算了算都觉得心疼,不过她更怕贾蔷心疼不送了,便道:“宁肯多花费些,也万万不能结下这等死仇。你手里银子若不宽裕,我帮你分一半。”

    贾蔷摆手笑道:“哪里用老太太出银子……”忽又抬头问身前的鸳鸯道:“到底有没有西瓜?”

    鸳鸯气的跺脚,道:“侯爷真是……这骨节儿里,哪来的西瓜?”

    贾蔷闻言站起身来,摇头抱怨道:“连西瓜也没有,急着叫我来做甚么。老太太你们先说着,我回去吃两牙瓜再来。”

    众人:“……”

    探春、湘云使劲的给惜春使眼色,惜春咯咯笑道:“蔷哥儿,咱们府上还有西瓜?我怎不知道?”

    贾蔷回头道:“你又没要过啊,不过也不多,从南省运来的,好像就剩一两个,总共也没多少,布政坊那边分去了一半,这边也吃的差不离儿了。你要吃?你要吃我给你留一牙。”

    惜春冲他一皱小鼻子,一牙?

    他不提西瓜,这会儿子谁能想起吃那个?

    可他多提了几次后,也不知怎地,连贾母、王夫人和薛姨妈这样年长的,此刻心里都极想念那个味道。

    贾母心里着恼这个没孝心的种子,这样的好东西,也不见分她一个。

    凤姐儿更是耐不住了,上前挽住贾蔷一只胳膊,拉扯着往外走,还不忘回头对贾母高声笑道:“老祖宗且先等着,今儿东府若只剩一个,我必要回半个来。若是有两个,那今儿大家就都有口福了!”

    贾母大笑,指着宝玉、探春、湘云等人道:“你们也一同去,只凤丫头如何抢得过来?再说万一他俩要是狼狈为奸合起伙来,非把西瓜吃完了不可!”

    一众姊妹们便嬉笑着蜂拥而上,拉着贾蔷往东府而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