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四百章 信使
    . ,最快更新红楼春最新章节!

    荣庆堂上。

    姊妹们并未出来,只贾母、王夫人、薛姨妈在待客。

    除了甄玉嬛外,还有赵国公府的四个嬷嬷。

    当日温柔淑静的女孩子,今日再见,已绾起青丝,成了妇人。

    贾蔷和凤姐儿一前一后进来后,贾母嗔道:“你们商议甚么去了,迟了那么久,慢怠了贵客!”

    见贾蔷进来便早就站起来的甄玉嬛,与贾蔷福礼问候道:“一年未见,侯爷安好。”

    贾蔷摆手道:“二姑姑外道了,当日南下路过淮阴时,拜见甄家太夫人,得到厚待,让以家礼相见。今岁二姑姑进京成亲,大喜之日我未归,错过了吉日,已是我的不是。原该亲自上门拜会道贺,只是后来和姜林发生了些小冲突,一来二去给耽搁了,也担心贸然上门,会给二姑姑带来不便。没想到,让二姑姑先一步登门,着实令我汗颜。还望二姑姑看在过往的份上,这侯爷二字再莫提起。”

    当日甄家太夫人李氏请了甄家内眷前来相见,让他和甄家姊妹以叔侄之礼相见。

    既然当日没反口,如今主动改口,就有些不像了,所以贾蔷认一回小辈也无妨。

    当然,甄玉嬛是甄玉嬛,姜家是姜家。

    甄玉嬛却是个极有慧心的,温婉笑道:“若是如此,姑姑之称也一并作罢了才是。家里老公爷常夸蔷哥儿,说你是少年英雄,又将你和我夫君并齐,总说都是年轻一辈人,他却远不及你。既然如此,从姜家论起来,蔷哥儿称道一声姐姐便是。”

    贾蔷从善如流,笑道:“既然二姐姐舍不得给见面礼,那姑姑之说自然作罢,还是叫姐姐就好。至于赵国公,他会夸我?呵呵,他怕是见天儿在家骂我吧?”

    甄玉嬛忙道:“果真没有这样的事,老祖宗在家虽常骂人,但对林侍郎和蔷哥儿你,却夸得不得了。”

    贾蔷权当信了,让甄玉嬛重新落座后,方对贾母道:“二婶婶落进钱眼儿里了,不给个交代,根本不放人。打又打不得……”

    “呸!”

    贾母气笑道:“有客人在,你也满嘴胡言,你仔细着!”

    贾蔷也不理会,对凤姐儿道:“今儿设一晚宴,弄好些,当日去甄家,太夫人差点没拿出龙肝凤髓来招待我和林妹妹,今儿要还一宴。虽然再怎么赶,也赶不上甄家,总要尽一份心罢。”

    甄玉嬛忙客气,凤姐儿亦是生生气笑,对贾母等人高声抱怨道:“老祖宗、太太,你们瞧瞧,这是拿我当丫头使了!如今蔷儿倒是愈发有大爷的派头了!”

    贾母笑道:“你指着人家发财,可不就得听人家的?”

    王夫人关心道:“蔷哥儿分给你一个甚么营生?”

    贾蔷看着凤姐儿道:“你说啊!”

    凤姐儿心里大骂,老娘说你娘个腿!

    这要是说了,怕直接要被贾母打发到家庙里礼佛去了。

    因而强笑道:“不过还是他的那些丝绸布帛,当个二道布贩子,不过没所谓,他的东西好,能赚到银子就成。老太太、太太且等着,等年底我发了财,必请你们个大东道!”

    贾母半玩笑半认真道:“你可别拿那事物当个正经事来做,忘了本分事,你仔细着。”

    凤姐儿忙道:“那哪里敢?我压根儿不插手那边……人家原也没准备让我管,刚还说呢,带我一道发财可以,但问我要一个人。老太太你猜猜,他要哪一个?”

    贾母闻言,狐疑的看了看贾蔷,道:“总不会,是平儿那蹄子罢?”

    凤姐儿笑道:“可不就是她!他倒也敢要,平儿如今带着丰儿帮我打理东路院和这边的一些琐碎事,每日里比我还忙,果真将她要了去,我这边哪里摆活的开?”

    贾蔷道:“让林之孝家的帮你就是,少了那么多人,哪还有那么多事?我那边确实缺个可靠能干的,本想让我舅母家的表姐去,只是我那姐姐虽也爽利聪明,可接触的人面到底还是少了些,还要重新学诰命小姐圈子里的规矩。我想了想,干脆作罢,就请我们府上的尤氏,再加上二婶婶身边的平儿姐姐出面,帮我撑起那边西路院。”

    贾母闻言,想了想,道:“此事再商议,你且好好款待好二姑娘。咱们贾家和甄家,既是老亲又是世交,你自己也说了,当日受过人家太夫人的恩惠,今儿个你来请这个东道。”

    贾蔷无语半晌,道:“怎么在西府请东道,还要我来出银子?”

    贾母等人无不大笑,道:“谁让你是个有钱的!”

    一阵顽笑罢,贾蔷在赵国公府四个嬷嬷的注视下,隔着一张桌几,挨着甄玉嬛坐下,问道:“二姐姐,你家那位老国公,是真正的老谋深算。回头你转过他,他的意思我明白了,让他放心便是。”

    这话说的一众人都摸不着头脑,贾母奇道:“你明白甚么了?”

    贾蔷呵呵道:“姜家那老……老爷子,只打发了二姐姐来,却没让姜林来送,他这是在告诉我,姜家无意和贾家为敌,但也不是害怕贾家,更无意和贾家深交。能让二姐姐来,也是想说过往的事,姜家算是翻篇儿了,要看看我们贾家的态度。”

    贾母闻言一迭声道:“既然都成了亲戚,还有甚么解不开的疙瘩?自然是都过去了!”

    赵国公府至今还有国公位,下一代仍袭国公爵,从前和贾家素无来往,有仇怨的地方,也就是先前打了薛蟠,借出了一次重甲,差点伤了黛玉罢。

    对贾母来说,岂会为了薛家和一次误会,就和这样一个人家结死仇?

    既然对面抛来了善意,贾家自然要接着。

    原本甄玉嬛都不大明白,赵国公府的那位老祖宗为何突然让她来拜访贾家,原本心里还忐忑不安。

    这会儿听闻贾蔷之言,登时恍然大悟,也不无感激的看着贾蔷。

    果真贾蔷不肯放手,继续和赵国公府为难下去,那她的日子势必要难熬……

    姜家人在赵国公府将贾蔷骂的不像人,霸道的好似个混世魔王。

    连堂堂老国公都打发她来低这个头,可见一斑。

    贾蔷能这样轻易撂开手,甄玉嬛以为,多少有她的体面在。

    而能达到这个目的,她回去后也好交差……

    贾蔷看着她笑了笑,问道:“赵国公可还说甚么了没有?”

    甄玉嬛忙道:“倒没再说甚么其他了……对了,还有一事,不过不是赵国公府的事,祖父大人让我若是有机会,可以问问蔷哥儿你甄家的事。听说,户部已经往南边下了三道追缴亏空的文书了……”

    贾蔷闻言,呵呵笑了笑,道:“此事二姐姐就不必担心了,甄家欠的亏空,多是当年太上皇南巡时,甄家四次接驾所欠下的。几百万两银子的亏空,实在骇人。不过后来景初旧年,太上皇让甄家管了几年盐政,用盐税还去了大部分。剩下一点,只要甄家肯还,并不是难事。”

    当然,其实很难……

    甄家接驾亏欠的亏空,原本已经用盐税还的七七八八了,说起来,太上皇待甄家当真不薄。

    但之后的一二十年里,甄家又从户部借下了大笔银子,造成了巨额亏空,这些银子,却都是用来贴补甄家上下的奢靡生活。

    甄应嘉在江南是有名的“甄佛”,但凡求到他门上去,就几乎没有让人空手而归的时候。

    再加上甄家的排场,每年与各家的迎来送往年节重礼,都是一笔巨大的数字。

    到了今天,甄家已是无回天之力。

    不过,即便要倒,也要等到九华宫那位驾崩之后。

    所以,甄家还有几年光鲜日子……

    这些贾蔷没打算告诉甄玉嬛,一来关系并没有那么亲近,二来即便是说了,又能有甚么用?

    闲话罢,贾蔷对贾母道:“老太太,何不请姊妹们一道出来见见?当初我和林妹妹往扬州去时,路过淮阴拜见甄家太夫人,太夫人便以为贾家是世交、老亲,理当通家之好……”

    不等她说完,贾母就恼道:“你不仅指派起凤哥儿,如今倒连我也一并指派起来。这还用你多嘴?你若不开口打岔,这会儿她们姊妹早出来了。”

    说着,让抿嘴偷笑的鸳鸯去喊人。

    贾蔷也不在意,对甄玉嬛笑道:“一会儿你瞧瞧,贾家的宝玉和甄家的宝玉,到底有多像!”

    贾母笑道:“哪有这样巧事?大家子孩子们再养的娇嫩,除了脸上有残疾十分黑丑的,大概看去都是一样的齐整,这也没有什么怪处。”

    贾蔷笑道:“等会儿让二姐姐见了,自有分辩。”

    未几,就见李纨引着贾家姊妹们自西暖阁出来。

    甄玉嬛目光第一时间就落在了姊妹中间的宝玉面上,虽说还有些鼻青脸肿,却仍唬了她一跳,掩口笑道:“若不是蔷哥儿提前打下了埋伏,我只当做宝玉从家里来了,怎这样像……”

    贾母等人倒未放在心上,天下人相像者何其多,没必要较真儿。

    等姊妹们一一相见后,又闲话了片刻,甄玉嬛就起身要告辞了。

    虽贾母、王夫人等人几番相劝,甄玉嬛只道家里长辈太多,规矩重,不好独自在外用饭,下回再来云云。

    贾蔷亲自送其出门,回来后,就见贾母奇怪的看着他,道:“上回说起甄家时,你不是断言甄家必败?连琏儿都让你警告了,离甄家远着些,今日又是甚么名堂?”

    凤姐儿笑道:“蔷儿你仔细着,甄家二姑娘好归好,可那是赵国公府的大少奶奶。”

    贾蔷看神经病似的看她一眼,才回头对贾母道:“现在更能断定,甄家必败。甄家欠户部的亏空太多了,高达上百万两,根本不可能还上。太上皇在时,念在奉圣夫人的面上,还能回护一二。等到了不忍言之日时,甄家必是第一波遭清洗的。老太太,果真到了那一日,甄家若是送了财货上门,请贾家代为保管藏匿一番,却是万万不能沾手的。谁沾手,谁家跟着倒霉,抄家灭族的那种大霉!

    至于甄家的二姑娘,她已经不是甄家人了。之所以善待她,一来是当初在甄家时,她待我和林妹妹不错。二来,今日她是赵国公那块老姜的信使。

    那块老姜是快要活成精的人,见风转舵之快,超乎想象。这样的人,能不做敌人,最好不做。他以甄家二姑娘做信使,先一步低头,那我就同样善待这位二姑娘,表示善意。也不用多说甚么,把过去的恩怨,暂且化解了。”

    “暂且?!”

    “嗯,姜家那位老头儿活着一天,这恩怨就算翻篇一日。等老头儿没了,再说没了之后的事,姜家并不全是明白人。”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