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烂脸
    ,红楼春!

    入夜。

    三大堆篝火熊熊燃烧。

    天上的繁星密密麻麻,可在贾家女孩子们的眼里,却不如桃园的桃多……

    这一天,怕是她们一生中最累的一天了。

    看着一个个面色惨淡的女孩子,贾蔷哈哈大笑起来,惹来一群白眼飞来。

    黛玉也笑,她今儿虽也摘了不少,可她并不算很累,因为她有个好帮手,香菱。

    今儿个香菱可出了大彩了,往日里贾家诸姊妹们只知道她和贾蔷共患难过,是贾蔷的心头肉,宠的不得了。

    可寻日里瞧她,虽生的极好,可分明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娇憨童趣。

    幼年被拐子拐走,让贾蔷养了两年,如今已经丝毫看不出身上有过往黑暗际遇的痕迹,天真无邪快乐的像她养的小老虎。

    许多人只觉得她命好,然而今日众人却大吃一惊。

    香菱就会围着黛玉打转,自己摘了一筐桃挎在身前,还非要将黛玉的筐背在身后,装的满满的前后两筐桃儿,中间几乎看不到香菱的脑袋。

    即便这样,她走起路上居然毫不吃力。

    小老虎当眼睛,跑的飞起!

    姊妹们看到这一奇景,差点没笑死。

    有她这个小狗腿帮忙,黛玉摘了许多桃儿,还不累,对香菱这个丫头也愈发喜欢起来。

    其她姑娘却既艳羡又好气,她们身边的大丫头也都向着她们,可平日里却和姊妹没甚大分别。

    就连规矩最大的宝钗,莺儿也不会这样狗腿子。

    再看看香菱,分明已经是贾蔷房里人了,还那样得宠,结果狗腿的一塌糊涂。

    真是天生姨娘命!

    不过看着这会儿和小角儿、小吉祥、十二戏官嘻嘻哈哈顽成一团的香菱,众人又忍不住羡慕起来。

    这样的生活,谁不喜欢?

    可真正能做到的,实在太少了……

    哪一个女儿家,没有自己的烦心事?

    不过,今日一遭苦干,倒是让她们往日里郁结在心底的一些哀伤悲痛,消散了许多……

    “蔷儿,明儿个果真还要去酿酒?”

    凤姐儿今儿也累惨了,不过心里反倒觉得爽利通透,看着贾蔷问道。

    其她女孩子听了,却花容失色。

    宝钗啐道:“你这村婆子要去酿自去酿,我是不去了!”

    她体丰怯热,偏生这两日虽秋高,却是艳阳高照,有秋老虎回头反咬一口的兆头。

    今儿摘了一篓桃儿,背了一路,衣裳差点湿透了……

    宝钗素来注重仪礼,苦累倒也罢了,却如何能忍这种?

    偏偏某个当哥哥的不知羞,还时不时的瞄她一眼。

    女孩子对这种目光,怎会感觉不到?

    她可不想再穿这样显屁股的衣裳了,看起来,羞煞人!

    她不愿,迎春也受不住了,摆手笑道:“罢罢,天儿太热,可干不动了呢。我也不要蔷哥儿的工钱了……”

    难得迎春说个笑话,众人都给面子的大笑起来。

    探春聪明,道:“蔷哥儿,不是说好了,还来钓鱼么?要不,明儿大家去钓些鱼虾来吃?”

    贾蔷笑道:“随你们,这些桃儿放起来,会有人帮你们酿。明儿我有事要回城一遭,估计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啊?”

    众人吃惊,黛玉道:“不是后日才回城么?”

    后日也不是大家一起回,是贾蔷要送黛玉回。

    梅姨娘有身子,黛玉放心不下,执意要回去的。

    其他人,则要再等几天,最好等到林如海回京,解决完贾家纷争后再回。

    毕竟有些事对她们来说,还是太沉重了些。

    心里狐疑他回京的目的,凤姐儿有些惊疑不定道:“蔷儿,你明儿回京做甚么?”

    老太太今日才私下里打发人去山东送信,别是惹怒了贾蔷,要回去算账。

    虽然对王夫人这个姑母、贾赦夫妇这对公婆厌恶痛绝,但对贾母,凤姐儿还是有许多感情的。

    若无贾母,这些年她在贾家待的只会更艰难。

    贾蔷看出了她的惊忧,没好气道:“恪和郡王妃让恪和郡王来请我,明儿去邱家露个面,捧个场。邱家太夫人明儿大寿,人家想风光点过。”

    凤姐儿闻言这才放下心来,见贾蔷目光隐隐不善,想起某些不妙之回忆,忙高声笑着讨好道:“蔷儿如今愈发了不得了,王妃家都求着你去搭体面……”

    黛玉似笑非笑白她一眼,湘云笑道:“蔷哥哥,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做臣子的,那位王爷是皇上爷爷和皇后奶奶的儿子,怎和你顽的那样好?”

    “爷爷奶奶”的叫法让黛玉好一通耻笑,湘云恼了句:“再不饶人一点好!”又看向贾蔷。

    贾蔷笑道:“先前不是同你们说过么,俩不成器的混在一起,臭味相投。”

    宝钗笑道:“你还不成器?”

    不过见贾蔷看过来,只一触碰那目光,不知怎地就面皮滚烫,想起白天被盯一事,微微偏过脸去。

    那份女儿家的娇羞,着实惊艳。

    贾蔷没敢多看,笑了笑,道:“我这样的,对权势又没甚么野心,是朝廷里的老爷们最喜欢的,因为不会和谁去争官做。恪和郡王呢,和我差不多。他也没甚野心,只想着孝顺皇上和皇后,赚些银子给皇上、皇后修个园子。银子赚够后,就是享福受用。谁耐烦和那些禄蠹们争抢甚么?我若不是这样的人,薛大哥也不会和我顽的好,是不是?”

    宝钗闻言,回过脸来笑道:“还说呢,我哥哥听说你和王爷好的快成亲兄弟了,懊恼的不成。”

    众人闻言好笑,黛玉问贾蔷道:“等宝丫头的哥哥好了后,你带着他去见那王爷?”

    贾蔷笑了笑,道:“同类型的,最好还是别见了……”

    尤氏都忍不住奇道:“不是说都志趣相投么?怎又成不好相见了?爷们儿家的事,倒比我们女人还复杂。”

    众人笑了笑,贾蔷道:“我是说相貌相近的……”

    “噗!”

    一时间,不知多少人笑喷。

    黛玉拿绣帕打了贾蔷一下,取笑道:“你好不好意思呢?”

    贾蔷哈哈一笑,仰头望着漫天繁星,又有夜风吹拂,远方星星点点的萤火虫简直美妙,他轻声笑道:“这样的田园生活,真是舒适啊。”

    黛玉闻言,心里竟生出一抹愧意,她始终认为,是她引着贾蔷去见了她爹爹,最后才将贾蔷拖下水,遭遇了那么多险境和磨难,更改了他的志向的。

    似感觉到黛玉心声,贾蔷又转过头,冲她眨了眨眼,笑道:“不过若是果真长居此间,久了难免乏味。我如今渐渐感觉到,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也!”

    黛玉心下感动之极,却嗔道:“又说大话,你如何与天斗?这话传出去,非落大祸不可!”

    贾蔷打了个哈哈,道:“我是说,与天灾斗……”

    “噗嗤!”

    一旁的可卿忍俊不禁,待贾蔷、黛玉齐齐看过来,她抿嘴笑道:“叔叔这样的人,原也只有姑姑这样的,才降伏得起。”

    黛玉望向可卿那绝世容颜,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可卿这样的相貌,实在是……倾国祸水,让她心生警惕。

    可是看着可卿面上眼中不遮掩的恭维,和隐隐的讨好,黛玉到底心头一软,与她微微颔首浅笑。

    她到底是善良,不愿意为难这些苦命人……

    可卿见黛玉如此,一张脸绽放的笑容,简直让人惊艳。

    不过,她与贾蔷对视一眼后,就挪开了目光,看向远处飞舞的萤火虫……

    今天实在太累了,诸人也没了唱戏演曲儿的兴致,又略略坐了坐,轮流洗完温汤后,就都去睡下了。

    贾蔷守在最后,等庄子里的婆子们将火都灭了,碳火填埋好后,方上山去休息。

    这一宿,百灵鸟的叫声,也格外的婉转动听,欢快悠扬……

    ……

    翌日清晨,贾蔷一早就离了桃园,回到京城。

    一回到神京城,就觉得城内城外简直是两个世界。

    他径直去了马车行,让人牵拉了一架上等马车后,便前往了恪和郡王府。

    邱氏不值一提,但李暄的面子却要给。

    不管李暄和皇后背后抱有何种目的,多半是为了拉拢林如海,但他们本身,已经对他给足了体面。

    甚至,李暄和他之间,也的确成为了好友。

    这红尘人世间,又哪有那么多纯粹的交情?

    若有太重的精神洁癖,除非做个孤家寡人。

    天地本混沌,更何况成年人的人心?

    所以,贾蔷也乐意和这样一个王爷,做个浊世好友。

    “好球攮的,你果真就送一架马车?太不给爷体面了罢?”

    贾蔷的想法,在见到这忘八后,有些开始动摇。

    李暄和王妃邱氏一道至前厅后,李暄当头就问贾蔷准备甚么寿礼,待得知是上品马车后,就炸了。

    那浮夸的表情,让人作呕……

    果不其然,邱氏嗔他一眼后,同贾蔷笑颜如花道:“已经很贵重了,昨儿还听我兄弟说,如今你们车行的马车成了紧俏货,好些人拿银子预定都预定不到呢。”

    贾蔷点点头,道:“王妃说的是,近来是很紧俏,不过再紧俏,王爷和王妃的体面还是要给的。”

    李暄也不乱嗷嗷了,提醒邱氏道:“便是贾家,也只有荣国太夫人有一架这样的马车,其他人是没有的。这车其实钱不钱的还在其次,东城那些土财主拿一万两银子来,也排不上号来订一架。眼下排队的,都是皇亲国戚、武勋亲贵和家里出过三品以上的人家。”

    当然,他不会说宁国府里停了整整十驾马车,但那些不算西府的,是贾蔷的,自然不必提。

    至于后面的话,吹牛更吹海了去。

    谁要拿一万两银子来买车,李暄能把宗室亲王的挪移出来……

    邱王妃不知此节,闻言后愈发觉得面上有光,看着贾蔷笑道:“我如今身子不便,去不得邱家,若邱家有甚么招待不周到的地方,你只看在王爷和我的面上,莫要笑话。等再过几个月,我亲自做东道,在王府宴请你和子瑜!”

    贾蔷笑道:“王妃客气了,不过一架马车而已。”

    李暄怕他往掉价里说,忙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快走罢,别耽搁了!”

    邱氏又叮嘱了好几言后,目送着李暄和贾蔷离去……

    ……

    出了王府后,李暄骑在马上,看着贾蔷的面色,忽地笑骂了句:“球攮的,你小子可别沉溺在温柔乡里造坏了身子骨。黑眼圈都出来了,晚上不睡觉的么?”

    贾蔷闻言微微一滞,随即摇头道:“胡扯甚么,这几天忙着处置家务事,一脑门子官司,哪有心思想那些?”

    李暄奇道:“家务事?你们国公府除了你就是俩俏寡妇,有甚么家务事?”

    “……”

    贾蔷黑下脸来,道:“乱扯甚么臊!我就不信王爷没听过些……我下狱的时候,西府大房的贾赦以为我要败了,就带人打上门去,要夺了这份家业。西府如今二房当家,二房贾政虽未同意,也未阻拦,倒是贾政的老婆动了心,附和了几句。那位老太太劝了劝,见没劝住,也就撂手了。”

    李暄闻言沉下脸来,皱眉道:“这种事还用打官司?这天下除了王法之外,还有宗法。就算论王法,你也占着理。荣国公贾代善也算是英明一世,他这俩忘八儿子,实在混蛋的很。”

    贾蔷摇头道:“先荣国当年对我先生有莫大恩遇,更将嫡出爱女下嫁。荣国公在世时,我先生那些年日子过的别提多自在。有这份恩情在,许多事我都不好做的太过。可又不能就此放过……罢了,等我先生回来后再说罢。”

    李暄听了个莫名其妙,总觉得哪里不对,可看着贾蔷打马前去,他也不虑其他,跟了上去。

    浑然不知,贾蔷打马向前时,悄悄的摸了摸眼圈……

    真的假的?

    不应该啊,以他现在古怪的体质,这点操劳算甚么?

    然而他刚仔细揉了揉眼圈,却听身后传来一道爆笑声:“哈哈哈!贾蔷,你果然是个浪货!!让爷诈出来了罢?哈哈哈哈!”

    李暄打马上前,看到贾蔷黑着一张脸,愈发笑的前仰后合,道:“贾蔷,你居然还编排出那么一套废话来哄爷?哈哈哈!”

    贾蔷恼羞成怒,扬起马鞭在李暄那匹黄骠马上抽了一鞭子,黄骠马撂着蹄子跑开,然而迎面而来的风依旧挡不住李暄放浪的笑声:“哈哈哈哈哈!”

    沿街百姓纷纷诧异,那位身着王袍骑在马上的年轻王爷在笑甚么,贾蔷刻意勒紧马缰,同路人解释了下。

    他指了指脑袋,面露同情色,对他们道:“王爷脑子撞到拴马桩上,撞坏了。”

    行人们纷纷恍然大悟。

    ……

    神京东城,宣阳坊。

    快进邱家前,李暄忽然问贾蔷道:“都安排好了没有?”

    贾蔷奇道:“安排甚么?”

    李暄“嘶”了声,道:“安排你的人早点来邱府,叫我们去会馆那边啊!你不派人来说,会馆那边出了事,爷和你怎么好走?这么简单的事,也要爷教你?”

    贾蔷好笑道:“王爷,你不好走啊?反正我很好走,毕竟我还在孝期,进了门送了礼就走。邱家只会感念我给足了脸面,不会埋怨甚么。”

    “……”

    李暄咬牙骂道:“好下流的种子!爷不管,今日你必给爷寻个法儿!不然,爷今晚就去你桃园庄子住下!”

    “……”

    贾蔷想了想,正经道:“其实还是很简单的,王爷就说今日我要和元平功臣擂台上打生死战,不去不放心便是。”

    李暄闻言眼睛一亮,笑道:“贾蔷,你还真是个鬼机灵!怪不得你能哄住那么多女人,这骗人的门道是一溜一溜的啊!”

    贾蔷莫名看了他一眼,道:“我何曾骗人?若是骗人,又如何与王妃交代?”

    李暄:“……”

    ……

    邱府大门前。

    贾蔷先一步拦下见礼的内务府广储司郎中邱辛,温声笑道:“世叔不必多礼,原该进府与老夫人见礼,王妃平日多有优待,故而当以晚辈磕头祝寿。只可惜身上带着重孝,这大喜之日,不来不好,来了进去又不好,就在此门前遥祝太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罢!”

    说着,往后院方向遥遥一礼。

    邱辛见之目瞪口呆,心里真真是有苦说不出。

    有重孝的今日当然不好上门,可贾蔷身份贵重,身后的林如海身份更加贵重。

    他要是不说此事,邱家谁会介意此事?

    如今巴结都巴结不上的贵人,他是厚了大面皮登门求的他女儿,这才请了来。

    可既然人家说出了口,如此名正言顺的理由,他还能说甚么?

    刚强挤出微笑来,替其母谢了礼,正想着到底请到哪处去吃个茶,就见自家女婿恪和郡王李暄,也遥遥一拜,道了句:“孤王也遥祝太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贾蔷:“……”

    这忘八一看就知道小时候没好好读书,如今连祝寿词都要抄。

    邱辛更是差点一口血吐出,跟在他身后的长子提醒道:“王爷不必遥祝。”

    李暄叹息一声道:“爷原本的确不必遥祝,可是全怪他!!”

    说着,他怒指贾蔷,道:“这厮前儿才从诏狱里出来,就因为当街杀了罗荣之子,那会儿爷就走开一会儿功夫,他就不行了,没人管束就撒野!上回也就罢了,罗荣一家都是反贼,杀了也就杀了。可谁料,这小子今儿又和元平功臣一群衙内签了生死状,要在西斜街擂台上决一生死!爷今儿若不去看着他,他能把人杀光!果真如此,爷怎么跟他爹娘……怎么跟他死去的爹娘交代?怎么跟他先生交代?怎么跟宁国公……哎哟!我艹!贾蔷,你敢踹爷?你给我站住!!”

    看着李暄被踹了一个踉跄后,勃然大怒去追杀贾蔷,二人一前一后跑的没影儿,邱辛一张脸上的神情,那叫一个精彩!

    他的女儿,怎么就嫁给了这么个荒唐王爷?!

    ……

    西斜街,太平会馆。

    整条西斜街道上,早被马匹堵死。

    这还是贾芸、薛蝌早早动了脑筋,让西路院开集时间和东路院开门的时间岔开了。

    若是挤在一起,怕是连外面的大市街都要堵起。

    好在,没人敢挡李暄的王驾,贾蔷这个会馆主人才不用拥挤于其中,爽利进了会馆。

    入会馆后,薛蝌迎了出来,将贾蔷、李暄二人引入北厅。

    此刻镇国公府牛继宗之子牛城、理国公府柳芳之子柳珰、襄阳侯府戚建辉之子戚琥、安定侯府胡深之子胡宁、定城侯府谢鲸之子谢强等十位衙内俱在。

    这十人背后的十家开国功臣,是眼下开国一脉中所有在职掌兵的豪门。

    除此之外,皆不成器者。

    见到贾蔷、李暄进来,十人忙起身见礼。

    李暄见此辈人人身上带伤,鼻青脸肿,忍不住哈哈笑道:“贾蔷,你的人不行啊,怎么一个个都这个鸟样子?”

    牛城、柳珰等闻言,愈发臊的无地自容。

    贾蔷见了呵呵一笑,道:“你懂个屁!半年前他们上擂顶天坚持一个擂,现在哪个不比先前进步数倍?元平那群小崽子杂碎就是我拿来给他们练手用的。过二三年王爷再来看看,随便出来一个,不把姜林之流的屎尿打出来才怪!”

    这话牛城等人听着提气,谢强和他老子谢鲸有些类似,都是粗大的身材骨架,好大的脑袋,此刻瓮声道:“侯爷,不用二三年,最多再过一年,我非把姜林的脑袋砸开花!”

    李暄哈哈笑道:“是不是吹牛皮啊?姜林那小子丑是丑了点,可伸手还是很不错的。”

    谢强闻言登时急了,可也不敢对李暄不敬,急眉赤眼的脸都紫了。

    贾蔷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道:“王爷又不懂武,你和他说个屁!”

    不理笑着骂骂咧咧的李暄,贾蔷随薛蝌又往里去,刚走两步,眼睛陡然一眯,脸上的笑容也敛了去。

    只见里面两张简易木榻上,躺着随他从王家出来,素来沉默寡言,但训练起来都在玩命的王安、王云二人。

    但此刻,两人的整张脸都被打烂了。

    若非二人沉默的眼神是贾蔷所熟悉的,连他都认不出,这两张脸上鼻梁断裂、鼻翼撕裂、嘴角撕裂几露牙齿、脸颊撕裂看不出好肉的二人,就是一直跟在他麾下誓要出人头地报效于他的亲随。

    贾蔷看了好一阵后,阻止了二人挣扎着起来见礼,回头问薛蝌道:“他们一直养在这?郎中怎么说?”

    薛蝌忙道:“有爷留下的那些药酒,总算死不了。其实只是脸上伤的厉害些,內腑都还好,伤的虽重,但不致命。不过若能请太医圣手来医,许能好的快一点……”

    贾蔷点点头,回头看了李暄一眼,又问薛蝌道:“我记得,咱们会馆有从兵部得来的擂台生死笺?”

    自古以来,军方内部就有死亡指标。王子腾虽然只是空架子的兵部尚书,但得一些生死笺还是轻而易举的。

    薛蝌闻言面色微变,点点头道:“有。”

    贾蔷道:“去给我取三张来,今天我要用。”说罢同李暄道:“我今儿多半要受伤,能否劳王爷请两个擅长外伤的太医来?最好多带些金疮药。”

    李暄皱眉道:“贾蔷,你别冲动。如今你甚么身份,又不想着和那群丘八争甚么,何必冒这份险?”

    贾蔷摇摇头,道了句:“王爷,这不是意气之争。军中竞争,原十分残酷。其实打死都不要紧,打不过是本事不济,没甚么可说的。但他们不该故意将人折辱成这样……”又问薛蝌道:“芸哥儿在南厅应付他们?”

    薛蝌点头道:“是。”

    贾蔷同牛城、柳珰等人道:“跟我走。”

    虽然时势已大不同,但是想在军中立足,其实仍是要见血的。

    而军中,从来只崇拜强者!

    眼下两张脸被打烂成这样,这个场子不找回,开国一脉的脸也就烂透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全职艺术家〕〔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