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妇闹金銮!
    ,红楼春!

    乾清门。

    大燕天子通常不在三大殿上朝,而是在此门或太和门,御门听政。

    乾清门虽说是门,实则前后三大间,分明就是一座宫殿。

    只是比起三大殿简略些……

    此刻,隆安帝高居御座,面沉如水,看着殿下吴阳侯和睢阳伯怒发冲冠,怒声要求隆安帝给个公道!

    他心里震怒,既有对贾蔷的,也有对此二人者。

    赵国公姜铎老迈,他倒看似公道,却缓缓道:“皇上,老臣虽为武勋,但还是要多一句嘴,劝劝皇上。武人虽不能如前宋时那样,脸上刻字称为斑儿,连妓子也不如,可是,也一定要防备武人坐大,无法无天。老臣得知家里有子说出甚么姜家军的话,立刻就明白,这样的姜家断留不得,这才一步步将姜家的人从大燕各部边军要镇中收回,宁可赋闲在家,宁可废了他们,也绝不允许他们有任何逾矩之处。如今这宁国公的玄孙,先于当街杀宰相公子,如今又行下如此暴行……这些且不提,皇上可还记得,林大人爱女车驾失火之事?”

    隆安帝闻言,面色愈发晦暗,沉声道:“老国公之意是……”

    姜铎撇了撇因无牙而往内瘪的嘴,道:“当日若非老臣担忧事情闹的无法收拾,就将姜林交了出来,为了大局,老臣能忍。又担心他胡闹太甚,便随他往雄武候府走了遭,让雄武候王德也将世子王杰交了出来,最后,甚至还去了辅国将军府。皇上,此子用胆大包天来说已经不够,他是无法无天啊!再加上林大人……不,不止林大人,还有皇上、皇后和恪和郡王的关照? 让他如今愈发有恃无恐!若他只是个寻常无赖小儿,佞幸之辈,老臣也不会多嘴。偏生? 他还是开国功臣一脉的核心。皇上? 老臣心中担忧啊!”

    隆安帝身旁? 戴权听了都倒吸一口凉气。

    姜还是老的辣!这已经不是姜了,这分明是千年老毒蛇!

    吴阳侯、睢阳伯骂骂咧咧咆哮诉冤,其实杀伤力着实有限。

    擂台上比武输了? 说破大天去? 又能如何?

    更何况两人世子先前还打伤过别人!

    可姜铎这番话,却是真正将贾蔷往绝路上赶。

    或许这一次不会有大事,但将来? 再有这样的事发生? 今日扎进圣心里的刺? 就会立刻生根发芽? 长出一根能涨破撑死贾蔷的巨木来。

    果不其然? 隆安帝闻言? 眼中目光森然起来,偏这时,听到门口内侍传奏道:“宝郡王、恪和郡王、宁国侯觐见!”

    隆安帝咬牙道了声:“宣。”

    门口内侍忙宣道:“陛下有旨:传宝郡王、恪和郡王、宁国侯进殿!”

    未几,三人一前两后进殿,见礼罢? 隆安帝上面冰渣子一样的声音喝道:“李暄、贾蔷跪好了!”

    两人不敢多言? 跪的瓷实? 就听隆安帝厉声斥道:“无法无天的孽障? 前儿朕才教诲过,今儿又做下这等枉法事,你当真朕管教不得你?”

    贾蔷自动对号入座? 只是他不解道:“皇上,臣知道今日下手狠了些,但臣那擂台,原是为了消磨开国功臣子弟和元平功臣子弟对立而设下的。这半年来,也大有裨益。至少臣还有镇国公府的牛城、理国公府的柳珰等,和元平功臣一脉的宣德侯府世子、东川侯府世子等人,已经有了些交情。臣素来以为,僵硬的将大燕功臣分成开国一脉和元平一脉,是人为的在进行对立,是有人故意挑起争斗,好从中集聚势力为己用,想当军中老大!

    臣这些人,即便成不了好友,也绝不该成为生死相向的敌人!

    今日臣下重手,便是因为吴阳侯世子孙朝阳和睢阳伯世子张德英在擂台上,并非为了较量提升武艺,而是为了折磨羞辱开国一脉的子弟,将开国县公王家子弟,打的眼眶碎裂,鼻骨碎裂,脸上的肉也碎烂,嘴巴烂的可以看到牙齿……

    皇上跟前臣从不说假话,臣就是要教训这二人,让他们知道,莫要以阴私恶心的做派,再将元平功臣和开国功臣挑唆的对立起来。难道大家不都是皇上的臣子?难道不都是大燕的军中力量?为何偏为了某些人的私心利欲,非要挑起斗争?皇上,臣说的某些人,就是赵国公府!

    赵国公越老越坏,也越阴险!大忠似奸,至奸至邪,臣斗胆最后向皇上提出一个请求!”

    隆安帝面色木然道:“说!”

    贾蔷抬头看向隆安帝,道:“臣料想方才姜铎必诋毁臣,因为今日臣当着众人的面揭破了姜家的阴谋,他必倒打一耙!没关系,他虽然不要脸无耻的诋毁臣,臣却有一法子可自证清白!

    臣愿意以终身不入军中,终身不见不碰兵权,不见一位军中将军,乃至贾家所有人,胆敢私会军伍中人者死罪为代价,来换取姜家退出军中三十年!

    皇上,臣绝非意气之争。天下英才无数,难道果真就短了姜家和贾家不成?

    眼下元平功臣以姜家为首,开国一脉似乎也以贾家为首。臣以为,只要去除了首恶,其他的就好办了,就能天下太平了。

    只要老国公心怀忠义,答应此事,臣现在就回家,闭门读书,贾家绝无一人再敢入军中半步!

    姜老国公,你老到底是忠还是奸,就看现在了。来吧,御前起誓!”

    满殿皆惊!

    隆安帝:“……”

    姜铎:“……”

    李景诸人:“……”

    姜铎不能说不老奸巨猾,换其他任何一个对手,哪怕是林如海,今日埋的钉子,都能扎出半瓮血来。

    但他的对手实在是一个……奇葩。

    贾蔷热爱不热爱权力呢?

    当然,哪个男人不爱权力?

    但他热爱的权力,和寻常官迷热爱的权力完全是两回事。

    贾蔷想要的权力,只要能够不被人欺辱了去,不用担心人生安危周全,能保护得住身边人即可。

    以目前他和天家的关系,以林如海和天子的君臣情义,就目前来说,其实已经足够了。

    他当然明白,在这样一个时代,将安危寄托在别人,尤其是寄托在天家身上,实是不靠谱的。

    但即便不去接触军权,贾蔷也自信可以编织出一张足以自保,使得家人无忧快乐富足一生的大网来。

    这就足够了,不是么?

    眼下他几乎甚么都有了,还妄想甚么桃儿?

    所以,他是真的豁得出去,也舍得掀桌子!

    但是……

    姜铎不行,换作五十年前,或换作三十年前,他年轻时,或许有这个胆略和赌性,和贾蔷赌一把。

    可他今年都九十二了,哪里还赌得起?

    关键是,姜家刚刚得罪了多少豪门?

    果真放弃兵权三十年,姜家连五年都撑不住,别提甚么三十年了。

    三十年不摸兵权,别说他早死成灰了,他的孙子怕是也得死成灰……

    然而他这一迟疑,顷刻就将先前所有优势和进攻化为虚无。

    这种事,当真是以迹证心的。

    即便接下来,他颤巍巍的要下跪,准备做势应下,但隆安帝却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了,而是厉声将贾蔷骂了个狗血淋头!

    “年纪轻轻,丝毫不知尊老,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动辄撂挑子,都如你这般荒唐惫赖,谁还为朕效命?谁还为江山黎庶出力?”

    “老国公一生战功煊赫,为国朝立下何等功勋,岂能受你一小儿威胁?简直无法无天!”

    “林爱卿不在,你无人管束,就变得骄狂恣意,狂放无礼!”

    “下手狠辣,口口声声说甚么军中袍泽情,怎还下这般狠手?”

    痛骂一番后,却是将先前之事一笔勾销,又回转到细枝末节上来……

    姜铎见之,心中虽有些惊怒,可到底上了岁数,精力着实不济,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如何应对,只觉得头晕眼花,心下悲凉。

    今日他之举动,原是因为发现了军中这一漏洞,想要借机按死。

    若只贾蔷本身其实并不可怕,可贾蔷身后还有一个即将金身大成的林如海,当朝宰辅之列。

    林如海还掌着天下财权,新政大行后,权势只会一日盛过一日。

    姜铎突然发现,有此人帮扶,贾蔷还真有可能带着开国一脉功臣子弟,让开国功臣一系,死灰复燃!

    然而姜铎对整个军中的布局,从来就没有给开国一脉留过余地。

    所以,他要趁着林如海还未回来,还未进一步权势大增之际,先埋下一根毒种子。

    最好,能先废了贾蔷!

    只可惜,时间已经不在他这边了……

    若能给他时间让他慢慢琢磨,姜铎自忖还是能对付得了这条小狗攮的……

    可比起机变来,如今的他,是真的比不过了……

    “你莫要给朕扯甚么生死笺,你当朕的都中是江湖绿林不成?”

    隆安帝仍在责骂,贾蔷被骂的抬不起头来,规矩跪在那领受着。

    这个时候骂,比一言不谈的好……

    睢阳伯张汉清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痛心疾首的咬牙恨道:“皇上,臣之世子,堂堂睢阳伯嫡子,今年才十九岁,已经随臣在大同戍边五年,亲手斩杀的马匪超过三十人,积功至轻骑校尉,是睢阳伯张家希望之所在。可现在,为竖子所毁!臣请求皇上给臣,给睢阳伯府一个公道!”

    吴阳侯孙万千亦是一字一句道:“皇上,臣绝非表功,臣家世受皇恩深重,戍边三十载,原不过本分。只是,吴阳侯府传到这一代,因常年戍守边镇,便只有孙朝阳一个嫡子了。”

    隆安帝闻言,脸色凝重肃穆,眼神也愈发深沉。

    正这时,有内侍太监进殿禀奏:“万岁,今有北静郡王太妃、南安郡王太妃、东平郡王太妃、西宁郡王太妃并一等荣国夫人并镇国公府诰命、理国公府诰命、齐国公府诰命、缮国公府诰命、平原侯府诰命、定城侯府诰命、襄阳侯府诰命等,共三十六家开国功臣诰命,于殿外求见皇上。”

    “……”

    殿内隐隐震动,隆安帝沉吟稍许后,眼神在贾蔷身上凝了凝,道了句:“宣!”

    未几,就见以三十六名白发苍苍的皓首命妇,皆着品级大妆,有的甚至还要相互搀扶着,进入殿内,跪拜见礼。

    隆安帝头疼,语气还得稍微放缓,问道:“诸诰命,何事如此兴师动众进宫来?”

    此间以北静郡王府最贵,因而老太妃道:“皇上,今日臣妇等得闻,元平功臣欺人太甚,作践羞辱我开国功臣子弟如猪狗,因而特来讨个公道!”

    隆安帝沉默稍许,问道:“怎是命妇前来?家中男儿何在?”

    北静郡王太妃缓缓道:“家中顶用的男儿,早已战死。如今苟延残喘的,都是些没出息的。”

    此悲壮之言说罢,一群老妇哭了起来。

    姜铎、孙万千、张汉清:“……”

    隆安帝眼中闪过一抹古怪,随即目光落在贾蔷身上,道:“也并非都是没出息的,如今不就出了个有出息的,将人骨头一节节都打断,能为大得很!贾蔷,你怎么说?”

    贾蔷叩首罢,看向孙万千和张汉清问道:“吴阳侯、睢阳伯,你们刚才还说不是在表功?只是莫非你们以为,只有元平功臣有功勋,我开国一脉就是靠阴谋诡计见风使舵出卖陷害得来的爵位?你们若这样以为,那本侯亦无话可说。”

    姜铎:“……”

    贾母却道:“皇上,臣妇有话说。”

    隆安帝眼眸微眯,道了声:“准。”

    贾母颤巍道:“臣妇有话想问赵国公爷,和两位侯爷、伯爷……我贾家宗祠内,太祖御笔亲书: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又曰: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儿孙!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荣宁!

    你们家宗祠里有么?

    老国公,你们家有太祖御笔么?”

    “……”

    姜铎无言,他们家有个锤子。

    开国时,他们家虽不是草民,也还只是中级军官,连见太祖的资格都没有……

    贾母继续落泪道:“我贾家宁荣二祖自随太祖高皇帝从龙起兵以来,族中战死沙场的男儿何止千百?

    宗祠御笔上的每一个字,不是用朱砂书就的,那都是用我贾家男儿的血肉写成的!!

    开国勋臣,又有哪一家不是如此?

    家里青壮都战死完了,各家家传断绝,只余一家子妇孺和老弱病残,又怎么教育的好儿孙?

    我们都是家族的罪人呐!

    后来,你们元平功臣来了……

    争官位、抢地盘,唾骂开国一脉都是废物……

    今日事我们也都听说了,好好一场擂台比武,原是好事。

    可你们将人打败了不算,还非要将人打的满脸碎肉碎骨头,再啐上一口唾沫。

    你们的儿子受伤了便心疼,那我们开国一脉的儿孙,就都不是人吗?

    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儿孙……

    太祖御笔,难道都是假的?

    既然你们要讨公道,也别要我重孙儿赔了,老妇我赔与你们便是!”

    说罢,一头撞向吴阳侯孙万千。

    孙万千唬了一跳,连忙搀扶。

    三十六位老诰命齐齐悲痛放声大哭,围向了吴阳侯、睢阳伯二人。

    可怜二人也算是猛将了,这会儿却是将拳头攥起又松开。

    二人不傻,今日但凡哪个有个闪失,他们才真正坐蜡了。

    他们可没和人签生死笺!

    果真传出去,非得闹翻天不说,一世英名也要尽丧!

    “皇上!皇上!臣罢手了!”

    “皇上!臣认命了!哎哟!!”

    吴阳侯和睢阳伯大声求救,睢阳伯话没说完,惨叫一声。

    这些老命妇的指甲一个赛一个长,一把抓到脸上,滋味实在是……

    隆安帝心累的看了耷眉臊眼的贾蔷一眼,对戴权道:“送诸位太夫人回府。”

    戴权领旨,忙外面等候动静的宫人入内,两人搀扶一位,将三十六位大哭的老封君送出皇城,交与各家车轿……

    等命妇走后,最海松一口气的,是躲在宝郡王李景背后的姜铎。

    他可吓坏了,今儿若是让一群疯婆子给挠了,那可真是没法混了。

    瞧瞧吴阳侯和睢阳伯就知道……

    连隆安帝,都只面色淡淡的让二人跪安,再不提甚么公道不公道了。

    二人狼狈而去,姜铎便迅速昏昏欲睡,人都不清醒了。

    隆安帝便也让内侍用御辇送出了皇城……

    等一场闹剧结束罢,隆安帝的脸色才又黑了下来,看向贾蔷和李暄的目光似要吃人,厉声骂道:“两个无法无天的畜生,一天天胡闹个没完没了,如今连朕这里都不得安宁!你们到底想干甚么?”

    贾蔷、李暄二人半个字不敢言,规规矩矩的跪在那等候发落。

    李暄有些后悔,今儿真不该寻贾蔷顽,太晦气了。

    这一次,怕是真要糟了……

    然而便在此时,却见宝郡王李景忽然躬身道:“父皇,此事和五弟、贾蔷不相干,都是儿臣之过。”

    隆安帝:“……”

    贾蔷:“……”

    李暄:“……”

    李暄震惊稍许后,忙道:“父皇,大哥想多了,此事就是贾蔷胡闹,给王安王云出气,和大哥丝毫不相干!”

    李景偏过头看着李暄喝了声:“闭嘴!”

    贾蔷真诚道:“王爷,此事当真和王爷无关,都是恪和郡王和臣之过也。”

    李景理也不理,对震惊的眼眸都快睁圆的隆安帝道:“父皇,皆因吴阳侯、睢阳伯在兵部对儿臣不敬,小五才和贾蔷商议,要与儿臣出口气。此事儿臣先前便知,原以为只是胡闹顽笑,却没想到……”

    “李景。”

    不等李景沉声说完,隆安帝忽地唤了声。

    李景躬身道:“儿臣在。”

    隆安帝面无表情道:“你下去罢。”

    李景迟疑稍许,却还是叹息一声,跪安告辞。

    等李景走后,隆安帝对戴权道:“去,取廷杖的木棍来。”

    戴权闻言一怔,随即匆忙去取。

    贾蔷心里“咯噔”一声,随即悄悄狠狠瞪了李暄一眼,好球攮的,被你坑死了!!

    这番诡计能诓得住李景,还能诓得住隆安帝?

    李暄这会儿也傻了眼,胆战心惊的看着震怒中的隆安帝……

    天地良心,他真没想到,他大哥能骄傲到这个地步!!

    ……

    凤藻宫,偏殿。

    李暄眼睛都哭肿了,趴在软榻上,骂骂咧咧道:“贾蔷,你球攮的挨打的时候怎么不叫?你惨叫两声,父皇也就多打你了,不会揪住爷一个猛打!”

    贾蔷也趴在那,没好气道:“我这样大的人了,被皇上教训几杖,哪里好意思哭爹喊娘?”

    李暄闻言眼泪差点又流下来,骂道:“天打雷劈的没孝心的种子!爷都是被你牵连的,你还有脸笑话爷?”

    贾蔷嘿嘿笑道:“你是不是傻?皇上是因为擂台事打的咱们?皇上是因为你拿宝郡王当傻子哄,这才打的咱们,我都是被你连累的。王爷,你好端端的哄你大哥做甚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甚么性子,怎么可能让你替他背锅?”

    这位皇长子,真是骄傲到了骨子里。

    世上许多人的骄傲,是因为自卑而表现出的狷介放浪。

    都说人越缺甚么,就越爱表现甚么。

    所以大多数人得骄傲,只因心底自卑。

    但李景的骄傲,是真正纯粹的骄傲。

    他是打骨子里以为他是天潢贵胄,帝王嫡长,除了帝后和他之外,其他人都是下臣。

    这样纯粹的人,难免单纯些……

    李暄叹息一声,道:“原只想别让我大哥训斥咱们,也别想着靠骂咱们,和对面缓和关系……谁能想到,他老人家能帮咱们顶锅?哎哟,爷这顿打,挨的可真冤枉啊!对了,贾蔷,你不是和你家太夫人闹翻了么?怎还有脸子求她帮忙?”

    贾蔷也觉得无语,道:“我怎么可能去寻她帮忙?我让商卓去寻镇国公府牛继宗、理国公府柳芳他们,让他们十来家诰命来哭一场就是了,谁知道他们把西府那边也惊动了。还把四大郡王府都搅和起来,我真是服了他们!不过来就来罢,元平功臣来闹公道,开国功臣就闹不得公道?”

    李暄虽后腚疼的厉害,这会儿却忍不住哈哈大笑道:“贾蔷你太卑鄙了,你寻一群婆子来哭闹,你怎不让牛继宗他们来?”

    贾蔷冷笑道:“你傻啊,开国一脉男子顶用的才十来个,他们来了就衍化成两大功臣体系的较量,还不被打成渣渣?男人比不过,女人还行。”

    李暄闻言,又乐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小子天生爱笑,一笑就停不下。

    正当他乐颠儿时,却听到殿门口传来一道冷哼声,他想闭嘴居然一时闭不住,哈哈大笑着回过头去,就见隆安帝黑着脸,尹皇后绣帕掩在额前,无奈的看着他……

    “鹅鹅鹅鹅……”

    “哈哈哈!”

    贾蔷也被这逗比逗的没忍住,笑出声来……

    心里却是惨然一声:坏了!

    ……

    ps:六千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