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总裁的上门女婿〕〔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叶凡唐若雪〕〔一号狂婿夏天〕〔六年浴血王者归来〕〔王婿叶凡〕〔万相之王〕〔狼牙狼王于枫〕〔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妖女哪里逃〕〔废柴王妃又在虐渣〕〔黄金召唤师〕〔史上最强小神医〕〔墨唐〕〔柯南之我不是蛇精〕〔豪婿韩三千〕〔韩三千苏迎夏〕〔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646章 子瑜妹妹,不怕不怕!
    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上。

    梅姨娘笑问黛玉道:“庄子上可好顽?”

    黛玉便捡了几样有趣的同她说了,又道:“等姨娘身子好些了,再让他一道送了去。”

    贾蔷在一旁呵呵笑道:“提前声明,不是我不愿跑腿儿,只是有身子的人真洗不得温汤。另外,霜降后,桃林都要秃了,一个桃都没得了。”

    黛玉皱起精巧的鼻子来,嗔他道:“只去逛逛不成?”

    贾蔷忙道:“成成成!我又想了想,还是妹妹说的在理儿!不止姨娘,连先生也一道去。他去泡泡温汤,对身子骨可是大有裨益的。嗯,是我想的不周全。”

    见他连连自责,黛玉羞的不得了,啐了口道:“少作怪!也不怕姨娘笑话你!”

    梅姨娘摇头笑道:“你们小儿女能这样合拍,我们只有高兴的份。”

    黛玉不愿多说这些,便问贾蔷道:“你不说还有其他事么?快去罢,莫耽搁了。”

    贾蔷点点头,起身与梅姨娘告辞后,留了句:“明儿我再来。”就准备离去。

    黛玉忙笑道:“又来做甚么?你好生忙你的,便是不忙,在庄子上回来也不便宜。不是说爹爹后日就能回来么?那你后日来接我。”

    梅姨娘在一旁听着不对,问道:“接你做甚么?”

    黛玉抿嘴笑道:“没甚么,去接爹爹!”

    梅姨娘:“……”

    她虽有心相劝,不过因为是去接林如海,明显又是贾蔷怂恿的,她如今因有了身子,身份陡然变得敏感了些,所以到嘴边的话,又咽下了。

    黛玉、贾蔷见之,对视了眼,一起笑了笑后,贾蔷告辞离去。

    ……

    神京东城,东市。

    新会商号。

    贾蔷站在街道上,左右看了看,人群涌动。

    这里和西市,大概是神京城最繁华的两处。

    不过,他在看人,也有许多人在看他。

    一个俊秀的不像话的少年,衣着月白素服,愈发显得清秀不凡。

    然而在其身后,却跟着黑压压一众兵马司丁勇,一个个煞气惊人。

    在老京城人看来,这少年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正是当下风头极盛的开国功臣宁国贾家的那位少年侯爷!

    路人看这边是在看热闹,新会商号里的人也在看这边,却皆是恐惧的望来。

    先前贾蔷当街斩杀罗荣之子罗斌,被打入天牢诏狱,消息传到东市时,好些人简直欢欣雀跃。

    因为他们再不必交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了!

    其实对这些商号来说,那点银子真不值当甚么,关键是,背后根底深厚的他们,着实不愿被人管束着,不愿被人威逼着交出他们心中以为实不该存在的花费。

    贾蔷入狱后,盛传将要坏事,要杀人偿命,所以东市一些自忖背景深厚的商号,便开始拒缴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

    更有甚者,还敢对兵马司丁勇出言不逊,驱赶出门。

    如今贾蔷出来了,毫发无损,当了十多年宰辅大学士的罗荣却是全族锒铛入狱。

    现在贾蔷前来报复,也就没甚意外可言了。

    一老人自商号门内走出,距离贾蔷七八步外被拦,就跪在地上磕头请罪道:“小的是新会商号的京城掌柜,给侯爷请安了!小的东家是……”

    话没说完,贾蔷摆摆手道:“去衙门说罢,带下去,封门。”

    “侯爷,使不得啊!”

    那身着华服的老掌柜大惊,急道:“侯爷,小的前些时日不在商号,是小老儿的儿子守着店。那该死的畜生,合该天打雷劈,竟闯下这样的大祸来。侯爷,要打要杀,您把小老儿的亲儿子拉了去,小老儿认了。可这商号,是东家的商号……”

    “啧啧啧!”

    贾蔷看着这老头儿,惊叹道:“都说无商不奸,又道商贾重利轻义……本侯名下也有个商号,虽一直交由下面人打理,可也算一丢丢商人。一直以来,对这话很不喜欢。但今儿个,你给本侯开了眼了。你为了生意,能把亲儿子舍出去?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戏耍诓骗本侯!你可真是好胆略!”

    那老掌柜的忙赔笑道:“小老儿不过是个掌柜的,是太原张家的奴几,怎敢诓骗侯爷,侯爷若不信,也可使人打听打听,但凡有一句,便是杀头小老儿也认了。”

    贾蔷回头对高隆、商卓、胡夏、王遂等人笑道:“瞧见了么?甚么叫满口胡言!你们信不信他说的话?”

    高隆等人自然摇头,贾蔷却哈哈笑道:“我信,其实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他既然敢让咱们去查,那必是有这样的事。但是,这些真事,都是浮在表面上的。想投机,又怎能不付出代价?干下这样大的事,成了,能讨得背后之人的大欢心。果真不成,也不过付出一个儿子……多半还是小妾生的儿子。但这也是一种功劳不是?人老奸马老滑,说的就是这类。”

    高隆等人纷纷冷笑。

    那老掌柜的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又磕头道:“侯爷真是法眼如炬,小老儿这点伎俩,逃不过您的贵眼!小老儿认罚,小老儿认罪,服了,口服心也服!”

    贾蔷盯着他看了稍许,只将这老掌柜看的不自在,忽地笑了笑,道:“你若不说这番话,本侯也只当你利欲熏心,善作主张。可如今,却可断定是你东家在背后操使的此事。其实想来也是,这样大的事,又岂是你一个老奴才能做得了主的?去查查,张家可有人在刑部,或是在,武英殿。”

    高隆即刻去查,未几而归,笑道:“侯爷神了,还真是,太原张家的大公子如今是刑部四川司的郎中!”

    贾蔷呵了声,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背后一群兵马司丁勇如虎似狼的冲进商号,将伙计之流皆赶出门,封锁了大门。

    “慢着!”

    正当贾蔷带人要去别家,人群中传来一道喝声,未几,就见一年轻巡城御史站出来,面色发白,明显十分紧张,他上前先对贾蔷行一礼,随后昂头挺胸,大声道:“宁侯凭借一番推断就想断案,岂非太过草率?这新会商号即便有过,如今愿意补缴所谓的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还愿意多交些,便已合乎法理。他们到底犯了甚么罪,宁侯非要将人拿下入狱,还要封门?只因他们得罪了宁侯?若如此,岂非宁侯还要置于王法之上?”

    贾蔷仔细看了看这年轻御史,倒也没动怒,上前几步问道:“这位大人,你哪位?”

    那年轻御史看起来才不过二十多些,多半是听闻过贾蔷这个少年权贵的盖世凶名,连宰相公子侯伯世子都敢说杀就杀,说打残就打残,何况他一个寒门出身毫无背景根底的小小七品御史?

    看到贾蔷一步步近前,这年轻御史脸上不见一丝血色,双腿不由自主的想往后退,心里却拼死制止,耳朵里嗡嗡作响,豆大的汗从额头上滑落,压根儿就没听到贾蔷说甚么,颤着嘴唇声音腔调都变了,大声道了句:“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国法乃社稷之本,不可乱逆也!”

    贾蔷看了他稍许,见他完全说不出话来,便“嗯嗯”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转过头来,对周围黑压压一片看热闹的百姓,和东市的一些门铺掌柜伙计大声道:“有没有家在东城的爷们儿?”

    “有……”

    “有,我就是……”

    贾蔷点点头,道:“本侯执掌兵马司以来,东城各商铺门面,都按月收取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所得之资,全都用来清扫维持东城的干净,和火禁两项。本侯以祖宗的荣耀起誓,没有一文钱落到本侯的腰包里私贪了。这大半年过去了,诸位在东城住着,可觉得比原先好?”

    叫好声轰然而起,都中百姓原本就好凑热闹。

    眼下有这样的“斗官”热闹,岂不比“斗鸡”“斗狗”更好看?

    那御史见贾蔷一呼百应,简直是民心所向,面色愈发颓败难看。

    因为他自忖论裹挟民意之能,他很不是对手。

    贾蔷笑了笑,大声道:“能得父老的认可,本侯也高兴了。不过本侯今儿有一宗更高兴的事,那就是原以为朝廷上除了军机处林相外,再没几个好官,多是贪着民脂民膏不干人事,不为民做主的昏官庸官。欸?没想到,今儿居然还见着了一个好官!虽然我不知道他叫甚么,但是,他看到不合法理的事,敢站出来制止呵斥,这说明甚么?”

    “说明他是个好官呗!”

    京城百姓天生都会捧哏,众人哄笑。

    贾蔷也笑,他大声道:“说明你们用民脂民膏养的这个官,对得起他的良心!而且,本侯觉得他说的也对。太原张家人在背后算计我,我自去寻太原张家的麻烦就是,却不该用兵马司指挥使的权力来办他家。这样做,就是公器私用,假公济私,是逆乱了朝廷法度。这位御史,是在纠正本侯犯错。咱们东城有这样一个青天老爷,你们高兴不高兴?”

    人均武英殿地下大学士的京城爷们今儿实在是过足了瘾,纷纷大声道:“高兴!这位御史老爷,莫非是包青天包龙图转世?”

    贾蔷哈哈笑道:“说不准还真是!即便不是,咱们也希望他能够一辈子保持这样的清正无畏之本色,莫要被那些官场腐臭给污染带坏了。希望,他能成为咱们大燕的包龙图!来,咱们给这位青天老爷行个礼,敬一敬。”

    说罢,引着诸兵马司丁勇和数百上千的百姓,与那已经激动的颤栗起来的年轻御史,鞠躬作揖。

    然后对高隆道:“去,把人放了,门打开,只重罚一笔银子就是。张家的算计,我回头自去寻场子便是。其他家,也依次照办。”

    说罢又问那年轻御史道:“敢问这位御史,姓甚名谁?”

    那御史已经懵懵然了,下意识报出名号道:“在下,在下石岩……”

    贾蔷点点头道:“好,本侯希望,你能永保石山磐岩之坚硬本色,告辞!”

    ……

    朱朝街,丰安坊。

    尹家,萱慈堂上。

    尹家太夫人看着堂下坐着满面笑容的贾蔷,笑道:“今儿怎么这样高兴?”

    贾蔷嘿的一乐,道:“我发现,从对手身上学习他们的优点,格外的快乐。”

    尹家太夫人也乐了,道:“你同我说说看,如何个学习法?”

    贾蔷就将他和姜家爷孙这两天的恩怨说了遍,说至今早时道:“我着实没想到,姜家能做到这一步。打小常听学里夫子教诲,要抬头做人,挺直脊梁做人。可今儿我才发现,其实有的时候,尤其是对于咱们这样的人家来说,学会低头远比抬头难的多。

    体面二字,桎梏了多少英雄豪杰?

    姜家到底憋着甚么坏,我不知道,但肯定没藏好心。可他们却想着法儿来求和,还是在姜家势力远大于贾家时!

    这一点就实在难得,也太见水平了。他们知道现在干不掉我和我先生,所以就先化解敌意,多半是等着我们势头转败时再动手。许多人没事瞎捉摸时或许能想出这样的法子,可真遇到事时,能做到这一步的,万中无一。之前我也做不到!

    我厌恶姜家爷孙,可佩服他们这样的面皮和这样的手段,所以今儿尝试着学习了番,结果……很是快乐!哈哈哈!”

    “这孩子!”

    尹家太夫人为他在尹家自如的表现而高兴,看向一旁的大太太秦氏和二太太孙氏。

    孙氏也高兴,笑道:“你是怎么学着的?这不就是笑面虎么……”

    贾蔷便又将东市上的事说了遍,最后道:“我和姜铎姜林那样的人肯定不同,他们是包藏祸心,我是确实起了钦佩意,所以对他低头,为他扬名,真希望他能一直这样下去,成为大燕的包龙图!”

    尹家太夫人笑道:“好啊!蔷儿还是很有想法的,可见经历了这些事,也是有好处的。”

    秦氏取笑道:“甚么好处?我倒瞧着还是顽皮的很。要不昨儿初晴那丫头怎么跑来哭诉?”

    孙氏闻言,想起昨儿之事也嗔怪道:“蔷儿和小五儿昨儿是怎么回事?忒不着调了些!王妃昨儿从宫里出来,又来寻老太太告状来了。”

    贾蔷打了个哈哈,道:“我是真没法子,身上有重孝来着。再说,也送了重礼来着。主要是王爷,确实忒不像了,要好好批评。”

    秦氏笑道:“难为你和小五儿一模一样,他推你,你倒好,推他身上!怪道宫里皇后娘娘都为你们头疼!”

    尹家太夫人没再多说甚么,笑道:“今儿过来,是来看看子瑜?”

    贾蔷笑道:“主要是来谢谢老太太,当日能允郡主去瞧我。原是我不省心,让老太太挂念了。另外,园子里的秋桃熟了,摘了些送来。还有十坛桃花酒,十坛果酿,味道都还行,送来给老太太们尝尝。”

    尹家太夫人闻言,面上笑容微微一敛,同贾蔷道:“有心了……”顿了顿又道:“蔷儿,子瑜和你的亲事,是宫里皇后娘娘亲自指的,所以即便你落难了,子瑜要去看你,我也是支持的。难不成就因为你看着要落败了,尹家就要改变主意?这不是尹家的家风,也断不是尹家做人的规矩和做派。但是,并不是说我就赞成你那样的行径,那很是不好!

    我只是个妇人,不懂外面的大事,只是你们的长辈。做长辈的,有的希望儿孙能成器,能为官做宰,但尹家却从来没这样的念头。我们只希望你们能稳稳当当,平平安安的过活。

    所以便是我,知道那日你办的事,也很不高兴。若不是正好遇着白莲教灭门衍圣公府,山东的火着实包藏不住,这回你是要吃大亏的!

    大老爷着恼之下,甚至说出了重新考虑婚事的气话。

    虽如此,但这件事上,你不能生有怨气,这个道理你可明白?”

    贾蔷点点头道:“明白。老太太的话我信,也愿意听。您能让郡主在那样的情况下去诏狱给我疗伤,可见是真拿我当晚辈疼。对我好的人,拿我当亲人待的人,我也必尊重孝敬。我不是没心没肺的人,滴水之恩,也必涌泉相报。尽管我知道,老太太并不图我甚么回报,只要对郡主好。但这份心意和恩情,我牢记在心。”

    孙氏笑道:“这孩子,话怎说的这样直白!”

    尹家太夫人却高兴,笑道:“说的直白些好,自家娘俩儿,说话就该明明白白,若和那些官老爷一样,一件事说出八百花样来,云山雾绕的,听也听不明白。有些话说不透彻,就容易生出误会来。蔷儿是个好的,就该这样!听说,你先生快要回来了?”

    贾蔷点头笑道:“大概后天到,我去码头上迎迎。”

    尹家太夫人赞道:“林相爷这一回,可是立下了安邦定国之勋!便是咱们妇道人家,也明白若是山东遭了那白莲邪教的荼毒,那可是要出大事的。连堂堂衍圣公府都遭了灭门,多亏林相爷啊!宫里皇后娘娘也常说,皇上极盼望着林相爷能回京。没林相在,皇上心里都不踏实。”

    孙氏闻言心里有些不大自在,同样是岳父老子,林家那位都快成天人了,再看看尹家这位……啧,提不成!

    贾蔷笑了笑,道:“等先生回来后,多半是要来府上坐坐,谢谢老夫人的。那日梅姨娘差点遇险,多亏郡主去布政坊出手相救,以妙手回春之术,将梅姨娘给安稳住了。我先生膝下无子,若此次梅姨娘能生下一子,便天大的喜事。即便生一女儿,也多一条血脉,同样是天大的喜事。他老人家直接谢郡主不大妥当,必是要谢老夫人的。”

    尹家太夫人忙摆手道:“这叫甚么话,原是子瑜该做的。莫说林相家,换个旁人家里,有这样的事,她能救的,也一定去救。医者仁心,原是本分,何须劳林相登门?舟车劳苦,便是皇上也不忍他多操劳,你做弟子的,合该好生相劝……”顿了顿,却又笑道:“倒是等林相得闲了,我可往林家去坐坐,你这孝期过了大半了,两家也该商议商议合计合计大婚之事。林家必是要前一天的,尹家隔三天还是五天?总不好一起办罢!还有一事,我们要派人去你们府上丈量丈量屋子大小,也该使人打柜子家俬了。”

    古人为何将女儿说成赔钱货?是因为嫁女儿当真很赔钱。

    尤其是体面些的人家,女儿出阁前,都是要到男方家里测量屋子大小,然后好打造家具。

    另外还有被褥、各式家俬古董,该配套的都得陪嫁。

    且嫁妆不仅爹娘父母出,还有舅家亦要陪送许多。

    这事关出阁女儿在夫家能否硬气,能否站直腰身说话,也事关娘家的脸面。

    贾蔷明白这个风俗,因此笑的很开心,道:“随时都可派人去量,对了,老太太也别张罗紫檀的了,紫檀太靡费,黄花梨的就成。”

    尹家太夫人:“……”

    孙氏:“……”

    秦氏啐笑道:“呸!黄花梨比紫檀便宜几分?大红酸枝的难道就不成?”

    贾蔷呵呵笑道:“如今车行日进斗金,小五哥没拿回来银子?大太太可别小气!”

    “坏了事了!”

    秦氏同尹家太夫人笑道:“从前就一个王爷见天觉着外祖母家的东西好,整天不是要这个,就是拿走那个!如今又多了一个,往后两人碰着,可别打仗!”

    尹家太夫人跟着笑了好一会儿,同贾蔷道:“去罢,到后面寻子瑜去罢。如今她得了些西洋番鬼的医书,愈发不爱出门了。她和你们会馆那个叫薇薇安的洋婆子相熟,还让人从那里拉回来不少西洋物什,那洋婆子说都是你为她准备的,她谁也不让看。你到底送的她甚么宝贝?”

    贾蔷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心道了声不好。

    那些原是他准备给尹子瑜每年过生日送的“惊喜”,早早预备好,免得甚么时候海路不通。

    谁知道薇薇安那洋婆子,怎么和尹子瑜成了朋友,还将他出卖了个底儿朝天!

    贾蔷打了个哈哈,应付过尹家太夫人等人后,便急去了后院。

    幸亏他没有提前连生日祝福都写好,不然就尴尬了……

    刚走到尹子瑜小院,贾蔷就看到她的丫头南烛从屋里出来,面色隐隐苍白,眼中还带有恐惧,见贾蔷过来也是明显一惊,神魂不守的样子,忙想往里面去报信儿。

    不过看到贾蔷已经近前,只好躬身问安。

    贾蔷看她两眼,问道:“瞧见甚么了,唬成这样?”

    南烛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又想到了甚么,只往里指了指,让贾蔷自己去看。

    贾蔷掀起珠帘入内,外间没人,又去里间,便在碧莎橱内,看到静韵如画中人一般的尹子瑜,正在端详着一副挂在墙壁上的骷髅,如同在欣赏一副绝世名画……

    似感觉到有人进来,侧眸看来,见是贾蔷,便浅浅一笑,朱颜绝世。

    贾蔷上前轻声笑道:“子瑜妹妹你不怕这个?”

    尹子瑜微微摇了摇头,又随手在一旁桌几上的纸笺上落笔书道:“百年之后,你我皆白骨。”

    贾蔷见之灵机一动,隐隐又想到,明年尹子瑜过生儿时,该送甚么礼物给她了。

    就是不知道子瑜妹妹,大体老师怕不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