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七十四章 储位已定?&.
    !

    宁府,宁安堂。

    李暄离开后,贾蔷与李暄、岳之象在宁安堂议事。

    “老岳,运河一路,经山东,至扬州段,沿途各州城,乃至各船上的人手名单,都在你手里了。”

    “这块对牌,是夜枭最高层次的对牌,一共也只有四块。除了林姑娘那备存的一块外,其余的三块,一块在我,一块在夫人,一块在你。”

    “从京城到扬州沿线,你要尽快将这一系人马拢起来,眼下只是散沙,你要将人拢成一条线,坚不可摧的线。”

    “你是先生最信任的心腹之人,所以我对你也是无条件的信任。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先生推行新政,一定会得罪很多人,历朝历代变法新政者,能得善终者寥寥无几。而我这个绣衣卫指挥使,更不必提了。”

    “为防止最坏的事发生,我们要保证随时能撤离京城,全身而退。功名富贵于我们本非初衷,先生有志于为皇上,为黎庶社稷做些好事,我劝不得,就只能帮助。”

    “京城这边不用你管,但这条运河,给你三年时间,不管你用甚么手段,务必要保证贾家的船,可以随时顺流直下。这是,最基本的。”

    “你能否做到?”

    岳之象闻言? 心中其实还是颇为震动的。

    对于贾蔷能将这样的事托底告知,足可见其对他的信任。

    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原是他们这一行的最高准则。

    岳之象按下心中的一些波澜? 对贾蔷缓缓道:“大人? 运河沿途逾千里地? 所经大城数十,关卡林立,不计其数。若想保持畅通无阻? 怕还是要借助绣衣卫的身份? 恩威并施,再辅以金银开道。沿途漕帮势力,也要用到? 但也要防备……”

    贾蔷摆手道:“怎么办? 那是你的事。你这块令牌能调动的人力和财力? 都是最大限额的。我对你的信任? 也是最高等级的。所以我不问你究竟怎么办? 我只要结果。”

    岳之象闻言笑了? 拱手沉声道:“大人,有你这句话,三年内,运河一线贾家的船,一定畅行无阻!!”

    贾蔷点点头? 道:“这就好。老岳? 这次护送家眷南下? 你要多费心。”

    岳之象笑道:“武清杨村之事才发生? 沿途各省兵备大营都在严查,这个时候大军是不会再出问题的。只要官军不出动,其他的都不算难题。大人还调了二十杆火器暗藏? 便是有高手来袭,也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贾蔷点了点头,问道:“可还有甚么要说的没有?有甚么难处,可早早说出,我派人去办。”

    岳之象闻言正色道:“还真有一事,想厚颜相求。”

    贾蔷眉尖一挑,道:“何事?且说。”

    岳之象拱手道:“大人,我有一妻一子,一直在林府过活着。如今存身大人麾下,希望妻儿也能入贾家。另外,犬子今年六岁,到了该读书的年纪,可我一个粗人,还希望……”

    贾蔷笑道:“是我的不是,都忙糊涂了,连这些都忘了……可见,不是干大事的人。”

    岳之象赔笑道:“必是大人以为,在林府和在贾家一般,是我多事了。”

    贾蔷摆手道:“哪里话……这样,你儿子来后,直接送入贾家族学,可贾家子弟一并读书。你是良籍罢?”

    岳之象摇头道:“在林家。”

    意思即林家家臣,户籍入林家,只能是奴籍。

    贾蔷摇头道:“从前可以,往后不行,你儿子要读书,将来科举,必是要清白家世,回头我寻人给你重转户籍。老岳,你也别太感动,我手下大多数如此。贾家又不养死士,拿身契圈着你们做甚。”

    岳之象闻言,也没多说甚么,磕了个头后转身阔步离去。

    待他走后,李婧反倒有些不安问道:“爷,孙婆婆那里,是因为就她和她那坡脚孙子相依为命,放良后也不怕甚么。除了爷这,她也寻不到好的落脚处。可这位……纵是林老爷送来的人,是不是宽容的狠了?这次南下家眷这样多,全指着此人,可行么?”

    贾蔷笑道:“一张身契果真有那么重要?西府那边坏事的都是家生子!身契,屁用没用。多一张身契是收不来忠心的,用情义,和利益并重,才能得真正的忠心。此人是个好手,十分难得。你放心,我心里有数。至于南下途中,也不是全靠他。谁敢小瞧我们的少帮主,那才是作死。你手里不是还有一支暗卫,极是了得?其他的我都很放心,只是觉得对不住你,不能陪你南下,不能亲眼看到我们的孩儿出世……其实现在我都恍若在梦中,我居然要当父亲了?”二世为人,他也没觉得到了当父亲的年纪……

    见贾蔷满面笑容,李婧也高兴,她十分体谅道:“爷要忙皇差嘛,可惜我这个时候有了身子,不然还能为爷分忧解难。”

    贾蔷笑道:“你便是留下来,这些事也不容你插手。绣衣卫的大权,如今多在张真和郑阳手中,南北镇抚司的一切机密我都不会过问,只要下令时,他们能听就是。当初和皇上说好了,当一年指挥使,那就只当一年。里面的水太深,知道的越少,往后越容易脱身。连我都是如此,又怎会让你往里面跳?好了,家里的事你不必多操心,我让人寻来了四个稳婆,都是第一流经验老道的。扬州那边再寻四个,到时候务必让你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儿。孩子出生后,你不必急着回京,要亲自喂养,至少喂到一岁。”

    见贾蔷目光看的不是地方,李婧红了脸,道:“爷去西府看看罢,该准备带上的,让她们都带好了。”

    贾蔷点点头,抱了抱李婧后,往西府去了。

    ……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坐于御案后,同韩彬道:“就这两天,兰台和御史阁弹劾左爱卿的折子一下就多了起来。多是弹劾他暴虐,施暴政,侵扰民生的。连宗室里,都有宗王上折子,告左爱卿胡来。”

    韩彬沉声道:“皇上,左大人传下鈞令,着步军统领衙门、五城兵马司、顺天府衙并下辖诸县,严厉打击街头坊间迫害欺压百姓之青皮地痞,严查各青楼、赌坊、戏台班子、人市等处,凡有坑蒙拐骗,胁迫欺凌行径者,一律从严处置。并有菜市、米市、肉市等诸多民生之地,有霸行囤积恶意涨价者,严惩不贷。总之,一桩桩政令颁下后,那些平日里横行霸道、欺压凌辱百姓的恶霸们,自然叫苦不迭。他们背后,多有官员和权贵收受贿赂。甚至,那些害人之地原是权贵所开。他们利益受损,自然会不乐意。”

    隆安帝冷笑道:“是啊,吃痛了,怎会不叫?”

    韩彬道:“皇上,这样的严厉打击是有必要的。只有将这些刺头,这些坊间最直接的不安之人狠狠打掉,流放,等推行新政时,浑水摸鱼想趁乱放火的人才会少许多。不止京城一地,发往外省要求严厉打击恶霸地痞的文书已经送了出去,很快,大燕境内百姓,就能得到初步安宁。此政令大行三载,则民心安矣。”

    隆安帝点点头,道:“这是好的政略,能设定三载之内,就更周全了。不过,并不是只严打三年,依朕来看,每十年或十二年,就来一回,最好不过!天下子民,绝大多数都是老实善良的。朝廷不能让老实善良本分的百姓,任由那些恶霸地痞欺负。周而复始的严打,可最大限度保证百姓安宁。”

    韩彬点头道:“皇上圣明。”

    隆安帝又道:“再有一事,军机处奏议,让贾雨村做兵部尚书,是爱卿之意,还是林爱卿之意?”

    韩彬闻言立刻正色道:“皇上,此议为老臣之意。兵部……为六部之一,如此要紧之地,眼下却是一塌糊涂,着实不像。所以,臣以为,需要一手段强硬者,好好梳理梳理。臣等建议,由李晗先入兵部,料理妥当些后,再将太仆寺的贾雨村调去。此议之重要,在于兵部执掌大燕百万大军军资分配供给之权,将此大权收回军机处,便于皇上收拢兵权。”

    隆安帝点了点头,道:“朕原以为是林爱卿……他先前才建议派谢鲸去山东,执掌山东大营。若是再将兵部拢在手里,朕有些担心你们内阁会不会生出些龃龉来。新政尚未开端,眼下还不是争权夺利起纷争的时候。”

    韩彬呵呵笑道:“皇上该信任林如海才是。臣等数人中,以林如海的性子最温和,儒雅淡泊的很。而且,不似臣这等急躁,行政境界举重若轻,比臣等高明不少。”

    隆安帝笑道:“林爱卿那边朕自然放心,朕是担心李晗,莫要多心。不过既然是军机处共同所议,想来李卿也不会有异议。你们皆是朕所要倚重的心腹大臣,新政艰难,汝等尚需精诚合作才是。”

    韩彬郑重道:“皇上放心,臣等皆是磨砺多年,知道新政不易之人,岂敢鼠目寸光,于眼下就自生内乱,惹人耻笑?”

    隆安帝点点头,过了此议,又问一事,道:“昨日贾蔷那会馆投毒案,爱卿可有所耳闻?”

    韩彬闻言眉头凝重,道:“好好一个国侯,放着正事不干,捣鼓那些顽意儿做甚?臣已同林如海说过,让他管束贾蔷,早早关了。不过,林大人对此子溺爱的厉害,多半不理。”

    隆安帝呵呵气笑道:“也不尽怪林如海,连朕让贾蔷关了,那个孽障歪理多的很,朕也懒得理他。总之,果真出了事,拿他的脑袋来抵就是。不过,爱卿可否听说,朕那个孽子,也掺和在其中了?”

    韩彬淡淡道:“五皇子和贾蔷形影不离,他掺和在里面,没甚新奇。”

    隆安帝扯了扯嘴角,道:“不是老五,是老三。这个畜生管教下人不严,门下开了家赌坊,胁迫之事,就发生在赌档内。昨日那孽障跑来请罪,说此事他尽不知,是门下妄为。爱卿以为如何?”

    韩彬皱眉道:“此事,断不会是王爷所为。如此卑鄙恶毒不说,还粗糙低劣,怎会是王爷所为?”

    隆安帝揉了揉眉心,道:“朕也是这般想,只是,若有人故意往他身上泼脏水,事情会很麻烦……”

    韩彬闻言脸色一变,沉声道:“皇上以为,贾蔷会公报私仇,故意栽赃陷害王爷?!”

    “诶……”

    隆安帝一摆手,道:“贾蔷怎会做这样的事,他没这样大的胆子,更不会有此心。朕是担心,幕后黑手故意所为,将线索指引到赌坊,然后就断在那里。若如此,不是老三所为,也成了他所为。”

    韩彬闻言,终于明白隆安帝心意了,缓缓道:“皇上放心,此事,臣会同林爱卿说的。”

    原来想要假公济私的不是贾蔷,是隆安帝。

    到底舐犊情深,不想让恪怀郡王李晓因此事染上污点,坏了清明。

    所以,想让绣衣卫将李晓从此事中摘出去。

    可若直接同贾蔷说,皇上的脸面又有些挂不住……

    这里面还有林如海的体面在。

    所以说,即便是天子,也不能为所欲为。

    不过,隆安帝能为李晓这般说情,莫非……

    圣心果真属意在此?

    若是这样,那贾蔷以后的下场,未必会好……

    ……

    凤藻宫,偏殿。

    尹皇后看着李暄送来的一筐绿油油翠生生的鲜菜,“哟”了声笑道:“这是哪来的?”

    李暄嘎嘎笑道:“从贾蔷家摘的,母后瞧瞧,这小子到底多能摆活!”

    尹皇后上前细细看了看,拿起一根青翠鲜嫩的黄瓜,问道:“这是贾蔷的?”

    李暄笑道:“这厮一点孝心没有,明明有五大间青菜,还得儿臣亲自跑一趟,才给母后送来。”

    尹皇后微微皱眉道:“五大间?奢靡太过了些罢?”

    她是知道,逆着时令栽培出这样的青菜要费多大的人力和财力。

    李暄略略将贾蔷的办法说了遍,最后笑道:“这小子,正经事不干,偏这些门道上,贼精贼精的!这还不是全部,他还准备种些甜瓜西瓜,等过年的时候吃。”

    尹后闻言笑了起来,道:“那到时候,还要劳五儿再跑一回。”

    李暄笑道:“自然少不了!对了母后,您急着找儿臣来,可有甚么事?”

    尹后闻言,面上笑容淡了淡,道:“五儿,你去同贾蔷说一声,让他把昨儿得案子里你三哥的部分抹去。此事,也不许再往外多传只言片语。”

    李暄闻言,面色骤变。

    那个位置,果真是他三哥的么?

    ……

    ps:真想偷懒一天,腰疼,可又实在不敢,害怕这个口子一开,堵不住,晚点写完也要写完。最后,求点票票,补点心气……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