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黑石密码〕〔第九特区〕〔修罗丹神〕〔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弃宇宙〕〔影帝偏要住我家〕〔龙王的傲娇日常〕〔上门狂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诅咒之龙〕〔吴峥林夏〕〔吴峥林夏〕〔聂先生又苏又撩〕〔天道之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舍 //
    !

    凤藻宫,偏殿西暖阁。

    李暄盘坐在地上,此时宫里已经烧起地龙,只是一天只烧四个时辰,还不热,但也不冷。

    李暄脱了鞋赤着脚坐在那,看着尹后谄笑道:“母后,这样看来,是不是就是三哥的希望最大?”

    尹后面色淡淡,问道:“你问这个做甚么?这也是你能问的?”

    “啧!”

    李暄笑道:“若果真是三哥,那儿臣得早早的拍拍三哥马屁去啊!好好溜溜他!”

    见他如三四岁幼年时一般的毛病,不爱穿鞋袜在地上盘坐着,笑容也一如当年憨傻,所说之言,一下就刺痛了尹后。

    若非极强大坚韧的心力,她此刻绝美无分毫瑕疵的俏脸,怕是都要狰狞起来。

    她虽贤名满朝野,为人温良恭谦,待人和煦,但身为一国之后,天下女子至尊,她又怎会没有傲气?

    看到她的亲生骨肉,为了求存,居然要去拍别人的马匹,要讨好别人,尹后心中这一刻如刀绞针扎!

    不过,以她的聪明才智,自不会说些无用的蠢话。

    她淡淡道:“胡吣甚么?你父皇疼爱你们兄弟,哪个都不忍坏了名声,往后只能缩着脑袋过活。你去告诉贾蔷,不要再寻些市井婆子在背后嚼舌头,闹的满城风雨了。甚么做派?让人耻笑!”

    李暄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笑罢双手支在地上半仰着,乐不可支道:“母后,那是因为清流士林里没人听他的,他手下不是有很多帮闲么,他就让他们的婆娘媳妇天天到街上碎碎叨叨去,哈哈哈!”

    尹后也绷不住笑了笑,道:“整日里再不做点正经事,古往今来,这有这样的混帐?你们还得意呢,也不瞧瞧你们在清流中的名声成了甚么了!”

    李暄并不在意? 撇嘴道:“贾蔷连官都不想做,整日里就想引着一屋子大小老婆到处顽……母后,要不您同父皇说说? 能不能网开一面? 宗室诸王无旨出京百里者斩? 儿臣不在此例可行?儿臣也想出去逛逛,一辈子拘在京里,实在……”

    “住口!”

    尹皇后闻言落下脸来? 呵斥道:“越说越不像了? 这种祖宗家法也是能讨价还价的?”

    李暄闻言脸上笑容一凝,随即干脆瘫躺在地上,哼哼唧唧道:“母后? 儿臣真是……想出去看看啊……贾蔷、尹浩都能出去? 儿臣竟一生都只能在京……”

    尹皇后见他如此? 又心疼起来? 平缓语气道:“也别急? 再等二年? 新政大行天下后,你和贾蔷也好好捣拾捣拾内务府,到时候可以请上命,出去公干呐!”

    其实还有一法子,太上皇当年? 不就是年年离京?

    去热河避暑都是小事? 六下江南? 巡视九边? 几乎没几年空闲下来。

    可见,唯有至尊,才能破“宗室无旨不能离京百里”的祖宗家法。

    顿了顿? 尹后同李暄道:“好了,眼下你父皇国事繁忙,负担颇重,这会儿你最好半个字都不要说,不然你的好多着呢。你回去好好同贾蔷说,断不可如先前那样,再于市井间起风浪了。不然,你父皇会真恼他。”

    李暄坐起身来,嘎嘎笑道:“母后,您以为贾蔷真傻啊?三哥说到底是皇子,不只是郡王,他敢闹的满城风雨,父皇还不拿廷杖锤死他?他也怕!您放心就是,有儿臣教带着,他不会这样糊涂。”

    尹后闻言气笑道:“哟!你还教带他?贾蔷那猢狲,就差没长一身猴毛了。”

    李暄好一阵笑后,却又敛起笑容来,同尹后说起贾蔷准备在内务府下辣手的算盘,听的尹后变了面色,沉声道:“这样做,岂不树敌无数?”

    李暄咂摸了下嘴,道:“儿臣也这样教他啊,可这厮却说,父皇和他先生要干的事,才是真正要掘那伙子祖坟的大事。他虽没甚抱负能为,可既然受父皇钦点,做了那个差事,就要为父皇和他先生出一份力,当个先锋大将,先将宗室狠狠拾掇一番。变法嘛,从下而上那只会重重阻力,越变越难,最后难以为继。若是从上而下,开头或许会撞个头破血流,但只要咬牙坚持下去,那就会携大势一鼓作气。左右他也没想过在官场上折腾,干脆就豁出去,由他来硬磕这块硬石头。磕个玉石俱焚,他还正好带着家眷乘舟远航,随了他心意!

    母后,要说贾蔷这小子鬼算盘打的机灵,可儿臣怎总觉得有些悲壮?他这样做,也算是为父皇出生入死报效皇恩了,怎最后只能落得个流放的结果?不过儿臣觉得……他是不是也认定父皇属意三哥了?他和三哥如今快水火不容了,儿臣说和了几回,半点用没有不说,两人还越闹越僵。果真日后三哥成了储君,贾蔷那小子就要倒大霉了……算了算了,他还是出海逃命去罢。”

    “放屁!”

    忽然,转角帷帐后传来一道压抑着怒意的骂声。

    李暄闻言唬了一跳,一个激灵翻身,跪趴在地上伸着脑袋往后看去。

    就见隆安帝面色黑的和锅底一样从转角处走来,见尹后急迎过来也只点了点头。

    隆安帝看着拖了鞋袜赤着脚,趴在地上满脸谄笑问安的幼子,恼的抬腿踹了脚,骂道:“都这样大了,小时候的毛病就是改不过来!”

    尹后也附和:“小时候见天叫肚子痛,几个太医瞧了都说是因为赤着脚乱跑跑的。偏你不改,挨了多少回打也记不得。如今大了,还这样。”

    隆安帝冷笑道:“也不嫌熏得慌!穿好了,还有点样子没有?”

    被老子娘一通教训后,李暄垂头丧气的穿好了鞋袜,站了起来。

    隆安帝看这惫赖儿子,脑仁隐隐作痛,斥道:“谁与你说的,李晓就成东宫了?朕都不知道的事,你们倒提前安排妥当了?”

    李暄垂着头不做声,尹后在旁边笑道:“正准备去巴结讨好他三哥去呢。”

    隆安帝冷哼一声,道:“朕还没死呢,用不着去巴结哪个!”

    又见李暄规矩跪下,尹皇后也劝说了几句,隆安帝消了些怒火,落座后问李暄道:“贾蔷果真准备大动干戈?”

    李暄点点头,道:“说是明儿就动手。”

    隆安帝皱眉道:“明儿不是林爱卿的女儿,还有贾家一大伙子内眷要去江南么?这种混帐事,也就你们这样的混帐干的出来!贾蔷不去送行?”

    李暄摇头道:“贾蔷说,最厌烦送行,哭哭啼啼的没趣。他要在绣衣卫那些千户、百户没走前,带他们最后干一票。也让世人知道,父皇和朝廷没有治罪他们。他们远去,是为国出力,而不是发配流放。”

    隆安帝闻言,面色稍稍舒缓了些,道:“一天到晚,就你们这些鬼名堂多。办这样大的事,不跟朕奏报你们就敢做?”

    李暄嘿嘿笑道:“父皇,儿臣和贾蔷不是内务府总管大臣么?内务府七司三院诸总办郎中、郎中、主事、委署主事等,尤其是广储司领银、皮、瓷、缎、衣、茶六库的,给他们一锅烩了,抄家拿问!连贼赃去了哪,都要问个明白。其实谁背后站着谁,儿臣干了这几年,心里门清!贾蔷说,到时候拿赃,直接去各王府拿。

    旁的都好说,就说那些忘八,把从内务府贪去的银子都买成了地,托献在王府,以免去税赋。至于具体多少田庄亩数,自然要好好算过算过。本朝亲王府免赋税的田亩数为一万亩,郡王为五千亩。打开国后,就没听说过宗室交过一文钱的税赋。所以丈量出各府该有的田庄数后,其他的悉数收公!

    其实也不算冤枉了他们,内务府那些忘八多是各府的门人,他们把人插进内务府,原就是为了捞银子。如今不过让他们吐出一点来罢了!”

    隆安帝闻言冷笑一声道:“异想天开!真当那些宗室诸王是好欺负的?贾蔷处理他那点宗族家事,都拖拖拉拉束手束脚的,宗室诸王难道还不如贾家那些废物?”

    虽然差不离儿都是废物,但影响力完全是两回事。

    李暄小声道:“父皇,贾蔷的意思是,过两天他请旨,父皇您下旨狠狠处置两家,夺爵圈禁,杀鸡儆猴,其他的就好办了。”

    见隆安帝沉吟起来,尹后心里担忧,贾蔷这一步走出去,余地就真不多了,她对贾蔷的规划,绝不是眼下就让他做这样的事,而是日后有大用!

    付出那么多,怎舍得见他折在眼前?

    念及此,尹后轻声提醒道:“皇上,宗室那边,果真杀鸡儆猴,或许不是问题。难处还在九华宫那边……若是几家老王妃再进宫哭诉,宗室和太后连在一起……”

    此言一出,隆安帝面色骤变。

    宗室诸王要都和太后站在一起,再勾连一些外臣,都足够发动兵变政变行废立之事了!

    然而就听李暄又小声道:“父皇、母后,贾蔷说太后那边他也有法子……”

    “就他能!这种事,也是你们胡闹的?”

    尹后快压不住怒火了,训斥道。

    隆安帝倒是来了兴致,安抚尹后道:“不妨听听,这两个孽障,正经能为勉强,歪才倒是不少。且让他说……”

    李暄小心看了尹后一眼后,嘿嘿笑道:“父皇,贾蔷同儿臣说,其实太后娘娘就是一个偏心的老太太,好哄的很!让十四叔从景陵回来,晋升个亲王,安置在宫里好好读书就是,初一十五让他去看看太后,太后保管就不理此事了……”

    “戴权。”

    “奴婢在。”

    “去贾家传旨,让贾蔷即刻进宫。等他进宫后,先拉至皇庭,和这个孽障好生打一通板子,再带来见朕!”

    “一个个胆大包天的没边儿了,再不好好治治,朕看你们要成精!!”

    李暄:“……”

    ……

    ps:抱歉,晚了那么久,也不知怎回事,这两天总是精疲力竭的乏……可能是因为看到本章说那么污,愁怀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不科学御兽〕〔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