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洛诗涵战寒爵〕〔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元卿凌宇文皓〕〔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七十七章 贾蔷:皇后娘娘,臣铁骨铮铮,不会折腰!!.
    !

    皇庭前,看着趴在旁边条凳上,面无表情双眼木然看着他的贾蔷,李暄哈哈大笑。

    “噗!”

    “啪!”

    再听到落在二人身上的板子声音不同时,李暄更是笑的“哎哟”直叫。

    这让施廷杖的内侍很没面子,真想抬手来记狠的。

    当然,他们也只敢想想。

    戴权亲自招呼过,施完廷杖后,皇上还要问话呢。

    所以两个施廷杖的,看起来打下去杖杖作响,实则力道连豆腐都打不碎,这也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领。

    “贾蔷,你今儿是怎回事?该不会被人叫来时没来得及穿裤子罢?”

    李暄乐不可支道,今儿这场廷杖可太高兴了。

    贾蔷屁股上居然没垫棉垫,他今儿却垫了。

    往日里都是他被贾蔷牵连,今儿却算是贾蔷被他牵连的挨廷杖。

    这可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啊!

    贾蔷闻言,目光漠然的看了这厮一眼后,转过头去,不看那张嘴脸。

    却让李暄愈发笑的欢快!

    贾蔷心里恼火,他今儿还真是匆忙,忘了穿挨打法宝。

    下午时正在尤氏院里,看平儿和尤氏还有尤三姐交接会馆那边的事,得了旨就出门了……

    “贾蔷,要爷说,这通打还是你惹得,不能赖爷身上……”

    “九华宫那边的事,连爷都不敢往那边想,你倒好,安排的妥妥的,也是父皇宽厚,不然摘你脑袋都是轻的……”

    “一会儿去见父皇,你嘴上带个把门儿的,别甚么话都说!总不能一天内挨两次廷杖罢?”

    “知道知道知道,我比王爷聪明多了!”

    ……

    “你知道个屁!”

    凤藻宫偏殿内,隆安帝看着贾蔷,阴沉着脸色,斥道:“天家宗亲之事,当为天家做表率!都像你在贾家那样? 闹的一塌糊涂,还不天下大乱?你以为治国是儿戏不成?乱弹琴!”

    尹后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贾蔷? 只是居高临下俯视? 忽地在他脖颈内侧? 后颈头发遮掩的那一块,看到一个胭脂印,俏脸微霞? 没好气的瞪了这荒唐少年一眼后? 同隆安帝道:“皇上也别太恼了,仔细龙体。他才多大点,能有这份心就很好。难道还能果真指望他干甚么?”

    贾蔷却道:“皇上? 其实臣以为? 宗室也不难安抚。如今要夺去的? 是他们多占的土地而已。可却可以从其他地方? 分他们一些好处。”

    隆安帝捏了捏眉心? 道:“其他地方?甚么地方?学你处理贾家的法子? 都赶到黑辽庄子上当庄头种地么?”

    贾蔷干笑了声,道:“皇上误会了,被打发过去的,都是些好吃懒做的无赖,实在没半点可取之处。真正有能为的? 臣还是安排了出路。他们想做买卖的借银子? 想种田的也分配了些田庄。”

    隆安帝眯起眼来看贾蔷道:“你贾家也是大地主? 丈量土地清查田亩时又怎么说?”

    贾蔷笑道:“皇上还问这话?自然是想怎么查就怎么查? 想怎么丈量就怎么丈量。不过臣建议,黑辽的田亩清查时,还是和关内的分开。”

    隆安帝嘴角浮起一抹讥讽? 问道:“怎么分开?”

    贾蔷道:“皇上,黑辽虽气候寒冷,但土地着实肥沃。如今开垦出来的耕田,占可开垦田地的一成都远远不到!也就是当初臣家宁荣二祖出征黑辽,屯兵辽宁时,开垦出了几十个大庄子,一年能得些出息补贴家用,其他如元平功臣,一个个穷成那样,也不见他们愿意往黑辽去买地。因为那边大部分都是生地,且虎狼熊罴到处都是,开垦难度大。所以,朝廷应该鼓励百姓,尤其是富户,去黑辽开垦田亩。开垦出来后,哪怕免十年赋税徭役都值得!山东今年大旱,明年也不好说到底甚么情况,灾民那样多,那么朝廷就可以鼓励他们去黑辽……”

    隆安帝闻言,缓缓呼出口气,道:“贾蔷,想法是好的,但事情要一件一件的去办。其实这些主意,也不是没有人提过。但迁徙大量百姓北移,所需耗费钱粮,不比赈济一年少。且来年还要准备耕种所需的种子、耕牛,还有屋子田宅……哪有那么容易?”

    贾蔷摇头道:“皇上,这种事朝廷只用给出政策就是了,余下的,自有民间自己去推动。而臣也不是好大喜功,实是清查田亩丈量土地的新政推行后,就是最好的时机。大量官员、富户、地主失去了可免税的田庄,朝廷适时推出黑辽。其实别说免税赋徭役十年,就是二十年都划算!”

    隆安帝闻言,直勾勾的看着贾蔷道:“这些都是你想的?”目光有些幽深。

    贾蔷点点头,道:“平日里听我先生教诲多了些,再加上贾家原本就在黑辽有二三十个田庄,所以就胡思乱想了些……不过,这也只是其中之一,臣其实还有一个更好的法子。如果皇上答应,不仅能缓解新政将会造成的巨大激荡,可以少杀些人,少流点血,也能多保存些元气。”

    新政是不是善政?

    摊丁入亩士绅一体纳粮好不好?

    都好,但是因为利益之争,一定会杀的血流成河。

    前世清朝那样的强压社会,田文镜在河南都杀到雍正快看不下去的地步……

    今世要这样搞,果真强硬推行下去,怕是更要多杀三分。

    这些人该不该杀?

    其实也并不好说……

    历朝历代的土地改革都是必要的,因为要让绝大多数人活下去。

    但内中总有许多历史后来是有反思的……

    那些富户士绅,宽纵他们继续避税逃税,自然是国之蛀虫,可处置的妥善,那也是朝廷的根基元气。

    隆安帝面色愈发肃穆,沉声道:“你说,甚么更好的法子!”

    贾蔷道:“就是海外之土!暹罗、安南、吕宋、茜香等南洋诸国。皇上,宋之后,神州一度沦陷于异族铁蹄之下,衣冠出海南渡,正是靠在南洋诸国落脚,这才有了后来大燕立国之机!如今为何反倒不愿去了呢?”

    隆安帝咬牙啐道:“你也有脸说!既然知道当初是靠了人家的收留援助,这才有了后来起复之机,你现在去谋夺他们的土地?”

    贾蔷面皮臊红,干咳了声,道:“皇上,当初他们也是不得已,不能不答应,毕竟从神州撤离过去的兵马,不是他们能抵抗的,当时若直接一口吞下也就吞下了,是那时的人恪守仁义道德……其实国与国之间,哪有甚么仁义道德可讲?只有对自己的国民,只该讲仁义道德。再说,臣也不是建议去吞并他们,只是去他们那边多买些田地。放开禁海令,准许甚至鼓励他们出去……”

    隆安帝皱眉道:“信口开河,一旦出去,必生事端,眼下新政为重,国朝岂有气力去应付外面之事?”

    贾蔷遗憾道:“皇上,您看这样行不行,对于寻常士绅,就给他们开放黑辽,既能给他们便利,也能开发黑辽,十年二十年后,朝廷还能多出一大块税源。但是对内务府,臣希望能解开禁海令!皇上,如果天象预测没错的话,未来两年大燕粮食缺口会大到惊人,所以从外面弄回来粮食,十分有必要。朝廷忙着新政,这些事何不让内务府来尝试一番?

    内务府要组建银行,可以抽出一成的份额来,分成一百股,以每股一万两的价格卖与宗室。内务府可以承诺,五年后,每股可按三万两银子的价格回购。

    还可以再抽出一成来,分成一百股,卖与勋贵,每股一万五千两,同样可以承诺,五年后每股按三万两银子回购!

    持股期间,每年还可以分红利。

    臣打算,就用这二百五十万两银子,来做成此事。

    既可缓解国内粮食缺口,又能缓解宗室、勋贵与新政的矛盾,还能为内务府再增添一项财源!”

    其实这些法子,真的没甚么高明之处。

    就凭一个禁海令,而内务府却可破例出海贸易,这就意味着无尽的财富。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严格的规矩在建立的同时,就给能够违反规矩的人,创造巨大的利益!

    蜂窝煤算是甚么高端科技么?当然不是,连煤球带炉子,是个人瞧两眼寻个工匠折腾一番也就成了。

    可连绵西山上的煤窑,却只有内务府能开采,其他人严厉禁绝。

    涉及龙脉风水,谁敢偷采,那是要掉脑袋的。

    而除了西山外,距离京城最大的煤窑,是在直隶真定府获鹿县,距京六百里……

    所以,坐拥西山,再将往外盗卖私煤的内务府内鬼打掉,内务府就如同坐拥一座金山。

    海外的利益,或许看起来没有冬日里“煤老板”那么暴利,但做大之后,获利只会更巨!

    另外,贾蔷也想利用这个机会,将他的海船船队组建壮大起来……

    隆安帝这次是真的变了面色,他盯着贾蔷,缓缓道:“朕没想到,你胸中竟有如此丘壑!也是,林如海的弟子,又怎会是顽劣之徒?最难得的,就是缓解新政与宗室和勋贵之间矛盾的提法,可谓高明。”

    贾蔷闻言,面上有些难掩小得意,悄悄看了眼一旁瞪眼的李暄,小声道:“臣肯定是比王爷强那么一丢丢……”

    “呸!”

    李暄狠狠啐一口,面红耳赤道:“好球攮的,你敢昧下爷的功劳!你就会琢磨怎么赚银子,若不是爷教你,不可能把宗室诸王和勋贵都打死了……父皇!”说着,他激动的同隆安帝告状道:“贾蔷先前根本就想借机会把宗室诸王都给治罪圈了,圈起来当猪养,还想黑元平功臣一回!是儿臣告诉他,这样做纯粹是撞客了,父皇断不会答允,还会打他个半死,他这才一点点琢磨出来,既然打不死宗室和勋贵,干脆就拉他们入伙的想法。这些都是经过儿臣的指点,是儿臣教诲的他,他懂个屁啊!”

    隆安帝见一张脸都快绷开的小儿子,转眼看向贾蔷,问道:“果真如此?”

    贾蔷干笑了两声,道:“臣并没说把宗室诸王当猪养,臣怎敢有这份心思?就是觉得他们实在讨厌,也可恨,太上皇大行时,在乾清门那些人的丑陋嘴脸实在是……臣就觉得,干脆趁着内务府抓赃这个机会,清算掉他们得了。果真清理掉那些人,皇上,一年能省多少银子!只是没想到王爷不敢……”

    李暄大怒,在旁边推了贾蔷一把,骂道:“你懂个屁!那叫不敢么?那叫保你的命!不识好歹的,一会儿出宫你等着……”

    “行了!”

    隆安帝喝住李暄后,面色却有些绷不住了,转头对掩口轻笑的尹后笑道:“还真是难得,这两个货……不容易啊。”

    尹后抿嘴笑的极美,同隆安帝道:“皇上,他们正是因为胆大包天,所以才甚么都敢想。旁人心中有忌惮畏惧,便被桎梏住了。不过,皇上果真要放权给他们?臣妾总觉得不大稳妥。这两个,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办正经事的,可别再惹出什么大祸来,让皇上费心操劳给他们补祸……”

    隆安帝摇头道:“只贾蔷一人,朕自然不能放权。此子……确实一门心思只想着如何赚银子,并在此道之能,为朕平生仅见!但其余的,不堪入目。清理宗室……呵,亏你敢想!不知死活!”

    最想清理宗室的人是谁?轮得到贾蔷?若能随着心意来,隆安帝恨不得将那些国蠹碎尸万段,熬成汤汁去喂狗!

    可是,这个天下就是靠无数大大小小的宗族组成的。

    天下有两套法理在运行,一套是国法,另一套则是家法,又叫族规。

    宗族之事若处理不当,是要出大乱子的。

    所以,连隆安帝都要隐忍,贾蔷去清理宗室,不是作死又是甚么?

    但是……

    正因为他有这样的愚蠢,隆安帝才又放下心来。

    贾蔷在讲先前的韬略时,着实让隆安帝生出不小的忌惮来。

    放眼天下,能在心中装着黑辽,装着南海诸国,装着新政,装着宗室、勋贵利益的年轻人,有几个?

    一个没有!

    这样的人,其实是不应该存在的……

    诸皇子,没一个比他聪明。

    贾蔷的位置,又那样敏感显要……

    但一个心中只装着银子,开发黑辽为了银子,南洋诸国为了银子,新政为了银子,甚至为了银子不惜清理宗室……

    嗯,是个极好的可用之才,不错!

    另一旁,李暄眉开眼笑,小声训斥贾蔷道:“听见了没有,听见了没有?没爷教你,你就是不知死活!哈哈!”

    贾蔷嫌弃的看他一眼,不过还是认可:“行行行,一些小问题上,王爷确实要聪明一些。”

    “小问题?你耳朵塞驴毛了,没听父皇刚才说了,处理宗室、勋贵方面,才是最难得的!你想赖账是不是?”

    李暄好胜心倒是有些强,扯住贾蔷,要请皇上圣裁。

    贾蔷挣开后道:“得得得得……算你最聪明,算你最聪明,行了罢!”

    李暄闻言高兴坏了,他又岂是为了意气之争?

    贾蔷伏一次输,可是要替他去云家跑一回腿的!嘎嘎嘎!

    旁人不知他心里打算,见他因为争赢一回就高兴成这样,只觉得是个傻子……

    隆安帝沉吟稍许后,缓缓道:“内务府破个例,倒不是不行。阳城那边原本就有官方商号获准出海,多个内务府,也不算甚么。至于纳宗室和勋贵入股一事……朕准了,但他们到底肯不肯,你们自去寻忠顺亲王李祐,和赵老国公商议。”

    贾蔷对李暄道:“你去寻忠顺王,我和他有仇。”

    李暄差点没笑死过去:“贾蔷啊贾蔷,除了爷,你和这几圈人里哪个没仇?!就是在开国功臣百十家里,和你要好的也才十家!哈哈哈哈!芜湖……哈哈哈!”

    贾蔷:“……”

    尹后忽然侧过脸去,还用凤帕遮掩在前,削肩明显颤动起来……

    隆安帝也是面色古怪了稍许,看着贾蔷道:“你自己心里大概也清楚得罪了多少人,才心心念念的不忘造海船,四处搜刮造海船的船匠,就想着以后逃命用罢?”

    贾蔷干笑难答。

    尹后好笑一场后,放下凤帕,修长眉眼明眸间还残存着笑意,问贾蔷道:“你自己都清楚这样得罪人会坏事,怎就不能改一改?”

    贾蔷叹息一声道:“娘娘,臣也曾犹豫过,可臣一身清白傲骨,铁骨铮铮,实在不愿向不公折腰……”

    “额呕!”

    李暄干呕了声,贾蔷反手推开他。

    尹后笑着同隆安帝道:“敢在皇上跟前张口花花的年轻人,怕只有这么一个了……”

    隆安帝盯了贾蔷一会儿,只盯的贾蔷脸色愈发不自在,才哼了声,道:“早晚仔细他的皮!”

    不过威胁完,却又道:“好好做事,不必怕得罪人。只要所作所为是正经事,大可一往无前!有朕在,有你先生在,总能护得住你!等新政大行天下后,自有大把的时间,供你好好做人。将你说的那几件事办好了,你就是有功于朕,有功于朝廷,有功于社稷的,这些,朕都会让人知道,不会让你没个好结果的。去罢!”

    “谢皇上!”

    贾蔷大礼跪拜罢,又与尹后告辞一声后,就出了凤藻宫,离了皇城。

    李暄也想走,不过被留了下来……

    贾蔷去后,隆安帝看着李暄道:“贾蔷先前是怎么同你说的,与朕说一遍,一个字不要落下。”

    尹后吃惊的看了隆安帝一眼,却没说甚么。

    李暄却干笑了声,道:“父皇,儿臣怕是记不得那么清了……他又不是父皇,儿臣记他的话记那么仔细做甚么……”

    隆安帝脸一黑,咬牙道:“那就能记多少说多少!”

    李暄不敢多嘴,就大概说了遍。

    说完后,隆安帝道:“贾蔷果真想借着内务府,清理宗室?”

    李暄忙道:“这是真的,父皇刚才不是已经允了么,准他先查内务府诸郎中,再去王府拿赃……”

    隆安帝闻言,缓缓点头,与尹后对视一眼后,呼出口气。

    帝王,原是世上最多疑之人。

    不过就目前来看,应该是没差了。

    且这种做派,也更符合一个聪明绝顶的毛头小子。

    隆安帝缓缓道:“明儿你们动手后,你告诉他,不许去侵扰那么多王府,只拿两家,义敏亲王李贡,和端重郡王李吉。其余的,不可妄动。”

    义敏亲王李贡,乃太上皇堂弟,老义敏亲王是世祖爷最疼爱的弟弟,也因此,他那一支素来得太上皇厚爱。

    或许也是因此,太上皇大行时,李贡是宗室里闹的最厉害的老亲王之一,影响极恶劣。

    至于端重郡王李吉就更不用多说了,景初朝夺嫡之中,数李吉最招人恨,也最贪得无厌,家资少说也有百万。

    且在隆安帝还为亲王时,李吉就多次挑衅,为帝所深恨。

    恨到甚么程度呢?

    太上皇大行,唯一一个生殉的太妃,就是李吉生母,丽太妃!

    而如今,隆安帝显然要对这个仇人下手了!

    只要李吉敢反抗,贾蔷就算当场打死他,隆安帝都会为贾蔷撑腰!

    至于宗室其他人,暂时就不必轻动了。

    有了义敏亲王和端重郡王两个“鸡”,其他的“猴”也该知好歹!

    ……

    神京西城。

    宁荣街,宁国府。

    贾蔷回来时,天色已暮。

    下了马,管家李用便来禀报,说是柳湘莲、薛蟠和西府的宝玉都来了,在前厅候着。

    贾蔷点点头,直往前厅而去。

    至前厅后,发现除了三人外,琪官蒋玉涵竟也在。

    酒桌已经支立好,连开胃菜都上了几盘,涮羊肉的锅子也摆在了中间,不过四人却正围着一组暖气片说笑……

    “哎呀,蔷哥儿回来了,你可算回来了!”

    四人虽是柳湘莲最先看到,却是薛蟠率先开口,埋怨道:“你这东道请的,客人都来了,主家倒不在!”

    贾蔷呵呵笑着,在桌边拿起酒壶酒盅,自斟自饮连吃三杯后,笑道:“这是我的不是,自罚三杯,以表歉意。”

    薛蟠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到底是蔷哥儿,爽快!”

    柳湘莲也在笑,宝玉却有些不自在,他如今是真的有些畏惧贾蔷,琪官的目光依旧那么柔情……

    柳湘莲看着贾蔷笑道:“宁侯现在贵重,不比当初。原以为,我们几个再没有一聚的时候了。”

    贾蔷摆手道:“贵重不贵重的,又算怎么说?我平日里对朋友从未变过,你问薛大哥。”

    薛蟠哈哈笑道:“他一天到晚忙的脚跟难着地,不过只要得空,还是去看看我,给我寻了说书先生,还在外面寻过一台戏班子。蔷哥儿是个仗义的!”

    贾蔷呵呵笑道:“宝玉除外啊,这家伙不仅是朋友,还是贾家族亲,我为族长后,宗族规矩严格,虽然许多时候已经对他网开一面了,但还是束缚着。不过今晚且不提其他,只论朋友交情。往后几年估计会越来越忙,这样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但争取每年都能做几回东道,聚一聚。来来来,今晚不醉不归!”

    虽听着有些伤感,薛蟠还是一拍桌子,大声道:“说得好,今晚谁不喝醉了,谁走谁就是孙子!干!”

    五人共饮后,贾蔷单对柳湘莲举杯,道:“二郎,我就不说谢了,尽在酒里。”

    这做派果然极得柳湘莲喜欢,他哈哈大笑数声,然后斟酒举杯,与贾蔷一饮而尽。

    饮罢,众人方忙问怎么回事,贾蔷说了遍后,薛蟠也敬服不已,举杯道:“了不得,为了一个只一面之缘的,就能拼出命去救,我老薛服你了!”

    柳湘莲和他碰杯后,一饮而尽,笑道:“既然是宁侯的人……”

    贾蔷摆手道:“还是按旧时称呼称谓,宁侯是外人叫的。”

    柳湘莲也洒脱,笑道:“好!倒不比文龙痛快,让大家见笑了!”又道:“当日在蔷哥儿会馆见过那倪二,知道他是蔷哥儿的人,所以见他遇到危险时,岂能不救?岂敢不救?若是不救,往后怎还配提一个义字?”

    贾蔷“啧”了声,道:“如今早非先时,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有的人,莫说朋友,便是亲生老子和手足姊妹的生死都没心理会,更何况是朋友的手下?柳二郎之义,我深敬之!”

    柳湘莲正色道:“不说谢,这种话也不必说,说多了外道。再者,蔷哥儿,恕我直言,你最该感谢的,其实是倪二。他是个大孝子,又极爱他女儿,可他老娘、媳妇和女儿被歹人抓了去,歹人还伤害了他女儿,倪二仍没有出卖你,就凭这个,他才当得起一个义字,你莫要辜负了他。”

    贾蔷摆手道:“这还用二郎说?不过我并未直接给他银钱,那是在羞辱他。”

    柳湘莲忙道:“正是此理,这样的人给金银,实在不该。”

    贾蔷笑道:“虽不直接给银钱,但我可以保证,倪二的老娘老有所依,能无忧无虑得养老善终。倪二的妻子不必为生活之苦去操劳,她的女儿,和贾家千金一个待遇,我专门寻了西席,教她读书学礼,认她当个干女儿,将来婚嫁之事,由我来办。至于倪二,自然更会托付重用。

    倪二这边,我尽我诚心,以褒其功。倒是二郎这里,非但给不了甚么报答,还得寻你帮助……”

    柳湘莲哈哈大笑道:“蔷哥儿啊蔷哥儿,你少来这套!你若是打着寻我帮助援手的幌子,来给我送官送财,那你可想岔了!我习惯四处逛逛,四海为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

    ps:七千字大章,求月票!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