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举荐皇后娘娘当总庄主!&.
    !

    皇城,凤藻宫。

    隆安帝刚行至偏殿东暖阁外,制止了昭容彩嫔们的见礼,就听到里面传出奇怪的叫声来……

    “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

    这荒腔走板的怪调声,让隆安帝抽了抽嘴角,面色渐渐古怪。

    又听声音主人,他那混帐儿子李暄气骂道:“贾蔷,爷让你唱你不唱,让爷先唱,爷唱的这样美,你居然还取笑爷?”

    “哈哈哈!”

    贾蔷的笑声爆发出来,随后,尹后那温婉暖煦中又有些娇媚明艳的笑声亦响起。

    李暄显然恼羞成怒,快气疯了,大叫了声:“母后!!”

    尹后到底还是偏心儿子,道:“贾蔷,该你了!方才你既然说了,让小五儿先唱,这会儿他唱罢,便该你了。”

    贾蔷无奈的声音响起:“娘娘,臣没说要唱……是王爷自己乐呵呵的,非要显摆显摆!”

    李暄嘎嘎叫道:“是你推倒了忠顺王李祐后,出了王府高兴唱的!”

    贾蔷“诶”了声,提醒道:“王爷,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忠顺亲王见绣衣卫从他家银库里抄出了内务府珍藏宝物,那是番邦献给皇上的,他也敢私藏。被揭了老底儿后,他恼羞成怒上来扑打我,结果一不留神左脚绊到了右脚,这才摔了一跤,和我一文钱干系都没有!”

    李暄哈哈笑道:“得得得,你说没干系就没干系罢,还左脚绊到右脚……就当爷推的好了!快唱快唱,我母后的话也是旨意,懿旨!贾蔷? 你还敢抗旨不成……”说罢,又同尹后道:“母后,今儿您听听? 儿臣见过嚣张的? 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您听听!”

    尹后笑道:“贾蔷? 快唱来听听。这里又没外人,谁还笑你不成?你看李暄都唱罢了。”

    贾蔷显然推脱不过,清了清嗓子后? 却开口道:“娘娘? 臣和王爷不同,臣还是要脸的……”

    “贾蔷!爷瞧你就是作死!”

    这一转折差点没闪掉李暄的老腰,让他暴跳如雷。

    在他母后当前? 他显然愿意做一个彩衣娱亲的儿子。

    因为愈是在这座天下至尊至贵的深宫内生活过的人? 愈是知道这座宫殿内到底有多么冰冷无情。

    所以? 李暄是真的舍得下脸来? 让尹后高兴高兴。

    贾蔷在尹后的再次要求下? 也终究还是开口唱了:

    “今日痛饮庆功酒? 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短短四句,很浅白的戏文,实际上甚至都谈不上是京剧,只是某一时期的样板戏……

    和当下宫里常听的? 一句话可以拆出七八个典故的昆曲比? 更不在一个台面上。

    不过? 文辞虽浅白? 却将吟唱者心中那份得意骄傲和意志表达的淋漓尽致。

    尹后看着贾蔷,抿嘴笑道:“贾蔷,你壮志未酬? 是甚么壮志未酬啊?”

    李暄捂头道:“母后别问,问就是海外,这家伙魔怔了!”

    尹后登时笑了起来,贾蔷却不服,道:“去海外只是手段,能将西洋那些厉害的手段带回大燕来,也算是利国利民!这难道不是壮志?”

    尹后笑道:“古有三藏法师西天取经,今有大燕侯爷西洋取巧技……你这番志向,日后也不晓得会不会传为佳话。”

    “哼!”

    话音刚落,隆安帝走了进来,道:“这才到哪,就开始饮庆功酒了?”

    尹后见隆安帝进来,显然惊喜,起身相迎,礼罢笑道:“这两个,今儿说是立得大功,说皇上交给他们的差事,只用了两天就完 成了,正盘算着,过两天去城外打猎呢。”

    隆安帝闻言,审视的目光打量起二人来。

    显然,两人都拘谨起来,没有方才又笑又唱那么快意了……

    隆安帝看着贾蔷道:“还去打猎?昨儿晚上才被人伏杀,就不长点记性?作死也没这么上赶着去的罢?”

    贾蔷道:“皇上,臣也不是现在就去。等过几天,王爷把宗室理顺,臣将勋臣那也边理顺后,再想刺杀臣的,要得罪的人就海了去了!他们为了发财,保护臣都来不及,谁还舍得杀臣?”

    看着贾蔷年轻的脸上,满满都是自信,隆安帝一时也不知道该说甚么好。

    果真按贾蔷所言,每年分红给那些人一年大几千两银子,顶得上七八个大庄子一年的收成了,那些人还真要让他三分……

    只是……

    隆安帝皱眉道:“真有那么多?他们占一分股,就能分三五千两,一成股就是三五十万两,朕占八成,岂不是一年要收几百万两?户部国库一年才收四千万两税银,你一个内务府,能抵一成国库?人家都是以一敌百,了不起以一敌万,你倒是敢想,以一抵千万百姓的税赋?”

    贾蔷摆手道:“皇上,这其实真不算甚么新鲜事,也不算臣的能为。您若是将粤省阳城十三行的东家请来,以莫大的信任放权与他,他多半比臣干的还要出色。臣不过半吊子经商手段,在那些晋商、徽商、浙商、粤商眼里,怕是连中平都算不上。”

    隆安帝黑了脸,道:“你连中平都算不上,那内务府的那些总管大臣们又算甚么?都蠢如猪狗么?”

    李暄:“……”

    他目光不善的看着贾蔷,深感被冒犯了。

    尹后在旁边见贾蔷有些尴尬,便笑着宽慰道:“到底是年轻,虽然你先生和韩相他们一心革新朝政,并以考成法来督促外省官员收缴税赋,以充盈国库。但朝廷要的银子,不是商贾的那种银子。若是拿商贾的银子,去给官员们发俸禄,让他们知道了,怕是有人宁肯饿死,也不会看那银子一眼。

    贾蔷,这个道理连本宫都明白,你又何必妄自菲薄?皇上属意你为内务府总管大臣,可不只是因为你会赚银子,更是对你宠眷和信任,你莫要本末倒置了。”

    贾蔷还能说甚么,只能谢恩,而后如实道:“皇上,臣确实有信心,让内务府成为天下第一商号。但也需要皇上派一个,可真正镇的住贪婪腐败和乱往钱庄里胡乱伸手的人,督促钱庄严格遵守规则行事,甚至严格到,连军机处和皇上也不能随便改变的地步。只要做到这一点,臣敢保证,百年内,天家再无缺银之忧。臣其实建议,由皇后娘娘来做这个督官……”

    尹后闻言显然大吃一惊,妙目圆睁看了看贾蔷后,转向隆安帝笑道:“还有比他更大胆的没有?”

    贾蔷忙补充道:“娘娘,臣非信口开河,娘娘对待尹家都要求如此严格。今儿去恪怀郡王府和恪荣郡王府,王爷打的也是娘娘的名头,告诉恪怀郡王和恪荣郡王,娘娘知道他们的作为后有些失望,他们才一言不发,将从内务府拿去的银子归还,并表明会配合户部,对王庄进行田亩清查。所以臣以为,若由娘娘来做这个内务府钱庄的总庄主,一定会最大程度上杜绝别人乱往里面伸手。”

    尹后还想说甚么,隆安帝却是摆了摆手,对贾蔷道:“朕既然已经将内务府交给了你和李暄,那到底该怎么办,请哪个来做这个总庄主……你们自己看着办就是。总之,不许给朕捅娄子……有皇后看着你们也好,朕也放心些。”眼下对隆安帝而言,除了新政外,别无大事。所谓的总庄主,于他看来与儿戏无异。眼下尹后六宫大权都交给了贾元春,又不必晚上陪他看折子,每天都在张罗着各式清淡药膳,或是按时请他去后花园走走,活动活动筋骨。

    这些他都看在眼里,心中也十分满意,所以乐得看到李暄、贾蔷两个小辈,弄些新鲜玩意儿彩衣娱亲。

    顿了顿,隆安帝瞥了眼戴权,又问贾蔷道:“这个节点,你把贾家内眷和林爱卿之女送到船上南下,贾蔷……那些人可是连朕的绣衣卫指挥使都敢围杀。到现在,案子还未破,难寻蛛丝马迹……你就不怕再有人失心疯,对你的船下黑手?”

    贾蔷闻言笑了笑,道:“皇上,若是行陆路,那臣还真不敢。可是行水道……臣如今为绣衣卫指挥使,正好近来将三大千户、十二大百户,还有他们最得利的心腹助手一道打发南下。再加上,臣这一年来,在运河上投进去比一座金山还要多的银子,和漕帮的关系也不错……贼子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不露面则还罢了,若是露出点踪迹来,臣必替皇上除此大害,也为魏永报此大仇!臣就不信,那些藏在地下面都不敢露的魑魅魍魉之辈,还能成甚么大气候!”

    隆安帝闻言,看着意气风发的贾蔷缓缓点了点头,又同尹后道:“看着他们,朕总觉着自己老了……”

    李暄难得壮胆宽慰隆安帝道:“父皇,不是您老了,便是再倒退三十年,您也不会像他这样爱吹牛!”

    隆安帝哼哼了声,尹后则嗔了李暄一眼后,笑劝道:“皇上别苛责孩子们了,难得他能如此坦诚,将心里所想都告诉了皇上。臣妾虽不知前面的朝政事,但想来那些臣子们,断不会如贾蔷这样,愿意将心里各样打算明明白白的都告诉皇上。臣妾觉着,很难得,也真是不错呢。”她看着贾蔷,显然越看越顺眼。

    隆安帝笑道:“好!既然皇后这样为他说话,那朕也就不多说甚么了。”

    说罢,他看向李暄问道:“今日你们还去李晓和李时府上了?”

    李暄干笑了声,点点头道:“宗室里几个老王和国公都在说风凉话,说三哥和四哥在内务府里也没少捞,看看儿臣和贾蔷到底能不能秉公处置,儿臣没法子,才求到三哥和四哥府上。不过好在,他们都通情达理,很支持儿臣和贾蔷的差事。父皇,如今便是不用发行劳什子国债,内务府收回来的银子,也够拆借给户部了。”

    隆安帝不置可否的“唔”了声,又问道:“那宁王府那边怎么说?”

    宁王李皙就是上一任内务府总管大臣,太上皇在时,李皙和义平郡王之子李春、李明,都是九华宫的常客。

    相比之下,李暄兄弟们除了李时外,其他几个都不受太上皇和皇太后的待见。

    宁王李皙最得宠,因而执掌内务府,即便是隆安帝登基之后位置都未改变,直到太上皇驾崩前几个月,他自己请辞了内务府总管之位。

    可想而知,李皙在内务府捞了多少……

    听闻隆安帝之言,贾蔷却沉默了,李暄小声道:“父皇,贾蔷原是准备带绣衣卫去的,可被儿臣强拦下了……”

    隆安帝闻言,眉尖轻轻一挑,一旁尹后也凤眸一凝……

    隆安帝沉声问道:“你为何拦下贾蔷?你们连你三哥、四哥府上都敢带人去,却不敢去宁王府?”

    李暄忙解释道:“父皇,儿臣和贾蔷去三哥、四哥府上时,可没敢带绣衣卫,儿臣是借了母后的招牌,不然还不被他们打出来?至于宁王兄……儿臣总觉着,宁王兄的身份不大一样,朝里好些人都待他不同,甚至父皇不也是待他比其他宗室子弟亲厚三分?儿臣摸不准宁王兄那边的情况,就按下了贾蔷,不让他往那边去。”

    隆安帝眼睛眯了眯,看了李暄稍许后,转向贾蔷,问道:“你准备去宁王府?”

    贾蔷点点头,道:“臣也知道所谓太上皇元子嫡孙的名头……但臣有些想不大明白,老义忠亲王是坏了事被废黜的,身为罪人之子,皇上赐予王爵,并亲厚相待,已经算仁至义尽了,还要怎样?他贪心不足,往内务府里伸手贪腐,是辜负了皇恩,难道就纵由着他?这算甚么道理!”

    李暄小声气骂道:“你懂个屁啊!李皙那人……总之麻烦的很!打了忠顺王不当紧,可要是动了宁王……”

    贾蔷追问道:“他犯了国法,我动了他又能如何?”

    李暄笑骂道:“你这伙脑子里除了银子事精明外,其他的还不如我呢!”回过头对隆安帝道:“父皇,儿臣说不服贾蔷,您教训他!”

    隆安帝呵了声,虽脸上不见甚么笑容,但难得有一分笑意,道:“难得小五也有教人的时候……内务府亏空,就到此为止罢。该追缴的追缴完 ,该赔的赔尽。怎么调整三院七司的官员,你们也可商议着来。再有,将内务府钱庄支撑起来。其余的,就不用你们理会了。贾蔷,处理勋臣诸事时,务必常怀谨慎之心。朕相信,你明白朕的意思。”

    说罢,隆安帝对尹后道:“朕先回去了,还有几本折子没批。”

    尹后忙引着贾蔷、李暄恭送,等隆安帝走后,尹后转过身来,凤眸盯着贾蔷,似笑非笑道:“你这坏东西,皇上没来时怎未同本宫说,要请本宫当劳什子内务府钱庄总庄主?”

    李暄也不满道:“就会拍我父皇的马屁……龙屁!这样的事,合该由爷来说!爷是内务府第一总管大臣,你顶多排第二!”

    贾蔷没理这孙子,同尹后道:“娘娘,臣也是灵机一动,并非蓄意谋之。不过臣现在觉着,娘娘越来越适合这个位置。”

    尹后回到凤榻上坐下,躬身弯腰的那一刹那,贾蔷垂下了眼帘……

    尹后坐正后,就见李暄正盯着贾蔷看,不由好奇道:“五儿在看甚么?”

    李暄嘎嘎笑道:“母后,贾蔷居然脸红了,可见他是在说奉承话,连他自己都觉得羞愧了!要不然,怎会脸红?”

    贾蔷扯了扯嘴角,道:“是地龙烧的太热!王爷想多了……王爷难道不觉得,娘娘最适合这个位置么?”

    李暄摇头道:“我可不想让母后陷入纠纷中,钱庄必然会招惹出许多官司,何苦扰母后的清静?”

    贾蔷闻言就不好多说甚么了,尹后看着二人笑道:“此事本宫会思量一番的,时候不早了,你们且出宫罢。”

    ……

    出了皇城,贾蔷身边百余亲卫,与李暄身边百余王府侍卫,将前后左右都团团护住。

    暗处,也有绣衣卫兴许还有中车府的卫士隐藏着,等待不知是否存在的刺客的出现……

    李暄对这种事视若无睹,见贾蔷皱眉有些不耐烦,劝道:“忍忍罢,背地里的人不会永远藏得下去,早晚弄死他们后,再轻快些。贾蔷,等忙完 这一阵,真去外面打猎?”

    贾蔷笑道:“当然,我还没好好打过猎呢。”说着,他朝李暄挤了挤眼。

    李暄登时反应过来,嘿嘿笑了笑,道:“有趣!这么好顽的事,爷自然也要去。”

    贾蔷哈哈笑道:“先把差事办完 再说……”

    李暄嘿的笑了声,却勒了勒缰绳,将黄骠马靠近了贾蔷稍许,压低声音道:“贾蔷,云家那边你准备甚么时候去办?可别迟了,万一那姑娘害了相思病,想爷想的茶饭不思,觉也睡不着,可怎么得了?”

    贾蔷气笑道:“不是我不去,我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去把那位云家姑娘给弄出来。王爷,这可不是儿戏!”

    李暄急道:“怎么想不出?你家皇贵妃对云家贵人很不错,想来云家不会不知道。你上门去讨要,云家不可能不给!果真落不下脸来,寻云家家主去暗示,他家也一定会给的。贾蔷,此事办成了,爷保证,送你三个极品乳娘!”

    “放屁,少扯臊!”

    贾蔷气骂道。

    李暄嘿嘿一笑,道:“这样,你若应下此事,爷在内务府给薛家那个大傻子寻一个好差事,也省得他整日里没头苍蝇似的乱蹿,如何?”

    贾蔷迟疑了下,道:“王爷准备怎么安顿云家姑娘?你要是始乱终弃,或者回头让王妃给弄死……那我可不办这缺德事。”

    “狗屁!”

    李暄骂道:“你当爷是甚么人?再怎么样,爷也不会亏待自己的女人,更何况还是喜欢的女人!之所以不能接回王府去,是因为云贵人的干系,辈分不对,偏这个还是云贵人的姐姐……父皇要是知道了,怕是能一手捏死我……爷不是同你说了么,在你家附近置办一套宅院,有你照看着,爷还放心点。不过,爷不在的时候,你不许去。”

    贾蔷没好气道:“这还用你说?”

    说话间,到了分岔路口,李暄叮嘱了声:“快点啊!”

    随后就带人回王府去了。

    贾蔷亦带人往西城而去,却并未直接回宁府,而是去了薛宅。

    ……

    宁府后街,香儿胡同。

    薛姨妈宅。

    贾蔷撩起半旧的红紬软帘进来时,屋内竟只宝钗一人在。

    贾蔷都不好落座了,问道:“怎只妹妹一人在家?”

    宝钗正在炕上做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髻儿,身着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眼如水杏,肌肤若雪。

    听闻话声,宝钗有些迷茫的抬起头看了眼,见是贾蔷后,忙起身笑道:“蔷哥哥怎来了?我妈被老太太叫了去抹骨牌了,这会儿子还未回来呢。我哥哥也出去了,说是和一个叫冯紫英的吃酒去了,也还未回来……”一面说,一面也悄悄打量着贾蔷,见其头戴紫金冠,身着斗牛服,腰悬宝剑,脚踩蓝缎织龙纹套皂靴。眉目清秀俊逸,面如冠玉,而身量笔挺如松,不乏英气,她最后笑道:“蔷哥哥有事?快坐罢。”

    贾蔷迟疑了下,还是挨着炕边坐下,见宝钗去桌边斟茶,道:“方才遇到莺儿,她也未说只妹妹一人在家。”

    宝钗抿嘴笑道:“莺儿挨过你的训,素来怕你呢。”

    说着,端茶过来,让与贾蔷。

    一股幽香近来,贾蔷笑了笑,接过茶水后吃了口,也就放在炕桌上了,奇道:“我多咱训过她?她是你的丫头,要训也该你训她才是。”

    宝钗笑道:“是因为香菱的事,原是她误会了,后来我是训了她。”

    贾蔷想起来,笑道:“香菱那会儿才被薛大哥送给我,晚上服侍我休息,其实甚么也没干……早起我出去晨练,回来就见莺儿在揪打香菱。也是看在妹妹的面上,才没揍她。”

    说起此事,宝钗俏脸微霞,摇头道:“我哥哥做的那些事,实在不知如何去提。蔷哥哥来寻我哥哥,是有事么?”

    贾蔷点点头道:“刚从宫里回来,眼下内务府有些好差事,就想来问问薛大哥,可想去内务府当差。马上就是要大婚的人了,总是在外面晃着,也不是正事。能有个差事在身,姨太太和宝妹妹也放心些。不过薛大哥既然不在,我回头再来问罢。”

    宝钗闻言,清明的眸光怔怔看着贾蔷,直到看着他就要起身离去,莫名慌乱起来得心里,满是她哥哥说过的那些话,待贾蔷含笑离去时,脱口而出道:“蔷哥哥,等等。”

    ……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