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黑石密码〕〔第九特区〕〔修罗丹神〕〔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八零团宠小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锋.
    !

    宁安堂上。

    董川、陈然、张泰等七八个武侯子弟坐着吃茶,中午饭都是在这解决的。

    张泰和荆宁侯世子叶超本想灌贾蔷的酒,结果两人轮流上阵也不行,后来请援手,陈然上,陈然不行,武定侯世子郭亮再上,还不行,最后连董川也一发并肩子上……

    喝到最后,发现贾蔷越喝眼睛越清明,面色虽红了些,却也比他们强十倍,一个个终于认输,跑到外面狂吐一场后,回来正经说话。

    贾蔷对这几个元平功臣子弟是比较欣赏的,甚至对其背后的家族,也另眼相看。

    他根本没想到,这七八家分明在九边屯下大量田亩,用边军耕作,一年进项不知凡几,今岁回京前,居然都卖了。

    而眼下竟还未在京城周边大量买地……

    只为了不招摇!

    就这六个字,便将多少世勋高门都比了下去。

    “董兄,以你们几家积累下的家业,便是不入这股,一样富贵。又何必来掺和这趟浑水?”

    贾蔷看着面如重枣,酒意未消的董川问道。

    董川反应了片刻后,缓缓道:“宁侯当面,不说虚言。我们几家虽在九边执掌大权多年,可也远离神京中枢太久。莫说别家,就是元平功臣在京诸家,都疏离我们。所以,我们几家确实需要这个机会,尽快重返中枢。”

    贾蔷侧目相看,道:“这样大的事,你们几个做得了主?”

    董川笑道:“来时自然禀明过家大人,这一点宁侯尽可放心就是。”

    陈然依旧是一脸不羁的模样,不过如今他对贾蔷算是服的有些彻底,打不赢已经够丢脸了,没想到连拼酒都拼不赢,他笑道:“说起来,还托了宁侯的福。几家大人回京后一看,如今的小辈都这样厉害。他们一合计,得,也该磨砺磨砺我们了? 这才放了权……”

    贾蔷哈哈笑道:“不是见京城的小辈这样厉害,是见开国一脉贾家的小辈这样厉害罢?不过也好,都是十八九二十出头的人了? 没必要总托庇于父祖之下。如今开国一脉的部分子弟? 也都支撑起来了……”

    张泰撇嘴道:“宁侯可拉倒罢!他们那叫支撑起来了?他们倒是没指望父祖? 结果都指望你了!”

    郭亮等也纷纷吵吵道:“就是,宁侯你为了拉扯他们,费了多大的心思!便是对儿子也不为过罢?”

    贾蔷笑道:“绝没有的事? 就算帮衬一二? 那也是因为底子太薄。于我看来,其实不愿分甚么开国一脉、元平一脉。自己窝里斗有几个意思?现在西洋那边几个国家,开着无敌舰队? 用火炮和火器? 全世界四处征战殖民? 烧杀抢掠!别说他们的公爵侯爵? 就是一个子爵一个男爵? 都能在一方大陆上占据一国之地? 为所欲为!和那些人竞争作战,才算是真正的好男儿伟丈夫!”

    众人闻言忽然冷场,董川素来沉稳,这会儿也挠了挠头道:“宁侯,海外都是蛮夷之地? 人怕是都未开化……再者? 外面都是瘴气? 虎狼蛇虫遍地? 那有甚么意趣……”

    贾蔷冷笑道:“蛮夷之地?人未开化?那本侯问尔等,为何人家的火器那么犀利?大燕的火器营还在用火绳枪,刮风下雨下雪泛点潮都用不得? 可西洋那些番鬼,却能无视这些,火器射的比弩箭还远,还锋利!人家那火炮放在船上,一排火炮齐射,任你重骑兵、轻骑兵,都要化为齑粉,甚么坚固的城墙能挡得住?还说人家蛮夷?人家造出的海船,能横行万里!征战全天下,抢了黄金白银珠宝回家,把别国的子民,当牲畜一样关在笼子里,训练成奴隶。

    论气力,本侯虽当不起天下第一,也当得起无双猛将了罢?可我从不敢自大轻狂!因为我知道,世道变了!刀剑用的再好,弓箭射的再准,武功再高,抵挡得住火器么?抵挡得住火炮?

    军人,一定要懂得居安思危!那些西洋番鬼,将全世界大半都占了去,已经将船开到大燕隔壁了……你们长辈这一代,或许还不用考虑太多,一时半会儿,那些人未必敢打进来。可要是咱们这一代也不去想,我以祖宗的荣耀保证,将来一定会后悔!”

    董川闻言,脸上的醉意消散不少,看着贾蔷道:“宁侯,若果真如此,为何不上书朝廷?”

    贾蔷摇头道:“眼下朝廷当头大事是新政,这些事我也已经同皇上说过。皇上将信将疑,我就建议皇上,将绣衣卫派出去,出洋,去西洋切实的看看是真是假!如今绣衣卫三大千户,十二位百户,悉数出动!你们等着,最多二年光景,必能带回来让你们心服口服的证言来。

    董川,你们几个和姜林那伙子不同,他们打小生在京里,满脑子都是占据军中话语权,打压开国一脉,排挤不听他们话的元平功臣……除此之外,于他们而言再无大事,他们已经算是废了。但你们要放眼去外面,要开阔胸怀和眼界,心中不仅要有大燕的江河山脉,更要有寰宇之志。哪怕不说西洋番鬼,厄罗斯那些罗刹鬼你们总知道罢?他们现在的火器,也已经不畏风雨了……”

    董川几个脸色都十分凝重起来,只是思量稍许后,董川还是叹息一声,道:“此事,即便我们当真认真去对待,眼下也做不了甚么。宁侯,我们虽和姜林不大相合,非一路人,但我实话实说,现在终究也要如他们一般,先要在军中寻到自己的位置……”

    贾蔷笑道:“我又没说现在让你们和西洋番鬼们拼命,只是提醒你们一声,不要只将眼界局限在大燕,不要和姜家人那样,只想着在军中一家独尊,然后躺在那里用权术,拉起一波打压一波,再拉新人打压旧人,到头来,就姜家稳坐钓鱼台,全然不管是否会削弱军队战力,更不用提在意甚么外敌。你们这几个,将来早晚是要掌权的,到时不要忘记我今日之言就是。

    需知,我大燕国土虽广,却无一寸多余可弃之地。”

    董川一行人彼此看了看后,点点头,董川起身拱手道:“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宁侯今日提点。大燕虽广,无一寸可失之地。宁侯,受教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就先告辞了。今日叨扰了一天,下一回,我们弟兄请东道还席时,还请宁侯务必赏脸!”

    贾蔷闻言哈哈大笑道:“那肯定不会错过!”

    贾蔷送一行人往外行,自角门而出,刚出去,人还未送走,结果就看到赵国公府的车轿行驶而来。

    姜平、姜林骑在马上,护卫着赵国公得宫中御赐的马车。

    权贵圈子里,不认得这马车的人,几乎没有……

    至跟前,二人下马,看到贾蔷站在门楼下侧眸看着二人,如同看要饭的上门,两人脸色都有些不大好看起来。

    除了此地,去谁家这会儿不得赶紧上前问候,大开中门?

    董川几人也是满心无奈,只恨没早走一会儿,这会儿却走不得了。

    七八人上前,朝着马车中见礼问候。

    马车门打开,姜平、姜林忙上前,将老的不成人形,但精神头居然还不错的姜铎搀扶下车。

    姜铎下车站稳后,瘪了瘪没牙的嘴,遥遥看向贾蔷,哼了声,道:“便是贾代善、贾代化活着,今儿也该迎老夫进去坐坐,吃杯茶罢?”

    贾蔷双手环抱而立,摇了摇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姜铎抽了抽嘴角,先瞪住暴怒的次子姜平和幼孙姜林,然后看着贾蔷道:“老夫听闻,你宣扬要与元平功臣消弭仇恨,还说都是大燕军中力量,又没生死之恨,结果却成了世仇,你建那劳什子会馆,便是为了解决此事。如今老夫亲自登门,你居然不让进?看来,你也只是口舌花花夸夸其谈之辈。莫非只是想拉拢一批元平功臣,另起炉灶?”

    贾蔷气笑道:“论动脑筋算心计,我还是比不过老公爷。但我贾蔷到底如何作为,天下人皆知,老国公如何做派,天下人也知。所以,我就不逞口舌之利了。”

    姜铎闻言,佝偻的腰身都渐渐站直了些,直视贾蔷道:“贾蔷,不要辜负老人家的一番好心。老夫并非怕你和林如海,只是觉得,两家并无甚么深仇大恨,没必要结敌放对。老夫料想,你办这些事,多半还是为了帮林如海一把。你以为,没有老夫开口,你在元平功臣内能平趟的开?你大可用对付宗室的手段试试,能不能拿得住那些带兵大将。”

    贾蔷闻言,眯了眯眼,忽地展颜一笑,拱手道:“老国公,想进来讨一杯茶吃就直说,非得东拉西扯说那么多,听的我都糊涂了。既然路过,怎么也得进门吃一盏凉茶才是……请进。”

    姜林:“……”

    董川:“……”

    陈然:“……”

    一众人大感无语,姜铎却呵呵笑道:“不错不错,比老夫那些龟儿猪孙强得多!唉,老子一辈子英雄,怎么就生不出你这样的儿孙?”

    贾蔷呵呵笑道:“老公爷说笑了……”

    正当董川等人以为贾蔷会继续“怂”下去,甚至会夸夸姜家子弟,陈然的眼睛都吊了起来,睥睨鄙视着贾蔷,却听贾蔷道:“老公爷生不出这样的儿孙,可以认个这样的爹嘛。”

    “噗!”

    陈然一个激动下,胃里涌出一股糟酒,喷了出来,随后拼命咳嗽起来。

    姜铎这才又仔细审视了贾蔷一番后,哈哈大笑道:“走走走,里面说话……董家小子,你们也陪老头子进去坐坐。老子最喜欢和年轻人一道说话,感觉着和你们多说说话,能再多活几年。”

    这话登时堵住了董川等想要告辞的借口,不然就是不想让姜铎这老怪物再多活几年……

    尽管董家、陈家、张家、郭家等,都是手握实权的方面大将,但在京里,仍是姜家为王!

    或许董家等如今把持着大半十二团营主将位置,但实际上,十二团营的副将、参将、游击、都司乃至再往下的守备和千总,都可能听命于姜家。

    架空董家、陈家等在边关打熬了几十年,初回至京的“新人”,对姜家来说,只是想不想做的事。

    所以,即便眼下姜家明面上只占着一座西山锐健营,但即便是天子,仍将赵国公奉为第一宣力武臣!

    这会儿姜铎开了口,哪有董川等人还口的余地?

    他们可不是贾蔷,有圣眷、林如海和开国一脉扛鼎之人的身份在,勉强能在老头儿跟前顶两句……

    一行人重回宁安堂,一进门儿,姜铎就“哎哟”了声,老眼第一时间盯住墙边的一排暖气片,道:“老夫早闻贾家出了个好顽意儿,最便宜老夫这样的老人家了。一直等着贾小子来送,可就等不着。打发姜林这个憨货来要,你们俩居然合不拢……啧啧,小家子气!”

    贾蔷哈哈笑道:“老公爷这可冤枉我了,可不是我小气在先。我酷爱骑马,宫里皇后娘娘知道了,还特意送了我一匹照夜玉狮子!后来得知老公爷有一匹绝影宝驹,就想借过来骑上七八年,没想到姜林小气巴拉的不肯借。我这人素来恩怨分明,他不大方,那我也不能做冤大头不是?”

    姜铎闻言,笑声和猫头鹰似的,连连点头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

    说罢,自己在主位上落座后,却不再说此事,毕竟一匹绝影价值何止万金,他他么失心疯了,也不能做这样亏本的买卖,便不再看贾蔷,转头问董川道:“董小子,内务府钱庄的股,买到了?”

    董川闻言苦笑,看了看贾蔷后,终究不敢对姜铎扯谎,只能点头道:“买到了。”

    姜铎又问:“买了多少股?一股多少银子?”

    董川干笑道:“买了两股,一股……”

    贾蔷截断道:“一股五万两。”

    董川、陈然等人纷纷眼观鼻、鼻观口的做好,心里却是恨不能立刻变成透明人,消失无踪。

    这要是果真将股卖到五万两一份,回过头来姜铎未必能捏死贾蔷,但多半会把他们几个的屎给刨出来……

    ……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