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黑石密码〕〔第九特区〕〔修罗丹神〕〔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弃宇宙〕〔影帝偏要住我家〕〔龙王的傲娇日常〕〔上门狂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诅咒之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
    !

    姜铎闻言,笑的像只老夜枭,道:“若不是老夫还没老糊涂,差点就上了你这小狐狸的当了!你还真敢要!”

    贾蔷摇头道:“主要还是免得老公爷作难,买这钱庄股,有一先决条件,姜家无论如何都难做到,所以我也免张这口,让老公爷面上过不去。”

    姜铎老眼盯着贾蔷,缓缓道:“你小子莫要与老夫设埋伏,老夫用这些名堂时,你老子都还未出生呢……董家小子他们都得的了,我姜家得不了?”

    贾蔷笑了笑,道:“既然老公爷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也就如实说了。这内务府钱庄,是一个能生银子的聚宝盆。一分股,三年后一年生银三千两,五年生银五千两。这些都是可以担保的,可以白纸黑字落契。

    其实说句狂妄的话,内务府让我放手施为,怕用不了十年,一分股一年能生一万两都有可能。但是,为了防止各位将这些银子都拿去买地,造成严重的土地兼并,所以想买钱庄股,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留地不留股,留股不留地!当然,一家千儿八百的祭田还是可以有的,但多出一亩地,那就很抱歉了,真不够资格买,买了也会被剥夺。”

    听闻此言,在姜家掌管世务的次子姜平最先受不了了,咬牙道:“贾蔷你算老几,居然让我们卖田庄?那田亩从来是立家之本,没了田地就没了根本!就算你那钱庄能赚再多银子又如何,我们还能指着你吃饭?”

    贾蔷听闻此言却也未恼? 只是善意提醒了句:“姜家能问我算老几的人有,但目前应该只有老公爷,他可以算一个? 你却还差的远。我也不口出恶言来嘲讽你这样的了? 着实没甚么意思? 你也实在不够格。”

    姜平闻言暴怒,只觉得他堂堂赵国公府二爷的脸被羞辱的体无完 肤,张口就想再骂回去? 却被姜铎敲了一拐? 冷笑道:“这小子在金銮殿上敢和老子放对,当初在太上皇跟前进了一罗圈话,韩彬他们都被撵出京去? 回来后人家居然也没报仇……你做得到这些? 再让人高看你一眼? 做不到就闭嘴。”

    训斥完 儿子后? 姜铎却问了同样的问题:“总不能老子以后指着你吃饭罢?”

    贾蔷笑道:“老公爷? 内务府钱庄是天家的? 总庄主可能是皇后娘娘,有贤名满天下的皇后娘娘作保,便是皇上也答应了,往后会遵守钱庄规则。区区小子,自然更不在话下。老公爷? 这钱庄不是我的? 也不是朝廷的? 是天家的!!甚至即便是天家? 也不会随意改动钱庄规则。

    所以你不是指着我吃饭,往深里说都不是指着天家吃饭,你姜家是指着内务府钱庄的规矩吃饭。制定好规矩后? 谁都不能触碰违反,包括我在内。

    这一点,需要每一个持股人共同监督,因为这是大家的饭碗!只要做到这点,姜家就不是指着我吃饭,而是指着你们自己。”

    姜铎闻言,思索了半天后,突然问道:“贾小子,朝廷新政,怕不只是清查田亩,丈量丈量就作罢吧?若只是如此,你小子绝不会做到这一步。可老子实在想不出,那些球攮的酸秀才,到底想做甚么,总不能要翻天,把天下的地都收回去?”

    贾蔷见姜铎一双老眼直勾勾的盯着他,打了个哈哈笑道:“这等事你老直接去问皇上不就是了?且我还是劝你老别惦记这点钱庄股了,一股五万两,何必呢。”

    姜铎嘿嘿笑了笑,道:“你这小猢狲,还给老夫顽起激将法了?”

    说着,又陡然转头看向董川,问道:“董小子,你老子董辅答应不买地了?”

    董川苦笑道:“老公爷,我们家原先倒是想买,只是每回去买地,总被人插一手。买了几个月,竟没买中一处好地,只能作罢……”

    姜铎闻言,脸色难看起来,骂道:“必是那起子没面皮的下作畜生,一个个就会窝里斗,让外人得利,若不是这般,你们怕也没这么容易上这小子的当……董小子,还买不买地,老夫现在亲自乘车和你一道去买,先前看好的地,想买哪块就买哪块,让人买了去,老夫也要人把地让出来!老子倒要看看,还有哪个下流种子敢捣鬼!”

    董川先谢过后,又道:“如今买了钱庄股,就不买地了。不过小子回家后,一定将老公爷的好意告诉家父。”

    姜铎闻言嘿嘿笑了笑,道:“也是,如今你老子手里掌着几千人,随便吃点空饷也够嚼用的了。”

    董家在九边经营几十年,很有底子,怎么着也能吃喝三年。三年后正好分红,两分股一年六千两,顶十几个大庄子的收益了。

    更何况,哪个大将不喝兵血……

    说完 也不给董川解释的机会,又对贾蔷道:“一分股三年后分三千两银子?唔,先给老夫来二十分股,赵国公府家业有些大,嚼用多费些,卖了地,不能没有进项。”

    此言一出,最震惊的便是姜铎次子姜平,他激动道:“老爷,没了地就没了根本,可不能上当受小人蛊惑啊!”

    姜铎破口骂道:“放你娘的屁!你懂个卵子的根本!下作东西,给老子滚,滚出去等着。”

    人前一通大骂,将姜平骂的灰溜溜离开后,又看了眼董川等人,见一个个也都是惊骇莫名,不由得意笑了起来。

    元平功臣大都是穷鬼,但姜家不同,姜家是元平功臣里最富的一家。

    而姜家的财富,多集聚在土地上,只他一家,怕是拥田数十万亩!

    姜家能将这些田地都卖了?怎么可能?

    贾蔷眯了眯眼,看着姜铎道:“老公爷,二十分股,你老想都不要想!我和董世兄他们这样要好,也不过最多卖两分股。便是宗室亲王府,最多也只两分股。二十分股,我他娘的都给你老奔波操劳去了,你老人家想的也忒美了些!”

    姜铎又是一阵夜枭笑,比了比两根枯瘦的手指,道:“就二十分股,一分不能少!办妥了,勋贵其他家里,老子亲自给你和林如海去跑腿,一家一家的劝。谁家敢不卖地,谁家再多买一分地,老子拿拐敲折他的狗腿!你为老夫奔波,老夫也为你奔波,岂不正好?

    啧啧啧,林如海教了个好弟子,招了个好女婿啊!历朝历代变法,宗室权贵从来都是最难啃的骨头,让你一个连影儿都没见着的内务府钱庄给摆平了。旁人看来,何等荒唐?你小子莫要不知足!”

    董川等人无不为这个条件所心动,觉着换作他们是贾蔷,毫无疑问会答应,然而贾蔷依旧摇了摇头,坚决拒绝道:“最多两分股,老公爷,明人不说暗话,二十分股你姜家吃不下。往后的分红太多了,多到你们姜家不敢吃。何苦来哉?”

    姜铎闻言,直直打量了贾蔷片刻,贾蔷丝毫不退让的与其对视着,好一会儿后,姜铎又笑了,点头道:“看来,这个内务府钱庄真是个好东西,老子许下这么大的承诺,你都不退让。不过,你不退让没关系,老夫这就进宫,问问皇上……还有总庄主皇后娘娘,看看老夫有没有这个薄面喽!姜林,走,进宫!!”

    ……

    姜家人离去后,董川一行人也纷纷告辞离去,要尽快将这个消息放出去。

    毫无疑问,赵国公宁肯抛却数十万亩良田,也要换内务府钱庄股份的信儿一旦传出去后,内务府钱庄立刻就会变成炙手可热的存在,不知会吸引多少人的关注和觊觎。

    好在,他们已经得手了,取得了先机。

    董川等人丝毫不怀疑,若非这钱庄股不可交易转换,若非要交易,只能与钱庄交易,那么他们手里的钱庄股,用不了多久就会暴涨到一个惊人的地步,转手就能发大财。

    一群外客走后,贾蔷独自一人坐在宁安堂,静静的思考着今日事。

    董家、陈家、张家等元平功臣,能有这个成色,已经出乎他所料。

    不过想来也是,在大燕这样的勋贵传承体制内,能够屹立多年不倒,还能延续富贵的权贵,又怎么可能是废物点心?

    只是董家、陈家、张家等决定买钱庄股,未必是真的看重他,而是为了融入中枢核心,正如他们所言,几家离开京畿中枢太久,已经融入不进来了……

    譬如一些都中元平功臣,因嫉恨他们回京后夺了十二团营大位,而故意打压他们,让他们有钱都难买地……

    还有甚么,能比同天家一起成为东家,共守一份世代相传的事业,更利于融入核心的?

    核心不是那些元平功臣,而是天家!

    这才是他们下定决心,舍地入股的最大原因!

    只是更让贾蔷吃惊的,则是姜铎这个老狐狸。

    这样的年纪了,还能有这样清醒的头脑、眼光、智慧和魄力,实在可怖!

    那样大的家业,说抛手就抛手,还是几千年来都认为是家族安身立命根本的土地。

    他一点都不怀疑,宫里隆安帝会答应姜铎的要求,二十分又不是两成,用姜铎的话来说,以这么个还没影儿的内务府钱庄,换取新政最难啃的骨头妥协,听起来简直便宜到荒唐的事,傻子才会不答应!

    然而,姜铎就是做了傻子都不会干的事!

    这年老成精的老鬼,自然不是对贾蔷有无穷的信任,以为必能发大财。

    到了他这个地步,银子的确也重要,但远没有家族的政治利益更重要。

    只为了银子,他会去主动说服其他元平功臣,交出土地?!

    这老鬼,应该嗅到了不同的气味……

    姜铎多半猜到抗拒新法的人必能难得好结果,所以这才有意在向天家示好!

    他一辈子都在见风使舵,并且每每都能从危机中逃离,甚至还能因此得利。

    这种天赋让人羡慕……

    用田庄来换钱庄股,这么好的招牌,完 美的避免卷入景初旧臣和新党之间的斗争中,远离朝堂风波。

    虽然眼下的确还看不到大风波起,可这老鬼却是预见到了将来的大风暴,因此才早早的转向,提前上了岸!

    想一想,前世摊丁入亩士绅一体纳粮当差,可不就杀的人头滚滚?

    贾蔷觉得,有些事,他的确需要向这老鬼去学……

    只这份求生本领,就超出他十倍不止!

    而且,他必须要冷静的认知清楚,无论是董家、陈家还是姜家,愿意买入钱庄股的根本动力,其实和银子无关,而是对朝廷政局的一种判断,是基于他们自身的政治利益。

    他若自以为是,洋洋自得,被表面的成功迷住了眼,那就要成为别人眼中的小丑了……

    而且,就算这几家答应了不再光明正大的买地,背后也一定会暗中买地。

    包括董家他们,无非是换个地契主人罢了。

    甚至,他们还会做一些左手倒换右手的把戏。

    到头来,甚么都没损失,反倒得了内务府钱庄的股,每年吃息不说,还能和天家近一步捆绑在一起。

    以这些人的桀骜精明,又怎会听命一小儿的摆布?

    当然,他们还不知道新政到底要走到哪一步……

    三年后,如果内务府钱庄做不到大笔分润股息,那么摊丁入亩这一政策所遭遇到的阻力,绝不会少了宗室和勋贵的这一份。

    所以到底能不能对林如海有帮助,就看这钱庄办的如何了……

    如果这个内务府钱庄没办出声色来,那么贾蔷沦为笑柄不说,如今舍去土地的人,还会光明正大的再去买地。

    大功成大过。

    至于钱庄能办的如何,贾蔷倒是一点都不担忧。

    至少三五年内,想大笔盈利根本不成问题。

    哪怕就将西山得煤拿出来卖,大量的卖,短时间内都足以支撑起一个钱庄来。

    再加上,往海外进行贸易探索,近乎独家的贸易,盈利当然也不会成问题。

    这方面,贾蔷毫无担忧。

    只是,姜家既然是为了投机站队,再让他占去二十分股,岂不是让他家赚大了?

    想了想,贾蔷觉得不能这样容易让姜家得了利去,他决定进宫,和隆安帝说个明白。

    ……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