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对钱没兴趣…… //
    !

    冬夜的瘦西湖,美则美矣,然而却阴冷潮湿。

    黛玉身子不适,所以不愿下船来受寒气。

    但对于富可敌国的盐商们而言,这显然不是问题。

    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寻来了几面玻璃屏风,将小小一座钓鱼台的四面挡上。

    又用薄如蝉翼的绸缎将空隙遮挡住,灯火通透,竟丝毫不遮挡视线……

    因钓鱼台并不宽敞,又寻来成套的梨花楠木雕刻八仙过海桌椅,小巧精致,又有西洋天鹅绒织造而成的地毯铺满地面。

    一座唐时寿仙鼎内烧着银霜炭,上面搁一玉架,放一尺许见方的紫金池,池子内盛放着去了腥的鲜乳,乳正中则摆着一个白玉瓶,里面温着沁香又不甜腻的桂花清酒……

    贾蔷到来时,就见齐太忠引着一个老人,两个中年人,起身相迎。

    八大盐商如今就余这四家,却比从前强盛的多。

    见礼罢,贾蔷与四人入了钓鱼台,看到轩内陈设,他轻轻笑了笑道:“尝闻南方豪富之家,视京城权贵为土官儿。如今见之,倒也不算偏见。”

    除了齐老太爷外,其他三人也都与贾蔷见过面。

    但此一时彼一时,当初在扬州,贾蔷只不过顶着一个“太上皇良臣”的名头,再加上是盐院衙门的亲戚,用这样的身份来行事。

    大家纵然给他三分薄面,也不过是看在其身后太上皇和林如海的面上。

    但对他本身,却远远谈不上甚么敬意,更别提畏惧了。

    然而不过一年过去,贾蔷在京城就冲闯出如此格局来,爵列武侯,官拜绣衣卫指挥使。

    在隆安帝和军机大学士眼里,贾蔷从不干预朝政,也从不往朝廷内安插人,不结交官员,是个孤臣,没甚影响。

    可在外省人看来,贾蔷距离权倾朝野,也只差一步之遥。

    如今他的位份,却不是他们可以用当初的态度来对待的。

    听此诛心之言,三人一时间不知该说甚么好。

    倒是齐太忠,虽然他以布衣与太上皇相交数十年积攒下的最大倚仗没了,可老爷子却活的极为精明,知道贾蔷十分看重海外,而如今齐家为其前驱,这三家也是贾蔷所看重的可用势力,所以倒不会太过敬畏。

    他呵呵笑道:“宁侯说笑了,论起豪富来,如今天下能和宁侯相比的,屈指可数。”

    贾蔷摆手笑道:“这你老可说笑了,这次本侯南下,就是来寻摸些银子回京花花。穷的叮当响……”

    陈家老太爷正要开口说愿意报效些,齐太忠却笑道:“宁侯这一年光往那条运河上丢进去的,怕就有百万两银子了罢?再加上扬州这边的海船工坊,其他零零碎碎的都不说,一年少说往外扔出去三百万两。这样的手笔,天下又有几人能有?”

    李家家主摇头笑道:“虽然不该当着两位老太爷的面说,但看着宁侯这般通天手段,还是不得不服一声老啊。”

    说话间,五人落座。

    正对门口处为上座,几番谦让不得,贾蔷便坐于其上,齐太忠和陈家老太爷分列次座,李、彭两家家主则并坐末席。

    齐太忠对李家家主笑道:“世侄不必以宁侯为准,这世上又有几个他这样的年轻人?”

    又是好一阵夸赞说笑罢,四人见贾蔷面上渐渐露出不耐神色,便结束了寒暄,言归正传。

    齐太忠同贾蔷道:“宁侯,犬子齐万海出海,前往柔佛的人中,除了齐家人马外,也有陈家、李家和彭家的人。他们听闻宁侯之志后,对海外也大有期盼,也愿意为宁侯出一份薄力。只是,还有一事想请教你,但愿宁侯能以实相告。”

    贾蔷道:“你老还是比较了解我的,本侯说话,不敢说一言九鼎,但至少没骗过谁。便是京里那些敌人对手,顶多也只说我一句行事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却没谁说过我是个会说谎的。所以今日大可开诚布公的谈,任何事都可以谈。这钓鱼台内所言之事,上不祷于天,下不祭于地,更不会为第六人知道。你们便是想问问,能否在海外打下一片土地立国都无妨。”

    此言一出,连齐太忠那张老脸都抽抽了起来,道:“那到底可行不可行?”

    贾蔷笑道:“当然可行,不过不能在柔佛,距离大燕太近了。暹罗、爪哇、安南、吕宋、柔佛,大燕周边这些地方,最好还是留给大燕。但这些地方,其实只占了可占之地的百一不到。只要你们心气足够高,世界比你们想的要大的太多。如今西洋欧罗巴那些白皮畜生们四处圈地,都快圈到大燕家门口了。这个时候再不行动,过上十年二十年,即便再想动,也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齐太忠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道:“老夫要是能年轻二十年,说甚么也要亲自走一遭。以大燕为根基,必能干出一番事业来。只可惜,时日无多了……”

    贾蔷看着他笑道:“我是真想让你老能多活几十年,最起码再活五年八年才好。不然,我怕你老死后齐筠未必能掌控得住齐家。不过,无论如何本侯都可给齐家一个保证。即便你几个儿子作死,只要有齐筠在,我都能保齐家不倒。该是齐家的那份,也无人能侵占了去。这个保证,和今日事关系不大。”

    齐太忠闻言登时大为动容,一直以来,以他的城府世故和精明,对于太上皇突然暴毙而齐家出路未明这一困境都始终难寻良策。

    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和太上皇乃布衣之交,所以才能让齐家在扬州恍若封地一般,而想想也知道,隆安帝绝不会允许扬州姓齐!

    眼下隆安帝还在忙活着都中事,朝政还未理清,军权还未握紧,所以齐家还能苟存。

    可是等隆安帝回过神后,齐家这块大肥肉,绝跑不了!

    若非看出这一困局,他又怎会让三子背井离乡,带了许多齐家子弟去海外蛮荒之地?

    人离乡贱,更何况那里还是瘴气横生。

    才不过一年光景,齐家带去的人,就病死了一成多……

    不过,齐太忠认为仍旧值得,死一成两成还是三成,总比被人满门抄斩当牛羊宰割的好。

    但是,如果贾蔷能够作保齐家,那齐家说不得,就能多保留三分元气。

    齐太忠沉吟稍许,道:“宁侯,齐家下一代家主必是齐筠。如今,他也唯宁侯是从。他若能坐得稳家主位,那齐家自然以宁侯马首是瞻。若是坐不稳……宁侯能保全他一命,为我齐家留一脉不绝,其余的,宁侯看着办就是。”

    其余的,便是弃子,自然包括三子齐万海,和齐家在柔佛的基业。

    对于齐太忠如此狠辣果决,陈家、李家、彭家三位家主无不震惊。

    贾蔷却笑了笑,没多说甚么。

    真到那一地步,原该如此。

    三位家主沉默片刻后,李家家主沉声问贾蔷道:“宁侯,小人只一言相问,朝廷是不是真的容不下我们盐商了,要清洗了我们,剥夺我等家财,再扶持出一批新人来?”

    贾蔷摇头道:“本侯可以明白的告诉你,至少目前为止,户部没有任何要动你们的意思。绣衣卫也没接到过任何这方面的旨意……但盐法盐纲一定会改,这一点毋庸置疑。另外,江南赋税占天下三成。所以这边的官,也一定会被更替,大规模的更替。你们从前铺的那些门路,基本上都废了,要从新来过。

    还有一事,你们心里应该清楚。新法新党并不代表新上任的官都是清官好官,韩半山新推出的考察官员官绩的考成法中,第一重要的就是税收,第二重要的,则是维护地方安宁,缉盗数量。

    所以那些官想吃肥肉,根本不必去谈甚么打压盐商,更换盐商,只要严查凶案,你们一家都跑不了。

    新上任的官儿大多是穷官儿,眼睛都是绿的,你们还想和从前那样,即便能花银子摆平,你们几家基本上也要丢大半条命,剩不下甚么了。”

    隆安朝留给这几家的余地,是真不多……

    三家家主彼此看了看,脸色都十分难看,陈家太爷缓缓道:“宁侯可愿如庇佑齐家那样,庇佑我等三家?我等愿意岁岁奉上家财五十万两……”

    贾蔷笑道:“本侯若说对钱没兴趣,你们必会以为我在说疯话。但我告诉你们,我真不缺银子嚼用。只一个冰室营生,一夏天就让我赚的盆满钵满。你们说,本侯要那么多银子干甚么?”

    陈家太爷道:“那宁侯,又需要我等为你做些甚么呢?”

    贾蔷摇头道:“千万不要想着是为我做甚么,是为你们自己做甚么。重耳在外而生,申生在内而亡的典故你们必是都知道的。你们只当出去闯条生路出来,正巧,我也需要你们去安南、暹罗等地,为本侯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你们手下都有一批亡命之徒,也都有白纸扇军师幕僚,当了这么多年盐商,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说黑也算黑,说白也还行。这样的人,最适合去生地扎根。”

    “安南,暹罗……不去柔佛么?”

    彭家家主疑惑问道。

    贾蔷弯起嘴角笑了笑,道:“本侯与齐家交情不同,信任也不同,所以一开始,就能扶持他们在柔佛立足。将来齐家也会是第一批,在海外飞地夺取一片立身之基的家族。但你们不同,你们还要建立足够的功勋,本侯才能以绣衣卫指挥使的身份,调动资源和权力,为你们提供便利。本侯的坦诚直率之言,希望你们莫要觉着失礼。”

    齐太忠这会儿已经从方才的激荡中恢复过来,对陈家太爷并李家、彭家两位家主道:“还犹豫甚么?咱们这几家,原就要寻一条出路。宁侯天生奇才,又有偌大魄力和手段,能拉扯咱们一把,也是平日里烧香敬佛礼出来的缘分。你们还有甚么好拿捏不准的?”

    陈老太爷叹息一声道:“七哥,不是我们拿捏,只是事关那样大的家业……不容易呐。再者,若我们三家也派人出去,宁侯是否愿意庇佑大燕境内的三家人?”

    贾蔷道:“只要你们能派精干之人,将本侯交代的事办妥了,本侯自然会庇佑你们三家在大燕的家族。但留下来的,不能再干犯贱作恶乱法之事。”说着,见三人仍是满面愁容,他顿了顿,笑道:“罢了,你们若仍不放心,本侯可以提前许你们一桩真正可传百世的富贵,以解你们后顾之忧。便是你们遭遇大难家族落败了,可有这份富贵在,也能保你们家族长存。”

    “甚么富贵?”

    四人齐齐问道。

    “本侯如今兼着内务府总管大臣之职,经禀明天子后,决定办一个钱庄,天家的内务府钱庄。你们想买内务府钱庄的股么?一共十成,一成百分,一分十万两。目前只有宗室诸王和武勋亲贵有资格买,其余满朝文武都不行。当然,他们买稍微便宜些……本侯可以特许你们,一家买两分。从此以后,与天家同股。”

    贾蔷微笑着说出让四家大为惊喜的话。

    连齐太忠都是如此,其余三家也都无异议。

    莫说都知道天家开一个钱庄意味着甚么,便是不清楚的,也乐意给贾蔷送银子。

    如今他们不怕贾蔷要银子,就怕他不要。

    景初朝的巨擘权臣一个个都遭了殃靠边站,从前的靠山大都垮台了,新任的两江总督明显对扬州盐商不是很满意,数次请求拜访却是连门都进不去。

    眼下三家感觉就和抱着金元宝走在大街上的孩童一样,周围早就围满了眼睛放光的恶狼。

    若没有齐家在前面撑着,他们早就要出问题了。

    如今得了贾蔷的保证,又得了与天家同股的光彩,他们心底总算是落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头。

    眼见正事说的顺利,彭家家主想到贾蔷还带着内眷一道前来,忽地灵机一动,道:“侯爷,正巧前两天湖南那边的掌柜回来见我,说先前在那边寻到了两个极好的焰火师傅,做了许多焰火。侯爷今日携家眷前来游顽,可要些焰火不要?若要,我这就让人取了来!”

    贾蔷闻言眼睛一亮,笑道:“好啊!不过本侯不仅想要焰火,连擅长做焰火的那两名师傅,也要!”

    这年月,精道于子药的,都是人才!

    彭家家主连忙出去,打发人去取,不过一柱香功夫后就急急送来三大车。

    贾蔷出去看了看后,回头对齐太忠等人笑道:“既然你们应下了此事,那接下来具体该如何办,我会派人来与你们详谈。另外,老爷子也可再寻几家信得过的,也有出海后能立得住足的人家,我手里还有些钱庄股,都是从皇上那讨来的,还能再卖几家。”

    陈家老太爷不等齐太忠开口,便笑道:“宁侯何不将股都拿出来,我们四家足以包圆。”

    贾蔷摆手道:“一家最多拿二分,宗室亲王也不过如此。除了赵国公那个老不羞,闹到皇上御前,还将国公府所有田庄都交了出来,才得去了十分外,其余所有勋贵,都只拿二分。此事做不得假,回头你们派人去京里打听打听也知道。拿太多了,不是福气。”

    齐太忠笑道:“这个钱庄若是由宁侯亲自操持,未来自然不可限量。拿多了,的确不是福气。也罢,老夫就再去寻几家,这是极好的事。”

    贾蔷点点头,道:“再不会有这样的好机会了,这次着实难得。好了,就这么着罢。其余的事,本侯会派人来细谈。告辞!”

    ……

    一盏茶功夫后,二十四桥上摆满了焰火。

    凤姐儿、探春、湘云带着香菱、小角儿、小吉祥等将焰火挨个点燃然后惊笑着跑开。

    一束束五彩缤纷的烟花冲天而起,绚烂多姿。

    贾蔷牵起黛玉的手,在五亭桥上,一起仰望着这世间极美的一幕。

    黛玉轻轻倚在贾蔷怀中,看着那一丛丛焰火,不由的痴了……

    但愿,年年有此夜。

    ……

    ps:昨天得了个白银盟和一个盟主,本想来爆肝一晚上码字报答,还奢侈了把,买了两盒鸭脖鸭架,结果中招了,晚上写到一半,就一泻千里了……书里写的都是人算能胜天算,可现实中,却是如此操蛋,我快住在马桶上了,今天还上大推,哭惨……我要加油,我要加油。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偷香(杨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我有一棵神话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