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江辰唐楚楚〕〔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修仙琐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七百四十九章 诛恶!*.
    !

    神京,皇城。

    凤藻宫。

    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偏殿内,隆安帝与尹后用膳罢,目光落在了与他相貌七八分像,但看起来比他还冷峻,还高傲的长子面上。

    沉吟稍许,隆安帝缓缓道:“李景,李暄被下毒一案的原委,你心里也清楚了。朕听闻你母后说,你不愿去与宁郡王李皙握手言和?”

    宁王李皙已经被放回王府,并未治罪夺爵,连降等都不曾。

    如今李皙和承泽老亲王等人,得机会就在宗室里宣扬隆安帝的宽仁厚德……

    一时间,因端重郡王、义敏亲王案而备受宗室指责的隆安帝,名声大好。

    这是极明智的做法,可传为宗室亲亲之佳话。

    这种情况下,隆安帝又托尹后转过李景,让他主动去和宁王和解。

    也是他用心良苦,想给这个长子,再一次的机会……

    看到李景大哭进宫,发疯了般要杀李皙,隆安帝终究还是动了舐犊之情。

    一个能友爱手足的皇子,能坏到哪去?

    皇帝从来爱长子,隆安帝也不曾摆脱此例。

    只可惜,原本能够很好扬名的一个安排,甚至隆安帝为避免父子相冲,还刻意让尹后转告,不可不谓之用心良苦!

    谁料,仍被李景一口拒绝。

    哪怕尹后背着隆安帝私下里严厉训斥警告,又苦苦替他分析解析,可李景对于去向李皙握手言和,仍是嗤之以鼻。

    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听闻隆安帝之言,李景淡淡道:“父皇,儿臣不是有错不认当不起之人,只是李皙不同。”

    隆安帝面无表情道:“李皙如何不同?”

    李景道:“李皙此子,狼子野心,素以太上皇元孙自居。他此次虽无害五弟之行,但必有此心。父皇,李皙不仅结交宗室,还广交三教九流,市井之中皆传贤皇孙。儿臣实无法与此类贼子言和,也想不明白,父皇为何会放过他。”

    隆安帝闻言面色一沉,道:“你能看出一些问题来很好,可是难道仅仅如此?李景,你要明白,便是为天子,也有许多不由己之事。不仅朕如此,太上皇亦如此,太祖、太宗皇帝,同样如此。若仅凭帝王二字,就以为可以唯我独尊,言出法随,那还要帝王之术做甚么?身为尊者,不可倚贵为凭。若只能倚仗皇位之尊而行事,只会成为昏庸之君,成为亡国之君!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一旁尹后闻言,激动的手都微微颤栗起来,她无比期盼的看着李景,希望这个长子能够聪明些,抓住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学会低头。

    李景骄傲,难道隆安帝就不骄傲么?

    素来孤傲的隆安帝,因为人父,甘愿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出机会,甚至一再退让,以教诲长子……

    可是,李景,终究还是让她失望了……

    李景垂着眼帘,对于隆安帝的苦心教诲,恍若未闻一般坐在那,无动于衷。

    总之,他绝不会去和李皙那等包藏祸心蝇营狗苟之辈握手言和的。

    尹后见之面色苍白,眼中所蕴之泪都快忍不住溢出,心中之痛苦,难以言表。

    而隆安帝脸色也难看之极,正当他要发怒训斥时,就见一张伤的乱七八糟的脸从一旁冒出,赔笑道:“父皇,要不儿臣代大哥去罢?大哥性子原是这样,再者,也是为了儿臣这个当弟弟的出头,才打伤了宁王兄。儿臣愿意去,再扰李皙一个东道,嘿嘿嘿,儿臣看他这回还请不请儿臣吃席了!他若还敢请,儿臣就伏他了!”

    看着眉飞色舞一脸坏笑的幼子,隆安帝抽了抽嘴角,硬是不知该说甚么才好。

    这个混帐,真是……

    尹后忙斥道:“小五,不许胡闹。你好生在宫里躺着,再出去胡闹,你的好多着呢!这一次因此事,你惹出多大的乱子,还敢乱蹿!”

    李暄闻言登时垂头丧气,叹息一声道:“唉,贾蔷怎还不回来……”

    隆安帝冷哼一声,道:“他回来又能如何?”

    李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登时又来了精神,他嘿嘿笑道:“父皇,儿臣同你说,贾蔷才是真正的惹祸精,到哪都不会安生。不信您瞧着,江南那边要是平静无事,儿臣甘愿领一顿廷杖!嘎嘎!且等他回来,知道窦广德他们趁着他离京的时候来了这么一出……哈哈哈哈!”

    似乎只想想那画面就觉得超有趣,李暄话没说完,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在隆安帝还没发怒前,一旁李景忽地一巴掌拍其后脑勺上,李暄差点没咬住舌头,老实不笑了。

    隆安帝也不再多言,只与尹后道了句:“朕去批折子了。”

    就阔步离去。

    隆安帝走后,尹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个儿子……

    ……

    金陵,宁国府。

    后宅上房内,凤姐儿始终坐立难安。

    得知她父亲、兄弟还有王家那么多人被抓后,凤姐儿慌乱惊惧。

    屋漏偏逢连夜雨,她心中的顶梁柱大靠山此时也出了事,被那还不快点死的疯婆子害了一遭,官司缠身,危在旦夕……

    凤姐儿只觉得心焦如焚!

    此时家里再无人欢心笑闹,连香菱都坐在角落里,和小吉祥、小角儿一道吧嗒吧嗒的落泪。

    可卿眼中的幽幽郁色更浓了,平儿也满脸担忧焦急。

    探春还好,坐在那问黛玉道:“林姐姐,你果真不怕?”

    黛玉摇了摇头道:“我信他。”

    湘云钦佩道:“林姐姐果真不一样了,换做二年前,这会儿怕哭晕过去几回了。”

    黛玉没好气白她一眼,心道不一样个屁,若不是蔷哥儿提前打好了预防,她这会儿也要哭晕过去!

    不过,又觉着这样还真好顽。

    看看大家,果然愈发敬佩她了不是?嘻~

    黛玉不敢多想,怕忍不住笑出来,便岔开话题问邢岫烟道:“姐姐今年多大了?”

    邢岫烟笑道:“十五岁了,虚岁十六了。”

    黛玉笑道:“那比我长一岁。瞧姐姐的气度,必是读过书了的。”

    其实也有些奇怪,当下这世道,便是富家高门的小姐都未必读书,譬如凤姐儿。

    绝大多数穷苦人家的男孩子都读不起书,绝大多数普通百姓家的女孩子也不可能读书。

    可若不读书,邢岫烟又怎会有这样的气度?

    面对满屋子的光鲜,她的衣着甚至远不能和丫鬟相比,可邢岫烟依旧似闲云野鹤般,平淡处之,竟颇有几分安贫乐道之韵。

    邢岫烟笑道:“我有一师父,名唤妙玉,在蟠香寺修炼。我家原寒素,赁的是她庙里的房子,住了十年,无事到她庙里去作伴,我所认的字都是承她所授。”

    一旁湘云道:“竟是这个理,想来是佛经读的多了,才有姐姐这样的气度……”话锋一转,又好奇的问黛玉道:“林老爷派人说的那样可怕,林姐姐你果真一点也不忧恼?”

    黛玉:“……”

    我真不想说谎骗人呐!

    好在正此时,外面忽然进来了个婆子,对凤姐儿道:“侯爷派人回来传话,让奶奶坐车去王家接了老太太,再到总督府衙大牢前等着接王家老爷。”

    “哎呀!我爹爹他……”

    凤姐儿得闻其父无恙,满心惊喜,喜罢又满怀希望问道:“那王仁呢?”

    婆子摇头道:“前面没说。”

    凤姐儿心又沉了下去,这时黛玉走过来,同凤姐儿道:“凤姐姐,若是能救的,蔷哥儿一定会救。这个时候,他原该即刻回京和我爹爹一起商议如何度过难关,可蔷哥儿仍留下来操持此事。你要多体谅他,不可再心生埋怨。”

    黛玉同姊妹们说话极少肃起脸来,可她果真俏脸上不带笑意,却自有一股威凛之气,探春、湘云、香菱、晴雯都都站在了她身后。

    平儿则走到面色有些发白的凤姐儿跟前,拉着她的胳膊劝道:“奶奶,先去接了老太太,再一道去接老爷罢。外面那许多事,原由不得人的。”

    凤姐儿点头强笑道:“我明白,不会怪错人的。王仁他……果真做了错事,也是……死有余辜。”

    凤姐儿出去后,众人都好一阵没说话。

    探春和湘云对视一眼后,又一起看向了黛玉。

    隐隐约约,咂摸过来一些味来……

    ……

    两江总督府衙,大牢内。

    贾蔷苦苦请求,甚至不惜搬出了宁国侯、绣衣卫指挥使的爵职说事,最后终于说动了铁面无情的两江总督李睿,放了暂且无罪的贾敞、贾、王子贤、史瞿、薛义、金彩等十来人。

    而有确凿罪证的贾家诸家老并各房子弟,凤姐儿兄弟王仁等王家子弟等等,却是一个不放。

    贾蔷让凤姐儿老子王子贤等先一步出牢房,在外面等候。

    等这些人出去之后,贾蔷脸上的神色就消失了,腰也直了起来。

    周围牢房里仍是哭爹喊娘求贾蔷救他们的声音,贾蔷问身旁商卓道:“那十八船的总掌柜是哪个?”

    商卓指了指牢里一个生的慈眉善目穿一身员外服,怎么看都像好人的老人,道:“这是漕帮江南分舵的一位舵主,是漕帮两大支其中一支梅家的人。十八船里,有近一半的孩子,都是他让人沿着运河从各地偷骗出来的……”

    贾蔷点点头,看了眼此人,见他满面惊恐灰败,哆哆嗦嗦想说甚么,他回头对商卓道:“叫铁牛来。”

    未几,有人将黑熊精一样的铁牛带了进来。

    贾蔷对铁牛道:“姐夫,就是这个老畜生做下了那等没人性的恶事,我着实不想看他再当个人,我想杀了他,想砸碎他每一根骨头……”

    铁牛瓮声道:“蔷哥儿,不用你来,杀他脏你的手,俺来!”

    说罢,从一旁抄起一个铁锁往牢里进。

    牢房自有牢房的规矩,换一个人未必能进得去。

    可铁牛是贾蔷亲口叫“姐夫”,还有资格喊贾蔷一声“蔷哥儿”的人,所以江南提刑按察司都未阻拦。

    铁牛进牢房后,那梅家人只能惊恐的发出“呃呃”声,铁牛狞笑一声,骂道:“你这披着人皮的老畜生,也会怕?”

    骂罢,举起铁锤“砰”的一下砸下……

    随着渗人的骨头碎裂声不断响起,贾、史、薛、王四大家族的人一个个连呼吸都快惊恐的停止了。

    贾蔷双手拢于袖中,于两江总督李睿道了句:“其他人,要明正典刑,只能从重,不可放过一人。没有江南官员庇佑分钱,这群渣滓做不到这样猖獗。四大家族的人,但凡有罪者,本侯一个没放过。两江官场上如何处置,本侯不赘言,会留一队绣衣卫于此。李督臣,好自为之。”

    说罢,在两江督臣巡抚等高官阴晴不定的面色下,在贾、史、薛、王四大家族数以百计的族人绝望的哀嚎中,贾蔷转身飘然而去。

    其身后,沾满血迹和碎肉骨渣的铁牛,恍若恶魔临世。

    ……

    ps:票票,求票票~~~双倍期间,争取冲上去些啊!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