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吟游刺杀录〕〔顶级神豪林云〕〔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龙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七百六十二章 辽东案发 //
    !

    神京西城,荣国府。

    荣庆堂上。

    满堂欢!

    一屋子叽叽喳喳笑声充盈着每个角落的女孩子们,连她们一并去的丫鬟也在。

    她们将一件件南省土产拿来送给贾母、李纨、迎春、宝玉等人,讲述着江南的见闻和喜乐。

    贾母同李纨笑道:“往南边走一遭,开了眼界见了世面,这精气神都不一样了。下回再有这样的好事,连我们也跟着去。”

    李纨笑道:“果真走得开,必是要跟了去的。”

    凤姐儿在一旁笑道:“必是有机会的,蔷儿在南省好大的家业,日后还能少得了机会?”

    贾母瞧凤姐儿意气风发彩绣辉煌的模样,笑问道:“这次回去,可瞧见你老子娘了?”

    凤姐儿正拿着匹苏锦给李纨,闻言忙回笑道:“瞧见了!何止瞧见了,这次还一并跟了来!”

    贾母闻言,心里就有些不自在了。

    如今荣国府凤姐儿管家,算是当家太太。

    可虽说贾赦夫妇怕是永远回不来了,却也没有将亲家接到婆家来过日子的道理。

    这往后,是算贾家,还是算王家?

    凤姐儿何等伶俐,一眼就看出贾母神色不大对,转眼一想,就猜出七八分来,便敛了笑容叹息道:“因家里出了大事,这会儿直接送去了舅舅那边,往后就在那边住下了。”

    贾母闻言心里先是安稳了些,随即又关心问道:“家里出了甚么大事,可要紧不要紧?”

    凤姐儿眼圈都红了,将南省采生折割案说了遍,最后道:“金陵贾家、史家、王家、薛家,凡牵扯进去的爷们儿,大部分都被抓入大牢,剩下的没几个。蔷儿正和两江总督打擂,都快打起来了,偏这时,收到了京里十万火急送来的信,说是被太太血书控告忤逆不孝,满朝上下都在弹劾他,形势十分凶险。所以蔷儿只将我爹爹和七八个老实本分的救出来后,就急急回京了。南省的案子,他自身都难保,也顾全不得。如今我弟弟王仁还在不在了也不知道,我爹娘去王家寻法子去了……”

    贾母听了这个信儿后,懵了好半晌。

    年轻一辈对于金陵老家的族人,多没甚么印象,自然也谈不上甚么感情。

    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对于金陵分宗的人,和陌生人差不离儿。

    可贾母是打金陵上京的,打小在金陵侯府长大,对于那边有特殊的乡情。

    此刻听闻老家被连锅端了,心里当真犹如刀绞。

    最让她心里恼恨的是,原本贾蔷或许能救人,竟被京里这场忘八事给耽搁了……

    该死啊!

    该死!!

    凤姐儿眼珠轻转,担心贾母逼贾蔷给金陵老家的人出头,便叹声问道:“老祖宗,家里……到底是怎回事?蔷儿都快气疯了,说当初是把太太交给了你老封君,他并未插手,怎会让人里外勾结,要置他于死地?”

    贾母面色发白,拍着软榻怒骂道:“还不都是袭人那个小滢妇,黑了心的下流种子,做下这等下作事来!”

    袭人?

    众姊妹闻言都大吃一惊,纷纷看向宝玉。

    宝玉低头不语,神情不喜不悲……

    凤姐儿忙又同贾母道:“还是林妹妹劝他说,这世上岂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外面那些人那样坏,手段本不是后宅妇人能防得住的,所以让他不要埋怨老祖宗。蔷儿说他自不会怪老太太,只是其他人……”

    凤姐儿心中揣测贾蔷这回再不能放过王夫人和贾赦夫妇,所以提前劝贾母撂开手。

    可贾母又怎能真的眼见家里儿孙自相残杀?

    正当她愁眉不展不知如何说话时,林之孝家的进来道:“老太太,前面传话进来,说侯爷回来了,直接去了后街薛家。”

    凤姐儿并诸姊妹们还不知道薛家事,听闻贾蔷回来后先去了薛家,纷纷纳罕。

    迎春叹息一声道:“宝姑娘的哥哥又被打狠了……”

    “噗嗤!”

    探春、湘云闻言齐齐喷笑,她们不是幸灾乐祸,是真没忍住。

    伸开手算算,这二年里,薛蟠下炕的时间加在一起,满打满算怕也没一个月……

    不过在得知为何被打,又被打成甚么样,如今还要再被打一遭后,众人就都笑不出来了。

    贾母同林之孝家的道:“快再去看着,有甚么信儿早早报来。”

    林之孝家的应下出去后,贾母摇头道:“这事啊,一桩接着一桩,再没个省心的时候!”顿了顿,见诸姊妹们神情肃穆,又笑道:“倒也不是都是坏事,也有好事。宝玉快要成亲了……”

    这消息就如一块巨石从天而降落入湖水中一样,激起千重浪来。

    连凤姐儿一并,探春、湘云、惜春还有许多丫鬟们,纷纷惊喜笑开,一个个同宝玉道起喜来!

    宝玉也笑了起来,不过不是害羞,而是强笑……

    凤姐儿忙问道:“说的是哪一家姑娘?”

    贾母笑道:“倒也算门当户对,是赵国公家的嫡小姐!”

    “赵国公?”

    诸姊妹们都吃了一惊,她们原本是不知道甚么赵国公李国公的,可因为贾蔷和赵国公姜家打的着实不止一回,薛蟠头一回挨打,好像便和赵国公府的小国公有关。

    开国功臣一脉和元平功臣一脉的龃龉,她们也都听说过,怎还和赵国公家联姻了?

    凤姐儿倒是反应快些,道:“都说高门嫁女,低门娶妇。理他甚么心思,左右是姑娘嫁进咱们贾家来,还怕有甚么奸计?”

    要么说贾母最喜凤姐儿,端的能将话说进她心坎儿里,贾母笑道:“谁说不是这个理儿?连玉儿她老子都点了头了!”

    凤姐儿拍手笑道:“那这桩亲事再没差了,板上钉钉!哎哟哟,我来那年,宝玉才多大?如今都要娶亲了!了不得,等来年再生了孩子,宝玉都要当爹了!”

    这话说的一屋子姑娘笑疯了,她们简直无法想象,宝玉当爹后会是甚么样子。

    这世上从来都是严父慈母,宝玉会像贾政那样严厉管教,还是拉着儿子一道研磨花瓣做胭脂?

    贾母也乐的合不拢嘴,将宝玉唤到身边,爱怜的摩挲着他的脖颈,道:“就要成大人了,我能瞧着你娶了亲,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便是合眼也放心的下了。”

    凤姐儿在一旁吃味道:“老祖宗这话可没道理了,放眼瞧瞧,这满屋子哪个不是你老封君的儿孙?难道就宝玉一个?”

    贾母啐笑道:“你少在这卖巧!你们还用得着我来看?赵国公府那边原想是娶一个过去的,我让他家老公爷自己去寻蔷哥儿谈。那老货也是个伶俐的,听我这么一说,断不再开口了。”

    凤姐儿哈哈大笑道:“他倒明白道理,蔷儿虽是个厉害的,阖族上下没几个敢和他说话,可对家里这些个姑姑姊妹,却是疼爱的紧。我倒想瞧瞧看,日后他要给她们姊妹寻个甚么样的婆家。”

    “呸呸!”

    一阵啐声响起,声讨声随之而来。

    凤姐儿也不怕,只是大笑不已。

    看到荣庆堂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贾母心里那叫一个熨帖,脸上也多了许多笑容。

    正这时,又见林之孝家的进来,道:“老太太,前面传话,说薛家的忠顺亲王已经走了,带来的宗人府人手被侯爷全都抓了起来也带走了,薛家没事了。”

    湘云“噗嗤”一笑,道:“果然是蔷哥哥的做派!”

    贾母起身道:“走,咱们一道去看看,宽慰宽慰姨太太,到底是客。宝丫头近来可清减了许多,瘦的不像样了。摊上那么个哥哥,真是冤孽!”

    ……

    皇城,大明宫。

    养心殿内,忠顺亲王李祐神情激动的向隆安帝控诉着贾蔷的跋扈。

    隆安帝面沉如水,等李祐说完后,也没言语,只是看了眼韩彬。

    韩彬自然知道宗室安稳之重要,他思量稍许,开口道:“王爷可采买了内务府钱庄股?”

    李祐听这话心都在滴血,咬牙道:“自然!朝廷有难处,本王为大宗令,岂能袖手旁观?”

    韩彬笑道:“宗室买钱庄股,是一万两一分股,勋臣买,是两万两一分股。这一次,贾蔷带了二百分股南下,以十万两一股的价钱,卖出了两千万两。也就是说,王爷拿出二万两来买钱庄股,连半年光景都没用,就翻了十倍!”

    李祐闻言,当场懵在那……

    “两,两千万两?!”

    李祐结巴道:“银子带回来了?”

    韩彬摇头道:“贾蔷让那些人用这二千万两银子去暹罗、安南等国采买粮食,以粮抵银。”

    李祐下意识道:“他该不会是胡说八道骗人罢?”

    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贾蔷又不是傻子,岂敢以这样的事来弄鬼?

    可如此一来……

    老天爷!

    看到李祐楞在那里,隆安帝淡淡道:“所以,不是朕宽纵他,而是有大功当前,宗室里还出了那么多破烂事,这板子,还能打得下去么?李祐,忠顺王府和贾家没甚解不开的深仇大恨。往后宗室诸王的富贵,怕是要系在内务府钱庄上了。

    以贾蔷的能为,你们一二万两,何止会变成一二十万两?再翻几倍都有可能。

    所以,这个时候,宗室要安分,要和朕站在一起,莫要窜上跳下的瞎折腾。

    贾蔷行事虽大胆了些,言辞或许跋扈了些,可终究是占着一个理的。

    但凡他有理亏之处,也早被彼辈吃的骨头不剩。

    既然人家占着理,你又有甚么忍不得的?”

    李祐闻言,只能低头应下告退。

    李祐走后,韩彬看着隆安帝沉声道:“皇上,如果贾蔷所言为真,那么宗室里确实有问题,还是极大的问题!”

    隆安帝点点头,道:“此事朕心中有数,韩卿放心。韩卿,方才朕接到了封急奏,是辽东道巡按御史六百里急递呈上的一封奏折,上面对辽西蒙古不安分的缘由,有了一个新说法,你看看。”

    看着隆安帝阴沉的脸色,韩彬心中便知有异,自戴权手中接过密折飞速扫过一遍后,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

    合上密折后,韩彬沉声道:“此案要详查,让蓟辽总督府先去查,再由大理寺、刑部和御史台复查!”

    隆安帝闻言笑了笑,道:“这份是两江总督府送来了。”

    说着,从御案上拿出第二封密折,戴权接过后转递给韩彬。

    韩彬看过,眉头愈发紧皱。

    隆安帝叹息一声道:“所以说,窦现并非是个坏臣子。那些功臣子弟,当真是毫无底线可言。”

    韩彬闻言,面色微微一变。

    看来,窦广德在朝堂之上,仍有一线生机……

    他沉吟稍许道:“皇上,江南案,是贾蔷发现的,并下辣手惩治了番,并未包庇。至于辽东那边,一旦查实,臣相信,他也不会多说甚么……”

    隆安帝闻言笑道:“爱卿放心,朕还不至于昏聩至斯,将这些事迁怒到贾蔷头上。那混帐虽说愣头青似的尥蹶子,还胆大包天的想让朕赐死李晓……可他只要一直能这样在朕跟前坦坦荡荡,朕反倒能保他一世富贵!

    相比于藏在暗处的那些魑魅魍魉,朕更放心他这样想甚么就说甚么的臣子。果真朝廷上都是这样的臣子,朕虽然会被气的少活几年,可也省心的多!

    先前皇后已经来和朕说了好一起子好话了,爱卿就不必再为那孽障多说甚么了。

    都说那孽障孤拐高傲,将朝野上下得罪尽了,朕看也不尽然。

    朕的皇后,朕的元辅,甚至是几位大学士加一起,不都觉得他是个好的?”

    韩彬笑道:“不瞒皇上,此子着实是个异类,臣的确喜欢这孩子。”

    隆安帝冷笑一声道:“喜欢有甚么用?朕难道对他还不够好?人家不照样不领情,在江南造的海船都快起好了。朕倒想看看,他跑得掉跑不掉!天真!”

    韩彬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隆安帝也是摇头笑了笑,目光落在御案上另一份从江南送来的折子上。

    里面有贾蔷在扬州、苏州二地的所有记载,尤其以扬州船坞为重。

    人就是这样,先前心中还恨个半死,可这会儿发现贾蔷真心想溜,心思就又起了些变化。

    这样的臣子,还是得多用几年……

    ……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万界圆梦师〕〔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不科学御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我的相公很腹黑〕〔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