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天周婉秋小草〕〔娱乐超级奶爸〕〔陈黄皮叶红鱼〕〔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顶级狂龙夏天〕〔天王殿夏天〕〔夏天天王殿笔趣阁〕〔无敌天王归来〕〔重生之彪悍奶爸〕〔农家弃女〕〔深空彼岸〕〔天师下山〕〔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一号狂婿夏天〕〔神兽召唤师〕〔六年浴血王者归来〕〔龙零〕〔寒门小福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厌&.
    !

    荣国府,荣庆堂。

    看到贾蔷进来,本就满面欢喜的贾母,愈发高兴了,不过还是佯作不喜,怪道:“才回来三天,倒是在宫里住了两宿。到底哪里才是你家?”

    此时贾母、薛姨妈、李纨、凤姐儿并诸姊妹们俱在。

    凤姐儿啧啧笑道:“了不得了,怪道人家赵国公府嫁过来一个女儿不说,还想从族里选一个娶回去!”

    连李纨都笑道:“族里得闻消息后,心动的不是一家两家,连我这里都来走门路送礼,托我同蔷儿你说情呢,闹人。”

    贾蔷摆手道:“谁说都不行,姜家元平功臣之首,贾家开国一脉为尊,宝玉的亲事是宫里恩准的,也就罢了。再来一桩,说不过去,太犯忌讳了。”

    这说法真是让人扫兴,众人如迎头一盆雪,贾母也嗔怪道:“又不是和两府联姻,你也管得了?”

    贾蔷摇了摇头,没再这事上多说甚么。

    贾母差点气厥,知道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过她倒知道往哪里寻公道:“玉儿,你瞧瞧,你瞧瞧!”

    黛玉上身着一件金丝织锦对襟裳,下面则是烟云蝴蝶裙,并膝坐在那,右手搭在椅臂上,上身微微侧着,听闻贾母之言,俏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玩味,摇头道:“老太太同我说?我又如何管得了他?”眼波一转,看向一旁的宝钗,笑道:“还是同宝姐姐说罢,她说的,许他还听些。”

    听闻此言,宝钗俏脸大红,一旁凤姐儿没忍住,生生笑出声来。

    她倒是心疼贾蔷,主动解围道:“那是,日后宝姑娘是郡主身边的才人赞善,女官之职,她的话,蔷儿许是要听几分。”

    黛玉见这凤丫头竟向着宝钗说话,冷笑一声道:“宝丫头的话他未必会听,你这二婶婶的,他多半会听!”

    凤姐儿已经得了贾母的首肯,再者本就是个泼辣的性子,这会儿已经不再害臊了,只是摇头哈哈大笑道:“林妹妹这话说偏了,我们都不成,蔷儿的心尖尖上,就坐着你一个!”

    黛玉闻言惊羞,啐道:“凤丫头要疯!”

    诸姊妹看戏看的好不热闹,一个个悄悄的你拉我一把,我给你一个眼色。

    贾蔷干咳了两声,让话题回归了最初,同贾母解释道:“姜家门儿里全靠赵国公一人撑着,他家门里的糟心事比贾家只多不少。等姜铎死后,姜家必生内乱。娶一个姜家姑娘回来可以,送一个贾家女孩子去跳火坑不行。我是贾家族长,不只是东西二府的族长。哪怕眼下送一个过去,会得到不少好处,但这样的好处,我着实不屑为之。我贾家蒸蒸日上,何须靠送贾家的女孩子得好处?”

    诸姊妹们闻言,一个个目光奕奕的望着贾蔷。

    贾母气笑道:“这话倒成了我上赶着卖族里女孩子似的,我可告诉你这大善人,此事我一句话都没说过,是她们自己得了信儿,想把自己姑娘嫁过去,和我不相干!”

    贾蔷笑道:“她们是如何知道的?这说明已经有人在弄鬼了。此事我会让人挨个去谈,贾家女孩子出阁,男方官大官小不当紧,哪怕是个种地的,只要勤勉踏实,知道心疼人,我都不会阻拦。可造之材,还会去提拔重用。靠自己努力向上才是正道,火坑却是万万不能跳的。”

    薛姨妈笑道:“蔷哥儿这个族长当的可真好!”

    凤姐儿在一旁笑道:“今儿北边儿送回来不少东西,蔷儿,你们府也到了罢?”

    贾蔷点点头道:“他们一并回来的,关外雪大,一起走能有个照应。”

    凤姐儿笑着点了点头,看了贾蔷两眼,没说甚么。

    贾蔷却笑了笑,同贾母道:“我打发在贾琏身边护卫的两个亲卫回来了一个,说了下辽东的情况。”

    贾母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关西府爵位,她不能不上心。

    其他人也看了过来,贾蔷道:“贾琏交友不慎,让人算计了。那蒙古鞑子把自己的老婆打发到贾琏船上,想以此为要挟,夺了尤二姐去,再把那鞑子的妹妹嫁给贾琏为妻……”

    贾母怒道:“这叫甚么话?便是没了那滢妇,也轮不到一个骚鞑子为正妻!”

    贾蔷抽了抽嘴角,笑了笑道:“贾琏去辽东后与人介绍时,尤二姐便是他大老婆……行了,你哭个屁!”

    后一句话是在喝落泪的凤姐儿,凤姐儿也觉得挺没意思的,拿帕子擦了擦,露出明媚的笑脸来,白了贾蔷一眼。

    众人:“……”

    黛玉冷笑一声,凤姐儿忙走到跟前,小意的拉起手服侍起来……

    贾蔷摇了摇头继续道:“贾琏自不肯换,尤二姐还大着肚子,结果那特木耳千户带人杀进庄子来,若不是我提前安排了护卫,尤二姐怕真要被抢走,贾琏也要多一个鞑子老婆。事后,贾琏持我送他的令牌去了怀远侯府,怀远侯世子看在我的面上,帮他出了这口气,屠了特木耳的部落。正巧今年草原上白灾盛行,死伤无数,鞑子自古以来遇到这样的天灾都是要生事的,撞到这个箭头上,贾琏如今在辽东将军府待着……”

    贾母心里惊忧,道:“蔷哥儿,那贾琏到底有事没事?我怎么听着,好像连你也叫他牵扯进去了?”

    贾蔷摇头道:“贾琏是一定出事了,撞到这个枪口上,别管是不是被人设计,睡了人家老婆,还灭人家满门,朝廷上的御史绝不可能放过他。至于能不能保命,我尽力为之。至于会不会牵连到我……或许会起些风波,但肯定伤不了根本。不过怀远侯府,是一定要保住的,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贾母气恼道:“你还理那个畜生做甚么?”

    贾蔷垂下眼帘,淡淡道:“此事之后,他与贾家,再无瓜葛。”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说到底,还是为了美人……

    凤姐儿再泼辣,此事也是低下了头,眼泪流的止不住。

    心里真是爱煞了这个男人,便是为他去死,也心甘情愿!

    黛玉忽地笑道:“外面的事少往里面说……对了,二嫂子昨儿打发人接了那妙玉来,你可曾见过不曾?”

    贾蔷笑道:“我如何得见?昨儿晚上在宫里歇下的。”

    黛玉啧啧笑道:“那才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呢,你没瞧着宝玉见了人家……”

    宝玉:“……”

    贾蔷摇头道:“你放心,我不会,我这人脸盲,分不清别人美和丑。”

    “呸!”

    黛玉信他个鬼!

    迎春却摇头道:“妙玉那性子,着实惹人厌。”

    贾蔷笑道:“能让二姑姑说出惹人厌三个字,可见不是甚么好性子。”

    迎春忙红着脸道:“我只是说我的,和你不相干,你必是喜欢的。”

    探春、湘云等哈哈大笑起来,一起摇头道:“不会不会,毕竟他脸盲!”

    黛玉替妙玉解释道:“她和邢姐姐是打小相熟的,并非嫌贫爱富之辈,邢姐姐的书都是她教的。只是打小离了爹娘父母在庙里修行,常伴青灯古佛。好容易大了,父母又都去了,难免性子上有些偏。”

    宝钗看着黛玉笑道:“可见真是大了,愈发能容人了。”

    黛玉闻言却沉下脸来,横了宝钗一眼,不理她。

    宝钗纳罕,这生气又似顽笑似的生气,不像是真的,可她又摸不着,到底生甚么气。

    一旁贾蔷见差点没偷笑破肚皮,就见黛玉红着脸,狠狠瞪他一眼。

    旁人都只道黛玉是在生贾蔷贪心的气,她们虽不知道宝钗,却知道凤姐儿、可卿,以为宝钗方才之言是在夸(取)赞(笑)黛玉,因此并未多想。

    贾蔷却知道黛玉在生气甚么,关于胸怀大小之论,小姑娘眼下可是敏感的很呐……

    不能再说下去了,不然事后倒霉的还是他,贾蔷笑道:“如今妙玉在园子里?不如一道去吃杯茶。邢姑娘也在那边?”

    贾母忽地忍不住问道:“蔷哥儿,那位邢丫头又是怎么打算的?我听说她老子娘把她托付给咱们家了?莫不是将来还得给她出一份嫁妆不成?不是我小气,只是不把事情厘清,往后麻烦事多。我瞧她也是个寡淡的性子……”

    贾母最不入眼的,就是这种性子。

    若出身高贵些倒也罢,可出身穷酸的还那样清淡的性子,她就觉得有些矫情不配了。

    身份卑贱者,合该弯下腰堆笑脸。

    贾母还是喜欢凤姐儿、探春那样爽利泼辣的性子,热热闹闹多好。

    贾蔷笑道:“此事另说罢。总归是亲戚,又不是个轻狂的,能拉扯一把就拉扯一把。在我们不值当甚么,对她,却能改变命运的事。”

    贾母气笑道:“好好,你只管做你的好人罢!”

    一行人再无话,告别了贾母、薛姨妈,在乳母、丫鬟的服侍下,纷纷穿好大氅,然后说笑着往园子里行去。

    ……

    神京城南门,朝阳门官道上。

    四匹快马疾驰而来,一路大喊让路。

    无论达官贵人还是王公国戚的车轿,此刻看到四骑行驶背上的红翎后,皆纷纷让路。

    至城关口,有守门将一边赶紧驱散人群,一边大声问道:“可是北边儿的急信?”

    草原不稳,如今在神京城已经不算甚么秘密。

    当然,京城百姓不是在忧国忧民,多是在瞧热闹。

    不想为首的信使却大声喊道:“不是,是南边儿的急信!天家内务府从海外采买的百万石粮米,头一批十万石已经入大燕境内,再过半月就要进京了!明岁大燕再无缺粮之忧,吾皇万岁,大燕万岁!!”

    此言一出,百姓们登时惊喜莫名,因为如此一来,粮价势必大跌,百姓们有便宜米吃,岂能不高兴?

    这等喜讯以极快的速度迅速蔓延开来,除却京城粮商外,其余百姓无不大喜。

    很快,高呼“吾皇万岁,大燕万岁”的呼声此起彼伏,最终汇聚成一道巨浪,直闻天阙!

    大明宫养心殿前,隆安帝引着诸军机并六部大臣,居高眺望整座神京,一时间心情有些澎湃。

    受用了片刻后,隆安帝回过头,看向新上任的御史大夫韩琮,道:“韩卿,可听到此民心之声?”

    韩琮默然点头,隆安帝笑了笑,继而正色道:“所以,关于辽东一案,御史台弹劾贾蔷的折子,朕不能批复!贾蔷虽素来狂放恣意,但他始终怀有忠于社稷黎庶的忠心,有大功于朝廷,大功于社稷。辽东一案,还未查清。即便果真牵扯到贾蔷,也只是被牵连,御史台就要查他,还要诛他以谢天下,如何谢?让他们去问问外面的百姓,人家需要他们帮这个忙么?”

    ……

    ps:推一本老朋友的书:《大英公务员》,喜欢外国历史的不容错过,这哥们儿是如今硕果仅存的外国历史大拿了,书写的很有意思,而且不会为了404而妥协,很难得。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