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寿*.
    !

    正值冬日,数日前一夜大雪未化,今日犹存一尺多厚。

    贾蔷与诸姊妹进了园子,四顾一望,并无二色,便是远处的青松翠竹,也蒙了一身白衣。

    园内早有仆妇们扫出路径来,众人过了翠嶂,过了沁芳亭桥,沿途雪景怡人。

    湘云叹道:“江南虽美,却无这等雪色。”

    黛玉笑道:“扬州雪景莫非不美?”

    湘云一滞,又叹道:“江南雪景虽好,却不如这等厚重。”

    众人都笑了起来。

    一行继续向前,背着苍岭,穿过寒香桥,便走至了山坡之下。

    顺着山脚,刚转过去,已闻得一股寒香拂鼻。

    抬头一看,恰是妙玉门前,栊翠庵。

    庵中有十数株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令人神情一震。

    贾蔷同湘云笑道:“快去折了梅来。”

    湘云撇嘴道:“那妙玉比原先的林姐姐还难相处,谁敢折她的梅?”

    黛玉笑骂道:“你说她就说她,扯上我又为哪般?”

    湘云也笑:“如今再说你,却不必担心和你吵嘴了!”说着同众人诉苦道:“幼时不知事,总和林姐姐拌嘴,旁人都怕她哭,让着她,只我不怕。结果吵完嘴后,宝玉就同老太太说,我就被送家去了……”

    宝玉:“……”

    看着一脸莫名震惊的宝玉,贾蔷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这你必是冤枉宝玉了,他最喜欢你们和和睦睦的围着他,陪他一道磨胭脂做水粉了。”

    宝玉笑骂道:“胡扯!”又神色惆怅道:“一转眼,就这么大了,要是不长大该多好……”

    贾蔷呵呵笑道:“哪有甚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宝玉,幼时可以无忧无虑的顽耍,不是因为幼时好,而是因为有人在前面扛着。但人总要长大,因为替我们负重的人不可能长生不老。老太太的年岁就已经很大了,你成亲后,也该做事养家了……罢了罢了,今儿不说这些扫兴的。”

    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领取!

    黛玉嗔他一眼,道:“越来越啰嗦!”

    便是宝玉一世在家里养着,只二房的家业也够他吃用不尽了。

    他又不会去外面惹祸,何苦还总想着逼他上进?

    马上又娶了亲了,黛玉觉得与其逼迫宝玉,不如将来好好管教他儿子,还来得靠谱些。

    贾蔷哈哈笑道:“是极是极,不该多嘴。”

    不想二人说罢,宝玉却叹息一声道:“蔷哥儿,你的好意我明白,你放心,那本书,我已经写到十万字了。但愿果真能有人看,我也能自食其力。”

    贾蔷闻言笑道:“十万字了?一年十万字……也行。得闲了我看看……”

    “不必了!”

    宝玉慌忙婉拒道。

    一旁迎春、探春、宝钗、湘云等已经笑开了,黛玉却不知道,与贾蔷对视一眼后,心知书里必有含沙射影之事。

    湘云挤眉弄眼道:“里面有个很坏的女孩子,叫蔷薇的哟!”

    宝玉拦之不及,探春见湘云说了,也哈哈笑道:“蔷薇欺负甄玉儿,结果被罚去刷马桶了哦!”

    贾蔷:“……”

    黛玉一边笑,一边见宝玉额头冷汗都被唬下来了,拉住了贾蔷的胳膊,笑道:“可要顽笑的起呢。”

    贾蔷没好气道:“懒得理他!”

    说罢,一行快要笑疯的姑娘,上了山,入了栊翠庵山门。

    因早先有丫头前来传了信儿,所以山门前一个带发居士打扮的年轻姑娘,和邢岫烟一道等在门前。

    妙玉,在红楼中好大的名声。

    一个早丧父母无家可依的化外比丘尼,却能位列十二金钗中。

    其品性曰:“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

    其造化成:“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

    今日得见,果然不愧是黛玉都礼让三分的姑娘。

    其形容不必多描,只望之清丽无双,似一泓冰泉便是。

    贾蔷没有唐突,也未多审视,客气的点了点头,问道:“听闻令师乃极精演先天神数的神尼,可惜无缘得见。不知姑娘可曾学得此妙术?”

    妙玉一直看着贾蔷,一半拢在袖中的手也可看出,在掐掐算算……

    贾蔷也是看到此处,方有此问。

    只是妙玉越看贾蔷,面色越是古怪,越是古怪,越是仔细的盯着他看,甚至还未忍住,往前多走了两步……

    直到黛玉干咳了声,妙玉才惊觉回过神来,此时与贾蔷距离,已经近在咫尺。

    妙玉本是一张冰山脸,此刻却是煮熟了般,强解释道:“他的命数不对,这等面相,要么庸碌一生,娶优伶为妻,苦熬苦叹。要么,早夭短寿……”

    “住口!”

    黛玉本因怜其身世凄苦,愿意多让她几分,可听她说到这个地步,近乎咒怨,岂有不怒极的?

    她脸色气的发白,咬牙恨道:“你这烂了嘴的,胡吣甚么?”

    妙玉自知失言,可一时间也落不下脸来道恼,只能极尴尬的站在那,心里拿定主意,一会儿就走人……

    她原就是因为在苏州得罪了权贵内眷而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到京城避难。

    没想到,今儿又得罪了更大的权贵……

    只是,她如何会后悔?

    她不过如实所言,学了《先天神算》十数年,她师父都说她于此道之天赋,乃其生平仅见。

    只是此术不好多演,否则五弊三缺之下,必难得善终。

    平日里她从来少与人算,今日原是破例为之,不想出了差错……

    连她自己,也以为是学艺不精,方惹出祸事来。

    贾蔷倒没甚么,他是真惊诧了阵,世上果有玄学……

    他仔细审视了妙玉一番,一旁邢岫烟以为他恼了,就上前见礼赔罪道:“侯爷,她……”

    不等她说完,贾蔷摆手笑道:“此等神术,若回回都准,岂非逆天?朝廷都容不得这样的奇术。而且我听说,如此类妙术,每算一回都会积一份劫难,窥探天机,岂能无罪?五弊三缺之下,难得善终。今日原是唐突了,不当紧。林妹妹是因为太在意我了,你们莫放在心上。”

    “哼!”

    黛玉依旧意难平,冷哼一声,扭身就走。

    贾蔷与妙玉颔首微笑了下,又与邢岫烟点了点头,随后与其他姊妹们一道下了山。

    等众人走后,邢岫烟眼中闪过一抹忧色,却还是劝妙玉道:“侯爷是极明事理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妙玉迟疑道:“我还是离了他家罢……”

    邢岫烟摇头道:“若是如此,才落了下乘呢。你非歹意,林姑娘亦只是急怒,等过了这一会儿,也就明白过来。若只因此就离了此地,一来侯爷大度,你非强走,反显得你小气。二来离了此地,又能去哪里?在此处,你我还能结伴相倚。”

    妙玉好笑道:“你也好意思说,就这样吃住人家的?这里又不是蟠香寺。”

    邢岫烟微微摇头,道:“报答不急一时,记在心上,总有回报之日。若逞一时之强,却必有悔恨之刻。咱们一般长大,你还是我半师。这些话,我若不同你说,谁还能同你说?这世道艰难,你在苏州家里又得罪了望族权贵,回不得家,你师父也没了……好姑娘,就听了我的劝罢。”

    ……

    却说黛玉着恼离去后,走了一段路,见贾蔷只不缓不急的跟在她身后,竟也没劝她,便顿住脚,回头觑视着他,问道:“你跟着我做甚么?人家那么不容易给你相看一回,还不好生谢道谢道人家?”

    今儿她头上罩着雪帽,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皮里的鹤氅,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脚上则是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

    她最会穿衣裳,如此妆扮踏雪而行,好似雪中仙子。

    其他人都跟在后边,贾家三姊妹穿着清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的斗篷,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鹤氅。

    宝钗虽穿的素色,可因生的实在白净,因此仍可看得艳色。

    湘云身上穿着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

    双目神气,望之喜庆。

    旁人都晓得留出空间来给贾蔷、黛玉,独她嘻嘻哈哈的追上前去,幸灾乐祸的神情不带遮掩……

    贾蔷看着她欢喜的模样无语的抽了抽嘴角,黛玉倒是气笑道:“瞧甚么瞧,好好的侯门小姐,倒像是个孙行者。穿着这身雪褂子,故意装出个小骚达子来。”

    湘云不恼反笑道:“瞧瞧我里头打扮的。”一面说,一面脱了褂子。

    只见她里头穿着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镶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褙小袖掩衿银鼠短袄,里面短短的一件水红装缎狐肷褶子,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著麀皮小靴,越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

    黛玉又是一阵气笑,却回头同贾蔷道:“我方才瞧着邢姑娘身上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既然你留人家在家里住,连冬衣也不备好?仔细别人再给你相看相看,说不得还要说出那些混帐话来!”

    诸姊妹们跟了上来,迎春看着黛玉笑道:“可见是真心疼了。”

    黛玉俏脸登时飞红,狡辩道:“谁心疼了?”

    宝钗笑道:“心疼也是应该的……只是我瞧着那妙玉并非有心恶言,不过学艺不精罢。再者,我也从来不信那些。林妹妹这是关心则乱……”

    探春笑道:“我觉着是林姐姐忒心急了些,没给人说好话的机会。”

    黛玉奇道:“你还想听甚么好话?”

    探春哈哈笑道:“可别冲我来!我的意思是,人家说的明白,蔷哥儿本该是那样的面相,可如今分明不是。这说明甚么事?说明人家话只说了半截儿,后面必是好话。可惜林姐姐太心急,让人只说了一半,可冤死人家了!”

    众人纷纷大笑起来,黛玉先是一怔,可随即咬牙啐道:“三丫头也坏透了,居然取笑别人。妙玉若是那样的性子,也不至于无处可去,来这里落脚。”

    湘云笑道:“你既然知道她是那样的性子,何苦再和她一般见识?林姐姐连我也能忍,还忍不得她?”

    黛玉这才想起,湘云比妙玉还惨,打襁褓里就没了爹娘,她狐疑的看了湘云一眼,警告道:“我们一边儿长大的,你少胡说话。”

    宝钗笑道:“越说越没形了,快走罢,往里面逛逛雪景。这园子,冬日里倒比夏天更好看些。”

    一众姊妹正要往里行走,远远却听到有人在喊,众人看去,就见凤姐儿披着件紫羯大氅过来。

    “她又来了!”

    探春笑道:“方才若是她听了那话,怕就不只是骂妙玉烂了嘴的,真要上手撕烂了才可。”

    黛玉嗔她一眼,又似笑非笑的看向贾蔷。

    贾蔷看着天边那抹白云,可真白……

    等凤姐儿气喘吁吁的赶到后,啐笑道:“叫了半天你们只是不动,可累死我了!”

    贾蔷笑道:“你不是和老太太她们商议过年省亲的事,怎得闲跑来了?”

    凤姐儿没好气道:“还不是为了寻你?宫里来人了,又叫你进宫呢。也是稀罕事,怎么见天叫你入宫?回回都是半下午了,今儿莫非又要在宫里住下了?”

    贾蔷心里差点没笑出来,面上却皱眉道:“多半又来事了……”说着,回头看向宝玉道:“说真的,我还真羡慕你,可惜我没的选。”

    宝玉惭愧的低下了头,迎春笑道:“好了,只是欺负宝玉,他是女孩子的性儿嘛。”

    贾蔷连连点头道:“极是极是,他是女孩子。”

    说罢,在一群人笑骂声中,与凤姐儿出了园子。

    离府时,凤姐儿再三叮嘱:“今晚若能回来,可千万要回来。老是不着家,那等到猴年马月去了?算算日子,可来不及了!”

    贾蔷:“……”

    待他汇合了亲卫,一道往皇城打马而去时,才从内侍口中知道了进宫缘由,原来粮食到大燕了……

    比他预料的时间,晚到了半天……

    ……

    ps:已经够低调了,作者论坛啥的我从来没冒过头出过声,结果刚破万订,二群就被人爆破了。我猜到了,一定是嫉妒我颜值的人干的……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好色小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偷香(杨羽)〕〔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夫人每天都在线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