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麻衣神婿〕〔近战狂兵〕〔都市之仙帝归来〕〔陈歌杨雪〕〔至尊人生陈歌〕〔夏天周婉秋小草〕〔娱乐超级奶爸〕〔陈黄皮叶红鱼〕〔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顶级狂龙夏天〕〔天王殿夏天〕〔夏天天王殿笔趣阁〕〔无敌天王归来〕〔重生之彪悍奶爸〕〔农家弃女〕〔深空彼岸〕〔天师下山〕〔主角叫夏天周婉秋〕〔最强战神奶爸夏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见王
    荣国府,凤姐儿院。

    东厢。

    姊妹们聚在这里,一个个面带忧色。

    连宝玉也长吁短叹,默默流泪。

    迎春想不明白:“昨儿还好好的,怎一晚上功夫,就到这个地步了?”

    探春冷笑道:“琏二哥哥昨晚上和那滢妇一起商量着要对付二嫂子,她听了能不伤心?更别说,最后还要拿剑杀人,要不是蔷哥儿,昨儿就出大事了!结发妻子,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实在是……”

    “三丫头!”

    没等她骂出口,宝钗先一步叫断,对她微微摇了摇头。

    不提尊卑,也要顾及长幼有别。

    贾蔷能随意骂出口,一来他的忠孝之名有太上皇背书,二来,他还是贾族族长。

    可探春若骂,回过头来传到贾琏耳中,或者传到贾母、王夫人耳中,却没她的好。

    湘云都快气死了,道:“他原就不是好人!还不能说?”

    又奇怪的看向黛玉,道:“咦,你怎么不骂他?”

    黛玉正出神,闻声回过神来,问道:“骂谁?”

    “……”

    湘云恼火道:“骂琏二哥哥啊!看看他,把凤姐姐害成甚么了!”

    黛玉还未开口,宝钗有些皱眉道:“云儿也忒直了些,这等事,原不是咱们姑娘家该理会的事。果真向着凤丫头,多为她祈祈福,等她好了,多劝她往开里想才是正经。旁的事,也是咱们能置喙的?”

    湘云素来服宝钗,此事上也忍不住了,道:“宝姐姐,难道就任凭他这样欺负凤姐姐?”

    宝钗叹息一声道:“蔷哥儿先前难道没说,他要行家法正族规?此事也唯有他能理会,咱们女儿家,只顾着跟着骂,传到凤丫头耳中,她又素来是个要强的,岂不再生出事来?”

    探春小声道:“宝姐姐,依你的意思,咱们骂琏二哥哥,凤姐姐还会生气?她不都说了,要回王家的么?”

    宝钗生生气笑,道:“这等气话,也能当真?”

    和离的女子,放在贾蔷前世,在许多落后的地方都要受尽白眼和委屈,更何况在当下。

    凤姐儿若是选择和离,她未必能回到王家,使王家“蒙羞”……

    黛玉这时终于开口了,道:“且看蔷哥儿如何处置罢,断不会叫凤丫头吃亏便是。”

    有这句话,诸姊妹也不为此事争辩了。

    独湘云还有些不忿的补了句:“林姐姐可不能让蔷哥儿轻易放过坏人!”

    黛玉笑的有些勉强,见她今日不同往日的表现,宝钗忽地反应过来,她在担心甚么,便上前拉起黛玉的手,笑道:“你且放心,尹家郡主真真是极好的人,和她相处,不必顾忌太多。看得出,她的性子偏静……”

    话未说完,湘云不解道:“我就想不出,甚么叫做性子偏静?老太太也是神神叨叨的,说甚么韵着静。宝姐姐,若是大家伙都说她偏静,又不会说话,万一将来起了争执,她连话也不用说,只娇娇的掉两滴眼泪,那是谁的过错?林姐姐到时候,别是有口难辩。”

    此言一出,大家都肃穆起来,眼下虽没甚绿茶的概念,多防狐媚子,可也明白,其实湘云说的这种情况最让人厌恨,偏偏没甚法子应对,因为爷们儿多爱吃这一套……

    宝钗啐道:“偏你知道的多?人家郡主虽口不能言,却能手书。且并不吝言谈,话不多,但干净利落。也是个爽利的性子,但不讲排场和架子,不似凤丫头那样成日里咋咋呼呼的。真说起来,其实和蔷哥儿有些像……”

    这话让迎春都笑了,道:“这话怎么说的,我愈发糊涂了?和蔷哥儿性子像?蔷哥儿都快成混世魔王了,和静沾不上边罢?”

    宝钗俏脸微红,解释道:“我是说,蔷哥儿也是好简单恶麻烦的,原在梨香院的时候,他身边连服侍丫头都不要一个,香菱还是我哥哥硬塞给他的。如今到了国公府里,屋里也只多添了一个。眼下又多一个平儿,却也是他直接开口讨了来,没有婆婆妈妈。

    虽都说他霸道,似混世魔王一般,可我瞧他也是个爱憎分明的。旁人待他如何,他便待旁人如何,仅此而已。我哥哥那样的人,他都能相处的来,可见一斑。”

    见黛玉认真的看着她,宝钗愈发正色说道:“我去尹家的时候,就发现尹家姑娘的屋子里都是很实用的陈设。虽也光彩名贵,多是内造的,但纯作装饰用的,却极少。她那样金贵的身份,屋子里也只一个丫头。许还有些洒扫的小丫头子,但白日里都不到跟前来,院子里十分安静。”

    探春忽地明白过来,道:“这样的性子,怪道皇后娘娘许她当兼祧之妻。原是个不爱管家,不爱生事也不矫揉造作的……林姐姐稳了!”

    众人都笑了起来,黛玉俏脸飞红,啐了口道:“呸!我稳甚么稳……”

    正说笑着,忽见鸳鸯来传信儿道:“老太太让林姑娘、宝姑娘先过去,前面传话进来,说人已经到了。”

    探春、湘云登时不满了,道:“我们就这样见不得人?”

    鸳鸯机敏,笑道:“原不是这个话,是因为你们辈分高,总不能让郡主给你二位见礼罢?”

    宝玉急道:“那我呢?”来了这样一个神仙似的姐姐,他却不能见,简直就是煎熬,是罪过!

    鸳鸯笑道:“二爷还是在这里藏好了,仔细撞到老爷。”

    宝玉瞬间败退……

    众人笑开了,黛玉与宝钗二人,便同鸳鸯往中堂去。

    此时马车还未至,薛姨妈倒是来了,见她二人进来,贾母道:“宝丫头就不多嘱咐了,你原是见过郡主的。玉儿这里……”

    贾母倒作难起来,王夫人本想开口说,让黛玉以国礼相见,先拜子瑜。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她如今愈发明白过来,不可在这种细微末节上,再激怒贾蔷。

    薛姨妈倒想了个好主意,道:“宝丫头肯定要以国礼相见的,林姑娘就先等等,以平礼相见便是。”

    黛玉倒随和,浅笑道:“论身份她比我尊贵,论年岁她也长我几岁,便是我拜她又如何?果真能医好二嫂子,我原该谢她。”

    贾母闻言简直感动,只是还是道:“若只我们也好说了,可蔷哥儿那里,护你跟护眼珠子一样,果真见你先拜她,回头再和我们闹不当紧,若是当场迁怒人家郡主,那可如何了得?”

    黛玉道:“老太太放心,断不会如此,蔷哥儿如今也大了呢。”

    她深信,在其父林如海这么久的教诲下,贾蔷身上那股“莽”劲儿,已经被磨去了大半,必是知道分寸的。

    且如今,也犯不着。

    贾母不放心,叮嘱道:“他果真要撂蹶子,你替我按着他!”

    黛玉抿嘴笑道:“好。”

    贾母闻言也笑了起来,道:“一物降一物,能有个可降伏住他的就好!”

    薛姨妈在一旁跟着笑了起来,目光落在浅笑而立的宝钗身上时,笑容又变得勉强起来……

    正这时,林之孝家的从外面进来,通传道:“来了,侯爷直接让马车到这边来了。”

    贾母忙起身,引着王夫人、薛姨妈、黛玉和宝钗迎了出去。

    真计较起来,堂堂一等国公夫人原不必亲自去迎一个外姓郡主,但尹家身份原不同,背后还站着一个皇后娘娘。

    二来,眼下正要求人。

    虽然经过丫头们连续用冷毛巾敷,凤姐儿的体温已经降下来许多,太医说短时间内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但也要防备反复,一不冷敷,体温再烧起来,那就棘手了。

    所以,还需要一位女郎中来用针。

    一行人刚出抱厦中堂门,就见一架马车停了下来。

    因尹浩留在二门外,所以只有贾蔷一男人在。

    贾蔷先与贾母、黛玉等人颔首示意,然后打开了马车后车门。

    随行嬷嬷取下脚凳,尹子瑜自马车上而下,先与贾蔷点了点头,而后偏过头去,就看到贾母一行人。

    尹子瑜浅浅一笑,上前先与贾母见礼。

    她上面穿一身月白底樱花纹滚边缎面对襟锦褂,下面是玫瑰粉色镶深边褶子裙。

    头上发髻间簪一枚白玉金凤翘头衔珠钗,素雅明媚间,又不失尊贵。

    身上背着的一个药匣,愈发添了几分别样的色彩。

    贾母一迭声叫起,笑道:“劳烦郡主来一遭,实在是辛劳贵人了!”

    尹子瑜微笑摇头,纯净的目光里,不带骄色,亦不见娇色。

    王夫人这样平日里木菩萨似的人,这会儿都堆满笑容,夸道:“老太太总夸赞郡主,将郡主夸的天上少有,地上也只此一人。我们原不信,今日却是信了。”

    贾母介绍道:“这是我们府的二太太,也是宫里贵妃娘娘的亲母。”

    尹子瑜亦是以晚辈礼相见,王夫人又热情的叫起,仍是赞不绝口。

    尹家虽不放在她眼里,可尹皇后在她心里却是至尊至贵的人,因而笑道:“贵妃每每写信回家,必感激皇后娘娘恩德。贵妃在宫里,也多亏皇后娘娘照看。”

    尹子瑜也只是微笑点了点头,贾母没料到王夫人会一反常态的巴结,心里只当她是做娘的,为了元春赔笑脸。

    只是眼下实不是时候这样热情说笑,凤姐儿还在里头的。

    所以贾母略略介绍了薛姨妈后,又指着宝钗道:“她你也认识的,才去过府上。”

    宝钗上前见礼,尹子瑜轻轻抬手,让她免礼。

    最后,贾母指着黛玉道:“她是我的外孙女儿,林侍郎的女儿……”

    然而话音刚落,嘴还未合上,就震惊的看着尹子瑜居然先与黛玉,轻轻福了福。

    黛玉自然也震惊,忙避了开来,然后与尹子瑜也屈膝一福,笑道:“姐姐原比我大些,当受我此礼。”

    尹子瑜闻言,看着满身灵秀之气的黛玉,轻轻笑了笑。

    王夫人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后,又笑道:“先进屋里坐罢,吃点茶,且歇一歇。”

    尹子瑜闻言,然后转头看向贾蔷。

    贾蔷看明白她的意思,道:“先不急着歇,去看看二婶婶,救人要紧。”

    “这……”

    王夫人面色微微一沉,看向贾母。

    贾母先观察了尹子瑜的脸色,见她无不喜之意,便笑道:“也好,你们年轻人,原就该这般风风火火,干净利落。”

    贾蔷笑了笑,伸手要接过尹子瑜背着的药匣,道:“我来拿罢。”

    尹子瑜见之稍微有些犹豫,即便以郡主之尊,也不好托大让未来夫君行丫鬟之事。

    一旁宝钗忙上前道:“还是我来罢,原是我的差事。”

    尹子瑜微微颔首,将药匣交给了宝钗,又与贾蔷微微一笑。

    贾蔷点了点头,客气了声:“请。”

    尹子瑜便与宝钗一道先行,贾蔷则和黛玉对视稍许后,二人并肩行在最后。

    贾蔷右手悄悄勾了勾黛玉的左手,黛玉一甩绣帕,嗔他一眼,俏脸红晕之际,抿嘴浅浅一笑。

    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也不管黛玉自己在乎不在乎,今日行礼之先后,便已定下了日后两房大小之序。

    而对于这个不争长短的尹家郡主,黛玉心中还谈不上喜欢,但至少,已觉得可以和平共处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有一棵神话树〕〔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莫求仙缘〕〔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