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浑道章〕〔史上最强小神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战婿归来秦朗〕〔秦朗苏倾慕〕〔地表最狂男人〕〔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龙王医婿〕〔江辰唐楚楚〕〔秦城苏婉〕〔我的白富美老婆秦〕〔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龙象〕〔入骨宠婚:误惹天〕〔护国龙帅叶无道〕〔叶不凡徐清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四百五十六章 讨公道
    “哟!蔷哥儿,家呢?”

    明明只是屁大点孩子,满嘴的街溜子语气,自觉社会的样子。

    在贾环自己的认知里,这种招呼方式并不是轻佻不尊重,反而是一种社会的真诚。

    贾蔷皱起眉头,看着这个给他打招呼的屁孩儿,总觉得这吊着膀子的孩子快长成歪嘴鸟了。

    “跟哪个青皮学的?你身边的伴当是哪个?”

    看贾蔷皱起眉头,眼神锋利,贾环有些不自在,内心其实害怕的厉害,干笑了两声,道:“不是青皮……我伴当?我伴当钱槐啊!”

    贾蔷对不远处的晴雯道:“传我话到前面去,拿钱槐,打二十大板,下了伴读差事赶回家去。好好的公门子弟,让他生生带成了下三滥了。”

    晴雯闻言出去,贾环却急了,道:“蔷哥儿,那钱槐是我表哥,他爹已经被你干掉了,你把他打坏了,可怎么办?”

    贾蔷眉尖一挑,道:“他爹又是哪一个?”

    贾环忙道:“钱启啊!那球攮的原在库上办差事,结果偷了银子被你弄死了……当然那是他活该!”见贾蔷眼睛一瞪,贾环识相的换了口风,不过随即又卖可怜道:“蔷哥儿,钱启那没造化的完球就完球了,可你别把钱槐也干掉啊。我就他一个伴读……”

    主要是贾兰去族学后,贾家都没人和他顽了,东路院的贾琮他又看不起……

    钱槐打着贾家的名头,在西城几条街上混的风生水起,带着贾环逛了几圈,让贾环感觉打开了新世界一样新奇和向往。

    他还真有些舍不得钱槐完蛋,以后谁跟他顽?

    贾蔷却不为所动,道:“先打完再说,等查清楚了他到底甚么名堂,再看看能不能留……”顿了顿,看着他耷拉半个肩头,满脸晦气的模样心烦,贾蔷问道:“你不是有事么,有事快说。”

    贾环吸了吸鼻子,有气无力道:“是我三姐姐非打发我来一遭,说昨儿史家那些球攮的穷酸,有一个叫史思的小叼毛,让他**把云姐姐赚的银子都抢走了。云姐姐哭的不得行,三姐姐让我问问你,能不能把银子要回来?”

    贾蔷闻言,让他对史家原本的恶心又加深了三分,也同情云丫头,不过……

    “你姐姐怎么打发你来?”

    贾蔷不大明白。

    贾环吸了吸鼻涕,道:“云姐姐逼的,让她们都起了誓,不能来寻你。三姐姐气不过,就想着她不能来,可以派我来,我还是有能为的……”

    贾蔷冷不丁问道:“你要了多少银子?”

    “五两……”

    贾环脱口而出后,才反应过来说秃噜嘴了,小心的看着贾蔷。

    贾蔷虽瞪了他一眼,可心里也没甚好法子。

    人家亲姊妹,背后还是一个生母,哪怕探春几回回发誓再不来往了,可哪里能果真做到六亲不认?

    得到的银子,少不得都被哄了去……

    倒不是探春傻,只是善良罢。

    贾蔷也只能恐吓一番:“告诉你娘,再从你姐姐那里骗银子,就不止钱槐了,我连赵国基都一块收拾了,送到九边放羊去www.chenyaojin.!你想不想去?”

    贾环都快哭了,连连摇头。

    他可是都听说了,等贾琏那球攮的好一点,就要去吃沙子了,家里连行囊都准备好了。

    这个贾蔷如今和霸王一样,招惹不得。

    “香菱,去叫万姐姐来。”

    吓唬贾环一通后,贾蔷就没再理他,让香菱去叫人。

    香菱乖巧的应了声后就跑出去了,贾蔷口中的“万姐姐”,是扬州带来的,名叫万燕,孙姨娘的弟子之一。

    论身手之好,其实mymovings.还在孙琴之上,连李婧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只可惜,脸上打落草时就有一片好大的黑胎记,长的也……不尽人意。

    若非如此,也不会刚出生就被遗弃。

    这样的人,是做不得间的,一下就被人看破了。

    所以就留在府中,坐镇护卫。

    未几,就见蒙着黑纱的一个女子进来,与贾蔷屈膝见礼。

    贾蔷道:“万姐姐,劳你带人去史家,寻机会把一个叫史思的带来,我想看看他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万燕闻言,点了点头后,无声离去。

    等她走后,贾环明显舒了口气。

    穿一身黑的万燕到了这个院子,他就觉得瘆得慌。

    鼓了鼓勇气,对贾蔷道:“蔷哥儿,那我回去了,我娘还等我吃饭呢……”

    贾蔷摇头道:“回去做甚么,银子还没追回来。”

    贾环“啊”了声,道:“今儿就追回来啊?”

    贾蔷没理他,往前院行去,贾环虽一张脸都揪了起来,可想着回家也没啥事,就跟上前去。

    仪门东向,马棚附近好大一块平地,被开辟成了校场。

    每日里,贾蔷的一众亲兵,并铁牛都在这里打熬筋骨。

    铁牛原本只一身蛮力,先前高隆教了他一套简单的军中拳法,练了好一阵后,简单粗糙,但杀伤力极强。

    贾蔷这几日,在教他八极拳。

    以铁牛如今的身量,若是披上重甲,一记铁山靠几乎就是人形坦克,无解的存在。

    校场上一群粗糙的大汉,悉数赤着上身,或举石锁打熬力气,或武动刀枪,或蒙着眼练箭术……

    总之气氛热火朝天,又让贾环心惊胆战。

    贾蔷到来,居然没人上前行礼,依旧各自忙各自的。

    贾蔷也不理他们,先打了套太极,慢慢的活动开筋骨后,又叫来商卓,开始给他喂招。

    并不是假把式,而是实打实的动手。

    当然,以贾蔷现在的身手,不可能是商卓的动手,商卓也早已了解了八极路数。

    但他却可以不断的指出贾蔷的破绽在哪里,让他一点点变强。

    练完拳脚,又开始练射箭……

    不求练成神箭手,那需要天赋,但总不能再射个十五发零中的“骄人”成绩吧。

    贾蔷还发现一个好处,练箭能静人心。

    心神高度集中,专注于靶心,那一刻似乎天地间只剩下手里的箭和前方的靶,一切阴谋算计都忘于脑后。

    贾蔷喜欢这种感觉……

    一连射空两个箭囊后,他才收手,精力消耗的有些大,便决定休息。

    在一旁的石桌边刚坐下,商卓便走了过来,倒了一海碗茶水后笑道:“外面送来消息,宋家扛不住了,到处托人,几家王府都派了人到衙门,让撤了封条。听说兵部都下了条子……”

    五城兵马司,隶属兵部。

    贾蔷冷笑一声,道:“兵部的条子也不知是哪个没脑子的下的,直接派人送给王子腾。趁着新侍郎没上任前,把这人拾掇了。至于几家王府……亏空还没收完,等先生把户部拿稳了,有他们好受的,也不必理会。”

    防火禁的一应措施想补稳妥了,根本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

    瑞祥号在京城那么多门铺,那么多伙计,关一天的损失,就足够宋家滴血。

    更何况京城八大布号,瑞祥号关了,其他几家又不是傻子,怎会不抢地盘?

    他们必是一边也弥补防火禁的设施,一边大肆瓜分地盘。

    这个时候,宋家自然心急如焚。

    而贾蔷,要的就是这个心急如焚。

    查封门铺肯定长久不了,朝廷也不会放任兵马司真的查封一个关乎民生的商号。

    贾蔷这只是在敲边鼓,配合田国舅的行动罢了……

    商卓领命出去,没过多久,贾蔷就见李婧和万燕居然一并回来了,一同进来的,还有快吓疯了的史思,他是被拖着进来的。

    贾蔷恍若没看到他一般,看着李婧笑问道:“怎舍得回来了?”

    李婧笑道:“原就准备回来说事,正好碰到了万燕,就一并回来了。怎弄回来这么个人?”

    贾蔷目光这才落在史思面上,冷笑一声道:“长的倒是人模狗样,就是不干人事。”

    史思虽害怕,却还是气疯了,怒道:“贾蔷,你以为你是谁?你凭甚么抓我来?”

    贾蔷哪有给他解释的心思,拿起石桌上的粗瓷茶碗,连茶水一起砸到了史思头上。

    “啪”的一声,伴随着血迹和茶水,史思倒地。

    旁人没甚么所谓,却把贾环吓了个半死,真吓着了。

    论身份,史思比他一个庶子强的多。

    可这样的身份,却被打成这样,再想想先前的警告,贾环终于上心了……

    正这般想着,就见贾蔷清冷的目光瞧来,贾环腿一软,就跪倒在地,哭的眼泪鼻子都下来了,道:“蔷哥儿,我再不敢让我daguang100.娘问三姐姐要银钱了,也不让她骂你了,你可别打我啊!”

    贾蔷喝道:“住口!我问你,他一共抢走了史妹妹多少银子,你瞎嚎甚么?”

    “啊?!”

    贾环闻言,心底海松了口气,由跪变坐,也不起身,答道:“问这个啊……这小叼毛一共抢走了,好像是……六十八两三钱?对,就是六十八两三钱!”

    “就这?”

    李婧不解问道,这么点银子,怎闹出这样大动静。

    贾蔷大致解释了番缘由后,李婧看向史思的目光,就充满了厌恶。

    贾蔷站起身来,走到史思跟前,见他满脸恐惧,冷笑了声,道:“滚起来,跟我到西府去。”

    又问万燕道:“抓他过来时,史家人可看到了?”

    万燕语气居然有些自责,点了点头道:“因为不知道能不能灭口,所以……”

    这话彻底击溃了史思原本就脆弱的心防,直接瘫倒在地,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哀求饶命。

    贾蔷都不愿看他一眼,让人拎着,往西府去了。

    既然史家人看到了,那估计也快追来了,正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