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空彼岸〕〔天师下山〕〔蚀骨闪婚:神秘总〕〔楚千璃易君凌〕〔凰归之鬼医魔后〕〔总裁的下山高手〕〔第一章小爷可是天〕〔都市之风流医仙〕〔蚀骨闪婚:神秘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凰归之神医魔后〕〔刘羽夏苏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奶爸学园〕〔我在大唐有后台〕〔九零后天师〕〔天才相师〕〔林羽江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乐!)
    入夜,一轮弦月高悬。

    林府马车,在二十余骑的护卫下,自布政坊缓缓驶向西城。

    车厢内,紫鹃看着横眉冷对的贾蔷,哭笑不得,解释道:“侯爷,又不是我非要上这驾车的,原是姨娘吩咐过……”

    黛玉红着脸轻咬朱唇,笑啐道:“你少作怪!让你上来歇一歇,已经是网开一面了,你还想撵走紫鹃不成?”

    贾蔷叹息一声,放弃用目光吓昏紫鹃的打算,扭了扭脖颈,道:“今儿可把我累坏了,实在不想骑马,在马背上颠簸,就偷个懒。”

    “怎么呢?”

    马车内灯笼散发出的光圈晕白,黛玉就着光,仔细瞧了瞧贾蔷,果然看出他的疲惫,关心问道。

    贾蔷是做好事不留名的人么?当即就将今日之事,从头到尾完完整整的说了遍。

    别说黛玉听的眸光异彩,连紫鹃都听出神了。

    等贾蔷刻意学着“柯里昂阁下”的声音,将那番警告诸大臣不要撕破底线,不准林如海出意外的话说了遍后,黛玉眼泪一下流了下来。

    即使有紫鹃在,她也忍不住,轻轻将螓首靠在了贾蔷肩头,道:“你原不必如此辛苦的。”

    贾蔷笑了笑,伸手将黛玉清瘦的身子揽入怀中,温声道了句:“我愿意。”

    黛玉知道紫鹃在看她,虽心中大为羞臊,却依旧不愿离开贾蔷的怀中,便将脸埋向怀里。

    紫鹃也闹了个大红脸,心想怪道梅姨娘叮嘱她多留些神,如今看来果然大意不得。

    倒不是怕贾蔷,分明是自家姑娘已经被哄的死心塌地,都已经主动靠了上去。

    老天爷!这还了得?

    这还是自家姑娘么?

    紫鹃羞臊的简直都坐不住了,没想到黛玉这样大胆,她干咳了声,故意问道:“侯爷的事我这个当丫头的都听过不少了,怎么觉着,侯爷每一回都是……都是……”

    贾蔷眉尖一挑,问道:“都是甚么?”

    黛玉也微微抬起了脸,转过头来看向紫鹃。

    紫鹃有些慌,忙道:“我一个丫头,哪知道甚么?就是……就是觉得每一回,侯爷都要靠用生死来换,才能解决了难处……”

    贾蔷弯起嘴角,笑了笑,道:“你懂甚么www.gzjz100.?如今满朝文臣,九成以上都是景初旧臣,就算他们彼此间也有斗争,可对上新政,却是一致对外的。军中又被元平勋臣所把持,开国一脉如今只能守着一个丰台大营。就连宫里,也非皇上一人说的算。

    大势不在我,连公理的裁决诠释,也不在我。所以每一次斗争,唯有用尽全力,以破釜沉舟有我无敌乃至与敌偕亡的气概,才能战胜对方。不然,我们拿甚么和人斗?

    历朝历代,革新大政,都是极艰难之事。本朝,又比前朝更难些……

    况且眼下,我的所作所为,和新政压根都挂不上边,只为了和先生自保而已。

    这就叫做向死而生!你懂个屁……”

    见黛玉仰着俏脸担忧的望着他,贾蔷忍不住在她额前发梢上轻轻啄了口,黛玉“哎呀”了声,一下将脸重新埋进贾蔷怀中,并伸手敲打了他两下。

    紫鹃在一旁俏脸也红的吓人,小声劝道:“侯爷,你可别急,也就这一二年了,你可别……”

    贾蔷摆摆手,不让她多话,又对黛玉轻声笑道:“林妹妹也不必为我和先生担忧,只要皇上在,我和先生就基本上无性命之忧。对面也是看明白了这点,才会用那等下三滥的法子。如今这个路数也被我堵上了,所以,时间在我们,未来也一定在我们。等过二年,我就不必这样艰难求胜了。到那时,诸多名臣回归,先生就不会再孤身一人支撑新政,我也可以抽身出来,做些想做的有益的事。”

      黛玉细声问道:“甚么事呢?”

    贾蔷看着她黑漆漆的明眸中眸光潋滟,蕴着满满的情意,他怎么看也不够,弯起嘴角温声笑道:“当然是和妹妹成亲啊!”

    黛玉闻言,心也酥了,痴痴的望着贾蔷,亦是觉得,怎样也看不够。

    甚么是话本里所说的情爱,爱上一个人,是甚么感觉,聪慧如她,也说不清楚。

    但是,黛玉清楚,过往那些年读一些悲伤的诗词会落泪,想一些悲伤的故事会落泪,受了委屈,听了风言风语,看到旁人幸或不幸时,她都会落泪,深夜难眠,孤坐床榻时,她也会落泪……

    然而自从和贾蔷在一起,得他表明心意有他守护后,她却越来越少落泪了。

    也不知怎地,心里曾经的苦,曾经的委屈,曾经的痛,似乎就那样消散不见了……

    如今再读那些曾让她肝肠寸断的诗词,回忆那些曾让她心如刀绞的回忆,居然,已经淡然了。

    心里的甜美太多,那些苦楚,实无处安放……

    这,或许就是娘亲当年遗愿中,祝福她能嫁的如意郎君罢……

    “咳咳!”

    正当二人目光缠绵在一起,连今夕何夕此地何地都要忘却时,忽然听到一旁传来刺耳的咳嗽声。

    被打断的感觉,实在讨厌。

    莫说贾蔷不满的看了过去,连黛玉也微微蹙起眉头来。

    甚么也没干,只看着也不行?

    紫鹃刚才都觉得,她似乎不是坐在马车里,而是坐在马车外面,一嘴狗粮吃的她,差点噎死。

    不过发现惹了众怒,紫鹃灵机一动,赶忙道:“姑娘,你还没和侯爷说,今儿家里来了好多诰命,来求云锦呢!”

    又对贾蔷道:“今儿好多诰命来,可把姑娘夸好了!”

    贾蔷虽明知紫鹃在弄鬼,转移话题,却还是以黛玉为重,忙道:“果真来了?都是谁啊。”

    黛玉抿嘴笑道:“还是那天过生儿出现的那些诰命,不过也有两个,是父亲同年家的诰命。”

    贾蔷闻言,笑道:“有姨娘帮你,必定料理妥当了,我便不多问了。若是云锦不够,只管打发人往西斜街去取。我给你的那张对牌,虽无金银铜像饰,却是我亲手刻的,就一对,你一个我一个,最高权限,想取多少取多少。”

    黛玉心里如蜜一般,抿嘴笑道:“哪里要那么些?我也不是谁都给。”

    她怎么会是傻瓜?旁人说两句好话就给?

    果真家里需要的,譬如有婚嫁或是高寿喜事,那即便位份低一些,银子少一些,那也使得。

    那种为了攀比身份需要的,她也给,但不会让多少价。

    而那种明显就是为了沾好处的,她也能说出“不”字来。

    她和宝钗不同,她从来不去追求八面玲珑,面面俱到。

    她喜欢的人,即便身份低些,她也不在意。

    若不喜欢的人,即便身份贵重,不得罪就是了,却不会委曲求全的去交好。

    总之,贾蔷与她的那五百匹绸缎,足够用了。

    往外放多了,她还舍不得呢。

    那都是贾蔷的辛苦银子……

    “侯爷,到家了!”

    听闻车外这句传话,紫鹃真真海松了口气,她怕再走下去,她都无法控制场面了……

    这两人实在是……齤甜!!

    “先回东府?”

    贾蔷迟疑问了句。

    黛玉犹豫起来,紫鹃见之没好气道:“想甚么呢!”

    礼孝当天的世道里,她这个外孙女儿来贾家,不先去见贾母,那可是要出大事的。

    贾蔷干笑了声,道:“那行,咱们先去www.zzxmmc.见老太太,露个面就走。就说,要和舅舅一家吃饭。”

    黛玉闻言忙道:“还是别了,我还是留在西府罢。”

    紫鹃听了又觉得不好,忙道:“姑娘这话可不好乱说!”

    贾蔷“啧”了声,嫌弃道:“要你在中间传话?我难道还能误会林妹妹不成?她只是素来不爱和生人来往罢,更何况一个席上用饭?别说她,我也不爱和生人一起吃饭。我舅舅、舅母,和林妹妹一起吃饭,怕也累的慌。你想啊,普通百姓,谁家和仙女儿一起吃饭不难受?我舅母吃饭又是个爱‘a’唧嘴的,可是和林妹妹吃饭,断不好如此,吃一顿饭,比和街上婆子撕扯一通还累。”

    紫鹃听闻这一串,真心觉得她在这里就是个纯粹多余的人。

    她干吗在这里多嘴……

    黛玉一脸娇羞,目光温柔如水的看着贾蔷,还有甚么,比心上人善解人意更让人欢喜的?

    马车重新启行,前往荣国府。

    黛玉看着贾蔷,忽然问道:“照你先前所说,岂不又欠了皇后娘娘天大的人情?蔷哥儿,你说皇后娘娘怎那样喜欢你?”

    贾蔷轻声笑了笑,正要开口,却看到紫鹃也聚精会神的在一旁准备听他怎样说。

    贾蔷忽地想起先前在忠林堂上,林如海对他使过的眼色……

    在林如海看来,有些要紧的事,连梅姨娘和黛玉都不好让她们知道。

    贾蔷思之,他恐怕做不到林如海那样缜密的地步,至少不会去瞒黛玉。

    不过,却应该避开紫鹃……

    因此他悄声对黛玉道:“等一会儿回东府,我再悄悄告诉你!”

    黛玉抿嘴笑着,点了点头。

    “哦哟!”

    对这双小儿女的幼稚,紫鹃深鄙视之!

    好在,荣庆堂终于到了……

    贾蔷先下了马车,让过紫鹃后,他接住黛玉的手,让她扶着走下马车。

    这一幕,又刺痛了紫鹃的眼睛……

    不过也没谁管她,贾蔷和黛玉入了贾母院,上了抄手游廊,在小丫头子的通传声中,入了荣庆堂。

    ……

    ps:今天要陪老婆去医院产检,第二更可能会晚一些,不过肯定会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万界圆梦师〕〔九星霸体诀〕〔这个诅咒太棒了〕〔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