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吟游刺杀录〕〔顶级神豪林云〕〔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龙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四百八十章 昏倒
    等饭菜都上了后,就到了贾蔷表演的时刻了。

    他吃饭并不粗鲁,也没有张牙舞爪的声势,伸筷子的频率很均匀,但速度很快。

    一碗饭根本不用盏茶功夫就吃完了。

    其实贾蔷自己也不知为何,这一世较前世看起来清瘦的多,但饭量大了一倍不止。

    贾蔷左边坐着黛玉,右边坐着湘云,见他吃饭吃的香甜,两人不由的去帮他夹菜。

    贾母见他这阵势,对薛姨妈笑道:“也就国公爷当年在时,有这般好的胃口,往后再没见过这样能吃的。”

    薛姨妈笑道:“能吃是福气呀!只是怎不见哥儿胖?”

    黛玉道:“他每日早晨都早起,打熬身体呢。”

    探春也笑道:“武将合该如此,这叫精悍,若是只吃不动静,使得髀里肉生,那也当不好武将!”

    贾蔷嘿了声,一边咀嚼着口中饭菜,一边瞄过宝玉。

    宝玉气的笑骂道:“该死的,我就知道你必又来看我!”

    贾蔷呵呵一笑,转头问黛玉道:“平儿姐姐可回来了?”

    黛玉轻声浅笑道:“已经打发人在东府守着了,等平儿姐姐回来了,就让人来通告一声。”

    贾蔷点点头,继续埋头大吃。

    黛玉回头让紫鹃盛了碗三鲜丸子汤,又让上了碗碧梗米,她用筷子夹了一些松花小肚儿添到贾蔷碗里,而后状似无意的小声问道:“今儿去尹家,可见着尹家姑娘了?”

    黛玉左边坐着宝钗,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弯起嘴角,笑了笑。

    贾蔷面色保持平常,咽下口中毛肚儿道:“见着了,昨儿那些人不是先骂的尹家人么?也不知尹浩回去怎么说的,反正尹家挺高兴。”

    黛玉似笑非笑的问道:“那,你没邀请人家一起去逛桃花园?”

    贾蔷干咳了声,道:“我起初未说,不过尹家太夫人问我急着回家做甚么时,我就说要带你和家里人出城去逛逛,踏踏青,赏赏花。尹家大夫人就问我怎不带子瑜?我说想去可以啊,可以带的,我林妹妹一点都不会吃醋……哎哟!”

    桌下被黛玉悄悄捶了下后,贾蔷嘿嘿笑道:“总之,我邀请了后,尹家姑娘不愿去。她还在读我前儿打发人送去的几本西洋医书呢,都快魔怔了。”

    黛玉抿嘴一笑,道:“也不是所有姑娘拿你当宝吧?”

    贾蔷抛了个眼神回去,道:“只要林妹妹拿我当宝就好。”

    “呸!”

    黛玉含羞轻啐了声后,就听到贾蔷另一侧传来“咚咚咚”声,偏头看去,就见湘云居然拿额头碰桌子呢……

    登时大羞!

    余光再一看,满桌姊妹甚至大人,都笑着看往这边,黛玉愈发羞不可耐。

    万幸,这时林之孝家的又来了,通传道:“老爷让宝二爷去书房见客,若是侯爷得闲了,也可一并去。”

    宝玉虽有千般不情愿,却还是站了起来。

    贾蔷却头也不抬,道:“给二老爷说,今儿我不得闲,就不去见外客了。”

    宝玉闻言,眼睛登时一亮,回头看向贾母。

    贾母无奈苦笑道:“他是孙行者转世,无法无天惯了。你若不怕老爷,你也可不去。”

    宝玉闻言,瞬间成了霜打的茄子,在贾母宽慰下,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等宝玉走后,贾母沉吟稍许,看向贾蔷道:“前面的事我虽素来不怎么理会,也知道那顺天府通判是老爷的门生,待他与别个不同。蔷哥儿是不是,也给他些体面?”

    贾蔷“唔”了声,道:“若是别的事,我只当给二老爷一些体面,去见见也就见见。可眼下不成……”

    贾母奇道:“眼下又如何?”

    贾蔷道:“眼下户部大案,再加上昨日鼓弄起的风波,各衙空出不少肥缺。今日傅试前来,必然是为了这些官缺而来。我了解过此人,攀炎附势、蝇营狗苟之辈。若只如此,我也不多说甚么。官场上的官迷多得是,爱钻研也不算甚么。只是偏此人没甚么能为,官声平庸,难当大任。除了会捡一些好听的,哄哄二老爷外,一无是处。”

    贾母闻言有些恼火道:“虽如此,说的也忒刻薄了些。若他果真是这样的人,又将宝玉他老子置于何处?”

    贾蔷笑了笑,看着贾母道:“老太太,这就是先生,还有韩彬韩半山等新政大臣们,和景初旧臣,也就是旧党们最大的不同之处。官员选用涉及到原则,涉及到大政根基。别的事都好说,可以和光同尘,唯独这方面,却讲不得半点人情。不行,就是不行。二老爷嘛,这方面其实做的已经很不错了,他并不爱钻营这些,也不爱插手官员升迁,这很好。我今儿不去见,是帮二老爷维护清誉,让他将好官当到底。”

    又见诸姊妹们早都放下了筷子,恰巧东府又来人通传,平儿回来了。

    贾蔷也终于放下了筷子,呵呵一笑道:“那咱们就走罢,眼下出发,到地儿正好快要用晚饭,站在半坡上可以看晚霞。”

    薛姨妈闻言对贾母笑道:“听哥儿这样一说,连我都想一并跟着去了。”

    姊妹们忙笑道:“姨妈若是能同去最好!”

    贾母也道:“能有个大人跟着,再好不过。姨太太不如同去?我是年岁大了,经不起这样的颠簸,不然我也必是去的。”

    薛姨妈笑容满面,却是摆手道:“我家那孽障还没好利落,我如何走得开,只能等下一回罢。”

    贾蔷对贾母道:“过些时日,四轮马车就能造好,再将庄子和官道相连的那一截路修缮一二,老太太坐四轮马车过去,就轻便得多了。”

    贾母笑道:“难为你有这份孝心就好,只是过些时日,那花也败了,我们还去做甚么?”

    贾蔷呵呵笑道:“那就等桃子熟了后,老太太带着宝玉去摘桃罢。”

    贾母笑的合不拢嘴,道:“好,那就等桃子熟了再去。不过今儿我不去也则罢了,你们可不能落下宝玉,不然非得和我闹不可。”

    贾蔷笑道:“我们去东府那边准备上两刻钟,老太太看着差不多到点了,就打发人去书房叫回宝玉就是。”

    贾母闻言,这才放了贾蔷一行人离去。

    ……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看着林如海,劝道:“爱卿不必如此心急,且慢慢来才好。朕看你的身子骨这两天又不大好,何必急于一时?”

    林如海苦笑道:“正巧赶到一起了,臣也是没法子,机会难得呐。”

    隆安帝面色隐隐古怪道:“爱卿将贾蔷看稳了,岂不就好?朕是个急性子,没想到他比朕还急。这一套一套的拳法打过去,别说把那些人给打懵了,连朕都有些懵。事情是好事,可眼下,怕是要吃撑了。”

    一下子又空出两个三品以上大员的位置,隆安帝夹带里有没有人来补,真要搜刮一下,还是有的。

    可是敢不敢现在就拿出来补?

    还真不敢。

    不是每个人都如林如海那样,为国朝社稷出力出的,发妻死嫡子夭,自己也熬得半死不活的。

    然而即使有此等功勋和官声名望在,这回京才多久时间内,就险象环生,屡遭危难困局。

    好在有个太上皇良臣为帽子的准姑爷在,一路上横冲直撞,靠蛮横保得林如海一路冲杀出来。

    但最多也只能立足自保,顺手拾掇拾掇户部。

    可世上只有一个林如海,其他可用之人,既没林如海的身世背影,也没有他的功勋声望。

    果真眼下就推出来,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要被推翻论罪。

    隆安帝自然舍不得,所以,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景初旧臣们再选出两名他们自己人来。

    林如海自然也知道这样的窘境,却只能安慰道:“新上任的,终究没有康德、常进他们老谋深算,根基也远不如康、常厚实。眼下能换一遭,以后,换第二遭时,就能清便许多。”

    隆安帝闻言笑道:“这贾蔷,就好似朝廷里闯进来的孙行者,闹了个天翻地覆后,他倒躲的远远的。不过眼下正值京营和边军轮换大将之时,甚么也没这个要紧。爱卿回去过告诫贾蔷一二,近来安稳些,莫要惹事了。朕回头也警告警告李暄,让他不要和贾蔷一起胡作非为了。”

    林如海闻言,微笑着领旨后,就要告退,隆安帝却同他道:“张之明此人,朕已经和他谈过话了。想来他心中有数,该如何作为。爱卿若是得闲,也可试着和他多聊聊。此人之才干,还是有的。胸怀中,也装着黎庶百姓。等将来爱卿入军机后,不可能再每日里操持着户部部务。果真能让此人心怀诚敬之心,那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林如海闻言却是苦笑道:“皇上,张之明与臣同科,那一届他是魁首状元,臣只是个探花郎。想说服此人,安心在臣手下做事,怕是有些难啊。”

    隆安帝笑道:“爱卿只管试试就是,果真此人撞破南墙也不回头,那就怪不得朕和爱卿了。”

    林如海缓缓点头后,被免了跪礼,由内侍送出宫门。

    林如海刚走,隆安帝的好心情也还未保持多久,却见戴权匆匆从外面进来,将养心殿内的宫人通通赶出去后,方对隆安帝小声道:“主子爷,九华宫那边刚刚传来十万紧急之信,太上皇今晨,昏倒了一次,足足一个时辰后才清醒过来。”

    隆安帝闻言,面色骤然一变,但随即想到了甚么,脸色愈发难看,沉声道:“朕怎么记得,今日早先,宁郡王急急递了牌子进了九华宫?”

    倒比他,还要更快一步知道宫里的消息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的相公很腹黑〕〔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