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超凡贵族〕〔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近身狂婿〕〔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废婿归来陈华〕〔陈华〕〔锦衣玉令〕〔英雄无敌之亡灵法〕〔最初进化〕〔慕少的千亿狂妻〕〔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爆笑穿越:王妃是〕〔江辰唐楚楚〕〔龙零〕〔我的治愈系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零五章 贾琏之恨
    神京西城,宁荣街。

    宁国府。

    贾蔷回到家里,还未进小院儿门,就听到前两日冷冷清清的小院儿,此刻却是叽叽喳喳闹声盈天。

    不止香菱、晴雯、小吉祥、小角儿在,还有十二戏官也在。

    几个去了桃园的小丫头们,一个个夸张的不得了,在跟十二戏官炫耀着桃园的桃花有多美,桃园的兔子跑得有多快,桃园的天有多蓝多大,桃园的鱼塘里有多少鱼……

    贾蔷推门而入后,就看到了十二双充满向往的眼神。

    他摆手道:“这次是你们教习先生说你们新戏正在要紧时候,出去顽了就前功尽弃了。过些日子再去,就带上你们一道去。你们也别只顾着和香菱她们疯顽,带她们一起读读书认认字,将来也能做更有用的人。”

    形容酷似黛玉的龄官看着贾蔷的眼神,差点没把他融化了,只听她幽幽楚楚的问道:“我们这样的戏子,除了唱戏,还能做甚么更有用的人?”

    贾蔷微微摇头道:“不必轻贱自己,你们的贱籍也早让我换成了民籍,现在你们还小,唱上二三年戏后,愿意回家的就回家,不愿回家的,我这边也可提供一份差事,让你们凭借自己的能为,就能正经的赚些嚼用,足够养活自己。”

    说罢,他不愿多待,实在受不得龄官那幽怨的眼神。

    贾蔷问香菱道:“平儿姐姐可回来了?”

    香菱摇头道:“没见回来呀,还在二.奶奶那里罢……”

    贾蔷闻言,便进屋里去换衣裳了,这身衣裳穿了两天,都是灰了。

    晴雯先一步跟着进来,服侍贾蔷更换衣裳,屁股上挨了一下,算是奖励。

    在晴雯一双桃花眼的怒视下,贾蔷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

    荣国府,荣庆堂。

    抄手游廊上,几个穿红着绿的小丫头正在喂廊下挂着的雀鸟,看到贾蔷到来后,纷纷欢喜着问好,又有人往里面通传。

    今儿贾蔷倒没怎么高冷,还微笑着问她们,里面都有谁?

    几个小丫头片子们简直受宠若惊,叽叽喳喳报出了一串人名儿来,连凤姐儿和平儿竟也在。

    贾蔷心里咯噔一下,不过事到临头,又岂能退缩?

    干都干了,这会儿临阵脱逃,算甚么男人……

    他轻轻吸了口气后,面色如常的跨过抱厦门厅,进了荣庆堂。

    荣庆堂上,正是欢声笑语盈堂。

    一众姊妹们说着桃园的乐事,听的贾母都羡慕起来。

    见贾蔷进来后,贾母兜头问道:“多咱再去庄子上?连我和姨太太、太太也带上,还有宝玉。那温汤果真是好东西,你瞧瞧她们姊妹,一个比一个颜色好。连凤哥儿也比先前好了许多,那气色真好!”

    贾蔷眼神看了一圈,最后落在凤姐儿脸上,见她并未看过来,倒是一旁的平儿不无怨言的嗔了他一眼,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造次……

    贾蔷笑了笑,道:“等去了国孝,再去就是。自家的园子,甚么时候去不得?”

    贾母闻言高兴,对薛姨妈和王夫人道:“好,等去了国孝,咱们一并去逛一逛。多少年没去过那样的地方了,她们姊妹不说还罢,这一说,愈发让人想念的紧。”

    薛姨妈和王夫人都笑了起来,道沾贾蔷的光了。

    这边儿李纨却有些按捺不住,上前两步目光带着感激的对贾蔷道:“蔷儿,我娘家老太太打发人来说,已经劝服我爹爹了。他也会去国子监,和那些监生们说清楚。”

    贾蔷闻言,笑道:“若如此,可真是一桩大好事。”

    李纨感激道:“多亏了蔷儿你,若不然,李家非要遭大难不可。”

    贾蔷摆手笑道:“大婶婶外道了,本分之事罢。等甚么时候大婶婶得闲了,想再回李家省亲,直接同我说就是。若是我忙碌不在跟前,你同林妹妹说也成。她也能指派得动我府上的亲兵,送大婶婶回娘家省亲。”

    另一边,果不其然,黛玉被姊妹们“围攻”取笑了,让她心里又气又甜蜜,“狠狠”凶了贾蔷一眼。

    贾蔷说了一圈,连鸳鸯都打趣了两句,终究还是落到凤姐儿跟前,不然反倒露了痕迹……

    他干咳了声,温声问道:“二婶婶,今儿可觉着好些了?”

    凤姐儿原本积攒了一肚子的窝火,心里甚至有些恨贾蔷毁了她的清白,再经历了贾琏回府当面对她的羞辱,而她愤怒起来居然有些心虚,也就愈发着恼起贾蔷来。

    可是,这会儿贾蔷这一声问候,却如春日里暖煦的春风一般,将她心中又冷又硬的坚冰,一下吹拂融化开来。

    再看那一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上,眼睛里蕴着歉意的关怀,凤姐儿一时竟然恨不起来了,且眼下又有亲长在,她只得强笑了声:“托你的福,倒是好了些。”

    见她这样不自在,贾蔷心里咯噔一声,替她着急,担心她让人看出破绽来。

    不想高台软榻上,贾母却叹息一声,劝道:“蔷哥儿,有一事我想同你商议商议……”

    贾蔷眉尖一挑,问道:“老太太有甚么事,且说便是。”

    贾母目光却又落回到凤姐儿身上,悲悯道:“如今你二婶婶一家,过的并不好。你琏二叔今儿才从东路院搬回来,在抱厦东厢养着。可算算日子,等他好了,竟又该离京去甘肃镇吃沙子去了。他身子骨原也不好,都是公候府上娇生惯养出来的,这一去九边,能不能受得起?他若是有个好歹,你二婶婶可怎么活呀,他夫妻俩,如今连个孩子都没有!”

    贾蔷闻言,皱起眉头来,沉吟稍许道:“老太太,当日事,绝瞒不过有心人。贾琏所犯之罪,果真被捅了出去,其下场,不用我多说。只他一人的死活,我也不去理会,可这里面还涉及西府爵位的传承。如果不在外面避上几年,让人淡忘了此事,我敢肯定,西府的爵位传承必要出大问题。到那时,悔之晚矣。不过……”

    贾蔷目光在凤姐儿面无表情的脸上顿了顿,轻声道:“实在不行,甘肃镇就算了,太凉了些,去辽东镇罢。那里有贾家十几个大田庄在,下人也多,总还能照应一二。”

    话音刚落,却见凤姐儿忽然站起身来,与贾母、王夫人等人行了个礼后,转身就走了。

    众人惊讶,平儿面色担忧的看了贾蔷一眼后,慌忙跟了上去……

    贾蔷有些挠头,不解到底何意。

    他沉吟稍许,对贾母等人道:“我去看看……看看贾琏自己怎么说。”

    贾母叹息一声道:“你们爷们儿的事,自己去看罢。”

    贾蔷点点头后,却未立刻离去,而是对黛玉道:“一会儿送你回林府,晚上和先生一起吃晚饭。万香楼里新出了一种蘑菇酱,十分鲜美。眼下国丧只能茹素,咱们带点回去给先生尝尝。”

    黛玉轻声应下,点了点头,抿嘴一笑。

    贾蔷也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转身离开……

    他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高台软榻上,贾母差点一口老血呕了出来。

    这****只想着他岳父老子不能吃荤腥,难道贾家就能吃荤腥?

    那蘑菇酱,只能带去林家吃?!

    黛玉正沉浸在贾蔷的小意体贴中,一时未反应过来,待转过身,看到宝钗面色古怪的连连与她使眼色,这才想起甚么,忙对高台上老脸都气的发白的贾母道:“老太太可别多想,蔷哥儿有了好东西,原是先送回家里来,孝敬老太太第一份,然后再往我家里去。只是如今就在家里,蔷哥儿方没多说一嘴。老太太若不信就等等,用不了晚饭时候,保准送到你老跟前。”

    此言一出,薛姨妈先笑了起来,对贾母道:“到底还是老太太会调理人,宫里的贵妃且不去说,这林丫头如今哪里还看得出前二年的娇气?这样大气周到有条理,又不失那身灵气,怪道连尹家太夫人和皇后娘娘都那样看重,早早赐下金册来。”

    这话贾母就爱听了,也不去想某个****灰孙,微微扬了扬下巴,看着有些羞涩的黛玉带着骄傲语气道:“没枉费我疼她这么些年,玉儿是个极好的,和她娘当年很是相像。她娘当年啊……”

    提及贾敏,贾母眼睛渐渐湿润,喉咙里有些堵,但到底还是说出了后面一句:“比她还好呢。要是还活着,那该多好啊!”

    ……

    贾母院后,南北夹道边的三间小抱厦内。

    贾蔷先去了西厢……

    屋内,凤姐儿正躺在床榻上,俏脸虽娇艳,可神情却并不好。

    平儿坐在一旁,悄声细语的安慰着,看到贾蔷进来,与他轻轻摇了摇头。

    但贾蔷,并未看懂其中深意……

    他寻了张椅子,往前提了提,落座后,看着凤姐儿,没有再提任何前事,而是温声问道:“贾琏的事,二婶婶以为处置的不妥当么?”见凤姐儿不言语,他顿了顿又道:“你若是……”

    不等他说完,凤姐儿也未抬眼帘,只轻声道:“毕竟夫妻一场,虽然如今视我如仇人,我也不愿见他,却还是希望他有个好下场。只求你,让他落个好结果罢。也算我,行下最后一点好。”

    夫妻恩绝这个四个字,即便是贾蔷前世,对于女人来说,都沉重如山。

    更何况是当下……

    贾蔷理解凤姐儿的处境,他点了点头,道:“好,我明白了,会让他有个好结果的。”

    说罢,又与平儿对视一眼后,站起身来,往外行了两步后,转过身来,正好迎上凤姐儿望着他背后的眼神,他这一措不及防的转身,让凤姐儿有些慌张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贾蔷也未在意,他温声道:“二婶婶,只要我在一日,这荣府,这贾家的荣耀,便必有二婶婶的一份。贾琏改变不得,两位老爷太太改变不得,便是老太太,也同样无法改变甚么。往后,你好好的保养好身子,好好的生活就是。其他的,自有我在。”

    说罢,再不停留,转身离去。

    贾蔷走后,平儿小心翼翼的看着凤姐儿,凤姐儿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转头压低声音骂道:“看你娘!”

    平儿“噗嗤”一笑,道:“奶奶,心里可熨帖些了?”

    凤姐儿哪里肯承认,啐道:“少胡扯你娘的臊了,哪和哪都不挨着。”

    话虽如此,可她一双丹凤眼还是忍不住看向了窗外……

    若是,能多一份依靠,总还是好的。

    不过,她又在心里告诫自己:往后余生,仍是要活的堂堂正正,断不可,走上邪路……

    ……

    出门后,站在游廊下,贾蔷捏了捏眉心。

    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

    担着罢……

    他顺着抄手游廊,往东走了十几步,便到了东厢。

    两个小丫头子畏惧的看着他见礼,贾蔷也没难为她们,直接推门而入。

    屋内,瘦了许多的贾琏,呆呆的半躺在炕上出神,听到门口动静,方回过神来,见竟是贾蔷进来,有些惊惧。

    贾蔷缓步进内,从外间随手拎了把椅子,放在里间,撩起前摆落座,而后静静看着贾琏。

    贾琏有些慌,强挤出一抹笑脸来,道:“蔷哥儿来了?吃茶不吃,我让人斟来?”

    贾蔷摇了摇头,道:“不必忙……”

    心里一叹,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若非有昨日之误会,今日也不必头疼此事。

    他沉吟稍许后,在贾琏有些胆战心惊中说道:“贾琏,我从来都不认为你是一个坏人。虽然,你有些贪财好色,好别人老婆……咳,但是,至少你没强人所难,没有欺男霸女,也没做过甚么坏事。”

    贾琏闻言,很是意外的看着贾蔷,不明白他到底打的甚么算盘。

    就听贾蔷继续道:“老太太先前为你说情,说你是公候子弟,富贵惯了,若是去九边吃沙子,怕难承受。方才,二婶婶也说了,想尽最后一丝夫妻之恩,求我给你一个好结果……”也不理贾琏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贾蔷轻声道:“甘肃镇,太过凉,果真去了那里,漫天都是沙子戈壁,你的确会活不下去。所以,去黑辽罢。辽东镇虽也有些苦寒,但物产丰富,最重要的是,贾家有十几万亩的田庄在那边。有不少贾家子弟,被发配到那边务农。你去了后,还能有个照应。至少,比甘肃镇强,那里沐浴都难,一年也洗不上三回……你自己以为如何?”

    贾琏以为不怎样,他赔出笑脸,道:“蔷哥儿,果真非要出京不可的话,能不能去南省?我保证……”

    “……”

    贾蔷无语的看着他,道:“你在东路院干的那点破事,当日闹的那么大,哪里能瞒得住人?南省是士林清流的大本营,你果真去了南省四处晃荡,我敢打赌,那些人不整死都不算完。再者,你以为这件事能瞒得过大老爷?等他养好了伤,查问起来,你以为大太太会帮你死瞒着?你若是去了九边戍边,他未必能将你怎样。可你若是去了南省,相信我,你会死的很惨。”

    贾琏闻言,登时垂头丧气,死了心。

    他旁的不怕,只怕将来贾赦得知了他这个儿子顽弄了老子的小老婆……

    那他真的会死的很惨,不是一般的惨!

    念及此,贾琏只能长叹一声,道:“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罢了,罢了,我去辽东镇就是。”

    贾蔷点了点头,道:“你先好生养好身子骨罢,等出了国丧,你差不多就能启程了。”

    说罢,迟疑了下,他又问道:“你和二婶婶……果真要闹到这个地步?怎就成了生死仇人?”

    贾琏闻言,面色微变,哼了声,道:“你素来向着她说话,这会儿再说这些,又有甚么意思?”

    贾蔷皱眉道:“先前我的确向着她说话,可为何向着他说话,你自己心里没数么?你自己看看你自己做的那些破事,我能向着你?”

    贾琏气恼道:“从前的事倒也罢了,可那日她跑去书房混闹一场,让我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还能饶她?”又气的连连摇头道:“我对她的厌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进门前,我屋里就有几个房里人,性格贤淑温顺,对她也一直恭敬着。可她倒好,隔三差五的寻个由子,要么赶出门去,要么竟要拉下去配小子,结果生生将人逼死!

    这毒妇,容不得我房里人,为了不让人说她好妒,就让平儿当通房,结果平儿白担一个名声,我竟是连手都碰不得。她将老太太、老爷、太太哄的好,但凡出点事挨打挨骂的都是我!我不过寻几个粉头当乐子,她倒摔破了醋坛子,往日里闹闹也则罢了,那日在书房,她撞破了不说替我遮挡遮挡,还闹得那样大,她这是存心要置我于死地,还有脸说甚么夫妻恩情?呸!这毒妇,我早晚休了她!”

    贾蔷闻言,皱起眉头来,正想说两句,却忽然听到屋外窗户附近有惊呼声传进来:

    “奶奶!”

    “奶奶!”

    贾蔷一听,竟是平儿的声音,他面色一变,心中道了句不好,赶紧三两步跑出去,就看到窗外凤姐儿面如金纸般,躺在地上。

    平儿唬的甚么似的,哭着在那叫人。

    贾蔷来不及说话,上前抄起凤姐儿的腿弯,抱着折返回西厢。

    东厢屋内,贾琏打开窗户,看到这一幕后,面无表情,随手将窗户又关了起来。

    凤姐儿生的虽美,可在他心里,也不过是一个毒妇罢。

    果真出了甚么三长两短,早早去了,也未尝不是好事……

    ……

    ps:原著里,尤二姐死后,贾琏差不多就是这种心态了。但更早以前,他就已经很不满了。

    另外有个别书友拿现在的三观去套古人,三观正确其实是没问题的,可也要思量一下,如果那个时候的离婚像现在这样简单,凤姐儿会忍到现在还不离么?你不能一边苛勒着古人,一边又拿现代的标准往上去套,这纯粹是折磨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