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修仙兵王在都市〕〔赵东苏菲花都兵王〕〔赵东苏菲〕〔都市潜龙〕〔战龙觉醒〕〔美女总裁的超级高〕〔黄金召唤师〕〔第一狂婿〕〔超级保安赵东〕〔赵东苏菲花都兵王〕〔都市之最强战龙〕〔女神的妖孽保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正文卷 第五百零七章 坏话 (第三更!)
    听闻林如海突然这样问,贾蔷怔在那里,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黛玉则狐疑的看向他,在她印象里,贾蔷似乎一直在忙碌着赚钱,怎会银匮?

    梅姨娘面色古怪道:“莫不是果然没钱了,才往尹家送便宜些的礼?”

    贾蔷无语的看了梅姨娘一眼,道:“姨娘想哪去了,再怎样,也不至于到这步。只是……”

    他看向林如海,道:“太上皇这一驾崩,万香楼的生意一落千丈,还要不断的支持工钱甚么的,再加上会馆那边也停了,金沙帮支立起的烤肉摊子也停了,戏曲社那边也都暂停下来,所以这段时间支出的确很大。不过,也没甚么,我会想办法的。”

    黛玉闻言,一下担忧起来。

    林如海却笑了笑,问道:“你想甚么法子?莫非果真能点石成金?”

    贾蔷迟疑了下,道:“我打算去尹家,和尹家姑娘言语一声,先支用一些国公府的家财,回头再补上。当初虽然答应过,国公府留下的家财,皆归大房所有。可我兼祧大房,是大房之主,总没有不能动大房家财的道理罢?”

    此言一出,黛玉先是忍不住的哼了声。

    自然不是因为贾蔷把国公府的家业都放在大房名下,而是恼他银匮了宁愿去和尹子瑜开口,却不和她说。

    贾蔷赔笑道:“不过拿来周转一圈,等国丧过后,银子凑手了,再还回去就是。再说,那本也是我的东西,是不是?”

    黛玉还是生气,不理他。

    林如海这一回站女儿这边,对贾蔷道:“按道理来说,你说的都在理。若尹家那位姑娘只是她一人,关系简单,你这样做也无可厚非。可是,蔷儿你要明白,她背后的关系,太过复杂。尹家眼见就要大用,先前他家还不显,可是眼下皇上缺人,尹家被皇上视为可信可用之人。尹褚、尹朝还有尹家几个成年子辈,都是难得的人才。又在下面打熬了这么久,二三年功夫后,势必纷纷上位。虽有皇后压着,但也未必能再压许久。这个时候,你要做的事,就不能单纯以为是家事了。再者,你原先答应过人家,大房的家财,日后都由大房来处置。这个时候变故,岂非失信?”

    贾蔷闻言,皱眉思虑稍许后,点头道:“先生说的在理,还真是……没想到。算了,我再去想想其他法子罢。银子上的事,还难不倒我。”

    林如海摆手道:“罢了,你也别去外面摸索求人了,就从家里拿罢……”

    贾蔷忙道:“先生,不必如此……”

    “哼!”

    黛玉又冷哼一声,扭头不看他。

    林如海笑的有些苦涩,不过他还是摆手对贾蔷道:“你原非迂腐之人,讲究这些做甚么?你又非拿去吃喝玩乐浑闹,是去做正经事。我膝下并无子,独玉儿一个爱女,将来林家的家业,还不都是你们的?”

    贾蔷嘿的一笑,道:“先生放心,将来诞下子嗣,长子姓贾,次子姓林,原是我和林妹妹说好的事。所以,您不必担心林家几辈子的家业,没人继承。”

    此话,还是贾蔷第一次对林如海说。

    在这个几千年来都讲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世道里,贾蔷这种做法,如何能不让林如海老怀欣慰?

    当初,他能认可贾蔷和黛玉,除却贾蔷对黛玉确实好外,也有听说贾蔷对一个小妾的许诺……

    若是林如海不心动,又怎么可能?

    别说林如海,便是梅姨娘都惊喜无比,看着贾蔷喜悦笑道:“不枉老爷如此疼爱你一场!真真是好孩子!”

    黛玉也不恼了,含羞的嗔了贾蔷一眼,羞的不敢抬头。

    呸呸!

    林如海自然满面含笑,只是……

    “老太太那边,怕未必同意罢?”

    贾蔷笑道:“这事我同意了就成,别人谁也管不着。再说,又不是一个儿子……”

    “呸!你羞也不羞?”

    黛玉实在受不住了,俏脸上满是嫌弃的啐道。

    贾蔷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呵呵直乐。

    梅姨娘也取笑道:“很是不知羞!”

    林如海不理这些,他道:“便是如此,你手头缺银子用,也该从家里取了用才是。家里的银子放在那,没甚动用的机会,白白晾在那做甚么?不过,你也别太着急了,摊子铺得太多太大,你自己压力也会极大。”

    贾蔷点点头道:“是,先生,我明白了。”

    随后,林如海让梅姨娘取来一副对牌,道:“十万两银子以下,你自己拿去支取就是,不必问我。二十万两以上,与我打个招呼。”

    贾蔷点了点头,道:“十万两差不多,能支撑过国丧就行。到时候,就能有充足的现金流回流。”

    林如海思量稍许,道:“支取二十万罢,先前你不是盘算着,用宋家的二十万两来做马车营生么?如今让宫里拿走十五万两,必是有缺口的。既然你认定这一行当大有可为,就不必拖着。”

    贾蔷有些不好意思道:“先生,这里面还有尹家的份额……”

    林如海闻言,眼睛微微眯了眯,道:“尹家呐……多交好些,倒也没坏处。”

    ……

    从忠林堂出来,贾蔷先送黛玉回清竹园。

    二人漫步于抄手游廊上,踩着星月光辉。

    黛玉细声问道:“凤丫头可好些了?”

    贾蔷一听,就知道紫鹃把今日事告诉黛玉了,他笑了笑,道:“又气狠了回……林妹妹,你说她和贾琏,到底谁是谁非?”

    黛玉没好气道:“家务事,哪有个谁是谁非?岂不闻清官难断家务事?”

    贾蔷听了,叹服道:“还是林妹妹明白,得,我听你的。”

    黛玉抿嘴一笑,却又问道:“那你以为,他们谁对谁错?”

    贾蔷嘿嘿笑道:“林妹妹不是刚刚才教诲完,清官难断家务事,辨不出是非么?那我自然也不知道了。”

    黛玉似笑非笑道:“你又怎会不知?家里人连我都只叫你蔷哥儿,独凤丫头叫你蔷儿。和你往来间,也素不避讳甚么。你会不知?”

    贾蔷干咳了声,道:“我的确偏向她些……但今儿当着平儿的面我也说了她,过往有些手段太过。贾琏不是东西,她也不算真好人。”

    “呸!我才不信!”

    黛玉抿嘴笑道:“她都气昏过去了,你还这样说她?”

    贾蔷正经道:“林妹妹是知道我的,从来不会哄人,更不会哄女孩子,所以,向来都是实话实说。”

    黛玉闻言,忍不住拿起绣帕抽打了他一下,道:“满口胡言,我信你?”

    顽笑间,二人回到了清竹园。

    黛玉却是取出来一个香囊,香囊上绣着凤鸢花,她递给了贾蔷。

    贾蔷接过后,高兴道:

    -->>

    “我虽不爱这个,可林妹妹送的,我必天天戴在身上。”

    黛玉气笑道:“哪个是给你的?这是给尹家姑娘的。”

    贾蔷闻言一怔,道:“不必了吧……”

    黛玉没好气道:“女孩子间的事,你懂甚么?我过生儿的时候,人家也送来了一礼。”

    贾蔷闻言大惊,道:“我怎么不知道?”

    见他这幅模样,别说黛玉,连紫鹃和雪雁都笑了起来。

    黛玉不搭理他这个,赶人道:“快去罢!还要先去取了礼呢,别耽搁了。”

    贾蔷闻言,看了黛玉稍许后,忽然伸开双臂,将她抱入怀中,轻声道了句:“林妹妹,有你,真好。”

    说罢,又在她秀发上亲了亲,而后在黛玉、紫鹃和雪雁三人面红耳赤中,转身离去。

    ……

    翌日清晨,寅初,贾蔷就从府上出发,先去了兵马司衙门。

    东城兵马司衙门,一天十二时辰都是人来人往。

    因为夜间也有防火禁的队伍随时待命……

    贾蔷到来后,随高隆入内,就看到衙堂上从外到里,密密麻麻的躺的全是人。

    当然,少不了臭气哄哄……

    贾蔷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诶,不必叫起来,让好好睡着。”

    高隆拦下他的弟子,然后压低声音对贾蔷道:“昨儿起不是划片区开始包干么?因为处处要比,又事关能不能当个正规丁勇,吃上皇粮,所以一个个都干疯了。有些家近的还愿意回家,家离得远的,连家也不愿回,就在衙门里凑活了。”

    贾蔷摇头道:“这样如何得了?虽入了春,渐渐暖和了,可地上还是潮寒……”

    高隆道:“也是没法子的事,总不好打击他们的这股劲头,实在难得。”

    贾蔷想了想,道:“此事我再想想,一定要解决他们吃住的问题。这是咱们的兵,是人,不能拿他们当牲畜使。对了,吃的如何?”

    高隆苦笑道:“这些多是帮闲出身,还能吃甚么?粗面饽饽杂粮粥,就着咸菜吃罢。”

    贾蔷摇头道:“吃的要跟上,不说吃的多好,但要吃饱了。”

    高隆提醒道:“侯爷,这几千人吃饭,一日消耗就跟无底洞一样,兵马司的家底儿,养不起啊。”

    贾蔷皱起眉头道:“这个我来想法子,今日不得闲,明日,明日一起合计合计,要给兵马司寻个正规的财源,总要把生计先解决了,不然,谁会卖命?”

    高隆笑道:“已经很不错了!十二团营的正规步卒一个月的饷银也不过一两四钱,再加半石大米。可真正拿到手的,加起来都不到一两银子。咱们兵马司不克扣饷银,只此一点,就能和十二团营的步卒平齐。”

    贾蔷摆手道:“不层层盘剥,原是应该的,不是恩德。行了,此事我心里有数,明儿来了再说。”

    又转了一圈后,大感底层生活不易,他就前往了宫城。

    ……

    乾清宫哭灵举哀罢,正出宫门,就被恪和郡王李暄给逮了个正着。

    “嘎嘎,哪里走?”

    贾蔷脚步都没停,随意行了一礼后,就继续往前走去。

    李暄怪叫了声:“肏!贾蔷,你甚么意思?”

    上前抓住贾蔷不放手,贾蔷皱眉道:“我这还有正经事呢,王爷拦我干甚么?”

    李暄黑脸道:“你今天还有正经事?”

    贾蔷道:“当然有事!我哪天清闲过?”

    李暄眼神愈发不善道:“你忘了今儿是甚么日子了?”

    贾蔷皱眉道:“今儿是甚么日子?”

    “好你个贾蔷,你连子瑜表妹的生儿都忘了!你跟我走,到母后跟前评评理!看她怎么收拾你这个负心汉!”

    李暄拉扯住贾蔷,就要往凤藻宫方向拖。

    贾蔷一把甩开,压低声音道:“宫里面,小点声!我说的正经事就是这个,我准备的寿礼是西洋礼,我这不急着去取呢,你捣甚么乱!”

    “嗯?”

    李暄狐疑的看着贾蔷道:“果真?”

    贾蔷道:“当然!那东西,大燕没有,只有西洋才有。”

    李暄忽地骂道:“你可胡扯罢!你和子瑜认识才几天,还能早一年前就知道有今日,派人去西洋买礼物?”

    贾蔷恼火道:“你才胡扯呢!我的会馆里专有一西洋门铺,里面都是西洋来的东西。”

    李暄来兴致了,道:“你怎不早说啊?你还有这些顽意儿?本王最喜欢新奇顽意儿了,走走走,我和你一道去……”

    不过没等贾蔷拒绝,李暄就一拍脑门,道:“坏了,忘了母后让我来叫你,走吧,先去凤藻宫。”

    贾蔷心里一震,不过面上不显,只能跟着去了。

    ……

    入了凤藻宫,最先入目的,却是贤德妃贾元春。

    她正和端妃、周贵人等,处理着诸多女史、昭容等六局一司的女官,偌大一个后宫,不知多少繁琐杂事,尽在此处。

    贾蔷与贾元春见了一礼,她也只是亲近的叫起,问候了两句后,又急着去忙她的差事了。

    在后宫中,能忙碌些,原比枯守着更容易打发些时间。

    更何况,有权势在身,也不会轻易被人欺负了去。

    贾蔷与不耐烦的李暄入了内殿后,端妃茹氏和周贵人满是艳羡的看着元春,小声道:“娘娘,贾家如今愈发兴旺了。”

    元春心里自然高兴,却还是客气道:“不过是一兵马司指挥,六品的小官儿,比不得你们两家。”

    茹氏气笑道:“我说的是这个?且不提宁侯堂堂国公府一等侯的爵,单看皇后娘娘对他的宠爱,哪个外臣之家的子弟,有这等造化?”

    周贵人也附和道:“如今还是没和尹家长乐郡主成亲呢,等成亲后,愈发成一家人了。”

    说话间,都快掩不住的酸气了。

    元春笑了笑,道:“都是他自己的造化罢!”

    心里却盘算着,还是要写信回去,劝说她母亲王夫人,万万不可再得罪贾蔷了。

    如今再为了些很没名堂的事得罪贾蔷,岂不是糊涂?

    她却想不到,今日皇后见面,第一句话,就让贾蔷后背生凉……

    内殿,尹皇后坐在凤榻上,正翻看着甚么折子,见李暄引了贾蔷进来后,修长明媚的眼眸微微眯起,看着他道:“贾蔷,昨儿林如海,可与你说了本宫甚么坏话不曾?你如实道来。”

    ……

    ps:三更完,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