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营 (第三更!)
    因国丧期间,贾蔷和李暄没有在尹家多留,和尹家太夫人议定了后日尹子瑜入贾府,为凤姐儿瞧身子后,二人便告辞离去。

    出了尹家门,骑在马上,贾蔷感叹道:“和田家相比,皇后娘娘之贤德,实在是……令人想不到。虽古之贤后,又有几人可比?”

    李暄懒洋洋道:“这话你当着她的面去说才管用,别想让我帮你传话。不过,看起来大舅很想当大官啊。唉,一个个都是官迷,有甚么好痛快的?为了争权夺利,连亲情也不要了,又有甚么意思?”

    贾蔷奇道:“此言怎说?”

    李暄哼了声,瞥了贾蔷一眼后,压低声音道:“今儿你没看到,我大哥、三哥、四哥都没来?”

    贾蔷还未开口,李暄警告道:“你别告诉我,你想不到他们为何不来?”

    贾蔷扯了扯嘴角,为何不来?

    国丧期间不能参加会宴,自然最好连祝生儿也别露面。

    否则,总会让人拿去说嘴弹劾。

    有志于大位者,哪有不爱惜羽毛的?

    李暄觉得浑身不得劲,道:“贾蔷,要不咱们寻个地儿,钓鱼去罢?这日子也忒难打发了……”

    贾蔷笑骂道:“你可拉倒罢!这个光景去钓鱼,皇上知道了,能把咱们吊到养心殿外的佛塔上,你信不信?”

    李暄闻言打了个寒战,干笑了两声,道:“那还是算了……”

    顿了顿,他忽又道:“对了,爷想到了一个好顽的地方!前儿神机三大营都换了主将,白虎、朱雀和烛龙三营,咱们去神机营顽罢?就去朱雀营!我早就想去了,可那些球攮的元平功臣不把我放在眼里,居然不让我进去顽!上回子药遗失案,好家伙三大营主将都给撤了,如今朱雀营的主将是赵破虏,以前是内侍卫,再早些,我父皇还在潜邸时,就跟在王府里了,和我熟的很!走走走,咱们去顽……不,咱们去看看武备!”

    贾蔷闻言,登时心动了,道:“神机营怕是不好进罢?”

    见他动了心,李暄愈发眉飞色舞道:“怎不好进?咱们就说去观摩观摩,赵破虏还不给这个面子?进去随便转转,然后借两杆鸟铳去打鸟!贾蔷,比一比,今儿看谁打的鸟多?不对,你压根儿就不会,嘎嘎嘎!贾蔷,今儿爷好好教教你,男人,就该顽鸟铳!”

    贾蔷懒得理他的嘚瑟,不过确实想去见识见识,道:“少吹大话!说不定我天赋异禀,天生就是神枪手!”

    李暄直乐道:“那还等甚么,走罢!就在海甸牙子那边,快走快走!”

    贾蔷也不多言,调转马头,一道往西门外打马而去。

    ……

    三大神机营实际上在一座火器营城内,南北长约四公里,东西长约两公里。

    是一个独立的区域,带有城墙和门。

    大燕对火器管制之严厉,不下于贾蔷前世,甚至犹有过之。

    毕竟,前世私藏火器,也不至于诛九族……

    不是神机营的人,根本不允许进入。

    一个皇子王爷,和一个国公府的武侯前来,也不可能随意进入。

    待禀明身份后,立刻有人往营城内通报,足有一柱香的功夫,才见一身着二品武将官服的男子匆匆赶来。

    李暄和贾蔷有求于人,自然没大剌剌的站着,让来者见礼。

    李暄先一步拦住赵破虏,满脸温和的笑容,道:“赵老将军,得闻将军执掌朱雀营,小王可是高兴坏了。老将军还记得当年在王府时,老将军还教过小王骑马么?”

    赵破虏看起来便不是一个多言的人,此刻看着李暄满脸浮夸的亲近笑容,也是无可奈何,抽了抽嘴角道:“王爷……当初以末将为马,骑的很好。”

    “哈哈哈!”

    贾蔷闻言,放声大笑起来。

    李暄面子上挂不住了,转头就要抓打贾蔷。

    贾蔷如今也不怎么把他当王爷了,两人就当着赵破虏的面交起手来。

    李暄拳脚功夫稀松,你来我往几个回合,看着是势均力敌,实则吃了大亏。

    最后还是在赵破虏的相劝下借着梯子下台阶,放狠话道:“今儿看在老将军的面上,爷先饶你不死,改明儿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贾蔷对他比划了根小拇指,这做派,看得赵破虏眼皮直跳。

    赵破虏劝住了李暄后,问道:“王爷今日前来,可是有事?”

    李暄摆摆手道:“没甚大事,就是贾蔷是个土包子,连鸟铳也没见过,本王来带他开开眼!”

    “这……”

    赵破虏头疼不已,小声道:“王爷,这营城规矩,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啊。”

    贾蔷道:“赵将军,我听说西洋诸国,早已舍弃了刀剑,全部改用西洋火器,不知是真是假?”

    赵破虏摇头道:“此事,本将未曾听说过。不过,火器虽利,可受天气影响严重。火炮倒也罢了,鸟铳的话,不下雨水还行,若下雨水,那就和烧火棍差不多。说到底,还是要靠真刀真枪的干才行!”

    贾蔷闻言,眉尖轻轻一挑,道:“本侯听说,西洋出了一种燧发枪,不必点火绳,靠燧石就能发射,便是雨天也能使用。”

    赵破虏摇头道:“宁侯说的是自生火铳罢?这种火铳大燕也有,只是兵仗局做不出来。就算造得出来,可造一柄自生火铳的工,做六七把鸟铳都富余。朝廷也没那么多银子,造出那么多自生火铳来。除了历次铁网山打围,皇上会用这种自生火铳外,其余时候基本上看不见。”

    李暄听了不耐烦,道:“老将军,本王好歹是个王爷,贾蔷也是武侯,观摩观摩大燕的火器营都不行?这又不是细柳营,再说,这火器营都多少年没出动过了,你瞎担心甚么?”

    赵破虏闻言迟疑稍许后,点了点头道:“也罢,正巧今日轮训,王爷和宁侯进来看看罢。”

    他并不是没有原则,只是早有听闻这二人的名声和圣眷。

    放二人入内或许会被隆安帝训斥一番,不过训斥罢也就完事了。

    可若不放,得罪这样年轻的两人,万一两人生出恨意来,那才后患无穷。

    李暄和贾蔷得闻此言后,登时高兴起来,也不带亲卫,就随赵破虏进了火器营城,直接前往朱雀营的校场。

    “王爷、宁侯,朱雀营一共两千八百人,以队为作战标准。每队五十七人,队长,副各一人,火器军五十五人。其中,内旗枪三人、牌五人、长刀十人、药桶四人、神机枪三十三人。

    遇敌,牌居前,五刀居左,五刀居右,神机枪十一人放枪中,十一人转枪后,十一人装药,隔一人放一枪,先放六枪,余五枪备敌进退。前放者即转空枪于中,中转饱枪于前,再转空枪于后,装药更佚而放,次第而转。

    擅动乱放者,队长诛之,装药转枪怠慢不如法者,队副诛之。如此,则枪不绝声,对无坚阵。”

    赵破虏一边讲说,一边庆幸这两天好好做了番准备,总算背下了这番话,原是准备应对天子垂询的,没想到先在这试了试。

    李暄和贾蔷随赵破虏站在点将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校场上正在出操的士兵。

    当然不可能实弹演练,大燕没那么富。

    只是一直练着队列,填装都是在做假动作……

    李暄早就不耐烦了,左右看了圈儿后,忍不住对赵破虏道:“老将军,也别光让我们看着,寻两杆鸟铳来,我们去打几只鸟雀?”

    赵破虏心中早有料想,此时李暄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也不奇怪,思量稍许,他提出一个要求,道:“只能在北林子那边打,断不可出城。不然,末将担待不起责任。还有,鸟铳万万不可对准人。”

    李暄自无不可,然后一边对贾蔷挤眉弄眼,一边一迭声催促赵破虏快去寻火器来。

    也没用一盏茶功夫,赵破虏将二人引至一片空地前,空地后是一片树林。

    有亲兵取来三杆鸟铳,和两包子药。

    赵破虏亲自示范道:“这鸟铳用起来并不难,先倒药,再装药,将子药从铳口倒入铳膛,压火,用随枪的仗将膛内子药压实压紧,装弹,再装门药,然后将火门盖盖上,装火绳……好,准备活计差不多了。

    等想射击的时候,打开火门盖,点燃火绳,瞄准扣动扳机就能发射!”

    贾蔷拿起一杆火铳,看到枪上有一金属弯钩,弯钩的一端固定在枪上,并可绕轴旋转,另一端夹持一燃烧的火绳,燃烧的速度很慢。

    想要发射时,可用手将金属弯钩往火门里推压,使火绳点燃黑火药,便可射击!

    他按照赵破虏示范的操作来了一遍后,旋转弯钩,用火绳点燃了子药,然后对准林子边停落的一只雀鸟,扣动了扳机……

    “轰!”

    “嘎嘎嘎,哈哈哈哈!!”

    看着笼罩在一片烟雾和子药燃气中的贾蔷,憋着坏一直等看热闹的李暄差点没笑死过去!

    他就等着看贾蔷出丑呢!

    至于鸟,自然连根鸟毛都没打中……

    贾蔷倒退两步,挥了挥衣袖,将硝烟气挥散开来后,看着李暄道:“你来你来你来!我倒瞧瞧,你能打中甚么!”

    李暄都不用自己装填,早有人替他装填好,子药没有放许多,他哼哼一笑后,竟是半蹲式的持枪,瞄准稍许后,用火绳将火门处的子药点燃,扣动扳机……

    “砰!”

    一阵烟雾中,对面同样连根鸟毛也没打下来。

    “哈哈哈!”

    这回,轮到贾蔷大笑起来!

    “球攮的,手有点生!”

    李暄气呼呼的站起身来,让人赶紧装药,又觉得打鸟确实有些超出水准了,便让赵破虏去给他寻些大公鸡来,好瞄一些。

    赵破虏无法,只能去准备。

    贾蔷也觉得有趣,用这个时代的原始鸟铳,尝试着打枪的快感。

    等他瞎猫碰到死耗子,一枪撂倒一只惊叫的公鸡时,真是高兴坏了。

    李暄见之,简直如同受了奇耻大辱,恨不得端起鸟铳,能打出一片子弹。

    这时两人已经换了三茬鸟铳了,赵破虏可不敢让他们一直用一只枪打一下午。

    果真炸了膛,不管伤了哪一个,他都要倒大霉。

    等到李暄也干翻一只公鸡时,天色都暗了下来,过了瘾的二人刚准备告辞,却见烛龙营主将奋威将军王世忠领了一宫人过来。

    看到此人,李暄和贾蔷都微微变了面色,心里道了声坏菜。

    连贾蔷都认得此人,正是隆安帝的信重太监之一,熊公公。

    果不其然,就见熊公公面无表情道:“陛下有旨,宣李暄、贾蔷,即刻进宫觐见!”

    ……

    ps:今天龙体有些欠安,精神不济,所以迟了些,但终究还是满上了!这是骑猪看夕阳大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