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江辰唐楚楚〕〔龙零〕〔我在绝地求生捡碎〕〔重生八零娇娇媳〕〔夜的命名术〕〔寒门崛起〕〔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海贼之苟到大将〕〔只想退休的我被迫〕〔骑着恐龙在末世〕〔宋北云〕〔重生农家:种种田〕〔顶级神豪林云〕〔龙象〕〔竹兰周书仁〕〔战神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二十五章 贾敬
    “真的……俗话说的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蓉哥儿从前是有些坏,但回光返照时,忽地就大彻大悟,他顿悟了……老太太、四姑姑,你们也别落泪。蓉哥儿说了,谁也别哭,没必要。一来死并不可怕,对他来说还是一种解脱,他活的太难了。二来,大家原也没太深的感情,他好的时候一年到头来往的也不多,没必要死了就哭成那样,怪怪的。”

    见贾母不信的样子,贾蔷正经劝道。

    正抹泪的贾母听了这番话后,帕子有些擦不下去了,想骂人。

    这叫甚么话?

    贾蓉还没死,就开始说鬼话了么?

    而本来因死了亲侄儿泪流不止的惜春,忽地也有些懵然,有些方。

    因为她觉得,贾蔷说的好像很有些道理。

    她和贾珍都没甚感情,更何况一年都见不了两回面的贾蓉……

    这个哭,只是因为她以为,她该哭。

    可被贾蔷说破了后,她也有些哭不下去了。

    贾母气个半死,道:“人都没了,他也没留下个一儿半女,总不能灵前连个哭的人都没有罢?”

    贾蔷道:“蓉哥儿不是说了么,国丧期间,家丧就不必大办了,明儿把棺木送去家庙,让族里选几个小辈去哭灵就是。我已经让人去寻了十二个道士、十二个和尚,到家庙给他诵经超度。停灵十二天后,直接埋入祖坟。老太太,蓉哥儿那副样子你也不是没见过,再熬下去,白白受罪。他让他老子打成那个样子,何苦再让他挨着?我就过来说一声,让你老知道知道就是。行了,我先走了……”

    见贾蔷就要走,贾母忙喊住,怨道:“你这半月来,统共没来二回,就这样忙?”

    贾蔷回头,见贾母还有她背后的鸳鸯,并贾家诸姊妹们,都不大想让他走的样子,便笑了笑,转回身,走到左侧寻了把椅子坐下后,叹息一声道:“老太太难道瞧不出,我人都黑了一圈了?并不是不肯来请安,近来实在忙。”

    贾母道:“我也听说了,你堂堂一个侯爷,那样尊贵,却领着一群粗胚,满城的做扫洒奴仆的活计。好些世交故旧都打发人来问,这是怎么了?我也说不明白,你怎么说?”

    姊妹们倒没怎么说话,毕竟贾蓉才死,她们心里对生死还有许多敬畏。

    但眼神也都纷纷看着贾蔷,打量着他的变化……

    贾蔷摆手道:“此事说来话长,真要说明白,说一天一夜都说不完。再有人问,你老就告诉他们,和他们不相干。”

    贾母差点气的仰倒,沉下脸来喝道:“愈发不像了!都是老亲世交,怎叫一个不相干?都是打祖宗那辈起,就落下的交情,往后行事也可帮扶着,就你一个人,凭你多大的能为,到头来又能抵甚么用?”

    贾蔷原不欲解释许多,不过念及贾母也是好心,便耐心道:“老太太,并不是说人多就一定是好事。值得交往的人多了,那才叫好事。别的不说,那晚上林妹妹车驾被袭,那么多老亲故旧,到头来真正从头跟到尾的,只有十二家。就是这十二家里,后来也有两家被元平功臣给拉了过去。

    不过,我并没寻他们算账,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们想奔个前程,天经地义,我不拦着他们。但从今往后,便没甚么瓜葛了。连他们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

    剩下的十家,都有子弟在我麾下做事,必不会是他们家族问的。所以开口询问之人,一定是这十二家之外的人家,有理会的必要么?遇难时不能同舟共济,如今见着有好处了,就扑上来?”

    宝玉听的纳罕,道:“也没见甚么好处?人家不就是问问,关心关心你?”

    贾蔷闻言心累,低下头,不大想说话。

    贾母不乐意道:“宝玉既然问你,你如何不肯答话?纵然他有甚么不对的,你教教他不就是了?只会欺负他!”

    贾蔷无奈道:“不是欺负他,就是觉得,宝玉还是得多出去走走,见识见识。不然一些起码的小心思也猜不明白,将来不定被人哄成甚么样……”

    贾母笑道:“那你不能帮着他?”

    贾蔷气笑道:“我又不是他爹,还管他一辈子?”

    此言刚落地,就见面无表情的王夫人和薛姨妈进来。

    一众人忙起身相迎,贾蔷却膈应个半死,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胡扯甚么臊!

    好在,没人理会这个,连贾母也果断的避开不谈。

    见王夫人抹起泪来哭贾蓉,贾母脸色闪过一抹不自在,劝道:“罢了,你是祖母辈的,哭他他也承受不起。再者,蓉哥儿走前也说了,一切从简,家里人大可不必难过落泪,他这走是解脱,不是受罪。”

    王夫人闻言,又见屋内没一人哭,也就收了眼泪,缓了缓问道:“那丧事,该如何操办?”

    贾母道:“他这么点大,还在国丧期间,连太上皇大行丧事都从简,更何况咱们这样的人家?蓉哥儿自己也留下遗愿,让一切简便些,明儿就送去家庙停灵,等族里一些小辈去哭完,早早入土为安才是。他是个命苦的,让他老子欺负成那样,早点入土为安,也是好事。”

    王夫人闻言,轻轻颔首后,便不再说话了。

    贾母又同贾蔷道:“你还没同宝玉说,那些人家到底存了甚么心思呢!”

    在人前,她总要给王夫人一些体面。

    方才的话,也要有个交代。

    贾蔷倒没强拗着,他淡淡道:“若换做寻常,别家发生了不肖子弟在外面混来,贾家会写信去问在做甚么勾当?”

    贾母道:“那自然不会,总要留些情面。”

    贾蔷道:“正是,所以,那些人问的蹊跷。在我想来,不过是看着兵马司短短半月功夫,便已经有了些模样。且扩军到两千人,自然会多出不少官位来。再加上近来兵马司着实收了不少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让他们以为这是个肥缺。弄到手,便可以弄些银子花花,出了事,却由我来承担。老太太若是不信,你回个信把事情稍微解释一下,立刻就有人登门,说甚么看在祖宗的情分上,多少年的世交,来寻个差事。你应还是不应?”

    贾母登时迟疑不语,王夫人顿了顿,皱眉道:“蔷哥儿,若果真你那兵马司有许多缺儿,世交亲旧求上门来,帮扶一把,也是应该的罢?至于担心他们会拖你后腿,你严加管教就是。”

    贾蔷闻言,眉尖轻挑,看向王夫人,笑道:“太太这样说,莫不是也有人走了太太的门路?”

    不等王夫人答话,贾母就开始赶人了,道:“罢罢,你自去忙你的才是正经。谁也沾不得你的光,你就自己守着生发罢。”

    贾蔷笑了笑,道:“好好做人,干吗非要沾光?天助自助之人,果真有心上进,当初我就告诉那些开国门第,想来的都能来,坚持下去做的好就能得位置,凭本事得!那会儿不来,不愿挨脏受累,眼下马上要尽全功了,一个个倒是腆着脸上门来摘桃子,他们也不嫌自己脸大!老太太只管同他们说,贾家外面的事你老做不得主,我这个贾家族长,反叛悖逆的很,竟不许你老管外面的事。果真有甚么心思,让他们只管来寻我开口就是。”

    说罢,又与薛姨妈并其她贾家姊妹们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去。

    等他走后,贾母无奈对薛姨妈吐槽道:“瞧瞧,就是这样六亲不认的楞种!亏他也知道自己反叛悖逆!”

    薛姨妈笑道:“也是不容易,我初听闻都不敢信,这样一个尊贵的侯爷,跑去干那样的事,也实在难为他了。”

    贾母笑道:“所以我才没逼他!你说那些人家也是,果真想要个官儿,早早打发了子弟去蔷哥儿麾下磨炼磨炼,难道他还会小气?旁的不说,王家就有两个,还是庶出的,在王家都不受人待见,如今在蔷哥儿手下却是做的极好。虽然官儿当的不大,也管着几十号人。还有镇国公府、理国公府的子弟,一个个也都开始带兵了。果真让他们世交子弟进去,岂不让蔷哥儿坐蜡?”

    薛姨妈闻言,不动声色的看了眼面色寡淡的王夫人,而后笑道:“还是老太太通透,这么一说,我们也就明白了。说起来,老太太如今待蔷哥儿也愈发亲近了。”

    贾母笑道:“我这边不算甚么,姨太太是不知道尹家那边,她家那老太太,才是真正会疼人。国丧期间勋贵之族不能吃肉,她知道蔷哥儿辛苦,就使人单门准备了药膳送去了衙门。啧,我这边再不待蔷哥儿好一些,怕这孩子心里都要改姓姓尹了!”

    又说了一起子话,贾政过来,得知贾蓉不需要操持丧事,只待去家庙祭拜一番,也就离去了。

    ……

    翌日清晨,天还未明。

    贾蔷先让人去衙门里告了假,并让高隆、胡夏等人领着继续做事。

    而后,他则在管家李用和商卓的陪同下,去了宗祠进了香。

    最后,去了宗祠后的院子。

    中堂上,丹炉烧的火熏火燎的,四周乱糟糟的,朱砂、石硫磺、赤白等炼丹之物,满地都是。

    贾敬须发皆白,双目赤红,如魔怔了般在丹炉前捣腾着,许是早已忘记了日夜。

    贾蔷一行人进来,他也毫无所觉,只是死死盯着丹炉。

    身材高大的老奴焦大听到动静自另一间房走来,身上披着衣裳,看到贾蔷后也不见礼,只硬邦邦道:“没多少时日了,如今人已经不中用了。一心想着炼出仙丹得道后,再拾掇了你。也不吃饭,只拿那些鬼顽意儿当饭吃,倒也真有些名堂,白天黑夜都不睡。就看能熬几日……”

    贾蔷闻言,叹息一声道:“蓉哥儿昨儿晚上才没的,留下遗愿,让今天就送去家庙那边,不肯在贾珍待过的地方多留。”

    焦大闻言,好一个魁梧的皓首苍髯的老儿,竟悲痛万分的放声大哭起来,道:“太爷哇!你老出兵放马九死一生打下的家业,如今……如今大房却要死干净了!太爷呐!”

    贾蔷见他如此,微微皱眉道:“焦老管事,我亦是宁国正派玄孙。大房虽绝嗣,可如今我兼祧大房,怎叫死个干净?”

    焦大不闻,只是大哭。

    这哭声也不知怎地就惹到了贾敬,一直旁若无人的贾敬忽然暴怒起来,冲过来抬起一脚将焦大踹倒,破口大骂道:“你这球攮的下贱奴才,黑了心的混帐,连你也成反叛**的,投了那畜生不成?你必是反叛了,看老爷我不打死你!”

    说罢,竟对焦大拳打脚踢。

    焦大身量高大,真对付起来,已经佝偻枯瘦的贾敬,十个加一起都不够打的。

    可焦大此刻只是跪在那,任贾敬捶打。

    贾蔷没有拦,而是紧紧皱起眉头,半蹲下去,看着焦大问道:“我记得,上一回你对贾敬很是不满呐。怎么如今忠诚到了这个地步?”

    焦大一边忍着捶打,一边瓮声道:“我不是忠着他,我是可怜他。到底是老国公爷的亲孙子,落到这个地步!国公爷,就在前面宗祠里看着呢!”

    贾蔷看着焦大好一会儿,道:“焦老管事,大房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你总不会将账记在我头上罢?”

    焦大闻言,连连摇头道:“我还没糊涂到那个地步……”顿了顿又道:“我如今也老了,干不动了,家主可能行行好,让我去庄子上喂马,得个养老的活计?”

    贾蔷摆手道:“你就在府上好好养着罢,老管事是有大功于贾家之人,虽一生没个儿女,贾家却要为你养老送终。回头我打发个小厮,或是你自己看看,有没有哪个可调理的人,教他如何打理宗祠。往后,你就让年轻人做事,你只管教他就是。东府如今虽已军法治家,但军中亦有袍泽情。”

    焦大闻言,抬眼看了看贾蔷,低头不言语了。

    贾蔷也没指望这老仆对他感恩戴德,站起身,让商卓拉开了贾敬后,就带人离开了。

    看起来,贾敬也没多少时候了。

    虽然大房留下的一老一小短时间内齐齐暴毙,容易留下话柄。

    但是,贾敬总应该能撑到国丧后……

    而国丧后,朝廷上必有大变。

    那个时候再死,想来无人关注。

    死干净了,也好。

    ……

    ps:熬夜熬的上火,两边牙龈肿的张不开嘴了,影响状态。我得调整一下更新时间,再熬下去,我怕要坏菜。被老婆骂惨了……以后中午两点更新一章,晚上七点更新一章,这样就能把码字的时间调整到白天,希望大家理解,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我的相公很腹黑〕〔我这么天才为何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