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是野人〕〔洛诗涵战寒爵〕〔春回大明朝〕〔上门狂婿〕〔青萍〕〔超品渔夫〕〔万相之王〕〔混沌丹神〕〔重生王牌妻:偏执〕〔黑道学生7:天门帝〕〔天门帝国〕〔天门帝国〕〔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诸天第一仙〕〔第一战神〕〔宁璃陆淮〕〔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黑暗血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二十七章 宫妃?
    神京南城,朴义街。

    怀贞坊,秦家。

    朴实无华的一套小二进宅院,也挂着白。

    秦家也算是京城老派仕宦人家,不过祖上当的官也不大,最高不过五品。

    家底不算丰厚,但也能平平淡淡度日。

    秦家家主秦业是工部营缮郎,一七品小官,虽在工部,却没甚油水可言。

    说来也有趣,秦业的官运不畅,在工部是出了名儿的。

    按理说,他做官做人都是兢兢业业,小心仔细,这么多年,就算慢慢的往上磨,也该磨到五品。

    偏生每到京察之时,秦业总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过错,耽误了京察,只得一中庸之评,便一直留在七品的位置上打转。

    他倒也并不在意,又因差事便利,和贾政相识。

    二人皆濡慕清流,亦喜读书,所以偶有往来。

    贾家也因此,在无意间得知秦业收养了一女,有倾国倾城色。

    宁府,因而与其结亲……

    这些,都是贾蔷从原身记忆中所得。

    再联想前世一些红学教派的说法,总让他有种空穴不来风的感觉。

    虽然贾蔷前世对于刘心武乃至周汝昌之学说,并不悉数赞同,有些还很不以为然,但秦可卿之身世,以曹公草灰蛇线,伏线千里的笔法,对于可卿闺房的描述,和丧礼上棺木的述写,若说只是白描,恐让人难以服众。

    再者,养生堂里的弃婴,有不少都是青楼女子珠胎暗结后,生下来无法抚养,才送去养生堂的。

    若可卿只是普普通通一养生堂弃婴,哪怕她有倾城颜色,也绝无丝毫可能成为一座国公府的嗣主母,一门双公之贾族的未来族母。

    道理上讲不通……

    贾家难道就不怕娶了一个青楼妓子之女?

    古人远比前世之人,更在意门户血脉之贵贱。

    当然,这一切仍只是猜测。

    因为若说可卿是义忠亲王之女,完全不必藏在贾家。

    连义忠亲王的亲子,如今都活的无比自在,封了一字郡王,将来必是要上亲王的。

    又怎会容不下一个孤女?

    没道理的很……

    心思百转间,秦家老仆打开了大门,迎了贾蔷一行人入内。

    待入正房,于病榻前,看到已经不省人事的秦业。

    郎中上前诊治稍许后,没多久,就起身摇了摇头,道:“已经药石无医了。”

    贾蔷问道:“可能清醒片刻?”

    这位曾在贾家用针法救醒贾蓉一刻钟的老郎中却摇头道:“惭愧,这位老大人和蓉大爷的情况并不同。蓉大爷是病在体魄,而这位老大人,则是病在心窍。又经……”

    说了好一大篇,总而言之,就是无能为力了。

    贾蔷闻言,虽十分遗憾,却也不会强求。

    可卿的身份是甚么,重要么?

    其实也没那么要紧。

    贾蔷道:“天命如此,不可强求,尽力了就好。还有一年轻的,也劳烦许大夫了。”

    郎中忙道不敢,跟着老王头去了秦钟房。

    贾蔷对王妈妈道:“嬷嬷不必在此,也过去看看罢,需要甚么过来言语一声。”

    王妈妈闻言,也没怀疑甚么。

    为了给秦家一老一小看病,家里早就过的海干河尽了,又没旁的传家宝,不虞被偷去甚么。

    不过王妈妈却想不到,她刚出门,贾蔷就对身边的商卓和李婧道:“找一找,看看有没有暗格或是隐秘箱子,藏着私密信件之类的东西。”

    商卓、李婧摸不着头脑,却也还是依照贾蔷的意思,凭着江湖经验,四处摸索起来。

    甚至连昏死过去的秦业睡的床榻都没放过,可惜,一无所获。

    贾蔷叹息一声,心里却明白,没收获才是正常的。

    果真有甚么极私密的勾当,贾家和秦业就是再蠢,也不可能留下笔墨来……

    不过,就当贾蔷已经放弃时,却忽然听到李婧蕴着惊喜的声音传来:“爷,来看这里!”

    贾蔷猛地回头看去,就见李婧跪在墙角一边,正将一块方砖翘起,露出下面一个木匣子。

    商卓也走了过去,一拍额头悔道:“我刚就觉得这块砖有些不平,凸出来那么一点点,还想着过会儿再来查。”

    李婧“嘁”了声,将尺许见方的木匣子,小心翼翼的提出来,然后又赶紧将地砖盖好。

    贾蔷接过木匣子,看到上面挂着一个金锁,金锁上绣着龙凤纹路,眼睛就眯了眯。

    李婧上前,也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根绣花针,在金锁上捣腾了片刻后,金锁竟然开了。

    贾蔷隐约记得,古锁和前世的锁好像原理不同来着……

    不过眼下不是理会这个的时候,李婧让贾蔷退后,她也将箱子开口方向转到对面,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木匣子。

    万幸甚么也没发生,商卓转到木匣子方向看了眼后,对贾蔷点了点头,李婧方将木匣子又转过来。

    入目处,那片锦灿,让贾蔷微微眯了眯眼,他上前一步,拿起木匣中物,竟是一件……金丝白纹海棠花雨宫锦裙。

    宫里宫妆的花绣,都是有大讲究的。

    最高等的,唯有太后和皇后,可着百花之王牡丹绣裳。

    接下来的,便是海棠、荷花、芙蓉和并蒂莲。

    只皇妃可衣。

    也就是说,这身金丝白纹海棠花雨宫锦裙,是皇妃所有。

    “爷,下面还有一玉佩。看着……也像是宫中所有。”

    李婧显然也想到了甚么,将那块双凤朝阳玉佩,递给了贾蔷。

    贾蔷接过看了看后,在凤尾处,看到了一个刻字:

    秦!

    贾蔷:“……”

    正当他心里震动时,听到庭院里传来一些动静,轻吸一口气,将玉佩放在袖兜里后,对李婧道:“将宫裳收好。”

    李婧闻言,忙将那件金丝白纹海棠花雨宫锦裙折叠好,撩起衣襟前摆,绑在了小腿上。

    一行人出了正屋,就见王妈妈激动走来,落泪道:“谢天谢地,哥儿总算保住了!”

    “醒来了么?”

    “醒来了!醒来了!”

    贾蔷点了点头,往东厢行去。

    入屋内,就见一榻、一桌、一椅,还有半面墙的书橱。

    榻上,秦钟卧在那,巴巴的看着贾蔷。

    贾蔷本是最烦这种弱鸡男,不过念及其姊不易,顿了顿还是淡淡问道:“经历一遭生死,可有甚么所得没有?”

    秦钟已是知道其父快不妥了,心中悔恨之极,落泪道:“我乃无用之人,以前自觉见识能为高过世人,今日才知自误了。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再不该,连老父汤药银子也拿不出。”

    贾蔷闻言,轻挑眉尖,道:“果真有此领悟,也不枉经历这一遭。好好养病罢,既然救了过来,以后自有你发奋的时候。至于汝父,天命如此,非人力可强为之。”

    又叮嘱郎中好生用药,不必顾惜银钱,需要甚么好药,自去国公府取便是。

    说罢,带人离去。

    ……

    “小婧,去查一查,上一代宫里可有一位姓秦的皇妃。又有何秘事……”

    出了秦家,贾蔷轻声对李婧说道。

    李婧闻言,犹豫了下,方道:“爷,非我不肯用心。若是江湖事,怎样都可想办法查的出来。可宫闱秘事,我担心用力过猛的话,会引起中车府府卫的警觉。如今咱们都是绕着他们走,井水不犯河水。一旦过了河……”

    贾蔷闻言立刻道:“罢了,暂且别惹他们。此事我另想法子……回头把秦业屋里那个坑添实了。”

    李婧忙道:“这个容易。”顿了顿又道:“爷,那一对老仆夫妇俩……”

    贾蔷想了想,道:“过些日子,秦钟养好病后,丢进亲卫里操练一番,然后扔去族学继续操练。这对老夫妇,接进府里,当秦氏的使唤人。等闲不要让他们出府,留心有没有可疑人接近。”

    李婧闻言,点了点头后,又头一回没好气的白了贾蔷一眼。

    可卿她也见过,论颜色,即便李婧身为女人,也不得不承认,可卿之美,之风情,当数世间第一。

    至少,在她所见过的女人里,无人能出其右。

    那股风情,别说男人,连她这个女人,有时都觉得有些心跳加速。

    甚么叫做祸水?

    想来也无过如此罢。

    但说到底,可卿也是贾蔷的堂嫂……

    如今又牵扯出这样的惊天秘事,说不定麻烦的事还在后面呢。

    贾蔷自知理亏,讪讪一笑,没有多言。

    李婧自也不会多说甚么,贾蔷若不是这样的性子,也不会容她一个妾室,操持这样大的势力,在江湖上纵横睥睨。

    更不用说,还会许她一子姓李……

    罢了,无非是多用些心,替他将危险和隐忧,抹杀在萌芽中罢。

    爷们喜欢美色,原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总比那些豪门公子,附庸风雅,顽弄清秀些的小厮、戏子强……

    再者,怎样也只是无名无分的,并不碍着谁。

    ……

    回到宁府时,贾蓉的棺栋已经出府,送往了家庙。

    李婧小声道:“爷,你瞧着罢。今儿你不送贾蓉的棺木,反倒去忙活贾蓉老婆娘家的事。咱们东府的名声,多半会再美几分。”旁人可不知道,贾蔷今日前来是为了探究可卿身世之谜的。

    贾蔷皱眉“斥”道:“你懂甚么?我是故意这样做的。兵马司那些家属的婆婆嘴,威力之大我都没想到。如今在东城民间,我都快成圣人了。我一个武勋,要点好名声可以,可要那么好的名声,岂不犯忌讳?所以,故意自污一些。这良苦用心,旁人不知道,你也不明白?”

    这话说的……商卓都笑了。

    呵,男人。

    李婧用眼神回应了贾蔷一句后,转身离去。

    她知道,贾蔷必是要去见可卿的。

    果不其然,等商卓也离开,去马厩附近训练亲卫后,贾蔷直往可卿院而去。

    ……

    “你怎么在这?”

    可卿屋内,贾蔷入门后,就看到尤三姐居然在此,因而皱眉问道。

    尤三姐面色一白,未想到贾蔷厌恶她至斯。

    可卿忙解释道:“三姨母是来看看我的。”

    见尤三姐要走,贾蔷摆手道:“我就这么一问,你走甚么……我说两句话就走。”

    拦住尤三姐后,他对可卿道:“秦钟救过来了,也是好事,经历这一遭,他倒是明白要立志功名,争个荣耀显达了。”

    可卿闻言,自是高兴不已。

    不过,却听贾蔷又遗憾道:“秦老大人却是没法子了,主要是春秋太高,郎中去的时候,已无回天之术。”

    可卿闻言,俏脸瞬间惨白,一双幽眸中,泪光点点,满是心碎,缓缓跪倒在地,泣了声:“爹爹!”

    “诶!”

    贾蔷叹息一声,不过尤三姐总觉得这声应该是“唉”,不该是“诶”。

    这般应法,倒像是人家喊“爹爹”,贾蔷来当一般。

    贾蔷没发现尤三姐有些古怪的面色,而是劝道:“老大人年事已高,又素来体弱多病,还得教养秦钟,十分苦累。如今撒手人寰,一来天命如此,二来也不必再受这般苦累,所以你也不必太伤心。若不好好保养身子,果真连你也累倒了,日后怕是没人照顾秦钟。”

    可卿闻言,心中痛楚稍减,往秦家方向叩首三下。

    虽然她极想回秦家,再看看秦业。

    可是也知道显然是不合规矩的……

    贾蓉若是没死,她尚有可能,央求贾蔷带她回秦家,见见老父。

    然贾蓉刚死,她此时回秦家,那简直是在打贾家的脸……

    而贾蔷见她如此痛苦,心中也理解。

    毕竟她虽只是秦业夫妇抱养回来的,却一直疼爱如亲生。

    即便后来有了秦钟,也丝毫没有耽搁二人对长女的疼爱。

    后来秦业妻早丧,秦业并未续娶,一人将一双儿女拉扯长大。

    这种慈父,对可卿来说,应该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如今得知秦业将死,她又岂能不难过?

    指了指可卿,让宝珠、瑞珠两个丫头将可卿搀扶起来后,贾蔷顿了顿,轻声道:“我现在得往家庙那边走一遭,等夜里,再来接你,去秦家见见秦老大人和秦钟,可好?”

    可卿闻言,大为震动,美眸满是感激,甚至不可思议的看向贾蔷。

    只是,虽大为意动,可终究还是摇了摇头,道:“不好,让人知道了去,会……连累叔叔的。”

    贾蔷笑了笑,道:“我有甚么好连累的?行了,这些事不用你操心,好好养好身子骨,别病倒了就是,我先去忙了。”

    说罢,又与一旁的尤三姐微微颔首后,转身离去。

    ……

    ps:再说一回,更新时间改了,第一章中午两点,第二章晚上七点。谢谢大家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我这么天才为何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