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象〕〔奥特时空传奇〕〔大英公务员〕〔我有一座无敌城〕〔最强傻婿〕〔吴百岁夏沫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我,上门女婿〕〔道士不好惹(又名:〕〔只想退休的我被迫〕〔从火影开始做幕后〕〔夜的命名术〕〔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我的治愈系游戏〕〔魔神大明〕〔妻在上〕〔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神豪林云〕〔秦城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红楼春 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
    “侯爷,侯爷在家么?”

    贾蔷小院院门外,吴嬷嬷装作甚么也没瞧见,叫了两声。

    庭院内,晴雯一下从贾蔷身上翻下来,“pia”一下屁股朝下落在了地上,痛的皱起眉头噘起嘴来。

    贾蔷唬了一跳,忙道:“摔哪了,快来爷给你揉揉!”

    “呸!”

    晴雯啐了口后,羞红着脸,起身掩着衣襟领口往里面跑去。

    盘扣都被解开了大半,真是过分!

    贾蔷看着她娇俏的背影,呵呵一笑,而后朝外面道了声:“进来罢。”

    吴嬷嬷方推门而入,规矩道:“侯爷,前面传话进来,说是有客人送了拜帖来,让尽快送到这边来。”

    贾蔷闻言,看向吴嬷嬷手边,果然就见她手中有一份拜帖,他点了点头,吴嬷嬷将拜帖奉上。

    贾蔷接过,打开看了眼后,眉头登时皱起。

    不过随即又舒展开来……

    竟是漕帮帮主丁皓今晚要登门拜访,却也在意料之中。

    他点了点头,对吴嬷嬷道:“去回话罢,就说我知道了。”

    吴嬷嬷闻言应下后,就走了。

    贾蔷一个人坐在藤椅上,思量起漕帮之事来。

    漕帮,不可不制。

    倒不是说担心他们会造反,漕帮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漕帮初代帮主也不姓丁,是通过一场内乱得来的,也就埋下了隐患。

    另外,帮主之下的两大“正道”,都有相当大的自决权力,甚至可以制衡帮主。

    下面的各路人马也都有不小的自决权,相对来说,漕帮组织结构十分严密,但也终究只是一个江湖帮派罢了。

    这样的团体想造反,自然毫无成功的可能。

    但并不是说他们就是无害的,果然任其恣意扩张下去,颠覆社稷难,可荼毒江山却容易。

    可是仅凭他一个兵马司都指挥,又怎么可能制衡得了漕帮?

    他身上虽还有一个侯爷的贵爵,可漕帮背后,怕是至少能牵扯到三家王府。

    一个侯爵,又值当甚么?

    唯一可拿得出手的,就是贾蔷的先生,即将入军机为相,成为执掌天下财源的计相。

    而户部,则是能决定漕帮生死的大衙门!

    但仅仅如此,还是不够啊……

    因为户部的确能决定漕帮的生死,可户部能够轻易否决漕帮么?

    不能!

    漕运干系实在重大,出了乱子,是要出大事的。

    尤其是眼下太上皇新丧,朝廷上已是乱哄哄的,若是地方上也乱起来,那就真要出乱子了。

    隆安帝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所以,丁皓这样的老江湖,也绝不会轻易低头,甘愿分出一部分命脉来,让别人掌控。

    那么,到底该从何处下手呢?

    正当贾蔷苦思良策时,就看到院门再次被打开。

    满脸纯真欢笑的香菱蹦蹦跳跳的跑进来,看到贾蔷居然在家,满是惊喜,叫了声:“爷!”

    贾蔷被她的笑容感染,也暂时忘了那些破事,笑问道:“这是从哪回来的?”

    香菱嘿嘿笑道:“从西府回来,今儿二姑娘不知怎地,很想听曲儿,我就叫了龄官过去。龄官唱的极好,二姑娘她们都落泪了呢。”

    贾蔷闻言,微微扯了扯嘴角,道:“唱的甚么曲儿?就你刚才哼的那个?”

    香菱闻言,忙学与贾蔷瞧,连神情都带上了龄官的那种凄苦……

    “叹衰草,络纬声切切。良人一去,不复还……”

    “今夕坐愁鬓如雪……”

    贾蔷神情有些微妙,真是那愁才下心头,这愁又上眉头。

    晴雯听到动静走了出来,已是换了身衣裳,啐香菱道:“也不害臊,还唱上了!”

    唱曲儿的戏子,可不是甚么好名声。

    香菱不恼,笑眯眯的看着晴雯道:“晴雯啊,你猜猜这两句里,你有多少字不识得呀?”

    “噗嗤!”

    贾蔷正吃茶,听闻此言,一口茶没咽下去,给喷了出来。

    这边晴雯已经开始上手了,结果当然又被镇压,还口口声声叫嚣着:“今儿我再不饶你!”

    香菱正经求饶道:“好姐姐,我是在顽笑,你不恼了,饶我这一回成不成?”

    晴雯不肯,反手被擒,弯腰趴在那叫道:“你休想,我再不饶你!”

    贾蔷觉得,要没有外面那些破事,他待在家里一百年都不会觉得无趣。

    当然,他是个当主子的,不能眼看着起纷争而无动于衷,所以上前拉架。

    让香菱松开手后,扶晴雯站起来。

    晴雯却像一只小白兔一样,一下蹿开,桃花眼里水意快要凝出来了,捂着怀里怒视贾蔷。

    虽未出口,眼神却在质问:手往哪伸!!

    贾蔷这次是真冤枉,拱手道:“冤枉,手滑了……”

    “呸!”

    晴雯恨的啐了口,看模样,今儿幸亏贾蔷是主子,不然她连他也一并打了。

    贾蔷肚子里笑个半死,总觉得这些丫头真是宝贝,不过毕竟还有正事要做,叮嘱二人道:“好好在家顽,不许打架了。”

    不想他还没走,香菱想起一事来:“哦对了对了,我还差点忘了,方才碰到鸳鸯姐姐,她说爷若是回来的话,就往荣庆堂走一遭,老太太寻你有急事哩。”

    贾蔷:“……”

    ……

    荣国府,荣庆堂。

    贾母满脸疲惫,到了她这个年岁,丑正(凌晨两点)就起来,折腾到下午才归,真不是一个轻快的活计。

    再折腾上两回,非死不可。

    梳洗罢,去了大妆,尤其是头上顶着的那几斤……

    又用了参茶,贾母总算觉得活过来了些。

    不过,她面色却不算太好,问鸳鸯道:“蔷哥儿怎还没来?”

    鸳鸯道:“我半个时辰前碰到香菱,见她要回府,就同她说了呀。”

    贾母恼火道:“林之孝家的说,蔷哥儿一个时辰前就回来了。”

    李纨赔笑道:“要不,再打发人去催一催?”

    贾母点了点头,对一旁薛姨妈道:“鸳鸯素来办事靠谱,这回却差了些。你嘱托哪个不好,嘱托香菱那小蹄子。那丫头素来娇憨,原倒也罢,跟了蔷哥儿后,被宠上天了都,愈发贪顽。这会儿子,说不得又跑到哪个旮旯角里,和小丫头子疯顽去了。”

    薛姨妈面色有些复杂,道:“原先在我家时,是受了不少委屈。”

    贾母忙摆手道:“姨太太这话说偏了,正经人家哪有这样惯房里人的?也就是眼下东府没个正经管家的。”

    薛姨妈笑道:“以蔷哥儿的性子,便是有了管家的,怕也不舍得委屈那几个丫头。再者,林姑娘也是随性的性子,不在意这些。”

    贾母闻言笑了笑,没再多说。

    此事,到底是好还是坏,还真不好说……

    她顿了顿,忽然笑问道:“今儿进宫,得闻丽太妃殉了太上皇,着实唬了我一跳,那可是太上皇前些年最宠爱的皇妃。又隐约听人提起,当年还有一人,比丽太妃更出众,也更得宠,听说是姓秦……当年那些事我恍惚记不清了,姨太太家素来和宫里亲近,可还记得?”

    薛姨妈闻言,微微一怔后,随即似是想起甚么来,变了变面色笑道:“好端端的,怎会提起她?”

    贾母笑道:“不过是说起来了,果真有这样一人?”

    薛姨妈迟疑了下,看了眼荣庆堂上诸多侍立的婆子媳妇丫鬟,贾母给鸳鸯使了个眼色,鸳鸯上前摆了摆手,众多下人们便都下去了。

    待屋里只剩贾母、李纨和鸳鸯三个不可能多嘴说出的人后,薛姨妈方叹息一声,道:“老太太不说,我都快要忘了。当年可不就有一个姓秦的,极得宠的皇妃,册封为良妃者。哎哟哟,到底生的多美,我未曾见过,只知道那份荣宠,绝对是冠绝六宫的。每年我们薛家为其专门采买的绸缎和各式南货,就不知要花多少银子。后来……大概是景初十四年,突然就没了,宝丫头她老子还单门使人进京打听了番缘故,不过等收到信后,就再不多说一言了。

    原本,我也断不能知道此事,还是蟠儿淘气,将那封信不知从哪又扒拉出来,我怕他被老爷责罚打狠了,就赶紧收了起来,收起来前,多瞄了一眼。只看那一眼,差点没把魂儿也吓飞了……”

    听她说的这样骇人,贾母、李纨和鸳鸯三人都紧张了起来,忙追问道:“可是发生了甚么了不得的事?”

    薛姨妈压低声音道:“听说,那极得宠的良妃,竟不守妇道,和人私通,说是要入宫中道观为太上皇祈福,结果连孩子都生了下来。事败后,良妃不愿说出那人姓名,投缳自尽了。为了这事,宫里血洗了三遍,死了不知多少人呐!”

    李纨想不通,道:“怎会是和人私通所生?说不定是太上皇的骨肉呀。”

    薛姨妈连连摇头,小声道:“那一年太上皇身子骨已经开始不好了,正听了太医的话在修养,若非如此,良妃为何去道观祈福?那一年,太上皇根本没碰过良妃!”

    鸳鸯也不解,问道:“可内宫除了皇上,并没有外男啊……”

    薛姨妈声音又小了些,道:“景初十四年,老义忠亲王就坏了事,被废了皇储之位啊。”

    三人听了毛骨悚然,正这时,忽地外面传来一道好大的丫头报门声音:

    “侯爷来了!”

    这冷不丁的,一伙人差点没把魂儿唬飞!

    贾母额头白毛汗都出来了,对鸳鸯咬牙道:“外面是哪个在叫?回头你好好拾掇拾掇,这么大声,要疯不成?”

    其实不怪外面声音太大,实是荣庆堂上鸦雀无声,声音太小,才显得人家通报声大。

    不过这一会儿,鸳鸯的心也都快跳出来了,自不会多说甚么。

    薛姨妈有些后悔说出这些事,匆忙叮嘱了声:“老太太,这事万万不可外传,不然宫里怕是要找麻烦的。”

    贾母忙应下道:“我知道。”

    薛姨妈起身道:“既然如此,我先回去了,老太太早先歇一歇才好。”

    贾母心里有事,也没多留,就让薛姨妈离去。

    贾蔷进门,正见薛姨妈一脸勉强笑容离开,他心中纳罕,问候了声后,目送薛姨妈出门,方步入堂内,道:“这是做甚么呢?一屋子服侍的人都打发出去了,做贼似的……”

    贾母气个半死,啐道:“你才做贼似的!”又想起一事来,沉声问道:“蔷哥儿,你老实答我,今儿我怎么隐约听说,太后原是在和皇上闹别扭,多少人劝都没劝伏,连军机宰相上书,太后娘娘也不理,宗室王爷们出面,还不行,最后倒是巴巴的把你招进宫去,今儿早上太后就露面了。你是怎么劝的太后?”

    贾蔷闻言,眼睛微微眯了眯,道:“又是谁在老太太跟前乱嚼舌根子?那是太后娘娘,皇上的亲娘,我还能怎么劝?无非是好生相劝呗!”

    贾母又不是傻子,哪里肯信,道:“人家王爷、宰相都劝不伏,偏你能为高,你就能劝伏?”

    贾蔷摇头道:“嘴长在别人身上,老太太你理会别个怎么说?”

    贾母震怒道:“我是怕你得意忘形,妄自尊大到不知死活的地步!!那种宫闱秘事,躲都躲不及,你也敢掺和?你还算明白,知道人家是皇上的亲娘。连夫妻间都没隔夜仇,更何况人家娘俩儿?你果真糊涂了,做下甚么不敬的事,改明儿人家和好了,第一个就是拿你开刀!”

    贾蔷闻言,沉默稍许后,道:“老太太放心,我又不是傻子,怎敢果真对太后娘娘不敬?就是委婉的提醒她,若是她太过偏心小儿子,岂不是让皇上和义平郡王间不睦?且,她总不能护着义平郡王一万年罢?”

    “……”

    贾母闻言说不出话来,总觉得这孙子在指桑骂槐,含沙射影。

    见鸳鸯悄悄与他使眼色,贾蔷扯了扯嘴角,又笑道:“老太太不必多想,荣府和天家情况不同。果真大老爷是个像样的,也不用你老压得他不能乱翻浪。这荣国府真让大老爷做主,贾家怕是早被抄家问罪了。”

    贾母脸色好看了些,问道:“你果真这样想?”

    贾蔷摇头道:“不止我这样想,老国公爷若不是早就看出这一点,也不会在临终前上那道折子,留下这样的安排。”

    贾母闻言,脸色彻底恢复过来了,道:“你们贾家能明白我这份心就好,哪里是我偏心小儿子,这些都是老国公的意思呐!”感慨了一会儿,又想起正事来,看着贾蔷问道:“你果真没有不恭敬处?”

    贾蔷笑道:“又不是我一个人进的九华宫,恪和郡王也在,那是他亲祖母,他会看着我欺负一个老太太?再说,我算哪个位份上的,敢对太后不敬?”

    贾母闻言,总算勉强放下心来,道:“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好。今儿听到这样的话,我差点没吓晕过去。如今贾家死的死,废的废,病的病,全指你撑着。你要是一时糊涂,做了差事,那贾家就真不知如何撑起了。”

    贾蔷笑道:“老太太放心就是,等忙完这一段,我就好好在家歇一歇,也避一避风头。”

    贾母连连点头道:“原该如此!总是出风头可不好,从来都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得学会藏拙……”

    贾蔷连连点头应下后,道:“我瞧着老太太也累坏了,不如早点歇下罢。我先走了。”

    贾母气道:“我看你担心我累坏了是假,不耐烦是真。你想走就走,我还会拦着你?不过,宫里那位姓秦的皇妃之事,你也别来问我,问姨太太她也不会告诉你……”

    见贾母赌气,李纨和鸳鸯都笑了起来。

    贾蔷眼睛却明亮了,上前两步道:“老太太,此事弄清了?”

    见贾母还在生气,他忙使出撒手锏,道:“老太太,我给宝玉寻了个好出路,哪怕他不愿当官不愿发财,也能凭他自己的本事吃饭,一生衣食无忧,说不得还能成为名家。最难得的是,此事还是他爱做的!”

    贾母闻言,登时动容,急道:“是甚么好路子?”

    贾蔷笑而不语,贾母气的想把一旁的佛手抓起丢他脸上,随后,还是将薛姨妈说的密辛说了遍,最后叮嘱道:“我不管你为了甚么问起此事,都劝你莫要多事。当年的事,连国公爷都讳莫如深。当年的义忠亲王,是连国公爷都钦佩一二,以为将成明君的人。这丑闻若是传了出去,天家追查下来,你吃不了兜着走!”

    贾蔷心中震撼,虽然已有许多猜测,但没想到居然真是这样,他面上不显,笑道:“我也不过偶尔得闻了些野史秘闻,能当甚么真。过了今日,也就忘到脑后了。当年的当事人都死完了,谁还在意这个……”说罢,见贾母盯着他不放,便将指点宝玉成为女频写手的事说了遍,又道:“老太太可别小瞧这个,我也干过这个,现在还在写。那本《白蛇传》就是我和林妹妹一起写的,如今风靡整个江南,光润笔银子,就赚了上千两,往后还能继续赚。宝玉不愿读书进学做官,也不愿理会经济世务,只想在家待着,还有甚么比做这一行更便宜的?”

    贾母迟疑道:“可是,宝玉他老子那里……”

    贾蔷笑道:“也不急于一时半会儿,等二老爷发现,他那傻儿子是真干不了其他大事后,就会发现,能做这样一件事,其实也是很好的美事。且往后,宝玉兴许比二老爷还要有名望,也说不定。”

    好不容易安抚好贾母后,贾蔷又出门,急急前往林府。

    他要问问,可卿之事,还有没有不可预测的后果。

    以及,漕帮之事。

    ……

    ps:最近虽然只是两章,但都是大章,三章都富余,良心满满风吹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