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宠嫩妻:闪婚老〕〔婚婚来迟,大佬要〕〔先婚后爱:隐藏大〕〔王者废婿岳风〕〔至尊强婿周天〕〔都市废婿〕〔至尊强婿〕〔上门赘婿岳风〕〔最强狂婿(又名:〕〔本龙王好害怕〕〔灵契之主〕〔最强狂婿〕〔岳风〕〔最强狂婿〕〔废柴娇妻太倾城〕〔周天〕〔混在帝国当王爷〕〔反派的自我拯救〕〔周天李若诗〕〔本小奴超A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深渊打野怪 第二十九章:碎宴的目的
    !

    见暮府士兵逃走,陆九放松下来,擦擦拳头上的血渍,残笑地扫视看戏众人,

    </p>

    众人一顿骚动,陆九的残忍还未逝去,遗留在他们脑中,久久不能平静,

    </p>

    在他们看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跟暮府对着干,而且实力还这么强大,

    </p>

    在暮林这种小地方能有这么强的人,平常难得见到一次,

    </p>

    在他们的心中,整个暮林最厉害的人,应该都在暮府内,对暮府的惧怕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从根本上不敢与之对抗,

    </p>

    特别是那个变态小孩,不知道有多少魂人被他残忍杀害,

    </p>

    可以说,大部分人对暮府的害怕都是来源于小孩阿飞,无人敢在阿飞面前放肆,放肆过的无一例外全部死了,

    </p>

    谁也不会想到,在暮林人心中留下极大阴影的阿飞,死的那么无声无息,没有惊天动地,

    </p>

    甚至到现在,还有人不知道那位变态小孩已经死去,还在不知名的小角落锻炼自身,只希望有朝一日能手刃仇人。

    </p>

    画面回到陆九,

    </p>

    他无心思理这些人,陆九从每具尸体下搜出不多的暗币,在众人惧怕的视线中缓步离开。

    https://m.xla.

    &nb.jsshcxx.sp; </p>

    “浩哥,这人的实力与你相比谁更厉害些?”

    </p>

    “他?我随手杀之,”

    </p>

    女子望着陆九远去的背影,对自己的护卫说道,

    </p>

    护卫撇撇嘴,眼中对远处陆九的轻视毫不掩饰,

    </p>

    他不知道女子对他这种不可一世的神态有多厌恶,一直想在女子面前表现出一副自信态度,反而让女主人对属下的感官不好,

    </p>

    女子收回目光,转身离开此地,朝一栋酒楼走去,

    </p>

    数名护卫随后跟上。

    </p>

    ……

    </p>

    “大款?”

    </p>

    有点熟悉的声音在陆九身后响起,

    </p>

    转身,正是之前收了陆九两把剑的斋生摊主,

    </p>

    “真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斋生摊主看清陆九正面,走上前来,

    </p>

    “怎么,有事?”

    </p>

    陆九未说完,继续行走,察看周围,地处偏僻,处于房屋后巷位置,两边都是二层楼的房屋,

    </p>

    “这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p>

    心中疑虑,自己是打算找个隐蔽地方,把刚刚收集到的暗粒能量吸收,再考虑应对尚老爷,

    </p>

    此时的尚老爷应该已经收到陆九逃走的消息,说不定正在正厅暴跳如雷,考虑怎么活捉陆九,

    </p>

    “没事,不,有事,”

    </p>

    斋生摊主跟着陆九,似有走哪跟哪的意思,

    </p>

    “有事说事,我很忙,”

    </p>

    “忙着逃命?嘿嘿,”

    </p>

    斋生摊主忽然微笑,一副对陆九了如指掌的表情,

    </p>

    陆九脚步一顿,“这人好像对我很了解?”

    </p>

    &nzyxta.bsp;  “你好像对我很了解?”陆九眼神出现了戒备,

    </p>

    “你不就是碎宴的存活人嘛,稍微留点心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p>

    “对了,多谢你的剑,我卖了个好价钱,”

    </p>

    说起这个,一脸满足,哪里像以前,好不容易打了只野怪,还卖不出去,最后只能自己吃,最终越来越胖,导致现在的体型越发壮大,一不小心就会突破两百斤大关,

    </p>

    “那你说说,暮府在干什么?碎宴的目的又是什么?”

    </p>

    陆九没有认识的人,依靠自己调查也无从下手,只要有机会就抓紧打听,

    </p>

    “这个……暮林知道原因的还没有人,”

    </p>

    “那我走了,”

    </p>

    “不过嘛,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我正好是知道原因的那一个,”

    </p>

    “哦?说说看,”

    </p>

    “据我所知,暮府的尚老爷应该是养了一只野怪,”

    </p>

    “野怪跟碎宴有什么联系?”

    </p>

    “当然有了,碎宴的目的就是杀人,至于交税那些都whhryl.是次要,杀人才是尚老爷的主要,”

    </p>

    “……难怪找了个变态小孩来主持碎宴,”

    </p>

    陆九回想起小孩阿飞,他除了实力在暮林算中上水平,身上任何一点都没有资格去做别人头领,

    </p>

    不过,碎宴的目的是杀人,这个目的早在见尚老爷时,他就已经告诉陆九了,

    </p>

    可是,让陆九来做碎宴主持者,这个问题陆九没有丝毫相信,不说杀了阿飞不追责,以古一正他们的做法来看,这件事就没有那么简单,

    </p>

    再从暮府士兵出动,强抓陆九回去,正是说明尚老爷不怀好意。

    </p>

    “你知道为什么要在碎宴杀人吗?”斋生摊主反问陆九,

    </p>

    陆九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p>

    “因为,碎宴的位置刚好在聚魂阵中心处,这也是尚老爷有意为之,就是为了在聚魂阵内杀人,从而把死亡之人的魂力收集起来,再供给以此强化自身,”

    </p>

    “这也就是他提升快速的原因,你也知道,魂人想要提升实力就得杀怪,累死累活还提升缓慢,哪里有尚老爷这么方便哇!”

    </p>

    说到这里,斋生摊主的婴儿肥脸颊出现了皱纹,一脸羡慕憧憬,

    </p>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杀人所带来的收益,至于胡乱屠杀的做法被他本能忽略,

    </p>

    他,心已经烟了,

    </p>

    或者说,深渊世界里,想办法提升实力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p>

    无关紧要的人或事,都没必要搭理,

    </p>

    这种心态似乎才是深渊的正常心态。

    </p>

    “所以你的意思是,碎宴里杀人可以提升尚老爷的实力,那你刚刚说的野怪又是怎么回事?”

    </p>

    陆九来到这个世界后,唯一见到的野怪仅有嗜鼠,这次之后就被碎宴这破事缠身,还没来得及去暮林外面走走,

    </p>

    从暮林人宁愿被暮府如此宰割,也不愿在外面过多逗留,就能知道外面有多不太平。

    </p>

    陆九经过这些事后发现,自己的实力提升,似乎比其他魂人要更加容易,

    </p>

    因为自己走在路上的同时,没有看到一个魂人的暗粒值能超过他,就连一半也没有达到,

    </p>

    按道理暮林人实力不应该都这么低下,他们可是在深渊世界待了很长时间的,

    </p>

    反之陆九才刚刚到来,只是杀过几个人后,暗粒值就领先暮林大部分魂人,

    </p>

    唯一实力强一点的,就是刚刚那个女子身边的护卫,

    </p>

    护卫们统一的实力,每个人的暗粒值都相差无几,都在150左右,

    </p>

    女子的暗粒值也达到了100以上。

    </p>

    “野怪我也只是听说,具体有待考证,不过尚老爷的聚魂阵是真的,”

    </p>

    “正常情况下,参与碎宴的祭品,是要全部死亡的,你没有死只能说你实力比变态小孩厉害,让你逃出来了,”

    </p>

    “嗯……那以前的最后存活人呢?”

    </p>

    “关起来了啊,”

    </p>

    “关起来了?”

    </p>

    “对,不过暮府为什么不关你,这我就不清楚了,”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