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有毒:冷王爆〕〔良夫晚成〕〔武帝重生〕〔美女总裁狂保镖〕〔诸天降临现实〕〔焦土黎明〕〔精灵之短裤小子〕〔我的老爸是首富〕〔我在火影画漫画〕〔穿书之抱紧反派大〕〔快穿之我家老公黑〕〔透视狂妃:王爷宠〕〔永夜支配者〕〔诸天万界之帝国崛〕〔那些年的奋斗人生〕〔霸王之姿〕〔不灭界〕〔地球至强男人〕〔符纹世界的机械师〕〔我能点化万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佛系九姑娘(穿书) 第一章 这婚必须退!
    正值盛夏,京郊别苑里琴瑟之音悠扬飘远,薄纱罗裙、环佩琳琅,京中闺秀们三五聚在一处,倒是有几分竞相争艳的意味。

    ‘砰——’

    荷塘附近一声闷响,原本热闹的人群纷纷挪了目光看去,只见刚才还翠绿荷叶重重叠叠的地方多了一个大坑,两个让淤泥染得分辨不出模样的人狼狈跌在一起。

    咳、咳咳!

    什么、什么地方?

    萧云艰难的睁开眼,只感觉胳膊被压得抬不起来,别说抬起来,动都动不了,更别提口鼻耳让水灌进去的滋味。

    “喂,你醒醒,好沉。”

    推了一下倒在自己身上的人,见一点反应没有,连忙用吃奶的劲把人推开,慢吞吞的爬起来,顺手还得把人扶着。

    抬眼缓缓看向周围,萧云险些惊掉下巴。

    什么情况?是她睡糊涂了还是在做梦。

    放眼望去,只见乌泱泱一群人的围在荷塘边,正小声私语,眼神扫过她时一脸嫌恶。

    萧云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察觉到情况有点不妙,迅速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行头,才一眼,脑袋‘嗡’一声炸开。

    穿了?

    萧云正努力接受她穿到了一个不知名的世界里,听见人群后方传来一阵哗然,不由抬眼看去。

    人群让开一条道,逆着光走来两个人,身后跟着七八个使唤丫鬟,萧云就瞧了一眼,心里生出一股不安来。

    萧云的佛系处事手则第一条,遇事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以不变应万变,

    “参见长公主殿下,见过小公爷。”

    端庄威严的美貌妇人一身珠钗环佩、金银玉石,眉目不怒自威,一眼扫过她,生生让萧云哆嗦了一下,松开了扶着身边人的手,不自在的蹭了蹭衣角。

    好厉害的气场。

    还不等长公主开口,一个身着青黄裙衫的小丫鬟从人群里冲出来,跪在长公主面前,“请长公主和小公爷替我家姑娘做主,萧家九姑娘这是要置我们姑娘于死地啊!”

    一语掀起千层浪,原本还小声议论的人群一下爆发出哗然,吓得边上正往岸上怕的萧云差点摔回去。

    揪着树根,萧云一鼓作气爬到岸上。

    呼,可算是和泥巴告别了,脏死了。

    低头扒拉着裙摆,试图让已经吃了水和泥的裙摆稍微能看些,刚一抬头,一根葱白的手指,指尖险些戳到她鼻尖。

    瞪大眼往后退了一步,脚下绣鞋踩到石子,崴了一下。

    疼!萧云眼眶一下红了,委屈的皱了皱眉。

    粉面桃腮的少女似乎让萧云反应吓住,忙不迭且收回手,愤懑的咬了咬下唇,“萧云慕!你这是存心要害我大姐姐的性命!”

    萧云慕?有点耳熟。

    藏在裙摆下的脚轻轻动了动,疼痛顺着筋骨一点点蔓延,萧云脸色又白了几分。

    萧云慕!镇西将军府的九姑娘,有个哥哥,生母早逝,兄妹二人在将军府里倚仗着萧老太公照拂度日。

    哥哥是将军府的大公子萧靖安,因才学出众,得萧澄喜爱,偏偏萧云慕是个蠢货,不仅不讨人喜欢,还十分跋扈,兄弟姊妹间也多不喜她,幸得有老太公关照,否则怕是连个下人都不如。

    刚才的一幕和现在的一幕串起来,萧云,不对,萧云慕傻眼了,所以这场景是春日宴上?而她就是那个没脑子的女配。

    只是这剧情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春日宴上,萧云慕打算把才艺双绝的顾大姑娘琴弦剪了,怎么如今成了两人双双落水,萧云慕一时迷茫,抬眼看向四周。

    而且怎么好像,都已经认定是她做的。

    “顾大姑娘可有恙?”

    仿佛看了一出闹剧的晋阳长公主缓缓开口,语速不急不缓,掀起眼看向被别苑守卫从荷塘里捞起来的顾明悠。

    众人纷纷噤声,不敢再议论。

    晋阳长公主生来便深得先帝宠爱,如今连官家都对她敬让三分,二十岁才与魏国公盛洋成亲,成亲一年才有了如今的小公爷盛景年。

    谁敢当着她的面生事,那是怕自己活得久了。

    萧云慕心里一团乱麻,瞥了一眼那边正被一群人围着嘘寒问暖的顾明悠,心里酸酸的。

    轻叹一声,低头兀自整理着身上的水草和淤泥。

    “姑娘,你快擦擦脸,好歹别让小公爷误会了,那可是有太后指婚的。”

    清脆的声音乍一出现,还有一块干净的手绢递到眼前,萧云慕愣了愣,抬眼看着她笑了笑。

    “谢谢你。”

    指婚算什么,等到日后成了亲,盛景年才是真的把她架在火上烤,妒妇的名声传遍京城,最后一纸休书,遣送回将军府。

    从此疯疯癫癫,只能从下人嘴里听得盛景年和顾明悠夫妻恩爱的只言片语。

    萧云慕到底长了脑子吗?不由摇了摇头。

    捏着帕子擦掉脸上的污泥,萧云慕心念一转,刚才想必是两个人摔倒荷塘里,引起众人注意,加上她这人有前科,又不长脑,才会怀疑到她身上。

    总不能去怀疑才艺双绝,又温柔可人的顾明悠。

    笨,萧云慕是真的笨。

    明明拿着一副有长辈疼爱和太后指婚的好牌,却打得稀烂,还赔上了将军府的名声,成了恶名远扬的妒妇。

    晋阳长公主盯着站在那里,一身稀泥狼狈不堪的萧云慕,有些不悦。

    太后指婚一事她原本就有些不满,她一个金贵养着的独子娶一个娘都死了还无脑的女人,怎么能心平。

    再说,这京城里谁不知道将军府的九姑娘是个没脑子的美人胚子,做事冲动不计后果,开口就得罪人,除却萧老太公的宠爱外,一无是处。

    如今再见她心中满意的儿媳人选顾明悠被推下水,自是恼怒。

    “母亲息怒,待我去问。”

    “景年?”

    盛景年点头,示意晋阳长公主不必担心。见状,晋阳长公主倒不知该如何阻拦,只得由着盛景年朝萧云慕走去。

    一阵风刚好吹过,荷塘边上种着的垂柳被风吹起,细细的柳条随风飘动,扫过水面荡开一圈圈涟漪。

    萧云慕看着盛景年一步步靠近,紧张的捏了捏衣角。

    他、他杀过人。

    书里后半部分,萧云慕曾因为顾明悠的挑衅气昏了头,直接拿了一个花瓶扔过去,尽管连衣角都没碰着,却被盛景年掐住脖子差点丧命。

    后颈一凉,不由缩了缩脖子,眼眶更红了。

    退婚!这婚必须退!

    盛景年挑了挑眉——很怕他?

    盛景年对萧云慕并无多大印象,只从旁人的只言片语里知道是个刁蛮又蠢笨的性格,出了名的难伺候、讨人嫌,谁家姑娘路上遇见都避着走。

    这门婚事虽惹得他母亲不满,他倒并无什么想法,娶谁对他而言都一样,娶个蠢倒也省事,至少不自作聪明。

    但那群时常混迹在一起的损友可嘴下不留情,直接说萧云慕就是蠢货一个。

    低头看着双眸氤氲着一片雾气的萧云慕,缓缓开口,声音很轻,语气却冷得像块冰,萧云慕以为是幻听。

    “是你推的吗?”

    萧云慕浑身紧绷,下意识的往后退,拼命摇头,生怕下一刻盛景年就掐住她脖子。

    要不是极力克制住手,她这会儿很想伸手摸一摸自己的脖子。

    这么细,肯定能被掐断。

    人群里看热闹的不少,见盛景年笑如春风,而萧云慕一身狼狈,不由心里惋惜,可转念一想,倒也不奇怪。

    毕竟晋阳长公主并非太后所出,而是先帝宠爱的高贵妃诞下,京城谁不知道高贵妃同太后当年是水火不容、明争暗斗,可惜高贵妃红颜薄命,在先帝驾崩前便去了。

    这晋阳长公主有先帝遗诏护身,太后明面上自是不能动,可这些年来背地里的互相较劲可不少。

    盛景年挑了挑眉,有些好奇。

    目光黏在萧云慕脸上,一双杏眼偏偏生了个翘起来的眼尾,菱唇翘鼻,这会儿正委屈的盯着他。

    和传言一样,倒是真生了一张美人胚子的脸。

    念及此,唇角无意识的上扬。

    萧云慕看着盛景年笑了一下,顿觉浑身一阵寒意从脚底冒上来,连连后退,生怕被盛景年抓住。

    边上伺候的丫鬟发现萧云慕退到边缘要阻止时已经来不及,只见萧云慕整个人往后倒去,眼看着又要栽进荷塘里。

    糟了糟了,这下又要出丑了。

    噫,等等,好像——

    紧闭着眼,细长的睫毛抖了抖,缓缓睁开眼,一张过于优越的脸在眼前放大,近到能瞧见黑亮瞳孔里映出的自己。

    萧云慕只觉呼吸一滞,刚想挣扎只觉腰上一紧,整个人被带着扑在盛景年怀里,额头猛地磕在他下巴上。

    好痛!

    盛景年眉头一紧,低头看着怀里额头起了红色印子的萧云慕,瞥见她一团雾气的眸子,难得压下了怒意。

    松了手,发觉原本月色的袍子上多了几个乌黑的手印,只觉眉心在跳。

    捂着额头的萧云慕抬眼恰好看见盛景年盯着那几个乌黑的手指印蹙眉,再一想到这人的洁癖,心更凉了。

    她不是故意的,绝对不是故意的!

    动了动嘴唇,嗫嚅着开口,“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他还没说什么,有必要吓成这样?抖得跟筛糠一样。

    盛景年眼底闪过一阵厌烦,还不等他开口,萧云慕眼泪啪嗒掉下来,哭得鼻尖都红了。

    萧云慕委屈,不止委屈一到这里就成了万人嫌,还委屈这一来,怕是再也回不去,委屈一下如泄洪一般冲破闸门,心里酸得发苦。

    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控制不住的抽噎起来。

    周遭的人更是一脸不解,怎么萧云慕反倒是先委屈上了。

    盛景年一脸无奈,皱着眉开口,“不许哭。”

    正抽抽搭搭哭得脑子发蒙的萧云慕吓住,一下停住,连大气都不敢出,一想到盛景年挥剑杀人、眼皮都不眨一下的样子便一阵发寒。

    明明是个清风朗月,怎么瞧都是清贵的世家公子,怎么背地里喜欢拿刀砍人,萧云慕想起书里盛景年折磨人的法子,瞪圆了眼睛直直盯着盛景年,生怕下一刻自己就往黄泉路上去了。

    想着想着,偷瞄到盛景年蹙着的眉和不耐时习惯性的磨蹭拇指的动作。

    顿时心如死灰,她才穿过来,还不想死啊!

    萧云慕急得想开口辩解,忽地觉得胸闷、呼吸困难,跟着脑内一片混沌,眼前发黑,便没了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巨富女婿〕〔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五行御天〕〔仅有你令我痴狂〕〔逆天凰妃:神帝,〕〔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狩猎好莱坞〕〔清穿之四爷宠妾日〕〔红警之战神部队〕〔神医妙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