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有毒:冷王爆〕〔良夫晚成〕〔武帝重生〕〔美女总裁狂保镖〕〔诸天降临现实〕〔焦土黎明〕〔精灵之短裤小子〕〔我的老爸是首富〕〔我在火影画漫画〕〔穿书之抱紧反派大〕〔快穿之我家老公黑〕〔透视狂妃:王爷宠〕〔永夜支配者〕〔诸天万界之帝国崛〕〔那些年的奋斗人生〕〔霸王之姿〕〔不灭界〕〔地球至强男人〕〔符纹世界的机械师〕〔我能点化万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佛系九姑娘(穿书) 第二章 反击
    怎么周身都疼?

    萧云慕慢慢睁眼,入眼是一根梁柱,上面刻了百鸟齐飞的图案,栩栩如生,好似随时能化身成形,从梁柱上飞走。

    听见外边动静,萧云慕迅速合上眼。

    晕过去前的记忆一点点回到脑海里,无声叹了一句,萧云慕还真是够糟糕的。

    镇西将军府的嫡女,也许该加一个前嫡女,如今萧澄另娶妻室,生下一子。

    她一母同胞的哥哥萧靖安还有一席之地,毕竟有嫡长子身份和萧老太公撑腰。

    但萧云慕全然是个蠢货,寻常时候在家中兄弟姐妹便不受人待见,出了门更是宁可和旁人亲近也离她远远的。

    连萧云慕也觉得太后当真是老眼昏花,才会指了这一门婚事,即便是为了萧老太公的人情也大可不必。

    祖父……

    想起萧老太公,萧云慕眼眶不由湿润,她被休后回到将军府,才不到一年,萧老太公便病故,可那时萧云慕已经疯疯癫癫,连吊唁都未曾露面。

    ‘咿呀’一声,门被人推开,听脚步声应该是两个人。

    不等萧云慕多想,人已经走到床边。

    “九姑娘,醒了吗?”

    萧云慕这才缓缓睁眼,点了点头,“可是长公主那边传话了?不知——顾大姑娘这会儿如何?”

    两丫鬟闻言对视一眼,不知萧云慕如何问起这事,犹豫了一下才道:“顾大姑娘已经换了衣裳请太医诊断过,应无大碍。”

    幸好无碍,否则,她一会再多说什么都是无谓的争辩。

    起身时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应是有人帮自己换过。萧云慕仔细回想刚才晕过去时盛景年的神情,不由开始琢磨怎么让盛景年自己去退婚。

    退婚一了百了,这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唯一办法。

    走至门口,正思考一会儿怎么应付晋阳长公主的萧云慕瞥见之前给自己递手帕的丫鬟,楞了一下,随后道:“长公主传唤,你和我一块去。”

    “姑娘……”

    萧云慕见她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不由得轻笑,神色自若,“刚才落水又晕倒,吓坏你了吧?不过我这不是好好地吗?你哭什么,好像是我有什么事一样。”

    真是年纪小的丫鬟,一点不经事,这么点小问题就被吓到了。萧云慕一边摇头一边琢磨怎么回答才得体又不被纠错。

    毕竟原书里晋阳长公主真的很不喜欢她这个儿媳,要不是怕拂逆了太后的旨意,大约想把她直接赶出门,遣返回将军府。别人家可能是恶婆婆,晋阳长公主那都不叫恶婆婆了,直接和她是仇人。

    萧云慕想着想着,不由又叹了一声。

    穿过走廊,萧云慕一路目不斜视走到正厅,对周遭的议论聪耳不闻,只当是修身养性、陶冶耐心了。

    正厅里坐了不少人,萧云慕施施然走到中间,向晋阳长公主行礼,“民女萧云慕参见长公主殿下。”

    “无须多礼。”晋阳长公主点点头,随后道:“今日落水一事,刚才已问过顾大姑娘,现在你醒了,也该从你这儿了解一下情况,毕竟,每年春日宴都是由我承办,从未出过这等事,今日这件事,倒是扰了大家的兴致。”

    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

    晋阳长公主心目中的儿媳可是出身潘阳侯府的顾明悠,横看竖看都比她这个恶名在外的人好多了。

    再说早年间,晋阳长公主便和潘阳侯府的侯爷夫人走得近,对顾明悠可谓看着长大,岂能不满?怕是早早相中了只差定下亲事。

    谁知这一疏忽,让太后得了先机,竟然把她这个爹不疼娘早逝的前嫡女指给了她的宝贝儿子。

    萧云慕垂眸敛去眼里无奈,一个无脑冲动派居然也成了这么两个手握权势、呼风唤雨的贵人手里斗气的牺牲品。

    听着周遭小声议论,再看看同是镇西将军府的女眷,宋氏坐在那里,脸上全然不见着急,反倒像是看戏一样,再看萧云颂和萧云霜,不时抬眼看她,有些着急。

    不过肯定不是急她待会儿会被为难,而是担心她说错话给将军府添乱。

    待议论声稍停,萧云慕才缓缓抬起头来,眼神坚定,并无半点怯懦,让原本漫不经心正玩着手里玉骨扇的盛景年眼底露出兴致。

    “尽管不知顾姐姐刚才是如何答的,但我想以顾姐姐的秉性,应是比我说得有条理,我一向糊涂惯了,又适逢落水吓破了胆,有些细节想不起来,只记得落水前应是让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这才摔倒了荷塘里。”

    晋阳长公主神色微变,指尖动了动,很是诧异萧云慕居然不撒泼也不哭诉,竟然还先把顾明悠抬了出来往高了捧,这要是之前顾明悠指责她的不是,那倒成了顾明悠背着萧云慕说人不是。

    这萧云慕莫不是摔了一跤还摔聪明了?

    瞧见众人惊讶的模样,萧云慕又想叹气了——从前的萧云慕到底是多傻多蠢才会连她这说了一句正常的话都这般惊讶。

    扬起唇角露出一个羞赧的笑,“都怪云慕贪玩,见着荷塘里的荷叶翠绿,玩心一起想要伸手去摘,结果绊着了东西摔下去,好在那荷塘养了多年的荷花,一层厚厚的淤泥垫着,不然这会儿怕是背上好些口子了。”

    萧云慕生得标致,从前因性子骄纵不讨喜,素来招人厌烦,也无人看她到底多美,毕竟镇西将军府可有一位艳绝天下的真美人入主东宫,便是如今的太子妃萧云雅。

    同她比起来,萧云慕也只算得标致。

    “看来云慕的确是不小心摔下去的,和刚才明悠说的一样。”晋阳长公主扫一眼顾明悠,顾明悠见状低垂着头,耳根有些发热。

    刚才她的确说得和萧云慕差不多,可是她一时着急,想到盛景年居然不顾萧云慕一身污泥伸手扶她,便觉得不甘,多说了一句话,恰恰是这一句话,现在和萧云慕比起来,着实小气。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说当时萧云慕和自己正在说话,不知怎么脚下被绊了下才摔下去。

    “这回当着众人的面出了丑,下回云慕定长记性,不会再胡闹贪玩了,望长公主不同我这个丫头计较,连累一池荷花遭了秧。”萧云慕说完面上的笑容竟是有些憨态可掬,眉目间的娇憨格外讨喜。

    刚才还能保持镇定的宋氏和萧云颂、萧云霜诧异的看向她,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不由失笑——日后怕还能时常看见这表情。

    话不可多说,多说多错,萧云慕见晋阳长公主无意再开口,倒也识趣的走到宋氏边上坐下。

    这事,算完了吧?

    萧云慕有点乏了,而且刚才还崴了脚,尽管不严重硬扛着到了这会儿,再不回去拿药酒揉一揉,怕是不到明早就该肿得像个馒头。

    悄悄抬眼往盛景年那儿瞟了眼,谁知恰好撞上盛景年煞有兴致的眼神,连忙垂下眼装作不知,心里却暗暗叫苦。

    为什么不一样,盛景年不是很讨厌萧云慕吗?怎么打从她来到这里世界睁眼开始到现在,完全感觉不到盛景年和顾明悠之间的火花,反倒是盛景年像是在观察试验品一样不时打量着她。

    “时辰不早,晚宴马上开席,众位可自行前往绛仙园中赏景,正逢前几日为了春日宴从江南送来的几株上等白茶开花,花香沁人,不妨去看看。”晋阳长公主扫了眼萧云慕,却见萧云慕一改常态,居然低着头。

    要放在从前,萧云慕的眼睛可是一直黏在盛景年身上,别人靠近一下都得和人吵起来,尤其是指婚后越发变本加厉。

    萧云慕自然察觉到周遭疑惑的眼神,别人她不知,但身边萧云颂、萧云霜的眼神可是一直粘着,像是要看穿她似的。

    有那么惊讶吗?算了算了,当她是落了水,脑子好了不行吗?

    闹剧似的春日宴在一片热闹里结束,萧云慕坐上马车时,右脚腕已经肿起来,幸亏有裙摆盖着。

    “九姑娘,你崴着脚了?怎么一直不吭声,要真伤着筋骨了怎么办?”

    瞧了眼面前着急的丫鬟春月,萧云慕忙摇头,飞快扫了眼走在前面的宋氏。宋氏可不会因为她崴了脚就对她宽容,宋氏可是巴不得她和盛景年的事情黄了。

    宋氏原是妾室,因着萧云雅入主东宫后,当今皇后亲自下谕,念宋氏多年教养、兢兢业业打理家务,才破了例,扶为正室。

    萧云慕和宋氏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萧云慕气苏氏才亡故不过半载,宋氏便扶正,还处处教训她,教训她也罢了,竟是连她那神仙一般脾气和秉性的哥哥萧靖安也被挑了刺,心里不痛快,仗着有萧老太公做靠山,不时便对宋氏嘲讽两句。

    念及此,耳边传来宋氏的声音,萧云慕一怔,抬起头来。

    完了,下面要怎么发展?这一段她真的没看过!

    瞥了一眼旁边的小径,再看看屏风后的前厅,时辰不早,宋氏总不至于还要在这会儿‘三堂会审’,盘问她下午落水的事。

    刚心里暗自庆幸,还好从春日宴回来比较晚,不至于被盘问,谁知宋氏一句话打碎了萧云慕的美好幻想。

    宋氏回身,神情严厉,“去祠堂跪着。”

    萧云慕猛地抬头看她,一脸惊讶,“大夫人这是——”

    “身为将军府九姑娘,在春日宴上竟不知分寸,连累将军府名声,你已有婚约,可你两个姐姐可还未定亲,让你这一搅和,谁还敢上将军府提亲?”宋氏本也瞧不惯平日里萧云慕的嚣张,今日原本指望她顶撞晋阳长公主后被教训一顿,最好是连婚事也黄了。

    谁知道这个死丫头居然转了性,答起话来滴水不漏,还让顾明悠吃了暗亏,连晋阳长公主都拿她的话做不了文章。

    一个娘死了的丫头,光凭着老太公能成什么事?宋氏可打着再给萧云颂许一门不错亲事的主意,谁知太后和老太公居然有交情,居然把萧云慕指给了魏国公府的小公爷盛景年。

    盛景年什么出身?

    母亲是晋阳长公主,父亲是战功赫赫的魏国公,自己也是太学院上舍的学生,文武双全还同太子交好,打小一块长大。

    “还不去祠堂?要我再说一遍吗?”

    “大夫人,今日的事,我……解释明白了,怎么还要去祠堂?”萧云慕嗫嚅道:“不知还有什么错,请大夫人明言。”

    宋氏闻言更是火冒三丈,扬手就想教训萧云慕。

    萧云慕一愣,来不及想要不要还手便听得一道宏亮的的声音传来。

    “祖宗祠堂,正逢清扫日,大儿媳持家太久,事务繁重,连这个也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巨富女婿〕〔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五行御天〕〔仅有你令我痴狂〕〔逆天凰妃:神帝,〕〔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狩猎好莱坞〕〔清穿之四爷宠妾日〕〔红警之战神部队〕〔神医妙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