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有毒:冷王爆〕〔良夫晚成〕〔武帝重生〕〔美女总裁狂保镖〕〔诸天降临现实〕〔焦土黎明〕〔精灵之短裤小子〕〔我的老爸是首富〕〔我在火影画漫画〕〔穿书之抱紧反派大〕〔快穿之我家老公黑〕〔透视狂妃:王爷宠〕〔永夜支配者〕〔诸天万界之帝国崛〕〔那些年的奋斗人生〕〔霸王之姿〕〔不灭界〕〔地球至强男人〕〔符纹世界的机械师〕〔我能点化万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佛系九姑娘(穿书) 第四章 鸳鸯锦
    送走萧靖安,萧云慕坐在那儿,左右看看,然后眼珠一转。

    “你怎么还傻站在这?回去睡觉,明儿一早还要去金台寺,起得迟了,一路怕是都不得安生。”

    想到宋氏的念叨,还有处处挤兑,萧云慕心里一梗,实在不明白宋氏到底想要什么,按理说,如今已经是子女争气,未来说不定就是皇帝丈母娘,这种身份,竟然还小气巴巴、斤斤计较的。

    目光短浅,真是——愚不可及。

    春月撇撇嘴,“姑娘,你怎么还凶我,你以前从来不会凶我的。”

    “……那你就不要总一副惋惜我现在变成傻子的表情盯着我,好春月乖春月,你快回房去,你家姑娘我既没有摔成傻子也没有摔坏脑子,你把心放回肚子里,安安心心的跟着我混,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吃香的喝辣的?现在不就已经吃香的喝辣的吗?春月小声嘀咕,结果抬眼见萧云慕叉腰站在那儿,缩了缩脖子,忍不住吞咽下。

    点头如捣蒜,“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从姑娘面前消失,姑娘安寝,明早我再来叫姑娘。”

    满意的眯了眼睛笑着点头——这才听话,不然总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她是怎么回事?和她比起来,难道不是以前的萧云慕才是傻子。

    唉,真难,这将军府里,上上下下,正常人没几个,可悲啊可悲。

    还好她脑子好使,还看过书,这些小伎俩,不值一提,但……萧云慕转身朝床边走,擦了擦脚钻到被子里,翻了个身直接扯过被子蒙住脑袋。

    将军府的人正不正常不打紧,可是盛景年怎么也不正常,对她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不行,退婚这件事情一定要尽早解决,不然夜长梦多,最后倒霉的还是她。

    夜里,萧云慕做了一个梦,梦到了盛景年。

    手起刀落——

    ‘咔擦’

    萧云慕吓得一身冷汗,猛地坐起来,背心的位置全让汗打湿,眼神空空的,屏着呼吸,直到胸口有些发闷才回过神来。

    太可怕了,盛景年留下的阴影连原主对他的花痴一片情深都压不住,萧云慕觉得这个婚,必须退!不退她很有可能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梦吓得神经衰弱的人,说出去别人可能都以为她是疯子。

    谁会相信盛景年杀人不眨眼还对自己的发妻下手,每次都护着顾明悠那个妾。

    ‘嘎吱’一声,门从外面推开,萧云慕一哆嗦看过去,见是春月端着水进来,长出一口气,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汗,指尖触及全是一片凉意。

    春月把水放下,走近床边,结果看见萧云慕打湿的背心和贴着下颚的头发,一副从水里捞出来的样子,吓得一开口就结巴。

    “姑、姑娘,你、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怎么吓得一身的汗,这外面风正刮得大,赶紧换下来才是,不然一会儿着凉了怎么办?”春月边说边走到窗户旁,伸手把窗关小了些,“姑娘昨儿才落水,受不得风。”

    萧云慕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听见这话不由得笑起来,干脆从被子里钻出来,手撑着床沿,“好了好了,我认错,但是一会儿要去金台寺,那金台寺是什么地方,山上,风可劲儿的吹,我不想受风也得受着。”

    闻言春月语塞,嘟哝一句盯着萧云慕,“姑娘是存了心思要和我抬杠,我说不过姑娘。”

    “真不经逗,说两句就受不了,往后再多说你几句,你岂不得翻了天去。”萧云慕取笑道:“前院可来人传话了?”

    “传话的倒是没有,不过来了几个送东西的,是——”

    “是什么?”

    春月往后退了一步,免得待会儿受鱼池之殃,“是魏国公府送来的,说是小公爷给姑娘的!”

    魏国公府?那不就是——

    盛景年吗!

    萧云慕吓得一哆嗦,手捧着盆的边缘,然后原本就有些放不稳的盆歪歪斜斜的翻了个身,‘咚’一声砸在萧云慕脚边。

    “砸着哪了!”

    “……不碍事,哪儿都没砸到。”萧云慕回过神,看着脚边的一滩水和湿了的裙摆,小脸皱得跟苦瓜似的,“春月,当真是魏国公府送来的?”

    正弯腰收拾的春月一听,再看萧云慕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姑娘是在意这个,可魏国公府从前送东西来,姑娘不是最高兴的吗?小公爷虽说才送了一盆花来过,但那盆花现在可都还精心养着。”

    还养了花?

    萧云慕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简单——视线一点点移到春月身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咬了一下下唇,“春月,那盆花在哪?”

    “……姑娘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去看看精心修剪的花长什么样,总不能连见都没见过就说好。”萧云慕露齿一笑,“快带我去看看,时辰还早,前院还没来催,反正我随便穿一身衣裳去正巧随了大夫人的意。”

    春月摇头,指了一个地方,“在那!姑娘你要去便去那里看,我、我不去,我得收拾地上的水,还得给你把衣裳行头准备好,你去看了就快点回来。”

    在外面?还以为在屋里呢。

    萧云慕耸耸肩,拍了拍春月的肩,“你这么胆小做什么,我还能比以前凶?你瞧,昨儿我才和大哥认错了。”

    凶倒是不凶,可这比不凶还让人觉得可怕啊!

    春月撇嘴,“姑娘一点儿也不凶,边上放了水壶,要是姑娘喜欢,可以亲手给花浇水,日后和小公爷提起来,也能说自己照料了这花,说不定小公爷待姑娘更好。”

    要他待我好?那不如祈祷祈祷,她早日退婚成功。

    说完随意披了件衣裳走到外面,果然见着走廊上摆放着不少盆花,有一盆上面挂了块牌子。

    尽管萧云慕很不想承认,但她不得不承认,眼前这盆挂了一块牌子的花就是盛景年送的,不止挂了块牌,还写了字,连花盆里用来压土的石头都不一般,全是萧云慕用久了的珠串子剪断后撒在上面。

    这要传出去,将军府九姑娘奢靡成性、用度不节的事早就化作唾沫星子淹了萧云慕——幸好是个跋扈的人,也没人敢议论。

    盯着放在花架上的剪子,萧云慕默默地伸了手,拿过剪刀,缓缓在那盆花面前蹲下来,“剪掉的话——”

    “小九,你蹲在这里做什么?”

    “……”萧云慕手一抖,看着眼前的花,愣住有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把好好的一株杜鹃给剪了,还是一株难养活的鸳鸯锦。

    恍惚想起这株鸳鸯锦,后来让盛景年一把火烧了,烧得干干净净,连根都不剩,更别提有枯木逢春的机会还能活过来。

    盯着地上的花苞,萧云慕慢慢放下剪子,然后拿起花苞往枝叶上放,又拿了旁边的叶子来托着,满意的拍拍手站起来。

    “大嫂,我们进去吧,你帮我挑挑一会儿我穿什么,春月昨日给我挑的那衣裳好看归好看,可从荷塘里起来,一身泥,不能看了,今天去金台寺,我可得要找一件耐脏些的。”萧云慕挽着苏云兮的胳膊,“我瞧大嫂这一身既是素净又是高雅,难怪大哥从前让我多跟你学学。”

    苏云兮嘴角抽了抽,终于明白昨夜里萧靖安回房时说的话——原来是这个意思,真叫人大吃一惊。

    她这个小姑子,还真不一样了。

    莫不是昨儿个落了水,突然开了窍?

    “刚才那花——?”

    萧云慕面不改色,不等苏云兮问完直接开了口,“不好端端的在那吗?不过话说回来居然养活了,小公爷送来时我还以为养不活,亏得有个心灵手巧的丫鬟照料,这才打了花苞。”

    闻言苏云兮瞥了一眼那边‘好端端的花苞’,的确是好端端的,一点被剪掉的痕迹都没有,连花苞上不小心沾上的土粒都给仔细拍干净。

    “一株花而已,不碍事,说不定那日下了雨,这花苞自个就掉了。”

    “自个掉了?”

    “金贵得很,经不得风吹雨打,只是可惜了小公爷的一番心意,倒是我配不上这花了。”

    正在里间收拾的春月听见这话,恍如白日见鬼,探出头来看向携着苏云兮走进来的萧云慕。

    “给大少夫人请安!”

    苏云兮瞧见春月手里的东西和地上还未干的水迹,再瞧瞧身边跟个‘野丫头’一样的萧云慕,轻叹一声,握着萧云慕的手,“时辰不早,你再不换衣裳,大夫人那边可得有人来催了。”

    提及宋氏,苏云兮便觉无奈,好在除了起早问安外,两人多无交集,宋氏见她心里不痛快,她同宋氏也并不相熟,自是少有往来。

    “大夫人昨儿个想罚我去祠堂跪着,亏得祖父来得及时,否则今天让我拖着跪了一晚的膝盖去金台寺,我可真要驾鹤西去了。”萧云慕扁着嘴,“可吓坏我了,我还以为我得溺死在荷塘里。”

    听见这话,苏云兮心思细腻,忍不住问,“那你可还记得,当时怎么落水的?怎么就你和顾大姑娘一块落了水?”

    苏云兮出阁前同京城的闺秀都不相识,她是远嫁到了京城的,嫁入将军府也有些年,对顾明悠是有耳闻的。

    名门闺秀、知书达理,又生得一副好样貌,京城里不少人家的主母可都暗示过安荣侯府的林大夫人,可惜林大夫人同晋阳长公主交好,别人碰了一脸灰倒也不问了,自认为家里的小子可比不上盛景年。

    放眼京城,除却宗室子弟和皇子外,谁还能比得上盛景年?别的不提,盛景年可比一些宗室子弟还能横着走。

    让苏云兮这一问,萧云慕倒是认真的思考起来。

    这件事情一定有蹊跷,可……这个实在是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左右不可能是她自己抱着顾明悠跳下去的,至于会不会是顾明悠使的苦肉计,那她可不敢断言。

    “我也想不起来,摔下去再醒来,脑袋乱哄哄的,又让长公主问了话,小公爷也在,我只记得场面混乱,一时顾不过来,等回过神来时,已记不太清。”

    “记不得便算了,好在有惊无险,只是虚惊一场。”苏云兮看向春月,“伺候你家姑娘更衣梳妆,我去外间等着,你手里这衣裳素了点,换另一件。”

    春月点点头,拿了苏云兮指的那件,忙催着萧云慕往屏风后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巨富女婿〕〔俏总裁的未婚夫〕〔我真的控制不住自〕〔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路边捡到一只猫〕〔重生之农门悍女〕〔五行御天〕〔仅有你令我痴狂〕〔逆天凰妃:神帝,〕〔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狩猎好莱坞〕〔清穿之四爷宠妾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