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深夜书屋〕〔花开终有时〕〔亲爱的,你最美〕〔报告总裁爹地,妈〕〔正版修仙〕〔萌狐悍妻〕〔女总裁的超级保镖〕〔乡村透视仙医〕〔英雄联盟之下一秒〕〔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极品农民混都市〕〔八十年代的小媳妇〕〔尘脉〕〔我的身上有条龙〕〔如来必须死〕〔创造游戏世界〕〔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宠妻无度:夫人为〕〔都市之逍遥医仙〕〔天神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佛系九姑娘(穿书) 第八章 佛说姻缘
    空气凝固一样,萧云慕被盛景年放下来。

    也不知是哪儿飞来一只乌鸦,竟然叫了两声扑棱着翅膀又飞进了树林里。

    膝盖一软,下意识的伸手,感觉到隔着那一层不算厚的衣服下面精壮的肌肉,萧云慕脸上似火烧一样,指尖仿佛被烫着,立即缩回手。

    “刚才她想从这里跳下去。”

    “什么?”顾明烨觉得盛景年把自己当傻子。

    说什么鬼话,谁会信?

    盛景年挑眉一笑,“和你说笑,刚才从这里爬过去一只老鼠,有猫那么大,吓着她了。”

    这个理由勉勉强强可以,但为什么被吓着了,要被你抱着?

    顾明烨看一眼低着头的萧云慕,见她耳根发红,一副抬不起头的样子,自认为还是比较有风度的道:“原是这样,姑娘家比较胆小是正常的,要是没事,我们先上去吧。”

    “……恩。”萧云慕声音如蚊一样应了声,感觉到身边盛景年离开的动静才松了口气。

    瞎话张口就来,信口胡诌的本事可比其余的本事强多了。

    萧云慕想着,撇撇嘴,狠狠剜了一眼盛景年的背影。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和萧云颂、萧云霜结伴。

    拖着沉重的步伐,萧云慕回头看了一眼观景台的栏杆,一步三回头,在心里衡量从这里跳下去残了和继续忍受盛景年的戏谑两者间谁更难受。

    算了,这地方跳下去多半死不了,只能毁容加上残疾,不划算不划算。

    和盛景年斗,那至少还有转机不是。

    可这退婚的事,怎么盛景年就是不同意。

    难道这不是盛景年最想的吗?

    如今的魏国公府哪里还需要镇西将军府的势力,也不必拉拢,更别提往后了,盛景年自个就是个威震四方的猛将,比地狱来的阎王还可怕。

    百战百胜,立下不败战绩的人,萧云慕实在是想不出,盛景年需要拉拢镇西将军府的理由。

    “走不动道?”

    “……春月,过来扶我一下,你家姑娘我腿脚不便,怕给大家扫兴。”萧云慕瞪一眼盛景年,眼睛不眨一下盯着他喊了声春月。

    边上瑟瑟发抖的春月在目睹了刚才那一幕后,根本不敢靠近盛景年。

    难怪她家姑娘要退婚,这小公爷也太凶了!

    怎么能威胁人,还拿性命来威胁。

    人家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怎么这婚约还在就要拿人命要挟,真是……太可恶了!

    心里愤愤不满,走到萧云慕面前,伸手扶着萧云慕,“姑娘,你小心,你昨儿才落了水、受了凉,崴了脚还险些被罚跪祠堂,若是、若是夫人还在,哪里会受这些委屈,连老太公都护你不得,我看改日你就要被那些歹人给推到水里再淹一回!”

    正琢磨盛景年心思的萧云慕顿时愣住,见春月红了眼眶,一时不明白她这个榆木脑袋的丫鬟怎么开了窍。

    不过小丫头怎么这么好笑,说的全都是孩子气的气话。

    “我可不想再淹一回了,这种事,只一回就终身难忘了,你可盼我点好。”萧云慕说完低声道:“小公爷还在这,你可别赌气,当心待会儿他也把你从这儿扔下去。”

    “……不、不会吧!”

    “刚才我可是险些都被扔下去了,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句话可吓得春月不敢再胡乱说话,只扶着萧云慕,根本不敢看盛景年。

    盛景年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有个特别,那就是耳聪目明,所以——

    转着手里的扇子,挑眉笑了笑。

    这对主仆倒是真有意思。

    “我看你是吓唬人家姑娘吓唬出兴趣来了,怎么你这人的喜好这么另类?喜欢看人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被你惹哭了才好。”

    “红着眼睛的样子,像只兔子。”

    顾明烨一脸嫌弃,上下打量着盛景年,“那你怎么不在家里养一窝的兔子,那不是天天都能瞧见了。”

    闻言盛景年摇了摇头,拿手里的扇子在手心轻轻敲着。

    所以说顾明烨不懂得这其中的乐趣,难怪到了这年纪还未娶亲。

    “养一窝只会吃草的兔子有什么意思,得养一只会和你说话拌嘴,还会耍小心思又聪明,被逗急了会咬人,等你凶两句又委屈巴巴看着你的兔子才有意思。”

    “……你说的是萧九姑娘?”

    “有吗?”

    呸!

    盛景年这只狐狸,真是藏着一颗龌|龊的心思。

    人一小姑娘,才刚经历了性命之忧,又从小没有娘,遇上盛景年真是倒了大霉。

    盛景年就是一直吃人还不吐骨头的狐狸!

    “别在心里骂我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又没怎么样,只是见她刚才被吓着了——”

    “你这话拿去哄三岁孩子,三岁孩子都不信。”顾明烨直接打断盛景年的话,“不过,这萧九姑娘和她那两个姐姐是一点不一样,连太子妃都不像。”

    京城里,王公大臣府上的公子多少和宗室的人有往来,更别提家世显赫,和皇室沾亲带故的贵族。

    从前顾明烨和太子也是交好,自然是知道萧云雅的。

    萧云雅可不是个一般的美人,还是才华横溢,不输男子心胸气概的奇女子,而且这样的人竟然是生在武将之家,母亲还并非正室。

    宋氏的确也是出身不错,可是与她相处过的都知道,断然是教养不出萧云雅这样心胸、才学的人来。

    不过也因此更羡慕宋氏,竟然能凭一个女儿扶正,也不止是扶正,在京城的官家夫人里那也是从不输人一头,向来是排场不小。

    “太子妃?”

    “萧云雅那人,沾不得,也就只有太子是个实心眼的,让她收服得妥妥帖帖。”

    “太子未必不知道,不过是喜欢她罢了。”

    顾明烨闻言一怔,随即笑道:“这也倒是,我们从前在一处玩时,太子哪次不是精明着,也就只有你能和他有来有回,我们遇上都得认输。”

    “难得听你夸我一回,看来往后还得从这上面入手才能听你夸我一句。”

    离得不远不近,跟在两人后面的萧云慕听着两人的话,恨不得把两个人一巴掌拍回娘胎去。

    男人八卦起来比女人还嘴碎。

    萧云雅再厉害,那日后也只能屈居后宫,又不能在前朝为官,有什么用?只能浪费了一身的才华,和女人争宠斗气,也许还要磨掉了自己的一身灵气去应和。

    想想便觉可惜,萧云雅这样的人物,生作男儿,一定能有一番作为。

    不过——

    萧云慕还是觉得自己最可怜,连萧云雅也比不上,好歹人家还是个东宫之主,自己只能做个下堂弃妇。

    还是个名誉扫地、臭名远扬的下堂妒妇。

    “姑娘,你在嘀咕什么?”

    “你说祖父能进宫见着太后吗?”萧云慕低声问,“我能跟着去吗?”

    春月一下变得机灵,“说不定求一求老太公可以。”

    萧老太公对她宠溺,要是撒撒娇,央求一下说不定真的可以。

    只是,萧老太公真的能让太后退婚吗?之前请旨求婚是他,再求退婚的也是他,未免是太过儿戏了。

    “小九,你再不来,这香都不等你来了。”

    乍一听到萧云颂的声音,萧云慕一愣,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侧,“刚才让一只猫那么大的老鼠吓了一跳,有些恍神,六姐,七姐呢?”

    “小七已经先进去求签了。”

    “那不等夫人和大嫂了吗?”

    萧云颂走上前拉着萧云慕的手,“等娘和大嫂来了,咱们再上一回香,到时候只管跟在娘身边就好了,这会儿我们自己去求签。”

    说完拉着她就往大殿那边走。

    春月都开不及跟上,眼睁睁看着萧云慕被拉走,刚要出声,感觉到旁边一股冷意袭来,顿时住了嘴,缩了缩脖子躲到一边。

    盛景年看一眼春月,很快离开,看向顾明烨,“金台寺据闻很是灵验,不如我们也去求一卦。”

    “你想求什么?”

    “我这人,向来随心,不信命,不过倒是想求一样。”

    “……你信自己还差不多。”顾明烨看着寺里的香客,有一些名门闺秀独身前来的,也有母女出游,自然也有夫妻结伴,或是姐妹同游,但——

    但手里拿着的姻缘牌可都是求姻缘的,所求之事挂到寺里的百年菩提树上,可得偿所愿。

    顾明烨走上前,“你不说我说了,我也想求一下姻缘,看看我这未来的夫人到底是什么样。”

    “……你想求姻缘?”

    “知谏院那群家伙太无聊,每日变着法的给我说亲。”

    闻言盛景年失笑,“原来是被逼无奈。”

    “说不定我比你还先成亲,你可别高兴得太早。”

    “我有婚约了。”

    “长公主那里你说明白了?长公主可是心仪我家妹子,偏偏你们俩是无缘也无份。”顾明烨一脚迈进大殿,朝着师傅行了一礼,走到桌前,报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盛景年站在一边,看见跪在蒲团上闭眼拜佛的萧云慕。

    她会求什么?

    想退婚的人,不会求姻缘,那就只有——

    平安。

    “这位公子可要问卦?”

    “……恩?”盛景年回过神,看着面前的人,“不问卦,不过——既然师傅主动问我,那我和他一样问姻缘之事。”

    师傅点了点头,取了盛景年写的生辰八字,在纸上不知道写了什么,随后又翻了翻书册,惊讶的抬头看着盛景年,“姻缘虽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可也是水中月镜里花。”

    盛景年听到前面两个字时还在想,萧云慕不就是最好的解签吗?

    再听到后面那句话,眉头一皱。

    看来这金台寺也不如传闻那么厉害,一般而已。

    佛祖在上,信女萧云慕只求所想之人平安顺遂,愿终身不嫁应验誓言。

    萧云慕刚一睁眼,就感觉到有人在瞪自己。

    一脸疑惑看去,顿时觉得她真的是应该再对佛祖许个愿。

    她和盛景年的婚约能黄了吗?

    佛祖要是听进她的话,她愿意一辈子吃素还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巨富女婿〕〔俏总裁的未婚夫〕〔我真的控制不住自〕〔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路边捡到一只猫〕〔重生之农门悍女〕〔五行御天〕〔仅有你令我痴狂〕〔逆天凰妃:神帝,〕〔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狩猎好莱坞〕〔清穿之四爷宠妾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