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挚爱:前夫请〕〔全民学霸〕〔寒门长姐是纨绔〕〔顾家五好嫡女〕〔重生后正派大佬盯〕〔影帝重回十八岁〕〔魔改大唐〕〔三国处处开外挂〕〔灵脉傲神州〕〔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学神不好惹〕〔校园重生之王牌少〕〔执掌豪门〕〔神秘老公:高调宠〕〔血印之门〕〔盛夏星晴始慕秦〕〔武帝重生〕〔当代天师〕〔绝望大魔王〕〔败家导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佛系九姑娘(穿书) 第十一章 你这叫碰瓷
    铛——

    撞钟的声音响起,萧云慕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已经能见到晚霞,距离佛珠失窃已经过去两个时辰。

    但没有线索,一点线索都没有。

    萧云慕坐在石凳上,再好的耐心在这瞬间也有一点濒临崩溃。

    一个监控能解决的事情,居然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找不到一点有关的线索。

    而且刚才那个自信满满答应要把真正小偷抓出来的人居然还在那里和顾明烨斗嘴,想着看向盛景年的眼神不由变得犀利和嫌弃。

    盛景年看着萧云慕,“再等等,还不到时候。”

    不到时候?

    萧云慕眼波一转,迅速捕捉到这句话里的关键信息,双眸一亮,忍住了快要说出口的话,“你的意思是——”

    “月黑风高夜,正适合捉贼。”

    闻言萧云慕垂下眸子,心里千回百转,全是到了金台寺后的每一幕在脑中回放。

    打从进了金台寺,她就被人盯上了,否则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那么巧合。

    只是,盛景年为什么会知道?

    悄悄抬眼看向盛景年,却见盛景年的眼神扫了过来,神情一怔,忘了避开他的眼神,只是怔忪着,直到春月叫了自己一声。

    盛景年到底揣的什么心思?

    看向春月,“什么事?”

    “刚才夫人那边来传话,说是让姑娘过去一趟。”

    “让我过去?”

    “恩,今天都在金台寺内不能下山,除非抓着小偷,这晚上的斋饭要开了,让姑娘一块过去用斋饭,不好一直打扰小公爷。”春月压低声音说完,“六姑娘交代我说,让姑娘快些去。”

    萧云颂?

    她怎么还特意叮嘱了春月一句话?

    萧云慕心里越发觉得这剧情和自己了解的完全不一样,人是那个人,性格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既然萧云颂特意交代了一句,肯定是宋氏那边对她有意见,点点头起身,“那我们这就过去。”

    才刚起身要走,盛景年就跟着站起来。

    见状萧云慕一怔,盯着盛景年,见他不动,随后郑重的朝着他点了一下头,“佛珠一事,有劳小公爷,还望小公爷尽早抓住真正的小偷,夫人那边来传话,斋饭快开了,小公爷和小侯爷怕也该去用斋。”

    开斋?

    既是开斋,那这会儿大部分人应该都会在饭堂。

    萧云慕见盛景年眼神有变,悄悄勾起嘴角转过身朝饭堂那边走。

    该说的话,她都说了,盛景年要是不明白,那就不是盛景年了。

    刚才不是说时机未到吗?现在这个时机,应该是正好了吧。

    春月跟在萧云慕身边,见萧云慕笑了,顿时不解,这是在笑什么?而且她家姑娘之前不还跟小公爷不和吗?刚才在大殿上怎么又要帮着小公爷破案了。

    可真一点不像是她家姑娘的性子。

    不过,帮小公爷这一点倒是从前的样子。

    谁说盛景年一句不好,她家姑娘能和人家打一架,非得人家说盛景年的好。

    才走进饭堂,萧云慕便感觉到其余人看过来的眼神,顿时无奈又觉得好笑,这人看热闹的心,不管到哪都是一样的,毕竟,热闹这事,看看也不掉块肉。

    提了一下裙摆朝着宋氏那一桌走去,“夫人。”

    “坐下吧。”

    意外宋氏居然不刁难一下自己才让自己坐下,萧云慕揣着疑惑坐下,看向对面的萧云颂,见萧云颂冲自己眨了一下眼睛,顿时愣了。

    什么时候萧云颂对自己的态度扭转了?

    因为昨日她没和是萧老太公告状?

    萧云慕轻点了一下头,端着碗正要吃饭时,便听得门口那边传来一声喧哗,顿时放下筷子抬眸看去,见盛景年和顾明烨走来,刚才发出喧哗的原因是两人直接甩了个人在地上。

    见着那人,萧云慕眉头轻蹙,倒是不意外。

    从大殿众人散了之后,她就已经心有怀疑了,只是还不确定。

    有盛景年帮忙,事情就简单许多。

    “延惠大师,佛珠到底是谁拿的,不如问问他。”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真的不是你?可这佛珠,分明就在你身上。”盛景年当真众人的面把佛珠塞到地上一身粗布衫,头发散乱的男人手里,“你看,佛珠在你手里,还不是你拿的?”

    男人瞪着盛景年,“你是疯子吗!明明是你塞到我手里的!”

    真是蠢,惹谁不好惹到盛景年。

    萧云慕垂下眼,懒得出风头,尤其是这种时候出风头,肯定会牵扯进去,然后——成为别人的眼中钉。

    从前的萧九姑娘已经够招摇了,现在还是低调做人为好。

    “那你把佛珠塞到将军府九姑娘身上时,又找了同伙指认她是偷盗佛珠的人时,怎么不想想,佛珠是你塞给她的。”盛景年一语惊起千层浪,所有人纷纷看向萧云慕。

    低头捧着碗,还咬着筷子的萧云慕险些呛着。

    该死!

    怎么忘了盛景年这家伙根本不可能让自己置身事外。

    如芒在背的滋味她可是体会到了,比之前在春日宴上还要不自在。

    “小九,小公爷说的是真的?”

    “……”听到萧云颂的话,萧云慕恨不得把她的嘴堵上,“六姐,我——”

    宋氏看向萧云慕,“事关将军府的名声,你难道还要等着别人给你解释吗!”

    将军府的名声?萧云慕听到这几个字,捏紧了筷子。

    别的还能装瞎,提到将军府的名声,萧云慕真觉得自己是来还债的。

    轻叹一声,松开手里的筷子缓缓站起来,看了一眼对面的盛景年,见他眼里闪过一丝促狭,不由心里腹诽,这人到底是帮自己还是想试探她?

    未免也太舍得花精力了,如果仅仅是为了试探她的话。

    “你以为我不记得你,所以才敢在我面前明目张胆的陷害我,但我这人生来记性不错,尤其是在认人上,自我记事以来,见过的都记得,所以——”

    萧云慕绕出凳子,走到盛景年旁边站定,“你是两个月前,在街上被我教训的一个卖胭脂的小贩。”

    看着小贩的眼神里露出震惊,萧云慕摇了摇头接着道:“我当街教训你,有两个原因。你卖的胭脂是假的,用在脸上尽管日子短看不出来,可有的人用着也许一次就会起疹子,整张脸都毁了,这是其一。”

    顾明烨看了一眼盛景年,见盛景年眼里不见诧异,也不见惊讶,反倒是欣赏。

    所以,昨日在春日宴上,这位萧九姑娘也是这么化解了难题,避开了晋阳长公主的刁难?

    晋阳长公主什么秉性,他自幼和盛景年在一起自然是了解的,想为难一个人,多的是法子,而且不少都是宫里面对付人的办法,让你有口难言,吃亏了也只能咽下去。

    昨天春日宴,他家妹子是自小就得晋阳长公主喜欢疼爱,落了水这么一件不小也不大的事,但刚好可以借此发难的机会居然让萧云慕平平稳稳的混过去。

    要不是因为这个,好奇萧云慕到底有什么本事,他才没这闲工夫陪盛景年来寺里烧香拜佛。

    知谏院里一堆事儿就够她忙的了。

    “当时我遇见你时,一个姑娘试了你的胭脂水粉,觉得不合适要走,你却拦着不让,说什么试了,而且还用得多了,手上站着的零嘴碎屑毁了你的胭脂,让她赔钱,不然告到官府去,这是其二。”

    说完这两天,小贩已经低下头去。

    萧云慕看了一眼盛景年,这风头,是出尽了,往后京城里对她的口风怕是要来个逆转。

    这就是盛景年要看到的?

    朝前走了一步,“你错在不敢鱼目混珠、以次充好,错在不该欺负一个无辜姑娘,让她被人非议,那姑娘我一路都有见着,你说的零嘴压根是在冤枉她,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

    “你——你胡说!”

    压着心里的怒气,萧云慕恨不得往这人脸上踹一脚。

    当真是以为她好欺负了?

    “你这叫碰瓷。”

    说完这话,萧云慕转身看向盛景年,“小公爷亲自抓住了这个小偷,真相大白,如今,这个贼人交由小公爷发落,云慕要说的话,都说完了。”

    饭堂里众人看着萧云慕回到桌旁坐下,端着碗,继续埋头吃饭,不由讶然。

    不都说将军府的九姑娘张扬跋扈,又仗势欺人、蛮不讲理,怎么看着不是那么回事?

    “小九,你真厉害!三言两语直接把人给说得不敢再撒谎,不过你怎么知道是他的?你当真认出来了?”萧云颂见萧云慕坐下,立即蹭到她旁边,“快和我说说看,别忙着吃了,再吃,你可要胖了。”

    闻言萧云慕抬眼无奈的看着萧云颂,见萧云颂一脸期待的表情,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

    比起萧云霜生来就一副冷若冰霜的气质,萧云颂一双杏眼和嘴角的梨涡,着实替她拉了不少好感。

    余光扫向那边已经在和延惠大师说话的盛景年,见他往这边看来,忙收回视线。

    “明早上你到我院子里来,我给你说,先吃饭,我饿了。”

    萧云慕说完,继续低头吃饭。

    她是真的饿了。

    中午因着这件事情,她匆匆吃了两口饭就开始和盛景年回忆这一天的事情,方便发现其中的端倪,早上出门前只不过吃了两块点心,到这会儿才算是吃上今天的第一口饭。

    这会儿谁不让她吃饭,她跟谁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别后重逢: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