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夜支配者〕〔带着超强系统重生〕〔异界之万界争雄〕〔捕手传说〕〔锦衣卫之卧底江湖〕〔我在娱乐圈升级〕〔翻手成天〕〔重生之诸天大反派〕〔绿绽〕〔巅峰的荣耀之光〕〔孤狼之魂〕〔女儿国战神〕〔我家女友是巨星〕〔遇见你遇见白月光〕〔夏逆〕〔大汉霸主〕〔星海御剑记〕〔人仙武帝〕〔东海风云〕〔谁主江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佛系九姑娘(穿书) 第十三章 太后传召
    ‘砰——’

    香气袅袅的闺房里,一个茶杯砰的摔在地上,顿时碎成了几片,杯子里的水洒在地上,还有不少溅在了地上跪着的人身上。

    门外刚走到院子里的人听到这动静,楞了一下,不由加快了步子快屋里走。

    一进门见着一个丫鬟跪在那里,再看向地上的杯子,抬眼看向桌后坐着的人。

    “不过是摔坏了一杯茶,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大哥!”

    顾明悠抬眼,一双秋水瞳含泪盯着顾明烨,“我、我心里闷得慌,我不是生气她摔了这一杯茶,我是生气自己居然什么都做不好。”

    背在身后的手打了一个手势,示意跪在地上的丫鬟先下去,顾明烨听到动静后才走上前,伸手摸了摸顾明悠的头。

    含笑看着她,“你这闷得慌,可是这两日在家里养病,觉得无聊了?你要是觉得无聊,明儿我正好不去知谏院,我带你出去转转?”

    顾明悠只是含着泪不说话,听见顾明烨的话,摇了摇头,眼泪落下来,一下扑到顾明烨怀里。

    见状顾明烨不由失笑。

    真的还是个孩子脾气,这般岁数也不小了,居然还是像个孩子一样闹脾气。

    “难道是因为这两日京城里的传闻,弄得你这个京城第一才女心里不安了?你是才女,又是咱们侯府的姑娘,才学出众、样貌不凡,还能因为那事儿就把你给取代了?”

    “才不是!”

    顾明悠摇头道:“那萧家姑娘和我有什么干系,我只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小公爷他竟然——”

    “明悠,你要知道,景年的脾气一定是不喜欢你这样的。”

    “可是我——”

    “他那么聪明的人难道能看不出来你对他有意吗?他既然不提,那就是对你无意,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不必再想着他,何苦给自己添烦恼?”

    “我不甘。”

    “太后懿旨赐婚,你再不甘心,还能改变吗?”

    太后赐婚,这一句话让顾明悠心里更是难受,顿时哭得更厉害。

    顾明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家妹子了,这男女之情,是要两情相悦的,一厢情愿和强扭的瓜是一个道理,都不会有好结果。

    “好了,你心情不好也犯不着拿一个丫鬟来置气,摔坏的那杯茶,说不定能解你心里的闷热呢?”

    “才不要,我心里难受,又才病好,她摔了我最喜欢的一套杯子,我都还没来得及说她一句,你就急忙忙的进来拦住,像我会吃人一样。”

    推开顾明烨,顾明悠站起来,“你不帮我,我让爹娘帮我。”

    什么?

    顾明烨看着提着裙摆往外走的纤弱身影,只觉顾明悠当真是让盛景年给耽误了。

    偏偏这个罪魁祸首还浑然不觉,如今不是在太学里和一众同窗打交道就是在魏国公府足不出户,连他亲自让人去送信都约不出来。

    还真是为了秋试打算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别人这样他信,但要是盛景年这样,他是怎么都不可能相信的。

    “阿嚏——”

    “公子?”

    “不碍事,只是昨夜下了雨,有些凉。”盛景年站在窗旁,看了一眼外面院子里被打落一地的树叶,“郑启,你说,将军府的九姑娘为什么要退婚?”

    郑启一愣,看着盛景年,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退婚?

    这京城里,说亲的媒婆十个里有八个都到过魏国公府来说亲,更别提那些夫人们见着面的时候暗示的话。

    便是姑娘家主动凑到盛景年身边的也有不少,暗送秋波、暗中送信可都是有的。

    “公子怎么会忽然问起这个来?那日萧九姑娘不是还帮着你一块抓贼吗?”

    “也是,看来——”

    话还没说完,外边就有一个小厮匆匆忙忙的跑进来。

    “公子,宫里有人来传话,说是太后让你进宫,有一阵子你不进宫请安了,想见你。”

    闻言盛景年楞了一下,想起什么,眉头一皱,“郑启,我看你家公子我要成为京城里第一个被指婚了又退婚的人。”

    “公子你不是在说笑吧?”

    可开不得这个玩笑!

    而且——

    太后指婚,哪里是说收回就收回的,那岂不是儿戏了。

    盛景年挑了一下眉,转了一圈手里的扇子,“那到也未必,这个萧云慕,当时真有些意思。”

    能有什么意思?退婚有意思吗?

    郑启跟着盛景年多年,一下子竟然是听不懂盛景年的话了。

    要被退婚了,难道不是该担心吗?

    盛景年不等他想明白,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出来,“走了,进宫。”

    “……遵命。”

    从宫门到寝宫,盛景年走到门口时,见了两边的侍卫,点了一下头,亮出身份后便往里走。

    才一到院子里就见伺候在太后身边多年的严嬷嬷走上前来,见着他的时候笑了一下,“小公爷里边请,太后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老奴领小公爷进去。”

    “有劳了。”

    踏入内殿,盛景年扫了一圈,不见除了他之外的人,笑着走到太后面前,拱手弯腰:“景年参见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你这小子,还来这一套,以前来的时候,直接亲近的坐到我身边了,这回倒是见外了不少,受了气了?”太后招招手,示意盛景年坐下来,“还是我给你指的婚事不满意?”

    闻言盛景年想到萧云慕每次看他的眼神,笑了一下。

    “有太后关照,又有爹娘帮衬,我在太学里倒是谁也不敢欺负我,倒是心里藏着心眼让我帮忙给改改文章的人不少。”盛景年坐下道:“太后今日怎么忽然召我进宫?”

    “只是想看看你,上回听闻你和萧家那个丫头在春日宴上见着了?”

    太后盯着盛景年,脸上尽是慈爱的笑,“萧家那丫头尽管平时顽劣了一些,性子不温婉体贴,但也算是个好模样又出身不错的姑娘,性子不好的地方总会改,这要是出身和模样不好,那可改不了。”

    萧云慕,不温婉体贴?顽劣?

    的确是不温婉也不体贴,顽劣倒是及不上,可不顽劣也够不省心的。

    从春日宴到金台寺都也有不少事情冒出来,可谓是走到哪里都能生出风波。

    也不知道是萧云慕太倒霉还是太招惹是非。

    “云慕很好。”

    “……看来你和她相处得不错?”

    “尽管只是在春日宴上救了她一回,加上在金台寺的风波,倒也算是了解了她,并非外界传言那样性子刁蛮、顽劣任性,反倒是有藏在这之下的优点。”

    “哦?那你说说看有什么优点?”

    瞥见太后的好奇,盛景年摇了摇头,“太后可是问住我了,一个人的好坏性子,直接说出来,太片面,相处之后才能知道。”

    “那你先去后面坐着,一会儿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什么意思?

    盛景年第一回有种无法掌控事情发展的感觉,不由皱起眉头。

    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盛景年像是一下知道了什么,盯着太后,见太后面上别有深意的笑,顿时明白了。

    原来太后不止传了他一个人进宫。

    起身站起来,拿着扇子走到一边的屏风后面,见桌上已经摆放了茶和点心,干脆坐下来,一手握着杯子一手握着扇子,轻轻磨蹭着杯沿。

    太后传召?

    从出门到见着太后,萧云慕都想不明白,这个时候太后怎么会传她进宫,难道是知道了京城里这几日的传言?

    可这和她进不进宫有什么联系吗?

    “云慕拜见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黛玉弯腰低头盈盈福身行礼道:“云慕给太后请安。”

    “过来坐下。”

    “……谢太后恩典。”

    萧云慕抬起头来,不敢多看太后,不过匆匆一瞥也瞧见了当今太后是个依稀能看出年轻时风华无双模样的人,不由想起这宫里的是是非非。

    能坐稳今日太后的位置,定然不会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在太后面前耍心眼,还是先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

    “听闻你前两日在金台寺和魏国公府的小公爷遇上了?”

    “……险些闹了笑话,多亏小公爷出手才得以还我清白,否则怕是要让贼人栽赃陷害,拖累了将军府的名声。”萧云慕有些意外,但依旧照实回答。

    这件事情上是说不得半点慌,毕竟那天在饭堂里的人不少,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她能说什么慌?

    太后闻言点点头,“你和景年那孩子定亲已经有些日子,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也算是了解他的秉性,你家老太公和我又有旧交,倒也知道你的脾性,那日你们俩见着了,不知你对景年可有什么了解?”

    闻言萧云慕怔住,诧异抬头,“太后这话——”

    “你心里,景年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要怎么回答?

    盛景年虽是晋阳长公主的独子,可也不能否认他的确是受到太后和皇上的宠爱,太后是真的看着他长大的。

    说盛景年不好,她是得罪人,可说了盛景年的话,那退婚的事可就真的没戏了!

    真是……太惨了,这种事怎么会落在她头上。

    萧云慕咬着下唇,见太后盯着自己,仔细琢磨了半晌,,恨不得把盛景年所有的印象都翻一遍,看看哪一个比较合适说出来,可想了半晌,急出了汗才终于憋出一句话来。

    “小公爷,是个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佛系古玩人生〕〔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别后重逢:吻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