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有毒:冷王爆〕〔良夫晚成〕〔武帝重生〕〔美女总裁狂保镖〕〔诸天降临现实〕〔焦土黎明〕〔精灵之短裤小子〕〔我的老爸是首富〕〔我在火影画漫画〕〔穿书之抱紧反派大〕〔快穿之我家老公黑〕〔透视狂妃:王爷宠〕〔永夜支配者〕〔诸天万界之帝国崛〕〔那些年的奋斗人生〕〔霸王之姿〕〔不灭界〕〔地球至强男人〕〔符纹世界的机械师〕〔我能点化万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佛系九姑娘(穿书) 第十八章 骑虎难下
    宁容郡主!

    八王爷那个刚回京的孙女,自幼在糖罐里长大的人。

    萧云慕手一松,鞭子掉在地上,顾不上手心的疼,萧云慕下意识看向盛景年,果然见盛景年正盯着她看。

    心里漫上来一股不安,萧云慕觉得,她又冲动了。

    “噫!你怎么在这里?”

    宁容郡主走上前,一把拉住盛景年的手,“看来是误会,你能和他们在一起,那他们就不是和这个老板一伙的了。”

    闻言盛景年收起扇子在赵思言头上敲了一下,“刚回京就惊动了官府,我看你是嫌八王爷待你太好了。”

    “什么嘛,我出京三个月也不见他想我,哪里有对我好了?”赵思言撇嘴,“你就是趁机想敲我的头。”

    盛景年不可置否的耸耸肩。

    孙捕头看着这位姑奶奶居然有心思和人叙旧,再抬头一看,险些腿软要趴下了。

    怎么连盛小公爷也在这!

    “嗳,孙捕头,多月不见,你怎么这么慢吞吞的,不过看在我心情不错的份上,喏,这个人,以次充好还打算坑我的钱,让我发现了死不悔改,交给你了。”

    “是!下官遵命,立即将该人捉拿回去审问!”

    “带下去带下去。”

    赵思言不耐烦摆摆手,随手把自己的鞭子扔给一直待在旁边的贴身丫鬟,然后挽着盛景年的胳膊,“走,去醉月楼,请我吃饭。”

    旁边的萧云颂眼神在两个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凑到萧云慕边上低声道,“宁容郡主原来刚回来,不过八王爷的寿辰快到了,这时候回来也正常,只是怎么从来不知道,宁容郡主和小公爷关系这么近?”

    闻言萧云慕也想抬头问苍天,这两人怎么会关系这么近。

    不过,既然盛景年要陪赵思言,那肯定是没空陪她们了对不对?想到这里,眼睛一下亮了。

    这个宁容郡主可争点气,赶紧的把盛景年带走。

    压住心里的雀跃,生怕让盛景年发现自己的小心思。

    “你这丫头,这是镇西将军府的五公子和六姑娘、九姑娘,你再着急也不能让我抛下别人和你一起,凡事要有一个先来后到。”

    赵思言转头看向三人,视线落在萧云慕身上,上下打量一番。

    其实刚才她就看到了,别人她不认得,萧云慕在京城里什么名声,她怎么可能不认得。

    “我当是谁,原来是求着萧老将军入宫让太后指婚的九姑娘,久闻大名,原来见过几面还没印象,如今倒是想起来有这么一号人物了。”

    “思言。”盛景年看着赵思言,“好了。”

    “……什么好了,嘁,还是将军府出身的,这点三脚猫的功夫,真是丢人了。”

    萧云慕一脸无奈,这个郡主还真是看不惯自己。

    不过,看不惯就看不惯吧,反正日后也见不到几面。

    “见过宁容郡主。”萧云慕手心还在疼,随便拿手绢包着,看向盛景年,“小公爷遇着郡主是件高兴事,我看小公爷还是陪着郡主,我们兄妹三人先回将军府了。”

    “小九!”

    真是不争气!

    萧云颂低声喊了句,拼命给旁边的萧靖平使眼色。

    奈何萧靖平逛得累了,正想回家休息,听到萧云慕的话,哪里还管萧云颂的那些小九九,笑着接过话,“小九说得对,我们就不打扰郡主和小公爷叙旧了,改日再聚。”

    一个两个的,真是不争气!

    萧云颂恨不得把萧云慕和萧靖平一块骂一顿,一个郡主,而且还是先误会他们在先,怎么能先灭了自己的志气。

    “嗳!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刚才的事情都是误会,醉月楼我做东,给九姑娘赔罪怎么样?”赵思言瞪一眼盛景年,全赖盛景年。

    不过,盛景年怎么对着这位九姑娘很感兴趣的样子?

    正琢磨这件事情,就见街边人群后面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顾姐姐!”

    萧云慕顿时后悔今天答应萧云颂出门了。

    她应该果断拒绝,然后去陪着萧老太公,做一个承欢膝下的乖孙女儿。

    这下连萧云颂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京城里谁不知道安荣侯府的顾大姑娘对盛景年的心思,但凡是个能参加春日宴的都明白。

    所以当初这道赐婚的圣旨下来时,才惊掉了众人的下巴。

    太后居然会同意,而且晋阳长公主居然没有组织得了?

    “……明悠见过郡主。”

    顾明悠盈盈一拜,我见犹怜、楚楚动人,一双眼睛里尽是温柔和明媚,身段又是极尽风流,真是担得起如今汴京第一美人之称。

    赵思言一听,笑着拉住她的手,“你还跟我客气,你和我客气什么?咱们从小一块长大的,再说了,我听说你前阵子落水,可全好了?”

    “多谢郡主记挂,全好了,不然爹娘怎么会放我出门。”顾明悠看了一眼盛景年,飞快收回视线,“你这才回来,怎么好像又闹了一阵惊天动地的事。”

    “别提了,险些让个黑心店家给坑害了。”

    “怎么回事?可报官了?”

    “解决了,好了你别站在街上和我说话,你这打小就是个弱不禁风的,我看着心疼,我们到酒楼里说,我才和盛哥哥说好了,咱们去醉月楼,我做东给萧家的那位妹妹赔罪。”

    尽量让自己没有存在感的萧云慕闻言,轻叹一声,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裙摆,已经被刚才那一番折腾有了些污痕,再说发髻和手。

    发髻有些松散,手上的伤还裹着手绢。

    和清丽动人的顾明悠一比,哪里还有优势。

    “小九,别担心,你就算是这样,也比她好看,你这叫,健康,一看就是血气足,咱们将军府除了小七,个个儿都是身强体健的。”

    闻言萧云慕一下逗乐,抿唇一笑,轻轻拉住萧云颂的手,“六姐,谢谢你。”

    盛景年走上前,不知道从哪拿出一罐药,“醉月楼的白切鸡不错。”

    惊讶的看着盛景年塞到手里的药,“小公爷——”

    “走了,思言和顾姑娘已经先一步走了。”

    萧云颂见状,连忙撞了一下萧云慕肩膀,“小公爷这药可是送得及时,不然云慕这双手还不得废了,尽管不是比不得别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也都略懂一二,受伤了可耽误事情了。”

    “六姐!”

    这到底是在帮自己说话还是在拆台?

    生怕在顾明悠面前什么都拿不出手吗?

    “多谢小公爷。”

    萧云慕拿着药,拉着萧云颂飞快往前走,路上还得让春月替自己擦药,心里乱糟糟的。

    不对不对,刚才的盛景年不是在试探,她怎么糊涂了,盛景年到底要做什么?

    “你怎么了?魂不守舍的,难道是——”

    “什么?”

    “小公爷给了你药,你怎么一副见鬼的表情?”

    完了,连萧云颂都看出来了。

    萧云慕连忙定住心神,挤出一个笑,“刚才和郡主有误会,郡主和他关系好,我担心郡主会不喜欢我,不是、不是说,我得招人喜欢一些,这些又搞砸了。”

    “咳,郡主和顾大姑娘关系好,你再讨人喜欢,她也不会喜欢你的了。”萧云颂不忍打击萧云慕,但她得说实话。

    不然她这个妹妹不还得傻乎乎的去迎合别人。

    闻言萧云慕悄然松了口气,还好萧云颂信了她的话。

    赵思言喜不喜欢她一点不重要,甚至盛景年喜欢不喜欢她也不重要,她既然接受了退婚的事,那就只能一步步的让盛景年至少不再算计自己。

    不然,让盛景年这样的人算计,是一件挺恐怖的事。

    “恩!我会努力的!”

    萧云慕说完,手上的伤也上了药,清清凉凉的,还真有一点效果。

    盛景年居然随身带着这样的药,还真奇怪。

    “九妹妹,上回我送你的那盆杜鹃怎么样了?应该开花了吧?”

    杜鹃?

    萧云慕楞了一下,懵了。

    是那盆鸳鸯锦吗?

    边上春月见萧云慕愣神,嘴快道:“小姐你忘了,就是上回你不小心把花苞给剪了的那盆鸳鸯锦——”

    “春月!”

    盛景年好暇以整的看着脸一片绯色的萧云慕,笑道:“原来……”

    “不是不是,剪坏的那盆不是鸳鸯锦,是、是绿萝!鸳鸯锦才打了一个花苞,应该过阵子就能开花了。”

    瞪一眼春月,萧云慕觉得,她回去得罚春月晚上不准吃饭。

    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连这话都能说!

    生怕盛景年不和她算账吗?

    春月吓得一缩脖子,退后站得老远。

    “那下回去将军府时,我得亲自去看看了,这盆鸳鸯锦费了不少力气从外地运来,刚到京城就送到将军府了,想必九妹妹悉心照料,应是也到了开花的季节。”

    “……是,小公爷若有时间,可以到府上看看。”

    鸳鸯锦唯一的一个花苞都让她上回不小心给剪掉了,哪里来的花苞?

    苦不堪言,这下真是骑虎难下了。

    盛景年顿时心情大好,顺手就拍了一下萧靖平的肩,“待会儿陪我喝一杯?”

    “……那是那是,得喝一杯。”萧靖平一脸不敢置信,毕竟盛景年对他的态度可从来算不上客气,看来是真的心情好,但……为什么心情好?

    一盆鸳鸯锦,有那么稀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巨富女婿〕〔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五行御天〕〔仅有你令我痴狂〕〔逆天凰妃:神帝,〕〔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狩猎好莱坞〕〔清穿之四爷宠妾日〕〔红警之战神部队〕〔神医妙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