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有毒:冷王爆〕〔良夫晚成〕〔武帝重生〕〔美女总裁狂保镖〕〔诸天降临现实〕〔焦土黎明〕〔精灵之短裤小子〕〔我的老爸是首富〕〔我在火影画漫画〕〔穿书之抱紧反派大〕〔快穿之我家老公黑〕〔透视狂妃:王爷宠〕〔永夜支配者〕〔诸天万界之帝国崛〕〔那些年的奋斗人生〕〔霸王之姿〕〔不灭界〕〔地球至强男人〕〔符纹世界的机械师〕〔我能点化万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佛系九姑娘(穿书) 第二十一章 烂桃花
    夏风徐徐,毓秀院内一阵热闹。

    官家千金们,寻常时候哪里有这样能够每日都出门约见的机会,不曾想皇后和长公主居然办了个毓秀院,倒是方便她们从闺阁出来透透气。

    想想每日闷在闺阁,守着四四方方的天地,多无趣。

    家里开明的还能出门走走,要是遇上个日子不好过的,连日子都过不好了,更别说是出门了。

    “小九,你不要板着脸了,昨天你不还挺淡定的吗?怎么今天一下蔫了?”萧云颂拉着萧云慕,都快用拽的,“听说一会儿长公主要来,你可别丧着脸,不然她老人家还以为你是故意和她作对。”

    萧云慕撇撇嘴,一肚子的委屈。

    昨天和萧靖平对练,谁知道自己身手居然那么烂,三招内就让萧靖平给摆平了。

    刀枪剑戟,全都试了一遍,她还试着用了一下鞭子,差点没把自己给勒死。

    “小九!”

    “什么事?怎么了?”萧云慕回过神,看着一脸气闷的萧云颂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就走了一会儿神,怎么萧云颂一脸天要塌下来的样子。

    萧云颂无奈的叹气,“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我在和你说,待会儿长公主要来,你别走神,不然——算了算了,我看你自己都不担心。”

    闻言萧云慕忍不住笑,拍了拍萧云颂的手。

    朝她眨了眨眼,“放心,不至于,我现在是她的准儿媳,怎么也不至于让我在众人面前丢人,到时候丢的还不是魏国公府的脸。”

    正说着话,那边两列宫女莲步轻移,朝着这边走来,面色严肃,萧云慕顿时愣了。

    这场面怎么跟选秀似的。

    再看去,两列宫女开道,后面走来的人里,为首的不正是晋阳长公主和——皇后!

    怎么皇后也来了?

    皇后是个好人,但也仅仅只能做一个好人。

    刚才还莺声燕语的官家千金们见着这情形,各自退开站在旁边低下头。

    人群里,萧云慕穿得再普通不过,即使宋氏千叮万嘱,让苏云兮给她好好收拾一下,别看着不像个闺秀,可萧云慕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出风头了。

    要是再出风头,顾明悠不把她当成眼中钉都不行,更别提其余盛景年的爱慕者。

    打一进到毓秀院,萧云慕分别从三个不同的小团体里听到了盛景年的名字。

    魏国公府的小公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京中闺秀千金们爱慕的对象。

    倒也听得几人提到自己的名字,但多半——

    配不上盛景年,凶悍得很。

    念及此,萧云慕足以想见,在这毓秀院的日子,有多难。

    “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

    众人齐齐跪下,不怒自威的皇后站在人群前,扫了一眼众人,看向身边的晋阳长公主。

    “都起身吧,往后不必行此大礼。”

    “谢皇后娘娘。”

    晋阳长公主站在皇后身旁,笑了一下道:“这些都是京城里还未出阁,年满十四的官家千金,这毓秀院也算是给她们一个能自有相处的地方,如若不然,成日在闺中闷着,免不得到了往后都成了闷葫芦。”

    “你考虑周全,从前就有提过这事,但一直未曾真正去做,难怪皇上总说你心思活络,主意多。”

    “皇兄也有夸我的时候?我还以为在皇兄眼里我就是个顽劣的性子。”

    “你啊。”

    “皇嫂,待我交代这些女官几句,你先到那边坐着休息。”

    “恩。”

    果然是晋阳长公主的主意。

    萧云慕离得近,这些话自然是听得清楚,倒是认为晋阳长公主这番话没什么错。

    京城里的闺秀再一直养在闺中,真的都要养成闷葫芦去了。

    个个都成了闷葫芦,还有什么意思。

    人的性格也该和花一样,百花齐放、竞相争艳。

    扫一眼萧云慕,晋阳长公主走到掌事女官前,“这些都是京城官家千金,自幼衣食无忧,也学了不少琴棋书画、女红诗词,今日从宫里挑选里面来,便是为了她们能得到你们这些女先生的指点,不止是学识才艺,更是礼仪规矩。”

    “奴婢明白。”

    “恩,既然明白,剩下的事便交给你了,记住,不可体罚,个个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可不能像是对宫里那些不知规矩的秀女一样。”

    掌事的女官姓柳,是晋阳长公主亲自挑选出的人,在宫中便是以严厉出名。

    但一身才华却也少有人能从她手里胜过,若是有女状元,怕是也能折桂。

    萧云慕低着头,露出后颈一片雪白,尽量让自己泯然于众人。

    可千万别瞧见她了。

    哪有第一天来就刁难人的。

    可显然,毓秀院这地方就跟课上一样,是要入学摸底考试的。

    “诸位姑娘都出身不俗,多是奴婢得罪不起的父亲兄长在朝为官,可既然担了毓秀院的掌事女官,就得先摸摸各位姑娘的底。”

    柳女官看一眼众人,示意身边的宫女将答卷拿上来。

    萧云慕看着那卷起来的答卷,恨不得今日卧病在床,不用到这里来。

    “小九,这下你完了。”

    “什么……”

    “你平日在兄弟姐妹几个里,功课是倒数的,和五哥差不多。”萧云颂如临大敌,抓着萧云慕的手,“我也保不了你了。”

    闻言萧云慕觉得自己现在晕倒已经来不及,倒不如等看看那试题是什么。

    瞎猫碰着死耗子,对一半那也比临阵脱逃要好。

    将军府的人,哪有阵前脱逃的。

    暗暗地给自己鼓劲儿,镇定下来看了一眼面前的萧云颂,“放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船到桥头自然直,还能难住我们俩吗?”

    萧云慕四周看了看,终于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劲。

    从一开始萧云霜就没有和两人在一起,人群里一看,竟然是和沈碧云在一块,不由愣了愣。

    萧云霜到底是哪边的?

    之前看着和萧云颂走得近,但这会儿看,分明是和沈碧云更亲密,说话的神态和举止完全不一样。

    倒也不是一定要萧云霜站在她这边,可对方是沈碧云,和顾明悠是闺中密友的沈碧云。

    “这题什么意思?”

    萧云颂一句话把萧云慕拉回现实,顿时看向宫女手中已经拉开的卷轴。

    乐。

    一个乐字在上面,再无其余的提示。

    萧云慕楞了一下,顿时笑起来,原来是命题作文,这个她擅长,待会儿胡诌一番,总能糊弄过去,人生之乐、夫妻之乐、兄弟之乐,但凡擦个边,那也不至于跑了题。

    正暗暗庆幸是这题目,无视身边人的商讨,便听得柳女官开了口。

    “久闻安荣侯府大姑娘的琴艺过人,今日能否让奴婢也开开眼?”

    什么?怎么是这意思?

    萧云慕这下再无心思去想别的,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毕竟原主实在‘作孽’太多,行事张扬,这回她怕是想低调都低调不成。

    “舞剑还行,这乐,小九你真得认输,顾明悠别的不行,偏偏弹得一手好琴,连二姐姐都说,这京城里,能让她不愿意在谁后面展示琴艺,便是顾明悠了。”

    “什么……”

    萧云雅这么夸,那肯定就是大实话。

    萧云雅那人,脾气硬得很,说什么就是什么,喜欢是喜欢,不喜欢也不会故作喜欢,佩服什么,赏识什么也都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就是因为这个性子才得了太子的青睐。

    顾明悠果然是京城名姝,听见这话不慌不忙,落落大方的接了下来,立即坐在琴案后,指尖在琴弦上一拨,琴音直飞九霄,所有人皆是一怔。

    居然是入阵曲!

    好大的气魄和胆量,居然弹奏这曲子。

    萧云慕略知一二,但也仅仅限于这一二。

    听得明白,弹不明白。

    指尖在琴弦上拨动,云袖流转,萧云慕有点明白为什么顾明悠会是女主了。

    这不是女主,谁能是女主?

    才学家世无一不是拔尖的,连脸和气度都是顶尖,难怪盛景年和她爱得死去活来。

    死去活来……

    萧云慕忽然觉得有些燥热,心烦意闷。

    该死的盛景年,不仅命好还桃花好,唯一一朵烂桃花还是她。

    想着想着,琴音停下,众人小声议论,柳女官面上的赏识好不遮掩,任谁也看得明白,这是对顾明悠很满意。

    “镇西将军府的九姑娘前几日在金台寺痛斥盗贼,有理有据,也听闻是个善读诗书的人,不知可让众人开开眼?”柳女官的话说完,萧云慕便觉大难临头。

    她和顾明悠真是天生的死对头。

    轻咳一声,萧云慕面上镇定,倒也不慌不忙,看不出破绽,环顾四周一圈。

    顾明悠看着她,面上含羞,不骄不躁。

    再看沈碧云和萧云霜,一人不甚在意,一个倒是还能看出几分姐妹情谊,在担心她。

    至于……

    “完了,小九,你自求多福。”萧云颂已经躲到人群里,捂住眼睛不敢看。

    有那么可怕吗?

    以己之短比人之长,那是傻子才做的事,也只有原主才会放下自己风风火火的性格故作温柔去和顾明悠比。

    偏偏让盛景年生出误会,以为她惺惺作态。

    所以说,真是笨。

    “在顾姐姐面前弹琴,是班门弄斧,不过我虽不会弹琴,儿时却从母亲那儿听来一首小调。”

    见柳女官点头,萧云慕轻咳一声,心一横,缓缓开口。

    “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

    嗓音轻柔,调子轻快,萧云慕每哼一句,眉目间的笑意就多几分,含笑的眉眼轻轻在人群中扫过。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

    不经意瞥见门口那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身影,萧云慕的声音渐渐弱下去,忘了唱最后一句,眼里心里都只剩下盛景年眼睛里的笑意,跟那夜里繁星似的。

    明亮得她仿佛瞧见了银河。

    “最后这一句,应是有那其居。”

    清朗如玉石的声音响起,人群里发出一阵轻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巨富女婿〕〔俏总裁的未婚夫〕〔浮游岛主的成长史〕〔五行御天〕〔仅有你令我痴狂〕〔逆天凰妃:神帝,〕〔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狩猎好莱坞〕〔清穿之四爷宠妾日〕〔红警之战神部队〕〔神医妙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