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明日盗火者 2、攻略游戏
    摇曳的迷乱灯光中,林朔双手插兜,略微低着头,将面容藏在卫衣的帽子里,从酒吧的后门走了出来,将喧闹嘈杂的音乐和人声抛在身后。,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喂,等一下。”

    这时,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高瘦男子从酒吧里追了出来。

    林朔停下脚步,微微侧头看着对方。

    “兄弟,你吩咐的事儿我都明白。”

    那高瘦男子扶着帽檐正了正,苦笑道:“但现在手机没信号,也没网络,就算我能帮你转告给那位,我也要亲自去才行,还需要些时间,而且这么晚了,我这么上门打扰,我怕”

    “我不管那么多。”

    林朔打断了他,“只要你把我说的那些话转告给他,他自然就明白了。”

    他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零点二十,在一点二十之前,让他把我要的那些东西给我送来。”

    那高瘦男子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

    这年轻人看着明明就和学生一样,若非口气又大得惊人,又对他和他身后的那位极为了解,让他不得不信,否则就冲这态度

    换了一般人,他早就请对方去厕所吃口屎‘清醒’一下了。

    但这位的来头如果真有那么大,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冒犯啊。

    离开了酒吧,林朔又沿着街道步行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一处十字路口的街头。

    即便苏北市颇为繁华,但凌晨深夜的大街依然显得有些冷清,只能看到少数嗨到半夜的年轻人来往。

    此时,不远处的街头路灯附近,正摆着一辆卖糖粥的小推车。

    在路灯的光芒下,滚热的糖粥在凉夜中冒着热腾腾的白气,还有几个年轻人正围在推车前买宵夜。

    林朔还没靠近,就能闻到米香和桂花香随着夜风飘来。

    这种贩卖美食的街边小推车,白天在苏北街头随处可见,麻辣烫、豆花、炒饭、烧烤什么都有。

    而这辆小推车卖的糖粥虽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在这深秋的夜晚,只要付出几块钱,就能有一口热乎香甜的糖粥暖暖胃,自然会吸引不少顾客。

    小推车的老板是一个略显虚胖的中年男子,正在忙着给客人弄糖粥,浇上香软稠厚的豆沙,拌上桂花和小圆子,热气腾腾。

    林朔拉下遮住面容的卫衣帽子,快步走到了小推车前。

    那中年男子将手中的糖粥递给客人之后,看了林朔一眼,笑着问道:“要点什么?”

    林朔则是看了看小推车上的牌子,似乎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您是李叔叔吗?我是李夕云的同学,梁俊。”

    “小云的同学?梁俊?”

    中年男子打量了一下林朔,忽然恍然笑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小云班上的班长,对吧?”

    他听女儿说过,她班上的班长‘梁俊’学习成绩好,人也长得帅,在大学里人缘极好,还是什么部长,女儿提起那小子的时候,他一个当父亲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女儿在暗恋人家。

    可惜,他一直没见过那小子到底长什么样,居然迷住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现在一看,这小伙子果然长得确实一表人才,难怪女儿喜欢呢。

    “原来是梁同学啊。”

    中年男子看着林朔的眼神顿时亲切了很多,热情地问道:“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要不要尝尝糖粥?”

    “不了。”

    林朔连忙摇头,有些焦急地说道:“李叔叔,夕云她出事了,晚上的时候,她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现在正在医院救治,等着家属签字付医药费呢,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机一直没信号,也没网络,一直联系不上您,所以我就赶紧过来通知您了。”

    说着,他拿出手机,将屏幕对准中年男子,最新的通话记录上,手机号码显示得一清二楚。,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夕云在医院?”

    中年男子的脸色豁然一变,仔细一看,果然是自己的手机号。

    他也知道,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从天上起雾开始,手机信号和移动网络就忽然都消失了,包括所有经过的顾客也都这样。

    “那我现在就去。”

    中年男子心切女儿的情况,连忙解下围裙,对其他几个在排队的顾客说道:“不好意思啊几位,今晚不做生意了。”

    几个顾客也都淡定地离开,反正还没交钱呢。

    “梁同学。”

    中年男子随手将围裙塞进手推车内,便看向林朔,焦急地问道:“现在夕云在哪?”

    他也不怀疑是假的。

    毕竟,他知道女儿有点爱面子,他这个当爹的又是街边卖小吃的,所以女儿几乎没怎么来过这里,而这年轻人找得到这里,有他的手机号码,还叫女儿‘夕云’,八成是从女儿那里得知的。

    说不定,女儿和这年轻人还有点暧昧情愫,否则这年轻人也不会亲自来找他了。

    “第二人民医院。”林朔答道。

    “啊,那么远啊”中年男子不由得一愣,他本来想着推车过去呢,但离得这么远,他推车过去不知道要多久。

    林朔及时地说道:“李叔叔,要不我在这里帮你看着推车,你赶紧过去吧,等您回来我再走,夕云那边还等着签字付费呢,她痛得一直叫您,您快去看她吧。”

    中年男子闻言,不由得犹豫了一下,这推车毕竟是他做生意的家伙,但想到眼前女儿喜欢这年轻人,他也挺有好感的

    心忧女儿的安危,他顾不得想那么多,便点头道:“那实在太感谢你了,梁同学,麻烦你了,你在这里帮忙看一会儿就行了,不用做什么,谢谢你了啊。”

    反正这推车和一些食材也不值什么钱,赚的钱他也都放在身上。

    “没事。”林朔摇摇头,说道:“您快去吧。”

    “好。”

    中年男子也顾不上多说,便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就离开了。

    当中年男子走后,林朔嘴角微微翘起,走到小推车后面,随手拿起围裙,熟稔地给自己穿上之后,便打开了锅盖,任由锅内的糖粥香味顺着夜风飘散而出。

    “这次更顺利了。”

    林朔嗅了嗅锅里的糖粥香味,笑了。

    那些话,自然都是骗人的。

    他的目标,只是想借用一下这只小推车罢了,准确来说,是推车上的糖粥。

    当然,他的确认识李夕云,对她比较了解,也非常深入地交流过。

    毕竟是千里挑一的美女嘛,几乎没有他不认识的。

    他也认识这中年男子,清楚这位父亲很宠爱女儿,才能这么轻松地忽悠住对方。

    虽然李夕云没事,人还在宿舍里睡觉,但第二人民医院离得远,来回的路程,加上在医院内的询问和打探,也需要不少时间。

    至少在一小时半之内,李夕云的父亲是回不来的。

    也是因为那迷雾将整个苏北市完全隔绝,导致手机信号、网络全部消失,否则打个电话就能揭穿他了。

    “抱歉咯。”

    林朔随手拿起小推车下方箱柜里的纸和笔,在纸条上道了个歉,又随手从钱包里抽出六张一百元,将纸条一起放入了箱柜内。

    其实他也清楚,根本没有必要道歉,也没什么意义。

    在时间循环中,无论他做什么,在这一天重启之后,他所留下的一切痕迹都会恢复如初,没有人知道他做过什么。

    但他自己记得。

    这是他给自己的底线,起码可以让他记住,自己是‘人’。

    否则,一步步打破底线的肆意妄为,只会让他沦为心理变态,逐渐走向疯狂。

    过了大约半小时后。

    一阵呼啸声从夜风中传来,只见两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来,迅速在街边停了下来。

    其中一辆车上,两个保镖模样的黑衣男子相继下了车,其中一个保镖迅速跑到后车门前,打开了车门。

    一只擦得铮亮的皮鞋从车内伸了出来,只见一个穿着灰色阿玛尼大衣,眉宇间有些书卷气的儒雅中年男子下了车,看了看周围,将目光锁定在了街边小推车后的林朔,略微打量了一番,眼中不禁露出一抹狐疑之色。

    “来了?有点慢。”

    林朔也不解围裙,只是看了来人一眼,便问道:“我要的东西呢?”

    儒雅中年男子微微皱眉,开口道:“在酒吧里让赵烨转告我的那个人,就是你?”

    “怎么?老爷子没和你说过吗?”

    林朔故作疑惑地反问了一句,皱眉道:“前两天我回国之前,老爷子还说你是他的心腹,让我有事找你就行了,靠,这老头该不会又忘了吧?”

    儒雅中年男子沉默了下来,锐利的眼睛注视着林朔,似乎想要看出什么。

    昏黄的路灯光芒下,林朔脸色坦然,反而失笑道:“你该不会以为我是假冒的吧?”

    “我跟了四爷这么多年,没听说过他有你这么一个后辈。”儒雅中年男子轻轻摇头,“你还是学生吧?”

    “切,你以为我想上学?还不是老爷子说什么这个年纪就应该好好学习”

    林朔咕哝一句,随即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你爱信不信,反正老爷子那边应该快起床了,回头你给他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不就知道了?对了,你记得打尾号257那个号,这老头的另一部手机经常关机的。”

    儒雅中年男子看了林朔一眼,这才真的相信这年轻人的话。

    之前这年轻人让手下转告他的那番话,虽然也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秘密,但他也不会轻易相信。

    但,知道四爷此时在国外的人很少,了解四爷作息规律的更少,而懂得怎么联系四爷的,更是只有寥寥数人罢了。

    “我也有一阵没联系四爷了。”

    儒雅中年男子微微摇头,说道:“四爷的病情怎么样了?”

    林朔知道这老阴币还在试探自己,故作随意道:“老爷子那点毛病早就治好了,现在天天早上起来练拳还拉着我,真是的,就不能学学别的老头,逗逗鸟,养养鱼,不好吗?”

    儒雅中年男子眼角有了一丝笑意,看来这年轻人和四爷的关系还真不一般。

    他也顾不上猜测四爷是不是早年间国外留下了子嗣,便接话道:“四爷就这个性子,你孝顺点,多陪老爷子聊聊吧。”

    “得了吧。”

    林朔撇撇嘴,“不说这个了,我要的东西赶紧给我。”

    “你这孩子。”儒雅中年男子微微摇头,说道:“你要的别墅钥匙和车子都给你带来了,还有其他东西也准备好了,都在车子的后备箱里,不过你要迷药干嘛?”

    “没什么,看上了一个姑娘,想和她谈恋爱。”林朔摊开双手。

    儒雅中年男子哑然失笑,说道:“你这小子,还真是不学好,你这是国外学的?”

    林朔不耐烦地说道:“我长这么帅,那妹子能和我谈恋爱,她占了大便宜好吧,我就是加快点进度而已。”

    “你和四爷年轻时还真是像有辱斯文啊。”儒雅中年男子无奈摇头,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两把钥匙,递向了林朔,“这是车钥匙和别墅的钥匙。”

    林朔伸手去接,那儒雅中年男子的手伸了一半,却是忽然停了下来,一双锐利的眸子注视着林朔。

    “嗯?”林朔脸色平静。

    “说起来,你怎么在这里卖糖粥?”那儒雅中年男子问道。

    “你以为我想啊。”

    林朔镇定如初,略显无奈地说道:“没办法,我最近喜欢的那个妹子,就是这摊主的女儿,我骗她爸去了医院,在这里等他女儿过来而已,等会儿我迷倒她,就带她上车走。”

    他的神情、语气、态度、话语,表现得就像是真正无法无天的二世祖。

    专横跋扈,任性妄为。

    那儒雅中年男子有些错愕,无语地看了林朔一眼,还是把钥匙给了他。

    “这不是国外,你可别胡来。”他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我有数,就谈个恋爱而已。”

    林朔随手将钥匙收起来,又说道:“哦对了,估计要不了多久,这摊主就回来了,我走之后,你让人帮我看一下这摊子,等摊主回来再帮我应付一下,记得态度好点啊,好歹算是我半个老丈人呢。”

    “你玩归玩,注意别弄出太大动静,不然我也不好给你擦屁股。”那儒雅中年男子叹了口气。

    “放心,我是守法良民。”林朔摆摆手,“你们先撤吧,不然影响我发挥。”

    “需要给你留下一位司机吗?”那儒雅中年男子问道。

    林朔摇摇头:“不用了,我又不是不会开车。”

    那儒雅中年男子也不多过问,便带着两个保镖以及另一辆车上的司机,一起上车离去了。

    待这几人离去,林朔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即便他已经见过这人不知多少次,极其了解对方了,但忽悠这种大佬,还是有点心理压力的。

    毕竟,这位看上去像是知识分子的儒雅文人,可是本市最大的地头蛇,心可黑着呢。

    万一他露馅或者怯场,被对方看出破绽了,那就完蛋了。

    在过去的无数次循环中,他为了‘攻略’这位地头蛇,被对方弄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也放弃了很多次,才慢慢摸清楚了对方的底细。

    无数次重复,让他的耐心变得极好。

    为了攻略一个人,他甚至可以花费几年时间去研究对方。

    对他而言,这无数次的重复,就像是一个真实版的攻略游戏,整个苏北市,数百万人都任由他攻略。

    如今,整个城市几乎所有的人,他都已经初步认识了。

    其中少数比较特殊的,他也都做过一定程度的‘深度攻略’,还有极少数人,则是‘完全攻略’。

    他不知道这时间循环什么时候结束,迎来大灭绝,所以他的暂定目标,就是‘完全攻略’这座城市的所有人。

    不过,林朔也明白,这样无限循环的生活,似乎快要结束了。

    ——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离开这座城市的希望。

    “快了,就快了”

    林朔深吸一口气,拿出车钥匙,走到了停在街边的那辆车前。

    打开后备箱,从其中取出一只装着无色液体的小瓶,又拿出一件粉色的少女外套,便盖上了后备箱,回到了小推车后。

    他脸色平静地低着头,手中稳稳地抓着筷子,熟练地搅拌着锅里的糖粥,像是从事这一行的老手。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而过。

    半小时后。

    “老板,来一碗糖粥。”

    忽然,一个轻灵细柔,如风铃轻响般的悦耳女声从夜风中传来,在她细细的咬字中,隐隐洋溢着一丝迫不及待的馋意。

    来了。

    林朔抬头看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我的1990〕〔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