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个明星老婆〕〔无限关爱有限责任〕〔我偏偏是巨星〕〔我真不想躺赢啊〕〔超级全能系统〕〔第一豪婿〕〔隐形学霸超A的〕〔神豪从双12开始〕〔失忆神探〕〔神级狂兵〕〔完美女婿〕〔我把BOSS公主抱了〕〔霸气纵横九万里〕〔史上最强飞行员〕〔狂医兵王〕〔第一豪婿(林阳许〕〔星河归来当奶爸〕〔狂武神帝(古枫古〕〔往日黎明〕〔冷铁寒心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虐哭那个渣 高门傲气嫡小姐VS庶出腹黑小狼狗16
    “小姐,你刚才在大殿上怎么还帮着曹学林说话呀?”

    回到侯府,汀芷一边帮姜暖月倒茶,一边扁着嘴问她。

    “小姐那不是在帮曹学林说话。”

    驰越笑了一声,替姜暖月回答。

    自从他们二人知道了曹学林的名字后,就开始对那位探花郎直呼其名了。

    “嗯?那段话里,难道还有我没理解的意思?”汀芷疑惑歪头。

    驰越拿剑柄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门,故作叹气的摇头。

    “你可真笨啊!圣上虽是因为小姐的话没有惩罚曹学林,但却奖赏了城门守卫。”

    “跟探花郎杠上的守卫,没有被惩处,反而得到了奖赏,你觉得别人会怎么想?”

    汀芷想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拍手笑道:“啊!我知道了!”

    “那些大臣肯定都会觉得圣上非常讨厌曹学林,自此以后,官场上再没人愿意跟他往来!”

    “正是如此。”驰越欣慰笑笑。

    姜暖月也弯了弯唇,而后看向门外,皱眉问道:“御医还没从阿泽那里出来吗?”

    卫泽衣上次烧退之后,总是觉得身上发冷,姜暖月每每碰到他的手时,也觉得他手冷得像冰块一样。

    所以他们离宫时,姜暖月便求了国君,请他派名御医来府上帮卫泽衣看诊。

    国君答应的爽快,找来名资格最老的御医跟他们回了府。

    现在这名御医,就正在卫泽衣的房间中帮他针灸。

    “还没,小姐放心,有姜伯在那里看着,没问题的。”驰越安慰道。

    汀芷则气愤的挥了挥拳头,“那些人也不知道都做了什么,竟然让小少爷寒气深入骨髓,连御医都没办法保证他会完全好起来。”

    “不仅如此,以后每隔一段时间还要针灸、药浴,再加上每天两次的苦药,我真是一想到小少爷要遭的罪,就恨不得将那两人撕成碎片!”

    听到这话,姜暖月神色也凝重起来。

    “最重要的还是阿泽失智的问题,行医这么多年的老御医也找不出原因和治疗办法,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让他恢复正常。”

    她一开始就怀疑卫泽衣是精神受创,但抱着侥幸的心理让御医查了一下他的脑子,诊断结果当然是令人欣慰又令人失望的。

    欣慰的是卫泽衣的脑子未曾受到过物理伤害,失望的是,这个古代世界,并没有能治疗心理疾病和精神疾病的药及方法。

    姜暖月只能细心照料,看看他能否自然恢复了。

    “出来了,出来了!”

    听到汀芷激动的叫声,姜暖月连忙起身关切的看向对面的房间。

    只见姜伯搀了白胡子的老御医从屋子里走出来,又回手迅速将门掩上。

    她赶紧走过去紧张问道:“老御医辛苦了,请问我弟弟治疗的如何?”

    老御医接过驰越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把脸上的汗,缓慢道:“第一次针灸的效果不错,拔除不少寒毒,也是这孩子底子好,没被彻底毁了。”

    “只是以后生活上还需要多注意。”

    “即使是入了伏天,也不要给他吃凉的东西,不能淋雨吹风,晚间睡觉关门关窗,还要盖被子。”

    “穿的衣服也要厚实一些,不能跟一般的男孩子比,尤其是阴雨天,切记要多穿一些。”

    “服药、药浴方面之前也跟你们说过了,以后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我再告诉你们,今天就这样,过两天我再来给小少爷施针。”

    “这次真的很感谢您。”姜暖月朝老御医规规矩矩行了个礼,感激道:“您快请到这边休息一下,我这就让人安排饭食。”

    “使不得,使不得,这可使不得!”

    老御医见姜暖月朝自己行礼,惊讶又动容,赶紧摆手。

    “我也是遵照圣命,可经不起小姐这样的大礼。”

    “如今天色已晚,家中夫人也在等我用饭,老夫就不叨扰小姐了。”

    “那也好。”姜暖月并不强留,吩咐驰越道:“等下派几个人送老爷子回家,一定安安全全将人送到。”

    “还有我准备的东西,也一并拿上。”

    驰越利落应声,“是!”

    “不用不用,医治小少爷是圣上吩咐的事,本就是我应当做的,可别再给别的东西了。”老御医慌张推辞。

    姜暖月凤眸柔和,轻笑道:“您放心,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些强身健体的药材罢了!”

    “以后我弟弟还要多多劳烦您,这都是为了能让您保重身体才送的。”

    这样一说,老御医就不好不收了。

    心下对姜暖月的印象又好了不少。

    “那老夫就不客气了,多谢小姐。”

    姜暖月微微颔首,目送老御医离开,而后带着汀芷快步进了卫泽衣的房间。

    卫泽衣针灸过后,又泡了药浴,现在已经安稳睡下。

    看着他恬然的睡相,姜暖月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小姐。”

    这时,指派完手下的驰越走了进来,站在一边,眼神迟疑,欲语还休。

    姜暖月察觉到她的犹豫,微笑道:“还有什么事吗?不用顾忌,直说便好。”

    “是关于小少爷……”

    驰越有些紧张的抿了下唇,握了下腰间的剑柄,才鼓起勇气开口。

    “小姐,我就直说了。”

    “圣上虽然没有让暗卫查小少爷的身份,但都城凡是有点官职的人都知道,安兴侯根本没有儿子。”

    “若是以后一些有心之人想要借此造谣生事,抹黑安兴侯府,我们该怎么办?”

    沉默半晌,姜暖月沉吟道:“你说的极是。”

    “我之前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忘了都城毕竟不同于小乡镇。”

    “其实阿泽的身份十分清白,正是卫家庶子,卫泽衣。”

    “我与他姐姐是闺中密友,前一阵收到她的委托,才将阿泽带到身边照顾,这件事我跟汀芷也说过。”

    “那位卫家大小姐?她不是……”驰越一脸迷茫。

    “那不是卫莞。”

    姜暖月凤眸冷凝。

    “真正的卫莞已经死了,甚至卫家二老,都已经死亡,而且,正是被现在那个霸占卫莞身份的女人和她的夫君联合害死的!”

    姜暖月将一切道出。

    汀芷和驰越听完事情经过,愤怒的恨不得立刻拔剑去找那两个渣渣!

    不过他们知道小姐还有自己的计划,硬生生忍下了怒气。

    “可是小姐,为什么不让国君直接将他们抓入大牢判刑呢?”汀芷有些不解。

    “没有证据,也没有证人,他们会白白承认自己做过的一切?”

    姜暖月眸色深沉。

    “曹学林做梦都想当大官,而曲莲儿也心心念念想当大官的夫人,甚至‘辛苦’扮演大家闺秀,不满足一下他们的梦想,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失去的痛苦呢?”

    “没错,俗话说,爬得越高,摔得越重,正是如此!”汀芷立刻附和。

    姜暖月对她点头笑笑,转而看向驰越,“给曹学林的上任贺礼准备好了吗?”

    驰越唇角勾起,眼眸深邃,“按照小姐的吩咐,已经准备好了。”

    “之前还不知道小姐准备那些贺礼的用意,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就是这份贺礼,不知那位即将上任的翰林院编修,敢不敢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陈阳陆雪琪
  sitemap